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在17年的尾巴上最后更新一发,顺便立一下18年的小目标,第一不用你们提我自己先说了,填坑!掉全职坑5年,生个哪吒都该有二胎了,归档里叶黄还只有一篇完结长篇,不应当。第二是想写个炕戏很多的叶黄,一两章一趟车那种,特别想,跟五毛嚎过好几次了,希望明年能搞出来。当然我知道自己写这个不太行,不管,就要用稀烂的车技荼毒大家眼睛。

以及,祝愿每个人的18年拥有无限可能


13.

一夕之间,大半个国家队都感觉到了:叶修和黄少天之间变得相当微妙。

毕竟大伙早都习惯了他们你来我往插科打诨幼稚无聊的画风,一旦两人同处一室却鲜少交流甚至疑似回避起来,那效果就像明明拿着德云社的票,却进错了隔壁演默剧的门似的,违和感简直不要太一目了然。

只是旁人也无从了解背后发生过什么,只能往之前那几轮PK上去联想,当时后面虽然两人没直接杠上,气氛也已经搞得够僵。

但其实黄少天反应那么大是真不奇怪。

怎么说他都是个成名已久的顶尖大神了,实力地位摆在那,有什么问题也该轻拿轻放,莫名其妙被摁着让各种前对手现队友骑脸连输几场,面子上过不去,摔门走人都算轻的。不过叶修这人嘛,大伙嘴上对他没几句好话,心里还是信得过的,哪怕不清楚他这一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总归是为了比赛而非出于私人情绪故意去让谁下不来台。再说两人关系好,不至于一下真就闹得不可收拾起来,等气头过去也该自动翻篇了吧。

 

果然第二天蓝雨王牌若无其事地现身机房,某领队也还是那个老样子,该干嘛干嘛,瞧着是个风平浪静的节奏——可再一品,平静得过了头,透着股诡异。十几个人半大不小的空间,半天过去,那两人竟是颇有默契地互把对方当成一团空气,跟别人照常有说有笑,唯独彼此之间整出了个零交流,隔三差五的互怼是完全没影了。若只是私下零交流也就罢了,然而就连训练安排上叶修都对黄少天只口不提——包括宣布明天跟K国队来场热身赛的两套阵容名单里也把夜雨声烦给摘了出去,大有彻底无视了还有那么号剑客存在的架势。对此黄少天自己还没说什么,反倒是韩文清直接问出了这个阵容取舍是出于什么考虑,叶修则破天荒地以“我有我的打算”这样的说辞不由分说堵回来,并不多加解释。

 

一时就很尴尬。

用“冷战”来形容这种他们情状似乎不太合适,但实在也很难找出一个更妥帖的词来。好在对于跟他俩不那么熟的人来说,这无非也就是先前的芥蒂未消,继续怼着而已,长期生活在团队集体里的人,谁也不能说完全没经历过这种人事关系上暗潮汹涌的时刻,只要不拉人站队,场面上还能维持说得过去的和平。但对比较了解叶修黄少天的人来说,这里面问题显然就大了去了——哪怕不谈本身交情如何,光凭这二人的阅历情商,不算一等一的太极高手那也是人精了,该有的分寸感都有,怎么就至于弄到这么个地步?退一万步,就算心里还是梗在那,也不用摆到台面上让人看出来吧?如果说是故意为之,那可真是太奇幻了,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就连黄少天自己也觉得和叶修会如此“僵着”有些不真实。

练习方面的安排,他毫无意见,那是出于对他现状的考量。正如他昨天向叶修保证过的,现在他先得要跨过自己心里上的障碍,或者干脆申请离队。叶修说到做到了帮自己状态问题保密,他也很感激,但安排这些分明有一万种更说得过去且不露痕迹的方式,有什么非得扮黑脸的必要吗?

怎么看都没有,所以叶修只能是主动选择这么做了。

OK,黄少天想,那我配合你。

否则要让他单方面再像以前那样去应对,成热脸贴冷屁股了,观感怕是更不堪。说来可笑,就算前一晚被逼出了那句“对不起”,他都没觉得此后叶修对自己的态度会有什么变化,甚至认为要心有不忿的人也该是自己——明明可以不用这样。但变化居然真就发生了。


不管是概率还是伪科学,黄少天这人身上确实具有一切狮子座的典型特征。

以狮子座的骄傲,喜欢一个人,要么接受要么拒绝,不存在所谓退而求其次甘做朋友的选项。

所以推己及人,他也不会向叶修问出“以后还是朋友吗?”这类话,只是在心底却又难免有些双重标准地,暗暗希望着这之后他们还能恢复到从前那种爽快随性的关系——哪怕暂时只是表面上一切照旧的粉饰太平,随着时间推移,对方总有放下的那天,一切就跟过去一样。现在看来这也只能妄想了。那也没有办法,你都把人拒了,还要人继续跟你好言好语供着,没有这样的好事。不过这叶修也真是可以,距离说拉开就拉开,一点缓和都没有。或者说他跟别人那种疏离感其实一直都在,本来还可以靠日常玩笑打屁来模糊一二,现在遮盖物被揭去,便显露出了真实。

他忽然发现自己还是不太明白叶修。

相互漠视的滋味好受吗,当然不好,可以说糟糕头顶。

都没一天,黄少天就快被憋坏了,搞得内心特别想给蓝雨的每个人发个大红包,感激他们这么多年没看上自己之恩,纯纯的战友情是多么珍贵啊!可惜这些都没法拿出来跟人说的,他甚至不能把叶修再叫出来讨论一下还有没有能便于他抽离情感,彼此又不那么难受的相处模式。就连他们两个也不能坦然相谈了。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以为这得是时间才能办得到的事呢。


好在固然憋屈,他这边揣着不说,叶修那边更不可能让人摸出什么苗头,至少是不用担心被看笑话。虽然叶修是一期出道早,可也就对五六期之后的人还有点前辈架势,跟黄少天喻文州他们混多了,年龄差就觉不出了,在后来的新人眼里差不多就是沆瀣一气的一圈,互怼起来就像神仙打架,完全看不清招式。反正再怎么揣测,一般人无论如何也决想不到真相那个方向上去,只有两个人算是各自了解一半的实情,但恰恰也只是一半,也就没能把这拼图合拢。

一大早喻文州已经从黄少天那里得知他已在认真考虑去留问题,但因为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对方这种异常,他其实很有几分内疚。明明最初他也有过怀疑,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探究——即便探究了,可能也不如叶修切入得这么一针见血,没法更好地帮到自己的搭档。现在叶修把决定权交给了黄少天自己,已是最妥帖的方式,当然从私心上喻文州肯定还是希望黄少天索性先歇一阵,这样更保险。但好友的个性他也很清楚,在这个地方退一步,无论是天生的斗志还是责任感都会使他很难受,自己所能做的也只有不去干扰对方做出选择。由于他关注的重点全在这上面,对于那两人表现在外的古怪也就没去多想。倒是王杰希稳得一匹,午间下楼时铺垫都懒得做直接问当事人之一:“被黄少天给拒了?”

饶是叶修都噎了一下,好在此刻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

“能看出来?你这大小眼还真有点神哈,”咬着烟一点头,算是承认了,想想他又补充一句,“但这跟训练安排可没关系,不是一回事。”

“我知道。”王杰希说。

“其实也算意料之中,还行吧,用不着担心我。”

王杰希看他一眼:“你哪看出我担心你了?”

“那你还来问,我以为你这是知心老哥上身特意找个没人的地儿想开导开导我呢。”

“你这自我浓度也太高了点,”王杰希淡淡道,“我是在幸灾乐祸。”



TBC



评论(58)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