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自己能月更,一看……半年了!下一次更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本文内含叶黄、喻黄、黄喻、叶喻、ect……

(23)

24.

这个年过得早,全明星之后连着就放了春节假。年前全国来了场大范围降温,在Q市感受过的如春天气便像是场梦一样再不可寻了。H市连着几天雨雪,都希望赶紧下完,到过年时能晴上几天,否则太扫兴。空气湿而重,压得很低,路面上全是杂乱潮湿的黑脚印。这些脚印又被叶修毫不客气地带进了俱乐部——过年外卖早歇了,他手上那几盒炒菜是走了七八百米才买来的。

陶轩今年回老家,此刻整个嘉世除一个门卫外就只剩他跟苏沐橙两个照例留守。从门卫那取了个应该是叶秋寄来的包裹,给了对方一包烟,叶修左手包裹右手餐盒地上了楼。走到茶水间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熟悉的咯咯笑声,以为又是在看那些偶像剧,没想到一进去屏幕上晃过的却是几张熟悉的脸。

“这是什么?”他问。

“联盟跟那个直播网站合作搞的新网综呀,叫什么《约吧大神》的,年后咱们可能也要上。”

“你们上,我就不凑热闹了吧。”

苏沐橙摇头:“说不定你也逃不掉,我那天听到陶哥跟崔立商量,说是人家上队里来录,少个人说不过去,让你真不愿意露脸也至少戴个面具出镜——你喜欢狐狸脸还是金馆长?”

那不成逗笑小丑了吗。叶修心里嘀咕,却也懒得提前去想到时怎么应对,摆开饭菜一边跟着看起来。原来这节目是找了几个手游、棋牌类游戏的人气主播当mc,每期探访一个荣耀战队,跟队员聊会天,做点小游戏,弄点粉丝互动之类。一方面是平台推自己的当家红人,一方面又给荣耀做了推广,也算双赢。第一期去的轮回,虽然镜头酷爱的周泽楷还是那副说句话都费劲的模样,但毕竟有深谙抛梗互动之道的那帮主播老油条在,一路下来竟然不算很尬。一集30分钟,也不长,边吃边看很快结束,苏沐橙又点了下一集,打开就是一笼晶晶亮的虾饺特写,还以为跳到了美食纪录片,镜头拉开才知道是蓝雨食堂。把食堂当卖点的奇葩战队全联盟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还自带画外音介绍的。黄少天这活宝一开口,底下字幕都快做不过来了,这下mc都乐得只需要埋头苦吃,只当是他的solo直播。听着那个富有存在感的声音从电视机里几乎不停歇地汨汨流淌出来,总觉得周围的湿冷似乎都被中和了些。

接下去的环节节目组抽了个粉丝互动请求,说是想要看看蓝雨的宿舍内景。在场的几个职业选手当场上演了一出击鼓传花,一个两个都说自己宿舍乱得天怒人怨,断不能拿出来瞎人眼。传到蓝雨队长这儿,说那就我吧,看不出是提前安排好的还是怎样,可能他长得就像是个能把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的——事实也的确如此。蓝雨宿舍的墙漆成深蓝色,有种海底般的静谧秩序,显得高级,不大像集体生活住的地方。连苏沐橙都咦了一声,说他们这个房间是不是请人设计过啊?这蓝雨真是,钱尽往歪处花。

摄像机转了一圈,喻文州的屋子里没什么猎奇的东西,最醒目就是墙上一张联盟赛程表,贴在钉了玻璃板的墙上,那半面墙都可以用来写写画画,简直是个小型会议室的规格。但是做节目嘛,要找的可不是这种点,包括他用的什么型号的鼠标键盘,窗边摆什么绿植,都没什么可讲的。倒是个眼尖的男主播先有了发现,哎呦文州,他从床头柜拿起一支表来,不懂你们这些豪门队长的心态哈,几十万的鹦鹉螺就这么搁在床头柜上,你还是赶紧先收起来吧,不然这录节目的人多眼杂,万一……对吧!你们直接进来我哪顾得上收拾,喻文州笑道,说着低头把表戴手腕上了,镜头很聪明地怼了上去,后期还给加了个金光闪闪的特效。

“这节目导向不对吧,”叶修忍不住评价,“怎么像是说咱们这行人傻钱多速来的意思。”

“可能就是呗,”苏沐橙笑嘻嘻地说,“不过喻文州戴手表还挺好看的,之前没见他戴过。”

“打比赛戴着碍事,看时间现在都有手机了,买它干嘛,钱多烧手。”

“有钱就买咯,讲究生活品质嘛。”

两人也不懂表的门道,正跟那瞎扯,这时视频里一个女mc略浮夸地一声惊呼:哇,喻队,这是你画的吗?下一秒只见她把手中那个A4大小的硬皮本举向镜头前,翻开的那一页上用铅笔仔细地勾勒出了一个男人的侧面:戴耳机,手按着键盘——毫无疑问是个正在比赛中的职业选手。至少从业余的眼光看,画得很不错。

是、喻文州来得及只说了这一个字,就有一只手横插入画把本子一把抓了过去。废话,我们队长以前可是专业学过的好不好,要不是进了蓝雨他就去考美院了!黄少天一边说,顺势把那一页翻过去,又往后连续哗哗翻了好多页,像是在找着什么。不开玩笑,看,这是他画的我们几个平时开会犯困的样子,我、郑轩、宋晓……其实都用不着指出来,每个人的特征一目了然,寥寥几笔跃然纸上。哪里,跟专业差远了。喻文州笑着接上话,这就是我平时记些比赛感想的本子,闲着无聊画上两笔,让大家见笑了。众人忙说怎么会,一眼看得出画的是谁已经很厉害了,绝对是被电子竞技耽误的大画家啊,这么嘻嘻哈哈着,话题就转向了别处。

叶修放下筷子,伸手去摸烟盒,没摸到,一转头发现苏沐橙正冲着自己弯起嘴角。

“又不是只画了我。”他挑眉,又去放餐盒的塑料袋里继续找。

“可他怎么会见过你比赛时的样子?”她满含戏谑的大眼睛忽闪着,“你不都是小黑屋吗。”

“想象啊,对于会画画的人来说这很简单吧。”

“是吗?上次从蓝雨回来,我就觉得你有点不对劲哦。”

他总算把烟摸出点上了:“哪次?”

“我和云秀去香港那次嘛,你跟他旅馆火场逃生来着。”

“那次啊,那次我都倒霉成那样,咱能不提了吗。”

“就是一起经历过危险才比较容易有感情啊。”

“呵呵,你又知道了。”这都哪跟哪,叶修无语,“现在电视剧都是这种套路了?”

“女生的直觉,我看你对他挺上心的。”

“上心怎么了,这叫尊重每一个对手,尤其是脑子好使的。”

“不一样吧,毕竟他是O……”她自言自语,“啊,可是他边上已经有个——那你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叶修咬着烟嗤一声笑出来,不是不告诉她,那些事说出去估计能把她吓死。

“我是Beta嘛,对这些本来也不敏感。”苏沐橙不服气,“所以你跟他到底有没有?”

“你不觉得你这个问题问得就很突兀么,怎么不猜我跟黄少天。”

“黄少天?他不是A吗?”她却认为这是他在转移话题,“再说也没给你画过画。”

“哎哟我的大小姐,画张画儿怎么了,说不准也画了你,没翻到罢了。”

“好呀,”苏沐橙反而笑得更开心了,“等明天来了我问问他,画过我没有。”

“他要来?”这回叶修是真愣住了。

 

喻文州是J省人,卡在年三十这天不在家待着飞到另一个城市,又不像度假,显然有些奇怪。所以在见面后的第一时间他就解释了这点:家母有事,自己陪着她一起过来,年就在这过了。

两人上一次见面时的情形称得上放浪形骸,这才没隔多久又各自裹着一身羽绒服,凑合也算衣冠楚楚地走在一起,感觉兜里都揣着团一戳就破的冷幽默似的,有点滑稽又有点亲切。

他们约了一起吃午饭,苏沐橙先去餐厅订位了,叶修领着喻文州从湖边过去。冬天的湖是灰色的,树和天也是灰色,天地黯淡而广阔地融接在一起,人就在无边的灰色中走着。过年就是这点好,中午路上已经没什么人,叶修客套地找了个话头,往常这带都是乌泱泱的,今天像被水冲过,就是天不怎么样,明天好像会晴,你可以带阿姨在湖边走走。

“那也是她带我。”喻文州笑道,“这是我妈过去念书的地方,比我熟多了。”

叶修哦了一声,风紧,周围少行人,两人不自觉地压着低声说话,嘴都不大动,像喁喁细语。

“不过我想她暂时应该没什么心情,这次是来看她老师的,老师肝癌晚期,可能就这几天了。”

“大学老师?”

“嗯,也是她当年的情人,我血缘上的父亲。”

叶修转头看他,喻文州半张脸裹在围巾里,露出来的部分很平静,一如他说这话的语气。

“我一直没见过,那边也不知道,其实就没什么关系,基本算陌生人吧。昨天才刚见第一面,他躺着都不太能讲话了,我也跟着喊的老师。”

就这么三言两语轻描淡写地说完了,叶修点点头,也没追问。其实关系不是很亲密的人讲起这种话题,像突然切进真情访谈似的,气氛应该是会有些尴尬的,或者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该安慰吗,还是发两句感慨?可叶修是什么人啊,多惊人的消息砸过来都那样,他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估计喻文州也正是看中这个才肯把这个话在他面前说出口,毕竟才二十来岁的人,再怎么也不可能修炼到古井无波。就是那一点难言的况味,在此刻这个时间点上,他选择找自己倒出来,如果同行的还有苏沐橙多半就不提了。不过黄少天知道吗?叶修想了一秒,觉得现在肯定是还不知道,以后不好说。

 

到了餐厅,报上苏沐橙的姓,就有个服务员把他们引进一间包厢。

包厢里空调开得很足,两人一脱外套,顿时像过了水的猫一样瘦了一圈,尤其喻文州,里面一件灰蓝的薄毛衣,显得整个人也是薄薄一片。叶修瞅着他那模样,心里琢磨着该怎么跟苏沐橙暗示下,人家现在这情况不管怎么说,要是她把之前那通阴差阳错的脑补再拿出来开点过头的玩笑就不合适。可还没等他有所行动,苏沐橙已经在那问上了喻文州:你是不是在酒店等了好久啦,跟之前说好去找你的时间都晚了半小时了吧,哎都怪叶秋出门前太拖拉,他刚刚有没有跟你道歉?

“道了道了,”叶修无奈道,“再说又没让他在外面等。”

喻文州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没事。我还觉得叶秋来得太早了。”

这样讲就是反讽了,叶修有点难得地被噎住,可看他的神情又微妙的仿佛不是那个意思,心里不知怎么微微一动。在这之前,和以后,喻文州有许多次坦白承认了他是喜欢自己的,但不管是“少天这么觉得”,还是“信息素的记忆还不够说明问题吗”这两种说法在叶修看来都很扯,越这么说越不能信,把原来可能有个一两分的东西也给说没了。只有这句,在偶尔想到时候,也许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却能从里面感觉到那点真实。


TBC


评论(26)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