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记得一个叫十二夜的坑吗,我把它浓缩成一个短篇了,七夕快乐

---------------------------

下半部见微博图片


上、

剧组简直是旧社会。

法定假日从来不放假,逢年过节的还得多干活。

 

一大早剧照师顶着俩硕大的黑眼圈哐哐砸开跟组宣传的门扔下个U盘,里头是他半宿没睡修的八张高清图,宣传妹子牙都没刷盘腿坐在那就开始编辑微博:九宫格,中间添一轮十分好月,附两句含情脉脉的诗词,主演一个个按次序圈妥,手指轻点发送,一个应景的剧照特辑热腾腾新鲜出炉。这边图打包好,往网媒群里一扔打声招呼,那边几家粉丝早已闻风而动,转发评论提示蹭蹭地往外冒,随手点开条不那么粉丝模板但也未必是真路人的评论扫一眼:怎么男女主角都不同框的?你们这口狗粮力度不够啊!还有第二波吗?看看隔壁《xxx》……

微信上贴给剧照老师看顺便问还有没有下一波,对方表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谁让咱们这戏基本不谈风月,再说男女主角那几场重头戏还没拍呢。

但是做宣传的呢,最重要的就是脑子活,没米现买就是了。于是就有了这一幕——她跑去化妆间找到正在边做造型边打游戏的本剧男主角,一口一个小黄老师亲亲热热地喊。

“怎么了妹子有事你说话。”黄少天在剧组的好人缘多半得益于这种无差别的自来熟,不像跟某些一线明星交流总得先通过助理,尤其对女孩子,不熟时甚至容易被当做是在撩,好在内容健康又小儿科,仅有的杀伤力不过来自于那张好皮囊。

“这不过节嘛,就想你跟沐沐姐一起拍个1分钟的一个短视频,互动几句,然后祝福大家节日快乐就行……”她双手合十恳求状,“随便什么时候有空录一下,拜托拜托了!”

OK,刚完成一个双杀,黄少天顺口答应了,眼皮都没抬。

退出游戏才想起来:“不是等等,什么节啊?”

“农历七月七,牛郎织女鹊桥会的好日子呗。”

转头一看宣传已经走了,自家助理在边上抱臂站着,笑容里透露着压力山大。

靠原来是这个节,黄少天心说不妙,哪怕正在合作中,选在国产情人节跟绯闻对象在一起拍什么小视频,自己那些女友粉怕是又要跟CP粉大战一场,少不得一会自己微博ins上还得再发张暗示单身狗的照片哄哄她们。

粉丝多就是这点麻烦。

 

到了中午,有个意想不到的人来探班了。

“我去,你不是在北京剪片子么,”黄少天扔下吃了一半的盒饭从保姆车里跳出来,“怎么突然过来了,挺会选日子。”

叶修还是那个老样子,出门连副墨镜都不带,仗着那身打扮别人未必发现得了:文化衫渔夫裤,手里拎个塑料袋,迤迤然晃悠着就来了,开口先打个哈欠。

“有点剪不动,歇两天,正好过来看看,这日子怎么了?”

“没怎么。”黄少天一乐,“一会看热搜榜你就知道了。”

什么时候都不要小看路人群众的吃瓜热情,这是真理。跟叶修苏沐橙这对扑朔迷离了多年的正牌金童玉女比,他目前那点绯闻就显得小打小闹不成气候了。影视城人多口杂,附近蹲点的粉丝跟记者少说几十双眼睛,再低调也瞒不过去,一会叶修来的消息绝对全网传了个遍。当然圈内都知道他和苏沐橙一清二白堪比亲兄妹,看客却大把陷在戏里出不来,觉得他们一定有什么,只是不便公开。不公开没事,给点暗示就行,尤其对叶修这种除拍戏外基本不露面的大仙,赶在七夕这种节骨眼上探个班,实在很有遐想空间。往好了想,大伙津津乐道“修橙正果”的同时没准就会把他黄少天给忘了,但也总有些脑洞大破天的,不知会不会联想到什么旧爱新欢三角关系上去——那不更好吗,反正都是热度,白送的谁不要,娱乐需要流量,没有的人还得拿钱买。

 

事实上就连苏沐橙见到人都很惊讶。

在她印象里叶修是从不干探班这种事的,除非两个组凑巧了就住对门,而这次过来甚至还打了飞的。用眼神没能探究出什么,她只好把好奇心先摁下,背着手笑眯眯地指点起来:探班是要带慰问品的呀,不请大家喝点东西吗?

请啊,叶修又不是不懂片场规矩,一掏口袋立刻转向黄少天,哎,先借我五百。

“哈?”

“钱包落包子那了,就我那助理,他人现在不知道去了哪,”叶修解释,“你们这组多少人?去搬个三箱可乐三箱王老吉来够不够分?记得这片附近有个小超市对吧。”

苏沐橙乐不可支:“得了,你都几年没来这边拍戏了,现在要什么都可以用外卖软件搞定啦,下个单直接让他们送上门来就行,我来下单吧,算你的。”

“那更好,一会让包子把钱给你。”叶修没跟她客气,又从塑料袋里摸出瓶什么往黄少天手里塞,“你就喝它吧,省得又中暑。”

“就他一个人享受特殊待遇啊。”苏沐橙眨眨眼。

黄少天把手里那瓶藿香正气水亮出来:“给你你要吗?”

当然不要,她好奇地探头来看袋子里剩下的东西:十滴水,外用洗剂,婴儿痱子粉……

“你带这些来干嘛,谁家宝宝长痱子了?”

“喏,这不——”叶修用下巴一点某人。

黄少天发出一声巨大咳嗽把话截在了半道,他是悲催的易出汗体质,几年前就是在这影视城大夏天拍古装穿得层层叠叠,生生给捂出了痱子。这回又是这个季节,又是古装武侠题材,自然也未能幸免。成年人长痱子听起来简直像个笑话,他当然不会在组里提,还好露出来的地方没长,不影响拍戏。

倒是没想到叶修还记得。

 

***

 

这戏导演是个香港人,五十多岁,热情爽快,就是普通话不大行。

发现叶修来了,非让人多搬了张折叠凳在监视器边上让他坐着跟自己聊天。

两人算是认识,没合作过,只是几年前在某次颁奖礼上坐一起,后来又吃过顿饭。可能是有一阵没来内地拍戏了消息不灵通,导演对叶修的印象似乎还停留在跟苏沐橙搭档那几部大热片的时期,并不知道后来他出走嘉世打官司那些风风雨雨。这倒无所谓,叶修微笑着磕磕绊绊总算大致听明白了对方说的大意:手头有个电影剧本在磨,里面有个角色想不到谁演,看到你忽然觉得对路,等定稿把本子发给你看看,不知能不能合作成。可以啊,他说。这样口头的邀约每天每天都有,这个圈子很大程度就是人情社会,哪怕叶修是出了名的不交际,其实也不讨厌这些,别看一点人情有时候还能成就一部戏,当然毁的也不少。不过我经纪公司换了,我给你写下我新的工作联系方式。他这么说,马上就有助理拿了笔来记,导演则笑眯眯地一指监视器:“同佢扮兄弟O不OK?”

叶修嗯了一声,回放中剑客一身青色劲装,窄腰如束,一回头侧脸上还有雨水,不知道拍的具体什么情节。镜头怼上去,表情经得住特写,身边有几个工作人员悄悄拿手机拍下这一幕。

“少天啊,当然OK,我们很熟的。”

一句实话,真是实话,不知怎么倒把自己给说得窝心起来,仿佛觉得这趟没白来。

噉好咯,导演更高兴了,看起来挺喜欢黄少天。不奇怪,大多跟黄少天共事过的都喜欢他。

说话间摄影让换机位,灯光师在调光,助理趴在地上举着反光板找角度,取景框中画面忽明忽昧。黄少天本身并不是那种轮廓非常锐利的长相,站在阴处时脸部线条很柔和——可一旦光照到他脸上,却又很有一种剑出鞘的感觉。

瞧了一小会这光影游戏,叶修又打个哈欠,问边上的场记妹子借了今天的通告单来看。

 

棚里热,每两个镜头黄少天就得擦汗补妆。长发头套分成几股半扎起来,露出一截汗津津的脖子,远看像个跳舞的新疆姑娘,一听叶修过来管他要房卡,当即很警觉地把人拉到一边,问想干嘛。

“借你那补个觉,剪片子剪到早上7点,就在飞机上睡了会,困得厉害。”

这点无需证明,他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个行走的“困”字。

“我靠你行不行,多大年纪了还熬夜小心猝死,”黄少天停下来,大概觉得太不吉利,呸了两声,“想睡觉自己开一间呗,蹭剧组的房,你可真好意思。”

“你以为我不想,证件在钱包里呢,”叶修无奈道,“你那要不方便我问沐橙去吧。”

“别别别——”卧槽疯了吧,黄少天忙把人喊住。

大哥,我想你来帮忙转移下绯闻视线不假,但也不是这种自杀式转移啊!怎么说你也是出道十多年的老江湖了,心里再没点数也不至于此吧,还是说这是某种套路?他心里嘀咕,仍凑过去小声提醒对方:“能不能长点心,现在可不是十年前了,这边的酒店多得是狗仔蹲点,走廊监控都可以买,你俩熟归熟,一大老爷们被拍到去女明星房间,信不信马上头条见?”

叶修也转头往他耳朵边凑:“呵呵,你怎么比我经纪人还操心。”

这他妈就是套路,黄少天回过味来:“行吧,房卡在阿轩那,等等我让他拿过来。”

“你俩说什么悄悄话呢?”苏沐橙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黄少天一激灵,叶修撑着他肩膀抬起头:“没什么,周围太吵了。”

 

不知道叶修跟苏沐橙怎么说,苏沐橙又是怎么传达的,总之大家都以为他就这么走了。

当然探班嘛,一般都是这样,来去匆匆,明星行程都很忙的。

反正饮料请了,各种合照也拍了一堆,网上消息也早传开了去,还要什么自行车。

只有导演还蛮遗憾,拍着腿连说还想着晚上拉人喝一杯再聊两句呢怎么就走了。他是不知道叶修那个酒量,一杯下去就只有跟周公聊天的份。现场副导演是跟了导演十几年的,顺势玩笑说那可以啊,不如您现在就宣布收工,不然照咱今天这进度您想跟谁喝一杯都得到半夜才能喝上。

这能怪我吗?导演叫屈,我跟你们一样也是打工仔好不好,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呢就是拿着通告单先数有几行:啊呀,怎么有十行,惨了惨了,这要拍到什么时候,不行我得把这两场并成一场,少一行都得……

听得周围工作人员都笑了,起哄说那您看今天能不能再并个几行就当过节了呗。

什么节?七夕啊。

喔这样,好啦戏没法删,节还是要过的,导演把自己助理叫到身边,让他找个商店去称几斤月饼回来发一下意思意思。结果大家笑得更厉害了,齐声道:导演,那是中秋!

 

    ***

结果一直拍到差不多九点。

其实不算太晚,但黄少天心里有点拿不准,不知道叶修还在不在房里。

大半天过去了,总不会是一直睡着,搞不好醒来等了一阵觉得无聊就先撤了,虽然也不知道还能去哪。匆忙中没顾得上多问一句他后面什么安排,不过这家伙行动风格一直很飘忽随意,不打招呼来来去去是常有的事,还不用手机。

等等,想到这个他问苏沐橙,没手机他怎么找自己助理啊?

“你说包子吧,放心,包子有我和我助理电话。”

“他已经联系过你了?”

“没,不过人来都来了又丢不了,”苏沐橙倒是很淡定,“你急也没用,还有两场赶紧拍吧。”

“我不急啊,不就想问问等会去哪吃宵夜还是怎么安排?”

“你安排呗,叶修以前都没探过我的班,这回我还是沾你的光了呢。”

“沾我的光?我跟他又没什么关系。”

“谁也没说你跟他有什么关系。”苏沐橙笑着说,“你何必紧张。”

“不是你这叫什么话,什么沾光不沾光,我看他就是无聊了过来蹭吃蹭喝的。”

“嘿嘿,别解释别解释。”

聊不下去了。拍戏时间一长就是这样,成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男女主演要没能生出点暧昧来,基本上就会有点儿相看两生厌,他俩显然属于后者。

说不清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回到酒店黄少天没去问前台,而是直接上了电梯,像是刻意把这个悬念留到最后一刻。没走,走了,没走,跟扯叶片似的那么数着,拿出备用房卡刷开门,叮一声之后先冲入鼻端的竟是一股泡面味儿。空了的面碗就晾在茶几上,套间小厅里只留了盏壁灯,暗沉沉的——走了。

两个字在心里落下的同时,一缕熟悉的淡烟味被风从房间尽头送了过来。

 

叶修没走,正靠在露台上抽烟,假装深沉地凝视黑夜,其实并没有什么可看的。

露台上本来有灯,他大概没找到开关,或者懒得开。十五层楼,街道上的灯光如同黎明的水域。市声遥远微渺,影视城各种年代风格的建筑轮廓重叠在一起,会让人骤然产生一种今夕何夕的错乱感。熏风如水,翻动温热的细浪,他靠在栏杆边,领口和头发被吹得微微飘动,轮廓自昏暗中浮现。

黄少天走过去轻踢他一下:“也给我根,憋坏了。”

“怎么才收,香港班子不都拍得快,又不用同期声。”

“赶进度,已经算早的了。”

叶修掏出烟盒让他抽走一支,黄少天低头咬住了,凑过来向他嘴里燃了半截的香烟借了火,两颗红点像在昏暗中相互示意般一同亮了亮。头顶幽暗的云缓缓飘移,灯火在很远的地方,南方的夏夜如同澡堂子一般,可也比被无数大灯包围炙烤的片场舒坦。

“说实话是不是你NG太多拖累进度了。”

“靠,是谁也不可能是我啊,有一道具没弄好,现场修了半天。”黄少天抓抓头,鬓角那边头套的痕迹清晰可见,进屋前他感觉累得不想说话,可一多个人在,话匣子就又关不住了,“最省事的就是我了好么,拍打戏连武替都不怎么用,不知道给省多少事。知道这导演拍打戏不喜欢玩虚的,进组之前我还去找了个正经师父练了一个来月,大部分时候都能自己上。”

“我说今天一看你的肩背线条怎么变好看了。”

叶修夸人,还是这么个夸法,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黄少天竟有点儿不好意思。

“叶导眼睛这么尖?”前两个字故意加了重音。

然而没用,叶修对身份转换接受得比谁都良好,这份自信大概是天生的,他笑着喷出一口烟,烟圈骑在风上往远处飘:“练什么了,不会是太极剑吧。”

“练的长枪,岳飞用的那种。哎,其实不管什么兵器本质都一样,拿在手里,要的实际是腰腿功夫。腰劲难练,脚脖子好练,师父就教我用转脚代替转腰,发劲大差不差,身段上能速成。”按理说电视剧没必要这么折腾,黄少天知道自己其实是心血来潮,但有成就也该得意。

“那不就是照猫画虎似的比划。”

“什么话,比划的像样也不容易啊!开拍三天,武指队里有个拿过几个武术冠军的,以前不认识我,真以为我有功夫底子,趁着一天收工早带着烟酒来敲门,说要向我‘讨教’一下。”

“赢了还是输了?”

“一搭手我就被摔床上去了,人家几十年的功夫,能骗过他眼睛已经很难得了,”黄少天用余光扫了他一眼,自信满满,“你这水平的我现在也能一搭手就给摔一边去。”

“我什么水平?”

“比残疾人强点有限。”

“吹吧你就。”叶修摇头。

“切,你试试就知道,”黄少天横转过身,拉开架势,“来啊,你要不怕弄伤自个儿就来。”

“不了,你就当我天生残废吧。”叶修不受激,把烟缸往两人中间推了推,“你是不是被王大眼刺激了,也就他演个棋手自学到业余几段来着最后拿了个影帝,成一时佳话了都。”

开什么国际玩笑?!说他效仿王杰希?这可不能忍,黄少天顿时嚷嚷起来:“我受刺激接一不为撸奖的电视剧干嘛。再说王杰希的业余四段怎么来的我还不知道么,他自己告诉我是小学时每周末去少年宫学下棋学出来的,谁还没个业余爱好了,也就公司给他出通稿吹什么闭关两年揣摩角色。”

“这么说还真是,老王跟我差不多一拨人,我们小学那会周末确实都去少年宫,素质教育。”

“所以你的教育成果在哪呢,专业不要脸九段?”

“哥当年学的这个。”叶修把烟咬嘴里,伸手在他手背上做了个弹琴的动作,指尖蜻蜓点水般一触即分,黄少天觉得有些痒,把手挪开了。 

“看不出来哈,现在还能弹吗?什么时候露一手我瞧瞧。”

“忘差不多了,兴许还能弹个简单的。”

“一闪一闪亮晶晶?”

叶修假装听不出这是在笑话他:“原来你喜欢听这个,可以啊。”

这类事他总是答应得爽快,兑现则渺渺无期,反正也就过耳一听。黄少天垂下眼借着稀薄的月光看向撂在栏杆上那只手,不知怎么联想到之前被道具组打破的那只大白瓷瓶,釉色莹白、温润,瓷胎薄得像纸,又易碎。这样一双手确实很适合摆在琴键上。

当然做别的事也一样适合。

脑子里不受控制地浮出些画面,想象是愉快又不用负责的,尤其人在边上时更有种冒险般的刺激。不过也就几秒钟的事,后背那里又痒起来,黄少天把抽了小半的烟和意淫一道揿了:“老叶你口渴不渴,我去拿喝的,沙示汽水要吗?”

“我不喝那个,不是你我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种饮料。”

一种有牙膏味的水,是叶修所不能理解的广东人(?)独有喜好之一。

“那乌龙茶?矿泉水?”

说话间黄少天已经穿过了房间,蹲在一个塞得满当的小冰箱前。

“不用给我拿,刚才泡面烧了一壶开水,喝过了。年纪大了,水得喝热的。”

“我靠!”黄少天大惊,“你不早问我一下,我昨天才拿那壶煮过内裤!”

低沉的笑声从黑处悠悠忽忽穿堂而来:“无所谓,又不是没尝过什么味儿。”

哎呀诓他一回怎么就这么难,黄少天不玩了:“好吧没有啦,你放心这床单枕头水壶一整套都是我自己带的,不是酒店的东西,在外面跑久了就有点挑剔,用他们的东西容易睡不踏实。”

“上回在我那不是睡得挺踏实。”

“那是看你那么倒霉都能睡得香,我哪里还好意思计较。”

黄少天夸嚓拉开易拉罐边喝边走,心里倒还感谢对方没提是难得的同床共枕,一边裤兜里一阵嗡嗡震动,拿手机出来看是苏沐橙发来的微信。

“唉唉,苏妹子问还出不出去宵夜了,不去她就要洗澡做面膜准备休息了。”

“我随便,反正有泡面填肚子,你怎么打算。”

“别啊,你平时怎么过的我不管,大老远飞过来探班还拿泡面解决,感觉虐待了你似的。”

“这不你们一直不回来,我身上没钱叫外卖嘛。”

“你那助理还没出现呢?要报警吗?”

“他有几个同乡在别的组当威压师,找他们玩去了,我让他明天早上再来接我。”

什么人啊!黄少天忍不住吐槽,没见过这样的助理,这还是助理吗,这是请了位大爷吧!

“怎么没见过,“叶修说,”他还给你唱歌了呢。”

这一提醒想起来了,自己之前跑去客串时确实见过这神奇的助理一面。人高马大,一脸酷帅,光看外形几乎是娱乐圈随时可以升起的一颗新星,可惜一开口就暴露出他那神奇的脑回路,确乎是颗新星——外星系的。据说当初也是奔着艺人签的,以为包装一下怎么也至少能当个模特吧,结果这家伙愣是觉得拍平面和演戏都没有意思,只认准了叶修这个老大,非要给他当跟班。

“我去,他啊,上回那首《狮子座》的魔音在我脑子里回荡整整一礼拜!我跟你说你们跟哪个视频网站有仇完全可以把他送去上他们的综艺,真能逼死人。”说着说着黄少天突发奇想,“不会是因为长得帅你才放身边的吧,睡过?”

叶修呛了一口烟:“想什么呢,这个真没有。”

他说没有那应该就是没有,这方面两人并不藏着掖着,也不到主动分享事迹的地步,就是问起来时有也不否认。想想那个包子实在是太高了,像有一米九,这点上就不合他的口味,黄少天猜想。高5公分以内大概不是问题,超出了则比较难办。以前他们聊天时没少随口点评过,毕竟混迹在一个永远不乏年轻好看面孔的圈子里,肤浅是人类进步的源泉——都喜欢好看的。

“包子身手不错的,有他助理司机保镖一个人齐活了。”

“……你这新公司还真是人才济济哈。”

“那当然,影帝视后的选择,有没有兴趣跳槽过来?”

这橄榄枝抛得跟逗猫棒似的,堪称诚意全无,反正都知道不可能。黄少天撇撇嘴:“还影帝视后的选择呢,这不耽误人吗,你那什么兴欣有半点资源门路没有,要有你也不会自己导戏了,一解约苏妹子代言都掉好多——当然我不是说嘉世好,嘉世就是个火坑。”

随口一句玩笑,偏他还有那么多说的,不过叶修也没打断,笑着听下来了。

“哎呦我去差点忘了,苏妹子这微信还没回呢,到底怎么样啊?”

“我看就不折腾了吧,要没猜错这会沐橙已经做上面膜看上剧了。”

跟预言似的,话音未落那头咻地飘来一句:你们还是管自己吧我累死了已经躺下不打算动啦。

本来拍了一天戏,收了工谁还乐意往外跑,但黄少天回忆起今天苏沐橙对着自己说的种种“怪话”,还是觉得她这掐着点的犯懒略显刻意。

“那你跟她说吧。”他把手机递给叶修,对方没接,就凑着他手摁着讲了几句。这么点功夫又有新消息进来,这回是郑轩发的:“黄少,老大,千万千万别忘了发照片啊!!”

“什么照片?”

真是差点忘了,黄少天皱起脸:“给粉丝的七夕问候。”

说起来不过一张照片的事,麻烦在还要暗示单身却不点明,让多方都有想象空间:又要我单身,又要我做万千男女的情人,多么暧昧又矛盾的命题。

有了!突然间灵感说来就来,他转身冲回套房外间。空面碗还搁在茶几上,一束壁灯的顶光正好泻下来,背景里挂着副玛格里特的复制品,天然的颇成一副静物图,用手机拍下来滤镜都不用。再从相册里翻出张白天片场郑轩给抓拍的青衫剑客侧脸,两张图片一起上传,加个文字段子“有的人别看表面光鲜,其实背地里……”就这样够了,点下发送,黄少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觉完成一桩大事。

目睹了全过程的叶修觉得这太有意思了。

“长见识了,分分钟上热门的微博原来是这么来的。”

语气未免太何不食肉糜,黄少天比了个中指过去。叶修从不用操心这些,网络时代从不在社交网络上经营的明星里他是最红的那一个,连注册账号丢给公司定时代发几张照片这类敷衍都省了,某种程度上维持住了神秘感,商业价值却也因此打了折扣。

“还不快谢哥吃完没急着收拾,”神秘巨星继续说着风凉话,“不然你上哪找这现成道具去。”

那也是我脑子转得快!黄少天懒得理他,低头刷起了评论。全是一边花式夸他帅一边心疼男神又拍到这么晚单身狗只有泡面吃的,以及遗憾没自拍的。想要的效果都达到了,只是难免要剧组背起这口伙食不善的锅。顺便再看一眼苏沐橙新发的——合作拍戏中礼节性点赞还是要做的,女明星没那么多讲究,美就可以,果不其然新发了一张美美的大头,底下粉丝热评:女神笑得太甜了!谁拍的,有没有人跟我一起放大认认瞳孔里这人?哇,仙女本女了!她偏挑了这条回一个捂嘴笑:不啊,我是搭桥的喜鹊。

嘿,怎么还来劲了。黄少天手一抖,差点没赞上一条僵尸号发的小广告。其实他都不清楚苏沐橙到底是在调侃还是真有点误会,以前不这样啊,难道上回去客串让她看出点苗头?

“老叶你看你一来她就兴奋得诡异,明知不是那么回事还老往那方向扯,搞什么!”

叶修低头看了眼屏幕:“哦,要觉得被冒犯了你就跟她直接提,沐橙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啊啊?没我不是那意思……”

黄少天难得的有些窘,都怪对方突然用上了冒犯这种太过正式的词汇:“如果是玩笑随便开啊,没什么开不起的。”

就怕她会错意——怕自己会错意?不过他突然想通了,误会也没事,误会是最好解除的了。误会之所以为误会,就是因为它就不是真的,随着时间自然而然留下的就是真相。

“呵呵,她一直这样,主要是消遣我,没旁敲侧击你的意思,放心吧。”叶修又说。

“没关系没关系。”黄少天哭笑不得摆摆手,“就是真旁敲侧击我也不在乎。”他算看出来了,反正叶修是半点不觉得尴尬,也许是因为毫不心虚,还主动去把泡面碗扔了。

“对啊,你不是身上没钱么,泡面哪来的?”

“走廊上碰见个熟人给的,原先我们一个戏的场记,在你们这组当统筹,过来塞通告碰见了。”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新的通告单在哪?”

“压床头柜上,帮你看过了,明早7点出发,出外景。”

7点出发,意味着提早40分钟进化妆间,毕竟古装还得弄头套,也就是说6点怎么都得起!这么一算黄少天顿时就蔫了,了无生趣把手机一扔往沙发背上靠过去。

“现在某些青年演员吃不起苦值得批评,”叶修在他脑袋上方轻飘飘送来嘲讽,“一集几十万上下呢,起个早怎么了。”

起个早怎么了——这不是你来了吗?!黄少天觉得他明知故问,简直是讨厌。

时间突然就紧迫了起来,哪怕他心里其实很愿意继续像刚才那样两人在露台漫无边际地聊闲篇,昏暗中谁也看不清谁,有种说不出的气氛,像好天气好酒一样让人周身舒坦。这样的偶然大概不会有下一次了……可话说回来又有哪次自己不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呢?

行了,嘴炮是打不完的,他振作一番,跳起来冲去浴室洗澡了。


TBC


评论(36)
热度(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