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问卷参加一下“王黄3000tag助攻计划”活动

内有少量剧透,不影响正文(你还好意思提正文)


Q.现在的工作或者主要日常活动是什么呢。

A.黄:荣耀魔法学院的在职教师,负责教黑魔法防御术

  王:我负责魔药学,微草分院学院长。

  黄:忘了说了,我俩是巫师


Q.和对方进行到了什么程度呢?

A.王:爱人。

  黄:普通同事。

  王:……一次以讹传讹你打算在嘴边挂多久?解释一下,那次是我正在观察一块噗通通石的溶解,喻文州进来问我“你和少天现在怎么样了”,我太过专注,没听清以为他问的是“大釜里烧的是什么”,就如实回答,结果被门外的学生偷听后传开了。

  黄:别解释别解释,从工作层面上讲又没说错!不过既然你不同意那小小修改一下,不谈恋爱的时段是普通同事。

 王:你谈恋爱还分时段的吗黄少天?


Q.第一次见面是几岁

A.黄:我想想……我11岁入的学,王院长反正比我大1岁


Q.在哪里

A.黄:背影算的话应该是在一楼走廊吧。

  王:一开始的印象建立在图书馆听到的那个声音上。


Q.那时他在做什么

A.黄:就课间经过呗,忘了当时身边谁推了下我指着他说喏就微草那个比我们高一年级的魔药天才,我说指个背影认人你是在逗我吗,对方告诉我说因为“他正面有点吓人”,搞得我还脑补了半天怎么个吓人法,原来只是大小眼而已。

  王:正式见面是在魁地奇学院杯上,但那之前有天我在图书馆里看书,隔着几排书架有个男孩儿的声音从进来一直在说话,我很想在周围布个静音魔法却又怕错过上课铃声,只好忍着,结果那头变本加厉,不一会又飘来了一些用魔力糖吹出的彩色泡泡,在我身边绕了一圈。还好管理老师很快发现,把他拎出去教育了。隔天看到布告栏里一条消息,上面说蓝雨学院一年级新生黄少天因在图书馆喧哗而被扣3个学院分,并禁止出入图书馆三个月——不得不说这个处罚很恰当。

  黄:靠靠靠,提我黑历史那么积极干嘛,有奖金拿啊?


Q.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A.王:像串摇个不停的铃铛,以及刷新了新生被公告处分的速度纪录。

  黄:其实一开始没什么印象,我对学霸超不感冒的,大小眼……唔,这个不算,因为听别人说得很夸张,真的看到了还有点失望,倒是打了一场魁地奇之后就牢牢记住了。

 王:我发现了,他总喜欢跟人“不打不相识”。


Q.谁先动心

A.王:是我。


Q.怎么觉察到自己动心的

A.王:在有过一段危险的共同经历之后,他什么都不记得地走到球场上,举着飞天扫帚站在太阳下说早啊王杰希,今天我要打爆你。当时我就觉得太好了,感谢梅林让我还能看到他这样生机勃勃地跟我说话,然后我很快意识到了这种动容的背后是什么……又或者是更早,在我跟他争论斑马到底是黑底还是白底这种奇怪的问题并且很认真的时候,应该多少有所觉察吧,只是没能准确去定义。

  黄:第一次上完床我就明白过来了,其实那时候算是有某种挺严重的干扰在吧,但有些事你就是会知道。


Q.他的哪一点吸引了你

A.黄:说实话吗?实话就是一双大长腿裹在深绿色的巫师袍里……啧,那种禁欲的感觉让人特浮想联翩。

   王:就是不喜欢的人也忍不住要多看他两眼,然后捂起耳朵。


Q.谁追的谁

A.王:严格说我们之间没有‘追’这个过程,不过确实是他先一步有所动作的。

  黄:我在圣诞节舞会上邀请他做我的舞伴,我猜当时他大概觉得我是想捉弄他吧,因为……算了,反正他又不可能拒绝我。


Q.怎么在一起的

A.黄: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们是被命运捆在一起的。

   王:那场舞会结束后他问我想不想出去走走,我说好。我们骑着飞行扫帚晃了几圈,路过黑湖上空时他忽然松了手滑翔下去,我想抓住他,最后两个人一起掉到了结了厚厚一层冰的湖面上。我跟他说你太胡来了,万一冰层没那么厚裂开了怎么办,他说怕什么,反正你会抓住我啊。那一刻他的睫毛上沾了雪粒,眼睛里安静地烧着蓝色的火焰……我做了从舞会起就一直想做的那件事。我吻了他。


Q.第一次约会是在哪里

A.黄:我觉得是禁林

  王:你确定?

  黄:你有何高见?

  王:不,我很高兴你觉得当初在禁林的时光是在约会。


Q.送给对方的第一个礼物是什么

A.王:他送我一只纸鹤。

  黄:收到一块刻着家族纹章的怀表


Q.最喜欢对方什么地方?

A.王:是个俗气的比喻不过,一颗金子般的心。

   黄:这玩意分不出最唉……聪明吧,聪明也是一种性感。


Q.最讨厌对方哪一点

A.王:有很强的自我,不是坏事,就是有时碰到具体问题会让人头疼。

   黄:还是多少会有一点纯血的臭毛病。

   王:能具体说说是什么吗?

   黄:切,我才不详细说呢,又没打算要你改,我只是想偶尔拿它们嘲笑一下你懂了吗!


Q.说一说只有自己知道的对方的小习惯吧

A.黄:这个人会跟自己炼制出的魔药说话!

   王:洗澡的时候喜欢唱歌,歌词大概是“从前有只小毛驴……”这样的,应该是一首麻瓜童谣吧。


Q.对方的爱好是什么

A.黄:魔药就不提了,说不在乎钱,却经常看麻瓜世界的楼盘广告算吗,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居然已经买了好几处了!

   王:魁地奇,拍照,还有各种恶作剧的小把戏,魔法和非魔法的。


Q.对方有没有什么别人觉得是缺点你却觉得没问题/很喜欢的特点?

A.王:话多。如果不是他一直在耳边说话当初我可能已经死在地底了。

   黄:严肃?让一个严肃的人独独对你显露无奈不要太有成就感。


Q.讲一件难忘的事吧。

A.王:四年级时候的事,有一天午休我从旋转楼梯前经过,上面突然跌跌撞撞冲下来一个圆滚滚的人,涨得像个受惊的河豚,我接住他就像接一个气球一样轻松。他说他不小心吃多了会某种恶作剧用的魔法泡泡糖,还警告我不许说出去,自己却一路大呼小叫地“滚”去了医疗翼。我一般不笑话谁,不过这一幕实在太让人难忘了。

   黄:太多了,随便讲个最近惊到我的吧,虽然这件事里他本人没出场。前段时间傲罗司让我去帮他们处理点特殊情况,在一个很偏僻荒凉的地方,而且为了安全起见那一代都暂时禁止了门钥匙,也就没法幻影显形。于是事情办完后我徒步走了好久,终于找到一户人家问女主人能不能随便在她的客厅或者储藏室睡一晚的时候,她看了眼我随身戴的怀表——没错就是他送我的那块——之后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说怎么能让大人这样的贵客(卧槽这什么年代还用敬语跟人说话呢?)住在这种地方呢,请稍作歇息等我安排。接着一杯茶都没喝完呢就来了一辆超级华丽的马车(这都21世纪了居然还有用马车的?)请我上车,把我拉到一个简直比麻瓜的五星级酒店还舒适的房间里让我休息,还有大餐,反正我整个人是懵逼的……你们这什么家族这么有排面的吗?我以前真以为是说着玩玩的!


Q.关系公开了吗?

A.王:需要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黄:据说在学生中有好多相互矛盾的传言,哈哈,毕竟八卦都是这么传来传去的嘛,当然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让老冯知道,为了他所剩不多的头发和健康着想。


Q.吵过架吗?一般会因为什么吵架?

A.王:吵过,一般是因为学生的事。

   黄:他超偏心微草的好吗?什么,你说我也偏心蓝雨,我又没说我不是。


Q.吵架之后一般会怎么和好呢?

A.王:跟他讲道理。或者随他冷战一会。

   黄:不是,两个人总有摩擦,说到来气了吵一吵,发泄一下很正常的嘛,可他这人会跟我讲道理哎,怕了怕了,溜了溜了。


Q.觉得对方像什么动物呢?

A.王:他本身就是阿尼玛格斯,当然只会想到那一种。

   黄:我觉得他比较像植物,那种很高的参天大树。


Q.喜欢去哪里约会?

A.王:只要他在的随便什么地方。

   黄:有时候我超想拉他到处转转,周游世界,不过一偷懒又觉得在学校里见缝插针约个会也不错啦。


Q.对方对你的感情往往是如何表现出来的呢?

A.黄:没发现时也就算了,回头一想简直处处都是蛛丝马迹,他地窖里居然专门有个箱子装我当年四处游玩时投稿登出照片的每一张预言家日报!啧啧,太闷骚了吧王院长!

   王:毕竟他有那么一双眼睛,并且不屑于用它们来骗人。


Q.在一起的时候,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A.黄:谈不上有什么困难吧,不开玩笑,我们可都是很强大的巫师好吗。

   王: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这都会是一段我单方面的想法,那种感觉并不痛苦,反而很安定。为什么不打算说出来?这个很难解释得清,一方面是缺失了一部分用以解释的佐证,另一方面可能爱就是会有这样的一个阶段吧,只想注视,不想据为己有,并且认为这种方式是最好的。在这种注视下他会成为自己隐秘的一个部分,一种不必打乱对方的生活就可以达成的拥有。这是自欺欺人吗,似乎也不全对。

     但那天舞会上他毫无预兆地朝我走过来伸出手,还是一瞬间就瓦解了我之前关于此事长久以来全部的认知。就像一台仓库里尘封已久的机器,在深夜突然自顾自转动了起来,齿轮声大得惊人,一下就把还是想要拥有的那种渴望彻底吵醒了。

   

Q.俩人之间有隐瞒的事情么?

A.有,但并不是刻意造成的。


Q.如果有,被对方知道了吗?

A.王:我觉得他知道了大部分,怎么知道的则是他目前对我隐瞒的那个部分。不过我没有刨根究底的打算,我比较看重眼下的结果。

   黄:他不知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这么爱说又不怕说的人为什么不把发生过的事都讲出来,之前有过那样的经历还怕他不信吗?所以真相就是:是我不想说出去。至少目前还不想。

     我觉得这样挺好,很公平,每个人怀揣一段时间的秘密不告诉对方,但你说遗落什么吗,也没有。那个秘密是个礼物,老天给我们两个人的,我想把它在箱子里藏得更久一些,这样将来某天拿出来的时候也许会带来更大的惊喜吧。


Q.在一起之前,有过前任吗?

A.黄:他!居!然!有!过!一!个!未!婚!妻!!!!

    别误会,我用这么多感叹号并不是想证明我在吃醋而是纯粹的表达下惊讶,他们巫师贵族到底活在哪个年代啊,我以为旧社会才有娃娃亲呢!

   王:我问过他一点他和前女友之间的事,他总是大大方方能讲的就讲。都是成年人了,不会因为这种早就知道的事觉得不可接受什么的。不过我倒是有点在意他和男性之间的X经验从何而来,在和我之前应该是有过的吧,这个能感受得出来。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在哪种境况下发生的,我很难说完全不好奇,但他不提也就不会特别去问,可能因为没正式交往过就懒得说了。

    偶尔我也会有种荒唐的猜想,仿佛他这种经验只是对着我的,并没有什么别的人。这有可能是真的吗?


Q.对方有遭遇过什么危险吗?当时自己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A.黄:最早大概是:靠靠靠我为什么要帮这个大小眼啊我们不是敌人吗,一边人已经冲上去了。后来就是,你个做魔药的起开啊论实战还得是我来!

   王:尽我所能不让他受任何伤害。


Q.在一起之前,有想过理想型吗?和对方一样吗?

A.王:没有。

   黄:老实说我以前一直觉得巫师世界虽然很有趣,但我搞不好还是会娶个麻瓜女孩儿,过着平时混在麻瓜里,周末找以前的老朋友出来打场魁地奇的生活吧,顺便赌赌运气看将来孩子会不会收到魔法学校的通知书。

  王:对了,他好像还不知道巫师世界有男人也可以生育的魔药这件事。


Q.第一次做是在什么情况下?

A.王:从冰湖上起来他说,走,去你的地窖烤烤火,你会让我热起来的吧。

   黄:舞蹈教学之后我把他领进了一个万应室。


Q.当时的感觉是什么?

A.王:他坦白、直率到让我有竟然一点难过。

   黄:刚开始做的时候:卧槽有病吧这种时候还要用魔法?!!结束后:哦,还蛮方便的……


Q.喜欢什么姿势呢?谈一谈原因?

A.黄:还在不断开发呢,你知道的,巫师跟普通人还不太一样……


Q.对方最敏感的地方是哪里?

A.王:尾骨附近,简单来说就是阿尼玛格斯形态下会长出尾巴的地方。

   黄:男人的敏感部位呗,魔药大师在这方面也没什么特别的


Q.喜欢对方的哪个部位?

A.王:很难分出个最来,也许还是眼睛?

   黄:唔,我很喜欢他的背,可以在上面肆无忌惮地抓出一些属于我的条条道道(当然不光是因为这个


Q.喜欢什么样的场所,惯常在什么样的场所?

A.黄:我太喜欢他地窖的那张大床了!不过论印象最深还是去年暑假他带我去他家的庄园度夏,房子背后有条小河,河面上漂满了浓绿的浮萍,就是他学院袍衬里的那种绿。我们上了一只独木舟,四周安静极了,只有偶尔一两声鸟叫和水流拍打船舷的声音……


Q.喜欢使用道具吗?什么道具?

A.黄:有买过麻瓜的xx用品,还好吧,有点麻烦。我喜欢直来直去的,他看起来倒是蛮有兴趣?我总觉得他以后搞不好会做出点什么助兴的魔药来,他很有一些天马行空的创意的,更可怕的是真的能做出来!


Q.最喜欢看到对方的反应是什么

A.黄:当然是濒临失控的样子!像他这种人,有人会不幻想他失控起来是什么样子吗?不存在的。要的就是一眼看过去动物本能在你脑子里大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的那种危险和刺激。

   王:他有很多反应都很可爱,不过要说只要一看到就会涌起某种柔情的,大概是他满足后慵懒、安静地躺着的那个模样吧。毕竟平时那么闹腾的一个人——并不是嫌他吵。


Q.在H中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吗

黄:嘿嘿,这题我会,在床上像学生一样喊他教授就可以!


没了



评论(46)
热度(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