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试试AO3好不好使


中上.

刷了卡推开门,一道凌厉的视线从房间正中探照灯似的射过来。

“你……”黄少天脸上的表情变幻十分精彩,“我还以为你跑了!”

“哪能啊,”叶修好笑地举了举手里便利店塑料袋。“下楼买了点东西。”

知道是自己大惊小怪了,黄少天悻悻地哦了一声,可还是皱着眉,胸口一起一伏,余悸未消似的。

他显然刚洗完澡,腰以下只裹着酒店的大浴巾,上半身却还穿着自己的T恤——应该是后来套回去的,不伦不类的组合,活像个泼水节上的傣族姑娘。

不用说也能猜想出他刚刚那一连串的心理:房开了,澡也洗了,洗着洗着外面没了动静,忐忑着冲出来一看,人去屋空,第一反应当然只能是被鸽了。

而且这样...

大概三四章结束吧,先打个上

纯属满足自己一点趣味的一篇


上.

荣耀等级三年不提升,更新一次能让整个联盟忙到飞起。

账号卡要练满级,新技能要吃透;武器装备都等着提升,材料掏空家底也得跟上,不够?不够就去现抢。停赛时间就那么一周多,谁进度条走得快之后比赛里优势就大,那就必须争分夺秒,跟时间赛跑。连日来各家俱乐部全体技术后勤公会成员加班加点干得热火朝天,仿佛一夕回到大跃进时代,恨不得立马放出几个大卫星,看谁先能跑步进入70级。


叶修没想到在这种时候,黄少天还有功夫来找自己PK。

“新技能还没焐热,都不用先藏着掖着点?”

“藏?有什么好藏的,“他这一问,那头吧啦吧啦回复一堆,”又...

年初说了要写一个频频上炕的叶黄,趁着生日月和七夕开个头吧,随缘填

生肖梗,妖怪修仙靠乱搞


1.

“乾隆年间的抄本,孤本。当初除宫里藏的一本其余凡能找到都烧了,大概觉得它邪门外道,别的双修纪要都是只讲男女。四十年前跟一堆封资修旧书捆一块扔在废纸处理站,差一分钟就会被扔机器里解成纸浆,要不是当时工人突然发现包着书的报纸一角上有个伟大ling袖像……”

黄少天懒得往下听,劈手夺过来:“讲这些干嘛,这书还没我老。”

“那也是古籍。你小心着点。”王杰希坐着,端杯抿了口热茶。

“有心了老王,谢不多说,你这个猫爬架到付的邮费我掏啦。”古籍大喇喇卷起往裤兜里一塞,他也就谢人的时候有这点亲热劲,...

本来给阿黄生日预定的是三更,所以至少还会有一更的……


16.

——他很喜欢我的。

这话要是早一点让黄少天听到,他可能会花上少说800多达8000字来反驳。

当然这段关起门来的聊天不可能传到他耳朵里,即便传过去了,现在的他大概也没什么心情去管。

在约好最后时限的这三天里,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泡在了基础训练关卡上。

堪称枯燥的重复挑战,打到后面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大脑可以说基本放空了,完全不需要靠思维去指导,指端的操作发乎肌肉自发做出的判断。也就是坐的时间长到一定程度,需要起来找一下腰在哪里。

他天赋好,手速快,一直习惯于在实战中解决问题,这套基础训练程序也就当年刚被魏琛捉进训...

一些狼人杀术语,不清楚的可以看看,当然也可能是我没写清楚


15.

都是竞技选手,胜负欲个顶个的强,哪怕本来消遣性质的游戏,随便玩玩什么的,不存在的。

一上来不管你逻辑派还是直觉流,踩人号票诈身份都跟放大招一样自信,也不知道里面多少是红口白牙说瞎话。

第5天猎人唐昊中刀,起来一枪带走了自己身边的方锐,后者瞠目结舌露出一个“为什么会是我的”哀怨表情,奈何这时死者已没有了遗言发表权,只能闭嘴悻悻领下这份便当。

场上还剩下6个人:叶修、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孙翔和李轩。


看看周围这几张面孔,孙翔开始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他是女巫,一个双药都用出去了的女巫。

解药...

前(很前的部分)文可能稍微有一点点时间线bug,先不管了,写完统一改


73.

靠靠靠,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啊?!

一瞬间他几乎要在心里喊出声了,对着树后那个大概是四年级的黄少天。

可人又怎么会不了解自己呢,虽然失去了这段记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那里的原因,都不用去想他就知道:还不是自己正义感发作,决心一管到底,最好是能找个机会把那封信搞到自己手里,还有大概就是怕那个大小眼固执不听劝,让他别来还是非要过来。

等等,怕那个大小眼固执……原来自己那个时候就已经对王杰希有这种认知了么?

旋即他哭笑不得地意识到,如果连当时的自己都能隐约预感到那没头没尾的二字警告可能并不能阻拦住王杰希...

预祝大眼生日快乐!争取明天再更一次

前文见“一起教学事故”tag归档,感觉每次更都要大家从头看一遍(太久前面的都忘了)有点不好意思……


70.

咔塔一声轻响过后,镶嵌着古铜狮鹫的橡木大门徐徐开启。

门后的房间明亮、宽敞,柔和的日光从圆形房间穹顶的天窗投射下来,房间正中心的胡桃木办公桌被晒得暖亮。

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一粒泡泡糖剥开糖纸丢进嘴里,一面咀嚼一面开始环视这个虽然时不时会来却从未认真观察过的房间。

这是个差不多有一间小型教室那么大的办公室——说真的它大得有点夸张了,按他的想法办公室这种东西有一套桌椅就完全够用,不过对于荣耀魔法学校的校长来说大概不是这样。

除办公室之外这...

现在的人容易爱的快也凉的快,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太太是怎么对一个人或者一项事物保持那么长时间热爱的呢?

也不总是能保持,我也有萌过又退热很快的时候,这个兴趣维持的机制是什么原理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维持不了不是什么坏事,能不断有新的热爱的东西很好啊。


想知道太太会刻意追求呈现出来的效果吗?还是会比较随意呢?

刻意。当然刻意。

要我说的话,同人就是刻意的产物,原作在这个地方,在他们之间无心插柳,是我非要它落地开花。这朵花什么颜色,几个花瓣,花期几何,都是我的刻意在作祟。写的每一个CP,每一篇,情节可以任其自行发展,要讲的是个什么样的情感关系一定得先想清楚,短篇不想清楚...

叶修、叶秋两位先生生日快乐

-----------------------------------------------------------

1.

离家之后第一个生日那天中午,叶修往家打了个电话。

那条街上切开两瓣大橘子似的公用电话不知为何坏了许多,手里两枚硬币攥了快一路,才总算换来了嘟嘟嘟漫长的连线音。

接通后他先咳嗽一声,然后笑:我都想好不是你的话就假装打错赶紧挂了。

但那头的叶秋根本不领情,两个多月过去,他的那口气依然没消——至少听上去并没有被得知同胞兄弟下落的惊喜所覆盖。

毕竟是少年人最记仇的中二期,他冷冷地宣告:别以为我原谅你了。

网上正流行的“原谅套餐”段子在...

一个因为ova造型开的脑洞,单箭头注意,王→黄,黄→叶 叶未出现

当然其实魔术师头发长了也好看


----------------------------------------


王杰希打开QQ,聊天框里密密麻麻都是一个人发来的消息。

比起应付各种媒体的电话短信,他比较有兴趣先看这个。

夜雨声烦:人呢人呢人呢,刚场馆里叫你半天你没听见?

夜雨声烦:放心,不跟你聊挑战赛,今晚不聊这些,我不是来笑话你的。

夜雨声烦:但是有个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哪怕说了你不爱听。

夜雨声烦:王杰希你头发太长了你知道吗,多久没剪了?大屏幕一放出来吓我一跳,还以为周泽楷怎么突然想不开穿一...

1 /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