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总算又朝着结尾挺近一步了


79.

眼皮撑开,合拢,再撑开。

如此三个来回,上方裂痕斑驳的灰白穹顶终于变得清楚。

不是宿舍床顶学院绿的帐幔,当然也不是家里卧室那盏三层大吊灯……大脑缓慢地转动着,他终于识别出了这是在哪——学校医疗翼的床上。

黑魔法防御术考试!

刘小别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浑厚的钟声一下下荡进耳朵。

五点钟。好极了,考试已经结束,他完美地错过了它。

生为学生谁没做过几次错过考试的噩梦呢。

现在噩梦成真了,刘小别发出一记微弱的呻吟。


“醒了么刘同学?”

哗啦一下拉开的医用帘后是校医方明华那张令人安心的笑脸。

“别紧张,没事儿的。“

又是这句每个来到这儿...

又一年为你过生日!(这篇文也……


18.

“少天?”

一大早喻文州来找叶修问点事,意外看到消失了一整晚的自家副队正以一个古怪的姿势背靠在走廊尽头的那扇房门上。

他在出神,一头乱发,眼睛木然盯着对面的白墙,夏季清晨丰沛的阳光扎进他皱巴巴的领口,显然跟昨天穿的是同一套衣服。

像是这声喊让他如梦初醒,黄少天反应夸张地转过身来。

“队、队长?你来找——呃,老叶他不在房间。”

喻文州有点奇怪,毕竟他看起来比较像是才从里面出来,而不是想要进去。不过叶修在不在这种事黄少天根本没理由骗他,于是也就没细想。

“这个点不在房间就应该是在食堂吧,总不会突然转了性开始晨练。我去食堂看看,反正也要吃...

生日快乐叶神!再懒也不能错过这个日子!lof高抬贵手不要再屏了!


写这章时总有点犹豫,老在想有的情节会不会不太他们, 他们真的会这么想,这么说吗?最后还是写了,就是觉得假如两个同领域又有竞争关系的人谈恋爱,这是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一点:请你诚实评价我的职业水平。我也不想让他们回避这个,在意甚至过度在意它是可能发生的

最后一小段走aX3,听说最近放外链容易出现问题,麻烦大家搜索我的账号tigerduck0515,或者找篇目19013368(跟b站av号一样的),晚点还会放一章见招过去,不知道aX3地址的可以在见招这篇的前几章里找


17.


键帽在手心里掂了几下,叶修转过...

之前突然想看“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的叶黄,就在想怎么搞,首先肯定是武侠了,又肯定是在江上,肯定是同船共渡;但是我又不想让他们“各自寒”的时候想的是别人,那就太狗血了,还是想着对方吧!所以这要怎么操作呢……有了,各自披着“马甲”呗,马甲反正也是现成的:一个奇形怪状的江湖客君莫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流木,好巧不巧搭上了一条船,雨夜过三峡——甭管哪段吧。

总之外头是雨打船篷猿啸哀,水流湍急过险滩,人没法睡,那就聊会呗。聊江湖上的趣闻变故,什么斗神被逐,微草堂广发英雄帖啦,这样那样的……因为都易着容,嗓音也特意变了调,活生生的聊出了个故友对面不相识来, 后来不知不觉讲到“我有...

光有脑洞的就不放上来了,都是随手写了一点的,乱七八糟啥都有,其中部分将来还是有机会写完的吧,不一定,想看什么可以在这篇底下跟我聊聊天

16年   17年


1.《于黄/刻舟者说》

一篇废掉的愚人节应景文,整蛊大王阿黄,依然没达成于黄甜文1/1


也许他是想用这种方式测试一下练习生的处变能力呢?

于锋一度这么暗自揣测过,当然等没多久正式入队后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没什么别的理由,黄少天就是喜欢这么干。

像是把桌上的鼠标神不知鬼不觉换成一块肥皂啦,深夜走进只有两个人的电梯一脸凝重地说些“哇,电梯这么挤,我们还是走路吧”这样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啦,Q...

随便的短打a,一点恋爱碎片

----------------------------------------------------------


“老叶,“黄少天一看见他就说,”你嘴巴出血了。”

叶修嗯了一声,不甚在意地舔了舔嘴唇上带着铁锈味的裂口,挺大一个口子,舔完血还在往外渗,只好又用拇指抹掉一点。

“所以我这不是来问你有没有那个,”他有点想不起该怎么讲,“一小管涂的,保护油?”

“润唇膏?”

“应该是,有吗?”

“这种东西难道苏沐橙不会随身带着,用得着让你特意跑一趟来找我要?”

“我也这么想,我问她有吗,她说她有但不给我”叶修解释道,"她说我管你要这个比较合...

尝试写爽文,本来后面还有,太长了屏蔽词查不出来,逼我分开发T T

似乎渐渐往“可能或许需要一个合集”的方向奔去……


8.

“但是你的嗓子?”叶修问。

“废话,当然是治好了。”黄少天扯起浴袍裹在身上,“我又不是天生的哑巴,当初被强盗抓走的,他们怕我乱说话就把我毒哑了拿去卖,过了几年毒性褪得七七八八,找个靠谱的医生用药调理,早就能跟正常人一样说话。”

“头发的颜色也变浅了。”

“有什么奇怪?天天在海上,晒久了你也会这样。”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叶修想,之前怎么会没发现?明明那双眼睛还是跟最初发现时一模一样:薄薄的双眼皮在眼尾分开,凌厉又活泼,饱满上翘的嘴唇,生气时憋成一条线,笑...

又到了强迫大家回忆半年前故事讲到哪的时候了_(:з」∠)_


76.

意料之中的,王杰希没有马上回答。

黄少天仔细捕捉他的表情,没能从中找出一星半点惊惶、编织谎言的痕迹。

过了会只听他缓缓开口道:“如果你指的是当年那两个捉弄我的蓝雨学生的记忆,我没看过。”

他停顿了一下:“用不着看,因为我就是当事人。”

黄少天心突地一跳,抓住重点:“所以你记得?”

“对,我记得。“王杰希坦言, ”那封被拿走的信,你提醒我不要去的字条,深夜黑湖边的会面,他们——那两个人的记忆到哪儿?”

“到你去捡信,冰面裂开,你掉了下去,呃,然后我……”

王杰希帮他接着把话说下去:“你也跳了下来,...

*这篇里私设下孙翔是川渝吃辣地区人 不太明显的孙肖

--------------------------------------


孙翔和肖时钦再一次在荣耀的赛场上碰面时,他们对视的第一眼就像人们在十年之后回忆一场巨大的灾难:一切都已经被重塑,没有悬念,已经封口的不能再打开。

两人都暗自不敢相信,嘉世这个词如今已和他们彻底没了关系。

联盟最老牌,且目前仍然是唯一蝉联三冠缔造王朝的俱乐部在过去的那个夏天里被挂牌出售,很快就拆分卖掉了(只保留了一个名字),不管它本来在人们心中是多大的一个体量,反正就算它是一座山,也已经被一夕搬空。

搬山在任何时候都是奇观。一整个夏休期里总有二...

5.

“叶修,叶修!”

一进皇宫就听见有谁叫他。左右看看没找见人,抬头发现拱廊上蹲着一只黄蓝相间的金刚大鹦鹉。

“认识我?”叶修指着自己鼻子问它。

鹦鹉歪头看了又看,吐字清晰:“叶修!”

奇了,还真认识。

鹦鹉拍拍翅膀:“大混蛋!”

“……啊?”

也不说明一下两个词之间有什么关联没有,鹦鹉绕着他盘旋一圈,飞走了,身边的宫仆一脸“我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告诉他皇帝在浴池等他过去。


浴池听起来似乎不是个正经会面的地方。

但对荣耀公民来说却不是这样。

洗澡是举国上下酷爱的一项日常活动。尤其在首都,全城最豪华的公共设施就是那几个大浴场。吃喝玩乐一应俱全,从早到晚人满为患。人们...

1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