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又到了强迫大家回忆半年前故事讲到哪的时候了_(:з」∠)_


76.

意料之中的,王杰希没有马上回答。

黄少天仔细捕捉他的表情,没能从中找出一星半点惊惶、编织谎言的痕迹。

过了会只听他缓缓开口道:“如果你指的是当年那两个捉弄我的蓝雨学生的记忆,我没看过。”

他停顿了一下:“用不着看,因为我就是当事人。”

黄少天心突地一跳,抓住重点:“所以你记得?”

“对,我记得。“王杰希坦言, ”那封被拿走的信,你提醒我不要去的字条,深夜黑湖边的会面,他们——那两个人的记忆到哪儿?”

“到你去捡信,冰面裂开,你掉了下去,呃,然后我……”

王杰希帮他接着把话说下去:“你也跳了下来,...

*这篇里私设下孙翔是川渝吃辣地区人 不太明显的孙肖

--------------------------------------


孙翔和肖时钦再一次在荣耀的赛场上碰面时,他们对视的第一眼就像人们在十年之后回忆一场巨大的灾难:一切都已经被重塑,没有悬念,已经封口的不能再打开。

两人都暗自不敢相信,嘉世这个词如今已和他们彻底没了关系。

联盟最老牌,且目前仍然是唯一蝉联三冠缔造王朝的俱乐部在过去的那个夏天里被挂牌出售,很快就拆分卖掉了(只保留了一个名字),不管它本来在人们心中是多大的一个体量,反正就算它是一座山,也已经被一夕搬空。

搬山在任何时候都是奇观。一整个夏休期里总有二...

5.

“叶修,叶修!”

一进皇宫就听见有谁叫他。左右看看没找见人,抬头发现拱廊上蹲着一只黄蓝相间的金刚大鹦鹉。

“认识我?”叶修指着自己鼻子问它。

鹦鹉歪头看了又看,吐字清晰:“叶修!”

奇了,还真认识。

鹦鹉拍拍翅膀:“大混蛋!”

“……啊?”

也不说明一下两个词之间有什么关联没有,鹦鹉绕着他盘旋一圈,飞走了,身边的宫仆一脸“我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告诉他皇帝在浴池等他过去。


浴池听起来似乎不是个正经会面的地方。

但对荣耀公民来说却不是这样。

洗澡是举国上下酷爱的一项日常活动。尤其在首都,全城最豪华的公共设施就是那几个大浴场。吃喝玩乐一应俱全,从早到晚人满为患。人们...

那天无聊把叶黄两个的生日立牌摆在一起,噫……(没图,拍不好,有的自己摆着玩一下,看我真诚的眼睛:真的好配)然后就开了个双皇帝的脑洞,随便写着玩玩,拍卖皇位的事是古罗马发生过的,所以就偷懒大概用了那个时代背景


0.

禁卫军冲进皇宫,杀死了暴君,鲜血从王座一直流到宫殿门口。

没有人不痛恨这位倒行逆施、坏事做尽的恶皇帝,但现在他死了,并且没来得及留下任何继承人,大家又开始担忧起国家会不会就此陷入混乱和衰败。

军团元帅叶修把长矛从尸体胸口拔出来,环顾一圈:“别担心,我有办法。”


1.

几个大嗓门的禁卫军士兵爬上了城市周围的城墙,沿着城墙边跑边喊:“皇位拍卖啦!荣耀帝国的皇位拍卖啦!...

3.

激将法对黄少天有用。

又或者说除非有必须忍耐的计划,他往往喜欢借着“被激”的机会做出一些比对方预期更夸张强烈,乃至出人意料的反应,用这种方式来夺回主动权。

所以在两人再一次约出来的时候,叶修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推坐到了床边。剑客毫不犹豫地在他两腿间单膝蹲跪下来,掀衣服解皮带脱裤子……这一气呵成的一连串动作完全就是在宣告“我是做过功课来的!”

但接下去下一个不经意的举动还是暴露了这无疑是他第一次实践。

凑近后黄少天并没有马上张嘴,而是垂着眼睛,停在毛发边的鼻翼轻微鼓动了两下。如果叶修没有看错的话,他确实是嗅了嗅握在手里那根东西。

老手才不会去好奇那里是什么气味。

这个动作让叶修...

试试AO3好不好使


2.

刷了卡推开门,一道凌厉的视线从房间正中探照灯似的射过来。

“你……”黄少天脸上的表情变幻十分精彩,“我还以为你跑了!”

“哪能啊,”叶修好笑地举了举手里便利店塑料袋。“下楼买了点东西。”

知道是自己大惊小怪了,黄少天悻悻地哦了一声,可还是皱着眉,胸口一起一伏,余悸未消似的。

他显然刚洗完澡,腰以下只裹着酒店的大浴巾,上半身却还穿着自己的T恤——应该是后来套回去的,不伦不类的组合,活像个泼水节上的傣族姑娘。

不用说也能猜想出他刚刚那一连串的心理:房开了,澡也洗了,洗着洗着外面没了动静,忐忑着冲出来一看,人去屋空,第一反应当然只能是被鸽了。

而且这样的...

大概三四章结束吧,先打个上

纯属满足自己一点趣味的一篇


1.

荣耀等级三年不提升,更新一次能让整个联盟忙到飞起。

账号卡要练满级,新技能要吃透;武器装备都等着提升,材料掏空家底也得跟上,不够?不够就去现抢。停赛时间就那么一周多,谁进度条走得快之后比赛里优势就大,那就必须争分夺秒,跟时间赛跑。连日来各家俱乐部全体技术后勤公会成员加班加点干得热火朝天,仿佛一夕回到大跃进时代,恨不得立马放出几个大卫星,看谁先能跑步进入70级。


叶修没想到在这种时候,黄少天还有功夫来找自己PK。

“新技能还没焐热,都不用先藏着掖着点?”

“藏?有什么好藏的,“他这一问,那头吧啦吧啦回复一堆,”又...

年初说了要写一个频频上炕的叶黄,趁着生日月和七夕开个头吧,随缘填

生肖梗,妖怪修仙靠乱搞


1.

“乾隆年间的抄本,孤本。当初除宫里藏的一本其余凡能找到都烧了,大概觉得它邪门外道,别的双修纪要都是只讲男女。四十年前跟一堆封资修旧书捆一块扔在废纸处理站,差一分钟就会被扔机器里解成纸浆,要不是当时工人突然发现包着书的报纸一角上有个伟大ling袖像……”

黄少天懒得往下听,劈手夺过来:“讲这些干嘛,这书还没我老。”

“那也是古籍。你小心着点。”王杰希坐着,端杯抿了口热茶。

“有心了老王,谢不多说,你这个猫爬架到付的邮费我掏啦。”古籍大喇喇卷起往裤兜里一塞,他也就谢人的时候有这点亲热劲,...

本来给阿黄生日预定的是三更,所以至少还会有一更的……


16.

——他很喜欢我的。

这话要是早一点让黄少天听到,他可能会花上少说800多达8000字来反驳。

当然这段关起门来的聊天不可能传到他耳朵里,即便传过去了,现在的他大概也没什么心情去管。

在约好最后时限的这三天里,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泡在了基础训练关卡上。

堪称枯燥的重复挑战,打到后面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大脑可以说基本放空了,完全不需要靠思维去指导,指端的操作发乎肌肉自发做出的判断。也就是坐的时间长到一定程度,需要起来找一下腰在哪里。

他天赋好,手速快,一直习惯于在实战中解决问题,这套基础训练程序也就当年刚被魏琛捉进训...

一些狼人杀术语,不清楚的可以看看,当然也可能是我没写清楚


15.

都是竞技选手,胜负欲个顶个的强,哪怕本来消遣性质的游戏,随便玩玩什么的,不存在的。

一上来不管你逻辑派还是直觉流,踩人号票诈身份都跟放大招一样自信,也不知道里面多少是红口白牙说瞎话。

第5天猎人唐昊中刀,起来一枪带走了自己身边的方锐,后者瞠目结舌露出一个“为什么会是我的”哀怨表情,奈何这时死者已没有了遗言发表权,只能闭嘴悻悻领下这份便当。

场上还剩下6个人:叶修、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孙翔和李轩。


看看周围这几张面孔,孙翔开始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他是女巫,一个双药都用出去了的女巫。

解药...

1 /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