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本来给阿黄生日预定的是三更,所以至少还会有一更的……


16.

——他很喜欢我的。

这话要是早一点让黄少天听到,他可能会花上少说800多达8000字来反驳。

当然这段关起门来的聊天不可能传到他耳朵里,即便传过去了,现在的他大概也没什么心情去管。

在约好最后时限的这三天里,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泡在了基础训练关卡上。

堪称枯燥的重复挑战,打到后面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大脑可以说基本放空了,完全不需要靠思维去指导,指端的操作发乎肌肉自发做出的判断。也就是坐的时间长到一定程度,需要起来找一下腰在哪里。

他天赋好,手速快,一直习惯于在实战中解决问题,这套基础训练程序也就当年刚被魏琛捉进训...

一些狼人杀术语,不清楚的可以看看,当然也可能是我没写清楚


15.

都是竞技选手,胜负欲个顶个的强,哪怕本来消遣性质的游戏,随便玩玩什么的,不存在的。

一上来不管你逻辑派还是直觉流,踩人号票诈身份都跟放大招一样自信,也不知道里面多少是红口白牙说瞎话。

第5天猎人唐昊中刀,起来一枪带走了自己身边的方锐,后者瞠目结舌露出一个“为什么会是我的”哀怨表情,奈何这时死者已没有了遗言发表权,只能闭嘴悻悻领下这份便当。

场上还剩下6个人:叶修、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孙翔和李轩。


看看周围这几张面孔,孙翔开始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他是女巫,一个双药都用出去了的女巫。

解药...

前(很前的部分)文可能稍微有一点点时间线bug,先不管了,写完统一改


73.

靠靠靠,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啊?!

一瞬间他几乎要在心里喊出声了,对着树后那个大概是四年级的黄少天。

可人又怎么会不了解自己呢,虽然失去了这段记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那里的原因,都不用去想他就知道:还不是自己正义感发作,决心一管到底,最好是能找个机会把那封信搞到自己手里,还有大概就是怕那个大小眼固执不听劝,让他别来还是非要过来。

等等,怕那个大小眼固执……原来自己那个时候就已经对王杰希有这种认知了么?

旋即他哭笑不得地意识到,如果连当时的自己都能隐约预感到那没头没尾的二字警告可能并不能阻拦住王杰希...

预祝大眼生日快乐!争取明天再更一次

前文见“一起教学事故”tag归档,感觉每次更都要大家从头看一遍(太久前面的都忘了)有点不好意思……


70.

咔塔一声轻响过后,镶嵌着古铜狮鹫的橡木大门徐徐开启。

门后的房间明亮、宽敞,柔和的日光从圆形房间穹顶的天窗投射下来,房间正中心的胡桃木办公桌被晒得暖亮。

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一粒泡泡糖剥开糖纸丢进嘴里,一面咀嚼一面开始环视这个虽然时不时会来却从未认真观察过的房间。

这是个差不多有一间小型教室那么大的办公室——说真的它大得有点夸张了,按他的想法办公室这种东西有一套桌椅就完全够用,不过对于荣耀魔法学校的校长来说大概不是这样。

除办公室之外这...

叶修、叶秋两位先生生日快乐

-----------------------------------------------------------

1.

离家之后第一个生日那天中午,叶修往家打了个电话。

那条街上切开两瓣大橘子似的公用电话不知为何坏了许多,手里两枚硬币攥了快一路,才总算换来了嘟嘟嘟漫长的连线音。

接通后他先咳嗽一声,然后笑:我都想好不是你的话就假装打错赶紧挂了。

但那头的叶秋根本不领情,两个多月过去,他的那口气依然没消——至少听上去并没有被得知同胞兄弟下落的惊喜所覆盖。

毕竟是少年人最记仇的中二期,他冷冷地宣告:别以为我原谅你了。

网上正流行的“原谅套餐”段子在...

一个因为ova造型开的脑洞,单箭头注意,王→黄,黄→叶 叶未出现

当然其实魔术师头发长了也好看


----------------------------------------


王杰希打开QQ,聊天框里密密麻麻都是一个人发来的消息。

比起应付各种媒体的电话短信,他比较有兴趣先看这个。

夜雨声烦:人呢人呢人呢,刚场馆里叫你半天你没听见?

夜雨声烦:放心,不跟你聊挑战赛,今晚不聊这些,我不是来笑话你的。

夜雨声烦:但是有个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哪怕说了你不爱听。

夜雨声烦:王杰希你头发太长了你知道吗,多久没剪了?大屏幕一放出来吓我一跳,还以为周泽楷怎么突然想不开穿一...

做个问卷参加一下“王黄3000tag助攻计划”活动

内有少量剧透,不影响正文(你还好意思提正文)


Q.现在的工作或者主要日常活动是什么呢。

A.黄:荣耀魔法学院的在职教师,负责教黑魔法防御术

  王:我负责魔药学,微草分院学院长。

  黄:忘了说了,我俩是巫师


Q.和对方进行到了什么程度呢?

A.王:爱人。

  黄:普通同事。

  王:……一次以讹传讹你打算在嘴边挂多久?解释一下,那次是我正在观察一块噗通通石的溶解,喻文州进来问我“你和少天现在怎么样了”,我太过专注,没听清以为他问的是“大...

之前好像提过,看过一张阿黄P上胡子的图,就挺想这么写一写,前面大半截叶都没出现,所以不打tag了,但的确是叶黄没错


----------------------------------------------------------------------


夏休期回来,黄少天脸上多了点东西。

唇沿上一抹,下巴那一片,胡茬发青,短短覆在皮肤上。

成年男性,但凡荷尔蒙分泌正常,胡子这东西不刮自然会长,但要刻意留出造型又是另一回事。蓝雨王牌回俱乐部的第一天,差点被熟悉的保安伸手给拦在大门外边要他做来客登记。


于是中午全队到齐的第一顿饭,他就问了:你们评评理,我不就留个胡子,看着...

14.

公然给领队摆冷脸不对付的好处是,接下去的集体练习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翘掉。

分组加练也已经停了,然而不知道算不算有意照顾,叶修并没有把小机房的钥匙收回去,于是黄少天便乐得一人独占着八台机器,关起门来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

把障碍关卡的积分一次次清零,再设定好时间从头打起。

这是他和之前喻文州讨论过后找到的,目前最便捷也最直观的检测方式。

实战里变数太多,而关卡练习的数据都是定量,既然手没有问题问题在心里,那只要能克服,打出的平均数值至少也该恢复到跟从前看齐。

如果这都做不到,他就真该开始考虑怎么打离队申请书的草稿了。


对这世上大多数人来说放弃都是件相当容易的事...

赶在17年的尾巴上最后更新一发,顺便立一下18年的小目标,第一不用你们提我自己先说了,填坑!掉全职坑5年,生个哪吒都该有二胎了,归档里叶黄还只有一篇完结长篇,不应当。第二是想写个炕戏很多的叶黄,一两章一趟车那种,特别想,跟五毛嚎过好几次了,希望明年能搞出来。当然我知道自己写这个不太行,不管,就要用稀烂的车技荼毒大家眼睛。

以及,祝愿每个人的18年拥有无限可能


13.

一夕之间,大半个国家队都感觉到了:叶修和黄少天之间变得相当微妙。

毕竟大伙早都习惯了他们你来我往插科打诨幼稚无聊的画风,一旦两人同处一室却鲜少交流甚至疑似回避起来,那效果就像明明拿着德云社的票,却进错了隔壁演默剧的门似...

1 /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