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那天无聊把叶黄两个的生日立牌摆在一起,噫……(没图,拍不好,有的自己摆着玩一下,看我真诚的眼睛:真的好配)然后就开了个双皇帝的脑洞,随便写着玩玩,拍卖皇位的事是古罗马发生过的,所以就偷懒大概用了那个时代背景


0.

禁卫军冲进皇宫,杀死了暴君,鲜血从王座一直流到宫殿门口。

没有人不痛恨这位倒行逆施、坏事做尽的恶皇帝,但现在他死了,并且没来得及留下任何继承人,大家又开始担忧起国家会不会就此陷入混乱和衰败。

军团元帅叶修把长矛从尸体胸口拔出来,环顾一圈:“别担心,我有办法。”


1.

几个大嗓门的禁卫军士兵爬上了城市周围的城墙,沿着城墙边跑边喊:“皇位拍卖啦!荣耀帝国的皇位拍卖啦!18岁以上80岁以下,身体健康,头脑健全的公民都可以参与,公平竞争,价高者得!”

惊人的消息在市民间不胫而走,又被快马和飞鸽传递至荣耀大陆更多的城镇和乡野。


“这是胡闹!”元老院议事长冯宪君闻讯几乎当场发作心脏病。

他闯进军团驻地,用手杖气冲冲指着这场拍卖大戏的始作俑者:“你自己要称帝也就算了,我还以为你多少总有点主动收拾烂摊子的责任心才会对皇帝动手!”

“我?我只会打仗,而且我记得您上周在元老院的演说还在拼命反对皇权和兵权集中在一个人手里呢。”帝国的斗神头也不抬地补着他那件已经缀了不少补丁的红色披风,“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圣人,只是比起坐那张椅子,我现在更需要钱,一大笔钱。之前的军饷被狗皇帝挥霍光了,士兵们要钱吃饭,要修补武器铠甲,不然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你……你在威胁我?”冯宪君眼看又要犯病。

“哪能啊!“叶元帅像挥舞战矛一样挥舞着缝衣针,”我是在提醒如果您有兴趣的话可以到时候来参与拍卖……我记得您夫人娘家是做畜牧生意的,拿出十箱金币应该不成问题?”


2.

拍卖皇位!

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件疯狂的、史无前例的大事。

当然多数人只是热情的看客,毕竟手里没那么多钱,也有的人声称自己有钱但才不去做竞价的傻子——就算坐上皇位也是朝不保夕,不知道哪天就又被士兵们杀了,这种冤大头送给我我也不敢当呀!他的邻居们便嘲笑他,你老兄或许是不想,可我看你的夫人、女儿却对当皇后、公主向往的很,已经在到处打听能买到紫色的布料做皇室的袍子了呢!


西风从海岸线开始吹拂的第一个夜晚,拍卖会如期举行。

二十支火把将市政厅照得如同白昼,满城民众纷纷从家里窗户中伸长脖子探出头来,前后看到一共十位名门望宿、富豪大贾陆续走进了被禁卫军把持的议事院。

每一次竞价的提出,议事院中心那面二人高的大鼓就会被重重敲响一次,沉闷的鼓声被夜风送出,连远处的山巅和港口都能听到余音。纵然不得已答应主持拍卖的冯宪君提前服下了足够的药片,仍然觉得自己那颗不堪负荷的心脏被震得濒临报废。

“拍到多少了?”“30万金。”“你说少了个零,300万,我亲耳听见的!”“400万了,最新加价到了420万金!”

诸如此类的话语飞快地口口相传开去,这个晚上连首都街边的乞丐嘴边都挂着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仿佛这样一来自己也和这么大一笔钱财有了关联。

夜阑时分鼓点渐渐变得稀疏起来,此时竞争者只剩下两人:年长的是元老院中最有钱的富翁,靠妻子的嫁妆发家;为年轻的则是城中有名的放贷人,毛孔里流着无数小商小贩和妓女的血。竞价已臻白热,双方都已掏出全部家底,一亿金币压得他们心中那根底线摇摇欲坠,但同样皇位也已经近在咫尺,谁沉得住气赢家就是谁。

“一亿……一亿两千万。”老富翁咬牙加码。

“您的诚意令我动容,所以我出一亿两千零五十万。”放贷人则狡猾得多。

“一亿两千零五十万,”冯宪君举起手,环顾四周,“还有人要加码吗?一亿两千零五十万一次,一亿两千零五十万两次,一亿——”

“三亿。”

比鼓槌先落下的声音并非来自于面前的两位竞价者,它属于一把更年轻明亮的喉咙,从不知何时被推开的黄铜大门边传来。


3.

三亿???大厅内所有人无不惊诧地转头看去。

这位发声的不速之客身披一袭象征着商人的蓝斗篷,走到大厅中央,脱下兜帽,露出一张漂亮又锋利的脸庞。比起商贾不如说更像是年轻时贪玩偷溜下奥林匹斯山的赫尔墨斯神:一头金发灿烂如朝阳,蜂蜜色的肌肤覆着柔韧利落的躯体熠熠发光,豹一样环顾四周的眼睛既野性又自信,而那花瓣般的嘴唇假使撅起一道痛苦的皱纹,又有多少雕刻家会为之跌足叹息。

不过面生的很,也许是哪个外省贵族家不省心的孩子,冯宪君心想。

“你是谁?为什么这时候闯进来捣乱。”他沉声喝问。

“我叫黄少天,一个从事海上贸易的荣耀公民,是来参加拍卖会的。”

冯宪君皱眉:“那你来得太晚了,拍卖已经开始很久了。卫兵们,请把这位先生送出去吧。”

“可是还没有结束啊!”青年站着不动,丝毫不惧,“我的确是来晚了一点,那是因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在海上。当时我立刻让船队调转方向,扬满了帆,一路不停昼夜兼程地往首都赶,沿途有幸受到西风女神的眷顾,把原本四天半的路程神奇地缩短到了三天三夜,这才能堪堪在这个时候赶到这里。为了参加这场拍卖我已尽了全力奔波,如果刚刚已经落槌,那我就会接受命运,可现在明明竞价还在继续,我也完全符合要求,为什么不能参与?”

他这张嘴居然十分厉害,听得在场众人一愣一愣。

“而且,是‘价高者得’又不是‘先到者得’——你们的告示上可是清清楚楚地这么写着,尊敬的拍卖官,我看您也一把年纪了,想必说话算话,那就请公平地给我这个机会。”他冲冯宪君鞠躬,眼睛却看着另一个方向。

“价高者得,他说的没错啊老冯。”坐在一旁的叶修忽然开了口。

冯宪君不高兴,迟到就是迟到了,哪那么多废话。但他说不算数,他自己都是被逼着才来的,这位军爷说话才算数。

“你刚刚说多少来着?”叶修又转头问黄少天,“不是开玩笑吧。”

“谁跟你开玩笑,就是三亿。”唇红齿白,斩钉截铁。

众皆哗然。

“这不可能!”放贷人涨红了脸,结结巴巴,“看他才多大,他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

“你怎么知道我拿不出来?”黄少天奇怪,“没钱参加什么拍卖会?”

他拍拍手,十八个水手打扮的壮汉从大厅外分列两侧鱼贯而入,每人肩上都扛着一只硕大的藤条箱子,齐刷刷摆在地上。

箱子打开的那一瞬间,大厅灰白的大理石穹顶都被映成金色。

十二箱黄澄澄的金币,其余六箱是比金子更宝贵的钻石、珍珠、来自东方的美玉和精雕的象牙器皿。

“这些是订金,而尾款则在我的船上,我的船队现在就停在港口,随时可以卸货——当然不是现在,一旦登基,剩下的立刻支付。”

炫富效果立竿见影,青年扶着腰间佩剑,笑容明快。

“再重复一遍,我出价三亿金币竞拍荣耀帝国的皇位,现在,有没有人还要加价?”

叶修慢吞吞站起身,拿过卫兵手里的鼓槌,也不数三二一,直接往鼓面上敲下去。

“就你了。”

禁卫军一哄而上把青年抬了起来,嘴上欢呼万岁。

冯宪君第三次觉得自己亟需服药。


4.

全荣耀人都已经知道并接受了他们将迎来一个年轻、富有,用三亿巨款买下皇位的新皇帝。

但是在这之后的半个月里又陆续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都城东郊一口干涸已久的泉眼突然冒出新水,有人尝过发现是甜的。

某场喜剧演出中的女演员突然被圣灵附体,唱出不知何人创作的动人诗篇。

又有一艘在海上遇到风暴失踪三十日的小麦运送船,奇迹般地成功返航。

如此接二连三出现的吉兆,让不少人又开始认为也许这是天神的意志:上天惩罚暴君,带来了可怕的天怒和令人厌恶的饥荒,又使其覆灭,把希望还给无辜而虔诚的人民,并用征兆启示大家这位福泽深厚的新王就是神的使者。

“你听说了吗,早上神庙里一年一度的新月祈福会上,大神官占卜的时候窗外飞过一群鸽子,颜色居然是全白无黑的,那小子是不是真的有点神哎。”

热衷八卦的保民官方锐颠颠地跑来把新消息跟叶元帅分享。

“呵呵,想要鸽子是黑是白还不容易,”叶修打个哈欠,“你去城里养鸽子的那几家人屋前转转,看地上有没有白色的面粉屑。”

方锐真去了,回来竖着拇指说老叶你神了。

“还都真被收买了,湿面粉里滚一圈,不怕黑鸽子变不白。”

叶修似笑非笑,上下打量他身上那件三股金丝联结的铁锁子护身甲:“你不也收了他的好东西,怎么不帮他说说话。”

“哈哈,哈哈。”方锐笑着挠头,“我这不为人谨慎吗,谁知道这家伙到处卖人情到底什么情况。”

“不怕,反正不会比前一个更糟糕。”在首都没人认识的青年,再有钱,谅也翻不出什么花来。

不过军团里不论高低级军官甚至连个小小伙头兵都收到了来自那位准皇帝的礼物,这甚至不是秘密。

奇怪的是,偏偏什么都没送给自己。

这么阔绰的手笔,不结交元帅只讨好小兵,怎么看都有问题。

“忌惮你吧,怕做不了几天皇帝又被你干了,重蹈上一任的覆辙。”

“那也不用做这么明显啊,摆明了针对你一个,位置还没坐上呢就敢打军队的主意?”

“总不能是私人恩怨,跟你有仇?可你又说了不认识。”

叶修很是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早被针对忌惮习惯了。却又蓦地想起拍卖会上一进来就盯着自己的那个灼灼眼神,心说搞不好最后这条理由还有点靠谱?

“放心吧,”方锐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小恩小惠,收买不了咱出生入死过的兄弟。”

然而就在登基庆典的前一个晚上,一名信使走进军营,说陛下差我来请元帅前去王宫一聚。


TBC

评论(32)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