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记得一个叫十二夜的坑吗,我把它浓缩成一个短篇了,七夕快乐

---------------------------



剧组简直还是旧社会。

法定假日从来不放假,逢年过节的还得多干活。


一大早剧照师就带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跑来哐哐砸开跟组宣传的门,扔下个U盘,里头是他半宿没睡修的八张高清图。宣传妹子一个鲤鱼打挺起来,牙都没刷坐在那开始编辑微博:九宫格,中间添一轮十分好月,附两句含情脉脉的诗词,主演一个个按次序圈妥,手指轻点发送,一个应景的剧照特辑便热腾腾新鲜出炉了。这边图打包好往网媒群里一扔打声招呼,那边几家粉丝早已闻风而动,转发评论提示蹭蹭地往外冒,随手点开条不那么粉丝模板但也未必是真路人的评论念一念:怎么男女主角都不同框的,你们这口狗粮力度不够啊!看看隔壁《xxx》的图……

剧照师说别看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谁让咱们这戏复仇主题一点不腻歪,再说男女主角那几场重场戏还没拍呢。

但是做宣传的呢,最重要的就是脑子活,没米现买就是了。于是就有了这一幕——她跑去化妆间找到正在做造型的本剧男主角,一口一个小黄老师亲亲热热地喊。

怎么了?黄少天打着手机游戏问。

这不过节嘛,就想你跟沐沐姐一起拍个1分钟的一个短视频,互动一下,然后祝福大家节日快乐就行,很简单的,随便什么时候有空就拍。

OK,刚完成一个双杀,黄少天答应得爽快,眼皮都没抬。

过了会想起来了:不是等等,今天什么节啊?

七月七,牛郎织女节……宣传妹子已经走了,自家助理郑轩在边上抱臂站着,笑容里透露着压力山大。

糟。黄少天吐了吐舌头,哪怕正在合作中,在国产情人节跟绯闻对象苏沐橙在一起拍什么小视频,自己那些女友粉怕是又要跟CP粉大战一场,少不得一会自己微博ins上还得再发张暗示单身狗的照片哄哄她们。

粉丝多就是这点麻烦。


结果到了中午,有个意想不到的人来探班了。

黄少天直接扔下吃了一半的盒饭从保姆车里冲出来:我靠,老叶,你不是在北京剪片子么,怎么突然过来了,也太会选日子了吧。

剪不动了,歇两天,叶修说,过来看看。

黄少天知道他还是没get自己那话的重点:跟叶修苏沐橙这对扑朔迷离了多年的老牌金童玉女比,自己跟苏沐橙那点绯闻就属于纯炒出来的小打小闹,完全不够看了。据说为数不少的“天橙”CP粉就是因为怨念叶修多年不承认和苏沐橙的关系,怒而擅自决定为女神另择良人的。当然作为多年好友黄少天知道他跟苏沐橙是纯粹一清二白兄妹关系,但叶修这除拍戏外基本不在公众面前现身的懒人,一时兴起在今天探个班,怎么都很有遐想空间。影视城人多口杂,附近蹲点的粉丝跟记者一茬茬的,再低调也瞒不过去,剧组对送到眼前的热度肯定也是不要白不要,少不了要拿这事出一波稿。

往好了想, 吃瓜群众津津乐道“修橙正果”的同时,就会把他黄少天给忘了;但也不好说会不会有些脑洞大破天的,联想到什么旧爱新欢狗血淋头的三角关系上去,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当然叶修肯定不是卡着日子来的,他大概都不知道今天是农历七月七。


事实上尽管入行很多年了,探别人的班这种事对于叶修都是第一次。

所以连苏沐橙都很惊讶。

探班是要带慰问品的呀,她开玩笑说,好多工作人员都见到你喊叶神了,你不请大家喝点东西吗?

那就请呗。叶修一掏口袋,转头向黄少天道:来,少天大大先借哥五百。

黄少天大惊:你要干嘛!

叶修:我钱包在包子那,他人不知道去哪看热闹了,你们这组多少人,去搬个三箱可乐来够不够分?我还记得这片附近有个小超市。

苏沐橙笑了:哪用这么麻烦,你都几年没来这边拍戏了,现在要什么都可以用外卖软件搞定啦,下个单直接让他们送上门来就行,我下单了,算你的。

叶修:好啊,一会让包子把钱给你。

转头又对黄少天说:你就甭拿可乐了,不是嚷嚷着快中暑了吗,喝这个吧。

他从一个塑料袋里翻出瓶藿香正气水来,黄少天嘴上嫌弃着,还是接了过去。而苏沐橙则好奇地探头来看袋子里剩下的东西:炉甘石,宝宝痱子粉……咦,你带这些东西干嘛,谁家宝宝长痱子了?

叶修用下巴一点,把整个袋子都塞到黄少天手里:喏,这么大个宝——

他被一只手恶狠狠怼上来捂住嘴消了音。

黄少天是悲催的易出汗体质,几年前就是在这影视城大夏天拍古装穿得层层叠叠,前胸后背都捂出了痱子,今年又是这个时间,又是古装武侠题材,于是也未能幸免。成年人长痱子听起来简直像个笑话,这事他当然不会在组里提,还好露出来的地方没长,不影响拍戏。

倒是没想到叶修还记得。


全剧组都喝上冰镇可乐的时候,下午的戏也开工了。

那个叶修熟悉的总制片不在,导演是个香港人,肚大而热情。五年前他们有一次合作机会,忘了为什么最后没合作成,可能还是陶轩那边没谈拢吧。总之看到他来探班,导演也很高兴,让人多搬了一张折凳让他在监视器边坐,说手头有个本子在磨,磨完了还想找他演,而且里面也有个适合黄少天的角色,只一个问题,回去要改成一个哑巴——“唔使讲野”,估计也是被话痨在戏外给烦到了。黄少天在边上听见,当即抗议起来,而叶修则笑着表示赞同,不完全是开玩笑的,演员一旦有双能说话的眼睛,嘴就不必说那么多。

不过那导演讲不大来普通话,黄少天在的时候还能在中间充当翻译,去走戏了留下叶修自己听那口粤语就有些费劲。后来就不聊了看拍摄,监视器里剑客青色窄袖的一身,一回头侧脸上还有雨水——不知道是什么情节,眼神里有力度和温度,经得住特写,身边有几个工作人员悄悄拿手机开静音来拍监视器画面。看了一会儿他问边上的场记借了今天的通告单,对照场次大致估算了下拍摄进度,趁着补妆的空档走到黄少天边上,开口就说要酒店房卡。

什么?黄少天赶紧把人拉到一边小声说话,你去我房间干嘛?

借你那补个觉,叶修说。

剪片子剪到今天早上7点,就在飞机上睡了会,他解释道。

我靠你这人行不行,多大年纪了还熬夜小心猝死……黄少天说完,自己觉得太不吉利,呸呸呸了几声,又说,想睡觉怎么不自己开一间,蹭剧组的房间,你有那么穷吗?

叶修打个哈欠:说了钱包在包子那呢,证件都在里面,你那要不方便我问沐橙去吧。

别别别,黄少天差点呛着,你去她房间?怕不是疯了吧,这儿的酒店多得是狗仔蹲点,被谁发现那还了得!我房卡在阿轩那你等等我让他拿过来。

他转身去找郑轩要卡,心里自嘲着自己的前一刻的犹疑:反正最后也是要让人来自己房间的,见什么外啊。


不知道叶修跟苏沐橙怎么说的,苏沐橙又是怎么传达的,总之大家都以为他就这么走了。

当然探班嘛,一般都是这样,来去匆匆,明星行程都很忙的。

反正可乐请过了,各种合照也拍了一堆,还要什么自行车。

只有导演还蛮遗憾,说本来还想着晚上拉人喝一杯再聊两句呢。他是不知道叶修那个酒量,一杯下去就只能跟周公聊天了。现场副导演是跟了他十几年的,顺势开玩笑说那可以啊,不如你现在就宣布收工,不然照咱们今天这进度你想跟谁喝这一杯都得到半夜才能喝上。导演叫屈,这能怪我吗,我跟你们一样也是打工仔好不好,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呢就是拿着通告单先数有几行:啊呀,怎么有十行,完了完了,这要拍到什么时候,不行我得把这两场并成一场,少一行都得……听得周围工作人员都笑了,又撺掇他说那您看今天能不能再并个几行,就当过节了呗。

什么节?

七夕啊。

喔这样,今天的戏删不动啊,好啦节还是要过的,导演把自己助理叫到身边,让他找个商店去称几斤月饼回来意思一下。结果大家笑得更厉害了,齐声道:导演,那是中秋!

 

最后一直拍到晚上九点多。

其实不算太晚,但黄少天心里有点拿不准,不知道叶修还在不在房间里。

大半天过去了,总不会是一直睡着吧,也许睡醒等了一阵觉得太无聊就先撤了?

之前没顾得上问他打算什么时候走,但自己好像说过一句走的时候把房卡给前台就行,反正叶修这人行动风格一直很飘忽随意,不打招呼来来去去是常有的事,还不用手机。

说不清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回到酒店黄少天没去问前台,直接上了电梯,像是刻意把这个悬念留到最后一刻。没走?走了。没走——扯花瓣似的数着,拿备用房卡刷开门,叮一声后先冲入鼻端的竟是一股泡面味儿,空了的面碗跟张没表情的脸似的晾在茶几上,厅里只留了盏壁灯,暗沉沉的——走了。

心里落下这两字的同时,一缕烟味被风从露台方向送过来,看过去黑处一点红光忽明忽暗。

懒洋洋的声音在下一秒响起。

可算收工了,叶修说。


评论(32)
热度(1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