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马上就是少天生日了,这两章节的内容不太适合在生日发,就先……


11.

要在联盟里找出一个最靠近和最能理解叶修思路的人,都说非喻文州莫属。

同为战术大师,他当然不至于猜不到叶修安排那连续几场PK背后的意图。

所以他一开始质疑的就不是意图,而是这样的方式是否可取,会不会给黄少天造成伤害。

人总是需要认同的,越不安的时候越需要。现在少天自己明显就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有什么意见你大可以直接给,用得着拉一帮人搭个台针对他,放大他的问题逼他去面对?

这番质问听上去实在很有理,叶修明白不能像往常那样用开玩笑的方式搪塞过去,不过其实看到喻文州会这样硬气地维护黄少天让他挺高兴的,于是认真跟对方作了解释:这么做也许确实考虑欠周,但绝对不是故意去刺激黄少天,而是我需要他这种状态下的数据,你能一起帮着整理下更好。

他都这么说了,喻文州再护友心切也不是不讲道理,于是果真帮着捋了一下午的数据,数据出来后表示基本接受了他的说法,但却又提了个建议,问他能不能从十赛季里选取几场他自己的比赛,拿出来作为对比。

过往赛事网上早有统计,直接扒现成就行,只是叶修不免疑惑,有这个必要么?

“职业年龄什么都不一样,没什么可看的吧,真拿我当标杆呢?”

“还是有点不同的意义吧。”喻文州说,“之前有次复完盘,少天突然跟我说了一段话。”

“说什么了?”

“他说他以前一直觉得我们这些做职业选手的,年纪轻的时候手速够快,反应够敏捷,可技术和经验不够;等技术和经验上去,手速和精力又下来了,两方面始终是矛盾的。每个人的职业生涯就是一条抛物线,最高点永远只有一瞬,过去就过去了,真他妈残酷。还好这份残酷对大家一视同仁,也算得上公平。但是现在有一个人打破了这个定律,虽然很不可思议,可起码意味着让抛物线再出现一个高峰是有可能的。竞技领域里有句老话,跟天才处在同个时代是其他选手的不幸,但换个角度看,能看到更多可能性,又何尝不是种幸运——那个人就是叶神你。”

叶修闻言愣了片刻:“难得他也有这么正经的时候。”

“关乎输赢少天从来很正经。”喻文州不予苟同,“谈到你也一样。”

“好吧,是我错了。”叶修爽快纠正道,“不过我这才刚输了他一把,先不说手生不生总归是输嘛,转头又拿过去牛逼哄哄的战绩给他看,搞得跟挽尊似的,好汉不提当年勇,你这让我多不好意思啊文州。”

你脸上可真看不出哪不好意思了,喻文州也懒得戳穿他:“那我去说?”

叶修却又不同意,说还是我吧,有些话你说不太适合。

有双重队友这个前提在,喻文州知道自己目前立场的确比较微妙。他跟叶修两人之间也算熟不拘礼了,这种微妙他不介意直接被点破,正如他也会直言不讳地提出希望对方不要再用任何预设情景去试探、考验黄少天。倒不是说这种考验有多么残酷,赛场上输赢更要比这残酷百倍,除了怕造成刺激这一个原因,另一方面他也担心这样的试探考验会给黄少天和叶修的关系带来隔阂。哪怕只有一点,也是很难以修补的——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他心里清楚自己的搭档对叶修的亲近和认同有多么真挚。

倒不是说黄少天有多敏感,只是越真挚的东西越容易出现裂痕。

当然这话喻文州不会明着提,否则多奇怪,他略一沉吟:“如果真是心态上的问题,少天以前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你有什么针对性的调整办法吗?”

“肯定只能靠他自己啊,”叶修一摊手,“就咱们这草台班子。”

管全联盟顶尖大神齐聚的国家队叫草台班子,天底下估计只有他敢这么说了。但从某种角度而言喻文州其实是认同这句话的,他们在俱乐部时身后一堆专家技术顾问围着,整天分析你的数据,你的状态,随时根据各种情况制定不同的调整对策,不管效果是否立竿见影,这个运作体系已经很成熟。但这里没有,体育局不可能为了这一个月请人来做这些,请也请不到,那是传统项目才有的待遇。现在是领队一个人干八份活,刨除实力部分就跟刚建起来的兴欣也差不多,怪不得他们还得把叶修找回来。但最麻烦的还是时间不够,联赛里你大可以用个把月比赛去调整问题,那也就是四五场比赛的事,而现在,没人叫得起这个停。

“不过总比硬件出问题要好。”叶修安慰性地总结道。

对职业选手来说手速、技术属于硬指标,有的人这两项没问题,心态却是软肋。手风顺的时候一出就是神级操作,不稳起来又把把跪得天崩地裂。不过喻文州恰巧是对此最没有体会的那个,在他这从来只有知道怎么打但打不出来,没有瞻前顾后输得不明不白过,未曾尝过那种“我明明可以”的懊悔是什么滋味——可叶修就懂么?很难讲,即便在嘉世后期成绩不佳被众矢之的那些日子里,这个人似乎也没怎么被影响过。

“要是他一时半会转不过来呢?”喻文州问。

“那就不勉强,慢慢来呗,后面联赛周期那么长,总能解决的。”叶修说。

喻文州愣了愣:“我还以为你会比较希望他能‘勉强’一把。”

“当然不,”叶修讶然,瞬即否定了这个说法,“文州你这种浓浓的不信任感是怎么回事?我用少天用得顺手很想他团战能上没错,但输赢再重要也重要不过人,拿他的职业生涯去赌,这不可能。”还有半句没说出来的,何况我还喜欢这家伙,更看不得他出状况。不是不敢讲,事情一码归一码,这个时候提起来不合时宜,感觉跟打岔似的。

 

事实证明喻文州确实有些多虑了。

或者说黄少天在这件事上要比他以为的更冷静和清醒——叶修不觉得他那碗面有起到多大的功劳,虽然香是挺香的,自己闻着都有点儿馋。他把锅碗瓢盆简单收拾了拿去还给值夜的后厨,顺便问大师傅要根烟,结果硬被塞了一整包。拐回大厅远远就看到黑暗中唯一亮着的那盏壁灯,溶溶暖光把下方那颗脑袋打亮出一圈毛边。也不知道是听见动静了还是心有灵犀,黄少天忽然抬头看过来,他来不及转开视线,两人的目光就那么在空气中静静交织了好几秒,说不上有什么情感内容,仍让叶修感到一阵心悸。

 

“看完了?”他过去拉开椅子坐下,“什么感想。”

“感想?”黄少天抓了抓脸,灯光在他年轻的面目上投下淡淡一层阴影,“感想就是我去,太特么丢人了,还以为自己藏得挺好呢结果处处都是破绽,划水被人看得一清二楚,老叶你整理这些是不是想把我羞死好让我主动滚蛋啊?”

“别胡说八道。”

打火机咔哒一声响,白雾袅袅而上的动态调和了凝滞的空气。

“你也26了,现在的状态就是这个年纪最容易出现的情况,不是说不能打,但肯定跟十几二十出头那会不一样,吃一次苦头,脑子里有了手要省着点用的意识不是坏事,没这根弦才容易玩脱,不信你看孙哲平。”

“下个月才生日呢,”黄少天忍不住叫道,“现在还是25好吗!”

“哦对,狮子座嘛,记得。”叶修表示想起来了,“25就更没什么了,你想我25那会在干嘛,在网吧给人开机拿烟端泡面,刷本练级,你又不是没见过。所以说,前头路还长着呢。”

“这种鸡汤废话就别拿出来了好吗?”

“我的面汤你刚不都喝了,也没见嫌弃啊。”叶修说着,把几张纸拿过去按时间先后排开,再开口时语气却正经了几分,“说正经的,看你最近老做手操,右手还有再抽筋或者疼过吗?”

“没有。”黄少天迟疑了下,“但是集训前我自己用训练软件测过几次,过关的纠错那个。同样时长,后期miss的比例比以前要高出三成……”我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不是暂时的,也不知道多久才能调整回去。”

也可能就回不去了,这句潜台词摆在那,不难听出来。

“回不去就换一种容错率高的打法嘛。”叶修喷出口烟雾,语气随意的像是在说没有可乐那就换橙汁好了,“不就是肌肉反应下降么,这过程我也经历过。原本0.1秒能完成的操作渐渐开始需要0.13、0.15秒才能做出来了,一开始是会不习惯,操作要取舍,出手时机要提前,很多习惯都要跟着改,不过改完了还能打啊,换个节奏发挥得更好也说不定。”

“所以你这是要向我传授经验?”黄少天问。

是人都会状态下滑,这道理他怎么可能不懂,但其实他没想过会从叶修嘴里听到这些。以前总觉得这个人在荣耀里是无所不能的,一方面因为战绩,另一方面叶修也确实没在任何阶段在人前展现出过犹豫和挣扎,起码大家看到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那个近乎不可思议的结果了。

他的心情忽然有点微妙起来。

像是既期待于听到对方是如何调整应对这些的,却又因为长期竞争和追逐建立起来的那份自觉,本能地不想借助他人——尤其是叶修的力量,来走出自己的困局。

“那倒不是,”然而叶修却说,“你那打法那么特别,具体的东西我可指导不了。再说这也不是你现在该考虑的,没到时候呢。一两次失误至于发散那么多吗,又不是机器人谁敢保证自己不失误?至于测试结果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肌肉反应跟不上是一种可能,当时精神不集中也是一种可能,具体怎么样我没看见不好判断,只说我看见的,比如今天你就打得不错。”

“哪里不错,输得不错?”黄少天愕然,“你这安慰也太假了点。”

“下午是你赢了我吧,”叶修提醒道,“我都还没哭呢,要安慰也该是你来安慰我才对。”

妈蛋啊……黄少天久违地生出一点想打这家伙一顿的想法。

然而对方下一秒话锋一转:“不过说实话,那几场被车轮到后面,你确实有点不高兴了吧?”

“废话,打谁输谁能不火大么?!”

何止是有点,不然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摔门而出了,虽然冷静下来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那就对了,”叶修笑道,“当时还就怕你不生气。毕竟你这人其实挺能忍的,所以才想要激一下,看看带着情绪打是个什么状态。真的不错,尤其最后两把,虽然没赢,操作可圈可点,有一阵手速还飙到600多了,得亏唐昊年轻,手快跟得上,不过技能CD是跟不上了,只能都用普攻填。其实那地方你是有机会赢的,论基础操作你比他强,就是没安排好。”

黄少天认真回想了下:“靠,还真是。早点骗他交出重置就好了。”

剑系的普通攻击天然适合于连招,这也是他平时很喜欢用的,什么魔剑士的,鬼剑士的,狂剑士的,同为剑士系的这些职业,20级以下技能都是共享,这些技能的加点组合他早就烂熟于胸,也经常能打出新意来。变化一下,面对唐昊这样的对手还是有很多可以打出反杀的机会,只是那会情绪上头,基本就是纯靠反应在操作了,哪还顾得上去想这些。

“先别管怎么赢了,”叶修本意倒也不是要跟他复盘,便把话题拉回来,“光看这两把,数据差吗?不差啊,上赛季你APM也不是把把都能飚上500吧,不也拿了常规赛mvp?也让你横向比照过我一年前了,同样跟唐昊打,虽然我赢了,打得其实应该比你累,这也符合年龄。总之看来看去,你担心的那些东西倒还没怎么体现,反而心态上的束缚很明显——爆发三波就收手是你给自己定的线吧?”

“什么意思?”黄少天皱眉。

“就是,”叶修把烟从嘴边摘下来,拿滤嘴那头当笔在统计曲线图上虚虚画圈,“1、2、3,这边也是,1、2、3,都是三个高峰,看出来了么,每三波爆发之后就不敢动了,跟上了发条似的,特规律。以前没这种情况,如果是手跟不上,那也不可能每次都卡到三次爆发完这么巧合,那只能是你有意控制的。果然今天后面人在气头上不控制,第四波爆发也打出来了,虽然短了点但也没出现失误。”

曲线上的确有第四个峰形,黄少天先是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嗯,忽然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

“不可能!”惊讶之余他交出了最直接的反应,“我没去数过!”

“那就是你潜意识里在数,就跟张新杰到点睡觉似的,十点半,暗示自己困了,该歇了,不睡会出大事。换到你这就是三次爆发之后不敢再飚手速了,怕失误,也怕手疼。”

话虽这么说,其实叶修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为什么黄少天这次会格外放不下,八赛季的时候决赛输在准备席上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今年倒在这个关键的地方只会让他更难以释怀。最让人放不下的从来不是失败,而是跟成功一步之遥,以及重蹈覆辙的任何可能。

但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本来我还不明白为什么是三次,不是两次或者四次,后来看了今年决赛你们对霸图的那场,你那个失误正好就是在三次爆发之后出现的,也就是偷袭老韩那个地方——你想一想,是不是这样。”


TBC

评论(22)
热度(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