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不适合作为生贺的一章


12.

雨声迅速填满了沉默的空隙。

一个完整的烟圈在昏暗中升起,又消散。

黄少天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什么音节,只能把目光再度移向纸面。

脑子里也像被暴雨打皱的池塘,一片混乱着。

这结论乍听简直匪夷所思,要是别人所说,他一定会想都不想直接让对方滚滚滚,编故事呢,故事都没有这么编的怎么不干脆说我是奥特曼打怪兽每次三分钟能量用完自动熄火啊?

可偏偏这话是出自叶修之口。

这个人在荣耀相关的事上天生带着一种让人信服的力度,而且绝对不会拿这方面开玩笑。

于是在最初的震惊和反驳过后,他迅速冷静下来,慢慢地顺着这个可能性开始思考。

怕失误,也怕手疼——起码这两点黄少天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怕了。

也许在旁人看来有些杯弓蛇影,但其根源其实要追溯到更早之前,在还没进入职业圈的时候,他就已经亲眼目睹过魏琛的竞技状态是如何在一年之内断崖式下跌的了。

当年魏琛才24岁,他没有试图延缓过这种飞速滑坡吗,当然有。不说别的,有阵子老鬼连烟量都自觉减半了,走进俱乐部时身上时不时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苦味,这便意味着他刚从理疗馆回来。或许还有些别的努力,但没用,那种反应速度一泻千里的架势显然不是外力或者意志能够扭转的,于是第二赛季结束后,魏琛选择了离开。

不告而别,仓促得连一个妥帖的谢幕都没有。

那是电子竞技的残酷第一次在少年剑客面前展露峥嵘。

魏老大是带他进入荣耀职业圈的人,在黄少天心中的地位非比寻常,尽管两人相处也就短短一年时光,却足以在他战斗风格里留下独特印记的同时,却也在无形之中将这种职业选手对年龄和状态的无力根植于他心底。所以理智上他明明知道这方面不会每个人都一样,也清楚经过系统训练的自己比早年消耗过大的野路子选手拥有更多延长竞技生涯的方式,但那种忧虑始终像是片悬在不远处天空中的乌云般挥之不去。

而决赛上那记致命失误的出现,使得乌云终于飘到了自己头顶上方。

如果接下去是个完整的夏休期,黄少天自认应该可以设法缓解乃至消除这种不安,但现在世邀赛开打在即,不得不马不停蹄地投入到新一轮备战中来。在这种高速连轴的运转下,一方面想要让自己缓过来,一方面又不想拖后腿,他试图找出一个折中的方式,结果瞒不过喻文州叶修不说,整个状态也让他很难受。像在湿地上行走,每一步都带起沉重的泥泞。

原来不是打不了,而是矫枉过正,不敢打了——这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张开十指覆在脸上,半晌,黄少天吁出一口长气。

“次奥,真的假的,我还以为我心理素质很好呢!”

“还行吧,不过也得看经历。”叶修不客气地说,“就国家队里比你年龄小的那几个,不是换过队伍就是换过职业,一口气全换了的也有,不像你出道以来没挪过地,成绩出的早,蓝雨一直把你保护得不错,属于那叫什么来着,温室里的花朵。”

“花朵你妹啊!老子单枪匹马满世界抢BOSS的时期被你吃了吗?!”

黄少天叫道,可尽管用词天雷滚滚,对方这种不刻意安慰反而揶揄的态度倒让他更容易接受。

“呵呵,这时候又不说是黑历史不要提了?”

“…………”

“说白了还是你心里太在意,包袱重了点。打完的比赛就让它过去了,别总去想。你看像我,没比赛可打那阵来个网游里的菜鸟都照干不误,也不觉得丢脸,多淡定。”

这是一回事吗,黄少天无语,这明明是你脸皮厚吧?!

“我可以控制住让自己不去想,”过了好一会他问,“但潜意识要怎么管?”

“找原因呗。”叶修说,“对症下药。怕失误,我看说明你还不够信任现在这些队友。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尤其这种配置的队伍,你要相信就算你再手滑个大的,捅出的篓子也有人能给补上,尽管放宽心。至于怕手再出问题……嗯,这个还真没什么办法,我总不可能次次激你生气吧,这招用一回就不灵了。其实有顾虑没错,但你现在是把那一点点恐惧放太大了,或者试试没事想点别的,分散下注意力?”

怎么个分散法?黄少天一愣。

一个古怪的猜想冷不丁跳出来,不小心嘴又动得比脑子快了半拍。

“所以你才突然跟我表白,说一通有的没的?”

下一秒他自己都反应过来逻辑不对了——那明明是在季后赛开打之前,叶修再牛逼也不可能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更要命的是自己干嘛把这事又拎出来,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果然,这话一出,叶修也愣了愣,瞬间表情有些复杂地变幻着。

“居然给你联想到这上面去了,”他叹口气,“你是有多希望表白不是真的啊黄少天?”

被喊了名字的人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只能庆幸灯光不亮,应该不明显。

我不是我没有?黄少天打死说不出来,因为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看他这样,叶修反而觉得好笑。

“好了好了,别死盯着桌子角瞧了,今天先不跟你聊这个。”

他这台阶递的,还留个“改日再叙”的尾巴,可黄少天还是很没出息地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在这件事上装死,可眼下更重要的问题还没解决。当然现在其实比想过的最坏情况要好不少,只是某种程度上更难以把握。心态这东西实在太飘忽了,顺风顺水一路赢的时候都不一定能调拨到最佳,潜意识里的忧惧哪是说抛开就能抛开的?

他舔了舔嘴唇,转头望了一会儿外面的雨幕,似乎在思索怎么开口。

“那我刚才问你——”

“你刚才问我你现在的状态还适不适合待在国家队吧,”叶修很自然地把话接了过去,“这应该你自己判断啊,再说就算我觉得不合适,都什么时候了还能换人吗?”

这话倒是很好懂。

又不是第一天入联盟的新人了,作为一个商业价值极高的战队王牌,黄少天多少清楚现在这份队员名单能定下来肯定牵扯到体育局、联盟、各家俱乐部甚至包括背后一些赞助商多方的要求。而领队这个位置选人的时候可以提提建议,临到开打阵前换将,还是出于那么唯心的理由,他恐怕还没那么大能量。

“不过,让你上几场怎么上,”叶修接着说道,“这还是我能决定的。当然得要看你状态虚不虚了。世邀赛专用地图是联盟用图的1.5倍大,战线很容易拉得更长,坦白说,如果你没法真的放开打,我应该不会让你上团队赛。”

黄少天点点头。这样很合理,这里是国家队不是蓝雨,就算蓝雨也不可能让整个队伍等着他一个人去调整状态,在一个人选上摇摆不定的话战术配合怎么办。

“再给我点时间?”他说。

“你想要多久?”叶修反问。

“五天……”他停顿一下,自己改了口,“三天,就三天吧。”

三天够吗,不知道。不过他宁愿把自己逼到一个艰难狭窄的境地去逆风一搏,这也更符合他的秉性。十来天的集训期本来就短得一眨眼就过,分秒都不该再浪费的。

可以,叶修同意了,却又摆摆手。

“干嘛弄得跟下军令状似的?别觉得到时候看着别人出风头心痒得不行怎么都得上,不要勉强,不是只有‘解决了’这一个回答,如果三天后你说你还是没拧过来需要先歇歇,我一样支持。而且这情况除了文州那我也不会透出去,放心吧。”

黄少天抓住了重点:“你觉得我没法那么快调整好?”

叶修摇摇头,语气一反常态地严肃起来:“我没说行或不行,也不给你泼冷水,只是这事说不好。非技术层面的问题,有时候着急解决反而越练越糟也是有可能的,要是出现这种情况那还不如顺其自然,松一段,慢慢养回来。毕竟我也不知道你手恢复得怎么样,就怕你为了放开跑去另一个极端,万一,我是说万一,搞得你手再出问题可就得不偿失了。”

黄少天听得有些糊涂:“可你刚不是说我手应该没问题,都是心理作用?”

“我说你就信啊?”

“……这不有数据吗!”

“数据是数据,至于隐患,数据里怎么看得出来。比如这次你打出四次爆发下来手没疼,挺好,但下次怎么样谁知道。这方面我不可能比医生更专业,更不可能比你自己感受得更清楚,“叶修咳了一声,”对不住老孙,把他拖出来再做回反面例子,谁也不想看到他的情况再重演——这么说够明白了吧?”

这时候墙上的老式挂钟忽然当当地响了起来,声音在空旷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洪亮,他把截烟在纸杯底揿灭了,耐心等钟声敲完了一个整点,抬头深深看了黄少天一眼。

“好久没PK了,知道下午跟你打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

“我在想,荣耀真好玩,还有,果然还是跟你们这些人打更好玩。”

叶修说着,笑了笑:“所以,你这把妖刀也尽可能在职业赛场上多嚣张久一点吧。”

灯下微尘浮动,他的双眼下泛着圈淡淡的青色,看上去似乎有些疲倦,目光却很深邃柔和,是熟悉却又陌生的样子。

沉默片刻后,黄少天难得简短地回答:好。

 

这个好字仿佛有着某种魔力,说出来的这一秒,脑海里的那些杂音竟都消失了。

黄少天很清楚自己不是个容易自我怀疑的人。

这是天赋带来的自信和笃定。像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曾困扰过喻文州的,那种随时可能被职业圈拒之门外的焦灼,他压根就没有体会过。一直以来荣耀于他就像一个好哥们,只有他知道他们的关系有多亲近,甚至相信对方不会背叛自己。然而半决赛以来这个好哥们突然变得疏远陌生了,这种崭新的不安让他不知所措,怕被别人瞧出这生疏,又没有足够的经验去为自己指点迷津。总以为更坏的情况不去想就可以不受影响,其实越不去想才越不敢想,那根刺就扎在那,用另一种方式证明着它的存在。

其实叶修也并没有拔出这根刺来。

他不过是并不温柔地在那个地方摁了摁,刺痛过后,却莫名让自己感觉到心变轻了些。

 

心轻了,嘴上就松动了,好多话挤挤挨挨地想涌出来。

比如——老叶你要想打荣耀就说,随时可以啊,我不会嫌弃你现在不是职业选手的。黄少天揉揉鼻子,想找个合适的语气把这意思表达出来,却被对方抢先开了口。

“正事说完了,”叶修双臂环抱往椅背一靠,“现在可以聊聊你所谓‘有的没的’了吧?”

什么有的没的?黄少天骤然回想起自己刚才说过什么,脑子里嗡的一下,慌不择言地脱口道:“你不是说今天先不谈——”

“是昨天,”叶修伸手指向墙上的大圆钟,“已经过12点了。”

这套路分明就是当初君莫笑出现不久那会自己追着对方要PK时用过的招数,居然在这种时候被来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黄少天痛心疾首,简直想问他索要版权费。

“说好的回去想想,想怎么样了?”叶修又问。

才根本没过两天,为什么你能转进如风的那么熟练啊!没办法,黄少天只能又搬出老一套来,试图岔开话题:“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能先关注关注你的本职工作吗叶领队?”

叶修乐了:“我哪不够关注了,嗯?您指导指导?再说身为领队也有责任照顾好队员情绪吧,赶紧把这事讲清楚,省得让你心里一直吊着,不挺好吗。”

好个鬼啊。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瞪着他。

叶修实在太坦荡了,坦荡的都不像个追人的模样,仿佛这种感情一点都不奇怪、不禁忌,可以随时随地随意声张。跟这种心思看不透的人比起来,自己一挑就炸简直蠢得跟猴子一样,所有反应都一览无余。可直觉又告诉他此刻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不是那种临时想起拿这出逗一下过过嘴瘾当消遣。

……他是认真的。

“是啊,我认真问的。”

像是读出他心声一样,叶修还真来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有的人要面子,有勇气表白没勇气要回应,扔完话就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或者够大度愿意单方面付出不求回报,但很可惜,我不是这种人。”他继续说了下去,“以前没跟人表白过,表的不好,你多担待,不过石头扔水里还能听个响呢,要个答复不过分吧?”

黄少天抹了把脸:“不是,老叶,你让我——”

“又是让你再考虑考虑?”叶修打断道,“这用得着考虑很久么?不用吧。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还需要时间去了解,我什么样你还不清楚?何况又不是非得要你突然爱上我了,就说能不能接受,或者愿不愿意试试,有没有这样一个机会。”

这话说得其实挺诚恳,没什么问题,可黄少天自己心里带着份抗拒,就感觉有点咄咄逼人。

他们的确认识很久了,熟到几乎百无禁忌,但一直以来不是场上厮杀就是场下互开玩笑,那些跟今晚的这场交谈是不一样的。这是他第一次把自己软弱、惶恐的一面摊开亮在对方眼底,那种秘密吐露后的轻松,被点出症结的豁然以及被安抚的焦虑,都让他以为此时此刻两人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近。所以话题突然转换到这上面才更不适应,像是把前一刻那些好意都打上了一种目的性。

一瞬间他甚至荒谬地想,难道叶修是刻意找准这个时机,利用自己现在对他的亲近感激乃至于一点点无形中的依赖,而在冲动之中答应下来吗?

“你想听我说什么?”他忍不住尖刻地问。

叶修的表情像是听了句笑话:“当然是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告诉我。”

难道非得现在要个答案?黄少天搞不懂了,除了比赛里常年日天日地不给对手活路之外,这个人在大多数事情上总是懒散而随性的,很少流露出过这么富有攻击性的一面。

一阵长长的沉默,连雨声都变轻慢了,过于安静的气氛难免压抑。

“给句话呗,没什么难的。”叶修又说。

这分明就是催促了,黄少天心里蹿起一股无名火来。

说不清具体是在气什么,给句话当然不难,自己对暧昧向来没有兴趣,是个擅长划清界限的人,对待从前每个向自己示好的人都很干脆,有时候甚至直接用暗示就能让对方却步。

但叶修是不一样的。

说是朋友,其实比那还要更好一些,干净透彻的一种好,叶修是被他早早归到自己领地里的那么个存在,不是至亲也不同于战友,就是铁得很。所以他总以为两人的关系是不以时间和外力为转移的,哪怕现在有了这种错位也该有足够的默契,叶修怎么会看不出自己沉默的态度,还在这不依不饶,非要他把话摊开了说明白,连点余地都不要?

不、不对——他忽然明白过来,这样的步步紧逼,恐怕不是想逼自己接受。

恰恰相反,叶修所等待的,或许……只是一句明确的拒绝。

因为他甚至清楚,哪怕是这样的事,自己都真的很难主动去拒绝他……


“怎么不说话,不好意思开口?”叶修笑了笑,“不开口我可当你默认答应了啊。”

“唉我真觉得这么着可以,速战速决,数到三吧,”没人接话,他自言自语道,“三——”

“叶修!”黄少天猛地抬头看他。

……对不起。闭了闭眼,他清楚地听见这三个字的音节在空气中成型。

是你逼我说的,他想。


TBC


几句多余的话:

因为要确定一些细节去翻了归档,才发现整整一年了,觉得必须跟从一开始就追文的各位说声抱歉,实在是每次更新都隔了太久,大概没有阅读体验比这更差的文了。其实到这里的所有情节都是当时一次性构思出来的,如果也能一口气写下来,情绪肯定会更连贯饱满,自己也觉得很遗憾。但还是挺喜欢这篇的,立个flag,看看能不能找回一开始的更新节奏,尽快写完它吧。



评论(41)
热度(1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