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前文搜索“一起教学事故”tag


67.

教授们没有出现在大厅的原因很简单。

他们正聚在一起开会。

研究的内容是由王杰希带来的,昨晚刘小别凭记忆画出的那个黑魔符号。

黄少天觉得有必要和同僚们分享这个信息,然而结果却和昨晚他俩讨论得出的差不多。

即,大家依然没有什么头绪。

“学校对学生的黑魔法信息屏蔽一直做得不够好,想想我们当年也很容易通过各种不那么正当的渠道获取过不该在我们那个年龄知道的小门道。”肖时钦理性地说,“所以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但我得说第一眼看到这符号我就有种厌恶的感觉。”楚云秀则比较感性,“冷冰冰的,不怀好意,刚刚你们提到那个称呼的时候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就算知道他死了两百多年。”

“等等,传闻黑域之主不是还有个子嗣下落不明?”这个八卦还流传的挺广,肖时钦也想起来了。

“民间传闻听听就算了,别当真。近百年来号称自己是黑域后裔的例子实在多得要命,傲罗们一年总也要处理个三五起,最终无一例外都被揭穿为借名生事自我标榜的闹剧,真不知道是哪些中二病巫师乐此不疲。”这方面之前在奥罗司供职过的田森比较清楚,“不过也不排除存在某种大部分典籍都没有记载黑魔法能够让干尸在两百年后还魂下个蛋。”

黄少天刚好从盘子里叉起一块炒鸡蛋,闻言噎了一下,示意王杰希给他递了杯牛奶。

他把鸡蛋咽下去,开始说话了:“好吧,先不管这个黑什么主的符号再次出现意味着是本尊又回来了还是有人借他的名头搞事,兵来将挡就是了,教授从来不是个安全的职业,要安全我就去当黄油啤酒商了。既然那个没名字的家伙能被干进地狱一次就证明我们肯定也能照着屁股再次把他踹回去不是吗,毕竟人类一直在进步嘛!我意思是别说两百年了,二十年前麻瓜社会连手机都还没普及呢,魔法肯定也在发展,毕竟金加隆都通货膨胀了。不是传说7个厉害的巫师就把他制服了吗,现在也许只需要3.5个,可能都不用咱们上——老冯不是去魔法部了吗,带几个专业处理这种诈尸案的傲罗过来,搞不好三两下就搞定了,像老叶这样心够脏的估计能把黑巫师玩儿得哭着跑回坟墓里去。那我们的任务就简单多了,只要保护好每个学生,毕竟黑魔法对于他们还是很危险的……对了,虽然有点临时抱佛脚但是不是把五六七年级集中起来再突击一下黑魔法防御术比较好?教点反钻心咒、大脑防御术之类的,起码让高年级学生有一定能力自保,这样我们就可以腾出手来管好低年级的小屁孩们。”

他的发言总是那么的长,但很难得的,今天众人都极具耐心地听完了。

“怎么,”发现无人响应,他停下环视一圈,“这建议有什么不妥吗?”

“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反钻心咒需要四个课时才能掌握,大脑防御术则更难,在座的各位都是天才可能觉得这没什么,但你们不能以你自己当年的水平要求多数人,”方明华指出,“而且这样就显得太反常了,也许反而会引起恐慌。”

“用一个实战演习的说法呢?我们可以引入麻瓜学校里‘军训’这个概念。”

“其实学生们迟早会意识到不对劲的,可能他们已经发现猫头鹰的问题了。”说话的是猫头鹰小屋的管理员蒋游。

“是啊,动物对于危险通常是很敏感的。”楚云秀问田森,“这两天神奇动物有什么反应?”

“呃,巴克比克吃的很少,不过那几只莫特拉鼠倒是没受什么影响的样子,至于隐形兽,我想我已经一周没看到它主动现形了。”

“说起动物,索克萨尔这条蛇也不知跑哪去了,虽然它以前也乱跑过但至少睡觉的时候会回房间的,而且按照季节它应该冬眠了才对!”黄少天忍不住插嘴道,“等文州回来知道我把它养丢了可能会怒而吸干我的血。”

“喻文州的会议时间推迟了?”一直保持沉默的张新杰忽然开口问。

“不知道,干嘛问这个?”

“那他本来应该昨天就回到学校了,至少代课记录表上是这么排的。”

黄少天扶额:“……都什么时候了张新杰你还在关注考勤?!”

“只是问问,飞路网断开之前你们应该联系过吧。”

联系是联系过,可聊的都是自己的情感问题,黄少天不太自然地望向天花板,然后他猛然反应过来:“你是想说他有可能已经回来了,却因为某种缘故‘进不了’学校,就像那些迷失的猫头鹰一样?”

所有在场的人闻言均是一惊。

“我也很希望他是被什么事耽搁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但如果明天过完冯校长也没能按照他说的期限返回,那我们也许应该考虑下这个可能性。”

“能做到吗?”一阵短暂的沉默后,王杰希问,“魔法学校对麻瓜不可见只要一个简单的障眼法就行了,但据我所知还没有哪种魔法能够同时让巫师和动物无法踏足某块地域吧。”

“就算某种非常强大的魔法阵可以做到,那也该是双向的,”肖时钦补充,“而校长出得去。”

“对,”张新杰点点头,“从空间上这的确不太可能,但时间呢?我这人对时间比较敏感。”

他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沙漏,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手动让里面的沙自上往下筛了一遍。

“这是它的一分钟,也是我们的一分钟。”

然后他掏出魔杖,对它施行了一个变形术,中间细窄的部分变粗了,细沙更快地流动起来。

“现在它的一分钟,就只是我们的半分钟了。”

办公室的窗户朝南,早晨的阳光灿烂丰沛地洒进来,但凉意仍然爬上了每个人的脊背。

——时间魔法是已知存在的,虽然很神秘。

“而我担心的就是这个:一旦这里的时间流速和外面不同,”张新杰总结道,“那学校就会在事实上成为一座孤岛了。”

 

68.

袁柏清:“你疯了。”

刘小别:“这句话你已经说三遍了。”

袁柏清叹口气:“如果说三十遍可以让你的疯病好起来,我会继续说的。”

刘小别:“那你还是闭嘴吧,不这么做我不会心安的。”

袁柏清:“对,你非要无条件帮他和他的子孙抵挡一次危及性命的伤害才能心安。”

刘小别:“一命抵一命,挺公平。”

袁柏清:“那小子太可以了,我都想不出哪种情况下他居然会同意跟你签订这种誓约。”

刘小别:“他没同意。但反正签订生命之债的要求是用我之骨血,他人发肤,所以我之前去医疗翼的时候偷拔了一根他的头发。”

袁柏清夸张地呻吟一声,捧住头:“我现在觉得我是不是误入什么罗密欧与朱丽叶小剧场了。”

刘小别:“……”

袁柏清侧过身,用拳头撞了撞他的肩:“但不管怎么说,别哥你都一定是更酷的那个角色。”

刘小别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瞬即把不耐烦的神色摆到脸上。

“别废话,该去教室了。”他收拾书本站起来,发现自己衣袍被边上的谁拽住之后又愣了一下,“怎么,英杰你也要来重复一遍我疯了这件事吗?”

不不不,高英杰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旋而露出他特有的羞涩笑容来。

“呃,我只是突然发现了一个小细节……不知道现在说出来还有没有意义。”

“你怎么还拿着这书?”刘小别注意到他怀里捧着的是那本缺了页的《违禁魔药大全》。

“关于这缺失的一页,”微草公认的天才少年把厚重的书籍翻开到关键处,用手指抚过靠近书脊的那一点残页,“之前大家似乎默认了是被撕掉的,但是你们看这一排细小整齐的孔,试问谁用手能撕成这样?”

“哇,还真是!”袁柏清把脑袋凑过来,“所以这是怎么回事?仔细看简直瘆得慌。”

“不像针孔,”刘小别沉吟,“动物的……牙印?”

那会是什么动物?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从彼此眼中同时读出了一个答案。

——蛇。

 

69.

一个身影安静地穿行在没有点燃火把的走廊之中。

通往校长办公室的路两边挂着的均是荣耀魔法学校历代校长的画像,已故的,或者退休的。

黄少天忽然在其中一幅较新的画像前停下脚步。

“嗨,”他冲画布上叼着烟斗的男人打招呼,“金校长,您还记得我吗?”

“黄少天嘛,蓝雨的小喇叭,怎么可能忘得掉。”

金校长——冯宪君的前一任,黄少天读书时期的荣耀校长微笑道。

“除了能说会道之外我就没给您留下点别的印象?”

“有的,当然有。你很聪明,但也很能惹事。”

“惹事指的是给分院帽底下塞猫咪,给吸血蝙蝠喂番茄酱,在城堡里练习麻瓜跑酷这些么?”

“不不,这些只是一点小事。”

“那我惹出过什么大事?”

“唔,“金校长迟疑了一下,摇摇头,”这不是一幅画像能告诉你的。”

“我受过处分吗,或者……我被一忘皆空过吗?”

“这依然不是一幅画像能告诉你的。”画像重复道。

“好吧,”黄少天耸耸肩,“我猜也是,所以我得去找些白纸黑字的证据才行。”

他转身向校长办公室走去,画像从背后喊道:“你进不去的,老冯有自己的锁咒密码。”

“那也是魔法,”黄少天毫不在意地回答,边走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截铜丝来,“而我只打算借用一点麻瓜的小智慧。”


TBC

评论(54)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