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诗歌趁年华

对不起作者五月病发作(其实不是但是好歹找个理由)……_(:з」∠)_下也在路上了!

中.

那之后两人的名字在荣耀论坛上当了好久毁帖利器般的存在。

 

这个概念是说,只要一个讨论帖里有人提起了黄少天,或者夜雨声烦,如果是夸,那么很快就会有微草粉出来骂说靠垃圾话赢算什么本事;如果是嘲,那当然迅速壮大的蓝雨粉也会忠实承袭他们本队的风格还抓准一切机会咬定那是个不肯认清现实的微草粉而反嘲回去。就算根本没有什么倾向只是不小心稍微地提及了他们俩,瞧着吧,五楼之内也绝对会引来微草和蓝雨粉丝之间的一场大掐,掐完发现早离题八万里了,都知道但谁也制止不了。

 

黄少天也是会刷刷论坛的,也没闲到去把这些口水贴全去翻一遍的地步,但到底按捺不住那丁点虚荣,那段日子里一般会睡前打开那个标题为“理性讨论夜雨声烦是不是国内荣耀第一剑客”的高楼来看一下大家的讨论。实际上日后那个广泛流传的“剑圣”称号也是从这楼传开去的,再后来又变成五圣。因着蓝雨和微草之间新鲜出炉的这层仇恨的关系,回帖里当然少不了王杰希携王不留行到处躺枪的身影。两人的风格打法、比赛数据、甚至性格喜好都被拿出来比较了一番,俨然又一对宿敌诞生的苗头——前一对当然是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

 

“还是不一样啊。”

 

抛开粉和黑口头争的激烈不论,黄少天心里清楚不管从胜率还是战术针对上来说,自己和王杰希在场上到底成不了像叶秋韩文清那样争锋相对了数年,目测还会继续相对对下去的那种关系。尽管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他还挺想给自己弄个“宿敌”呢!有时候这还不光是一个技术问题,比如粉黑都在争论夜雨声烦正面到底能不能打,从提问方式上就错了。如果被逼到找不到机会的局面他当然也会正面应对,比手速和操作他有自信并不比任何人差,但如果要剥掉这层机会主义风格他就不是黄少天了啊!要扭转这个根本老实说他做不到,也做不好。而这方面,即便同样拥有天赋,荣耀之神给予王杰希的那份也还是跟别人多少有些不同的。在那么一个即使已经收敛自我却还是能把大局平衡把握得那么出色的家伙面前,自己习惯于捕捉机会寻找漏洞来获得胜利的风格就容易讨不到好,但也想不出能有什么别的办法。

 

“是人总能找到弱点,”喻文州倒是说,“实际证明也不是没法打嘛。”

“垃圾话什么的抵抗性很容易就上来啦,微草这回吃了亏,回去还不得让队员在这上面下苦功!”问题是这怎么下?黄少天心道反正不归他管,“能找到的那弱点还不是王杰希自己的,被我们打下来的也还是队伍。”

“单打独斗他也未必就赢得了叶秋,但荣耀到底是战队间的竞争,作为一支队伍我觉得蓝雨并不比任何一个对手差,所以我们也还是有希望赢下去。”

“嗯,队长你说的对,我们当然要赢啦。”

首先是队伍要赢,但说是私心也好天性也罢,他自己也想赢啊。想有朝一日在面对经验丰富且狡猾的那个叶修、风格强硬一往无前的那个韩文清,还有变幻莫测的那个王杰希面前都能更无所畏惧胸有成竹应对从容些,哎,说到底无非是:如果我能更牛逼点儿就好了。那话怎么说的来着?人所有痛苦都源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但这对喻文州来说这大概算是太奢侈的苦恼,所以他也就揣进肚子不多说了。

 

后来左宸锐有篇文章倒是写的挺有意思,至少是黄少天看到的比较他跟王杰希的各种言论里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一种。他说两人之间与其说宿敌不宿敌的,其实更是一重互为镜像的关系:王杰希放弃魔术师的打法成就了微草,而黄少天则是因蓝雨的整体风格而让其机会主义风格得以发扬光大——的确如此,虽然几乎连他自己都只模模糊糊地这么想过而没能清晰将其概括出来。老牌电竞评论员眼光到底犀利些,虽然作为著名蓝雨粉,这位的文章字里行间多少有点倾向性,不过通常会很巧妙地表达成让人很难反驳的方式,诚然粉中楷模。

 

看到这篇评论的时候黄少天正在B市的一个棚里拍一个单人广告。

 

这是第七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广商家请国外的摄影团队,所以还要他打飞的过来拍。一边等打光时看着评论的好心情旋即被意识到不久之前半决赛上蓝雨还是被微草打败送出的季后赛的郁闷所取代,结果倒正合了摄影师要求的“表情要cool一点”。不过等被人牵线木偶似地摆弄了几个钟头下来,脑子也早浑浑噩噩眼冒金星没个什么情绪了,于是(自认)不计前嫌地一边换衣服一边给通讯录里的本地土著王杰希打电话,问他附近有什么推荐的馆子。微草队长到底不比天天在边上的喻文州那么能够筛选他这连篇废话里的有效信息,耐心等一通说完了,才突然发问:“你是一个人在B市?”

“是啊是啊,我去刚说了半天你就没听明白啊……”

“那你过来吧。”

“哈?什么你说,过哪去?”

刚巧他弯下腰把拍摄用的鞋脱了换上自己的板鞋——运动鞋就是要系鞋带这点麻烦,左脚完了右脚,换边时把夹在耳边的电话砸地上了,再捡起来的时候那头已经挂断变成忙音。这什么情况,挂电话手速略快啊,一个两个的都学会拿这招对付自己还行不行了!黄少天嘴里咕哝着打算再拨过去,却见屏幕一亮提示新短消息——

“嘿,这王杰希!”他先是吃惊,然后笑。

短信内容是一串地址,末尾还附了句:车费20以内,别打黑车。

 

都说黄少天在圈子里人缘好,怎么才算好,总得有个表现,表现之一就是他去过好多选手家里做过客。据说他曾经放话自己已达成“四期所有人家到此一游”这成就,虽然这个“所有”是剔除异性的,但其实楚云秀的家里他也去过。没敢留宿,否则大概要被强逼着陪看一夜韩剧实在消受不起。聊起来他还会告诉你住张新杰家的那晚更憋屈,就没睡那么早过——不过吃的还不错,第二天就转去李轩家了,反正都在同个城市。

 

后来发展到不止四期,当然也是挑人,熟的好说话的,毕竟图开心又不是真的搞集邮。不然你让他把搭着方锐脖子说的“猥琐方我要睡你!”这话对着韩文清来一遍试试?至于王杰希,黄少天起初还迷糊了片刻,印象里自己也没跟他聊过这个啊,敢情是主动邀请这么友善?后来想起来了,是有次全明星中间聚餐还是什么的,边上偶然听到微草队长跟他一个同期聊房价,提到自己新买了套房,他听在耳里一边觉得高大上一边就顺便插了一嘴说王杰希你居然买房了啊什么时候搬新家让我去看看呗。对方好像是一点头,应了。还以为是客套,原来他当了真还一直记得,这么想着黄少天心里就有点小愉悦和小感慨。

 

于是就这么把包一拎怀着打家劫舍的心直奔而去了,到了却被大院外头森严的哨兵岗位弄了个彻底没脾气。

“找谁?我们这里没有你说的这个人。”

“卧槽怎么可能没有?”手机在路上玩没电了,没法打电话,肚子饿得狠,黄少天有些抓狂,开始跟人软磨硬泡。“我脑子里记得是3栋还不5栋,反正肯定是这两者之一啦大哥你就让我进去在楼下喊一嗓子呗!”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他还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有卫兵了不起啊?闭上嘴说不出话来,然而这位一望即知是B市本地人的中年门卫在不破例通融的冷硬外倒还有一份愿意助人的古道热肠。“大院里姓王的年轻人……不知道会不会是那位的外孙,我再帮你问一下吧。”他转过去低声打内线,过了会和颜悦色地回过头来:“小伙子你可以进去了,是5号楼301,进去第一个路口左拐,别走错了,哦,还有先把身份证拿出来登记。”松了口气之余又几乎要骇笑,自己看起来是连棟楼都找不到的低智模样么,还是大B市连个普通小区都那么多规矩——虽然也知道这小区大概不能算“普通”。

 

第一个路口左拐,远远看见王杰希的身影在沉沉暮霭冲这边迎过来,倒还穿着当年那件眼熟的polo衫。据说今天在B市算高温,但这人看起来仍然像温凉清爽——像他那时候递来的水,而自己的T恤背后早已经被干掉的汗黏起来,哪哪都不舒服。

“刚刚我才想到这个点可能路上会堵,又打不通你手机。”他说。

还特意下楼来接——不过这么一来黄少天心里的烦躁顿时释然掉大半,先表明下手机没电的状况,又好奇心起:“刚那门卫怎么还说这里没叫你这名的。”

“这里是我姥爷家,你们南方叫外公吧,小时候我跟他住,一直到念中学才搬出去,中间还改过一次名,门卫是一直在的,大概只记得我以前的名字。”

这解释得也太清楚,get了出乎意料信息的蓝雨剑圣不由愣了一下。

“呃。那你以前叫什么?”

“后面两字是一样的,改的是姓,”王杰希轻描淡写,“早先我跟我妈姓了一阵。”

“噢。”这答案倒是很不咸不淡,不过黄少天瞬即反应过来违和感并不在这里,“等等我当时说的是想去你自己买的房子看看的啊,怎么成了来你家了?”

突然这一下就要面对别人家三代同堂的局面了,虽然他倒是不怕见生人。

“家里就我一个,爸妈陪老人家去避暑了,保姆也请假回家看几天,主要是不住过来没人喂猫。”王杰希顿了顿,又加一句:“哦,还有我买的那是期房,自己都没看过,你想要去还得再等几年。”

 

很快黄少天就看到了他提到的那只猫——通体乌黑双目莹绿的大黑猫,傲然盘踞在客厅中间的茶几上冷冷打量着这个聒噪来客。

“好厉害!”起先他光顾着对满墙书画啧啧称奇了,“原来你家是这种,书香门第、艺术世家?”

并不是只有艺术世家才会在墙上挂书画,挂别人的画更有可能是送的人情,黄少天当然不蠢,只是生活圈离得太远压根没这方面的意识。王杰希就没刻意去更正,径自倒了凉茶给他。

“折腾一天又见识了首堵,就不出去吃了吧?家里有炸酱面。”

B市炸酱面大名鼎鼎,慕名已久的G市人自然表示愿意见识一番。

见识的结果黄少天几乎是穷形极相地吃了两大碗,又灌了一肚子的汤,摊在椅背上餍足地摸肚皮,问王杰希:“这个真不错。浇头里面都有什么?”

“你觉得有什么?”

“反正有肉,还有……”

“没有肉。”

“啊?”

“是素的,我自己在家就懒得买肉了,你吃到的不是鸡蛋就是杏鲍菇,要不就是豆腐。”

黄少天险些撞掉搁在碗沿的筷子:“卧槽所以这拌面的酱都是你做的?”

王杰希微微无奈:“不然呢,都说了家里这几天只有我一个人了。”

“不不,我只是以为这种酱是现成的,就像方便面的调料包一样倒下去拌一拌。”

“有甜面酱做底,加材料进去还是要炒一下,不过其实也没多难,就是B市最家常的——其实都不算菜。”

“但是这真的真的……反正特别好吃。”

不知道是不是找不出合适的说法,他干脆端起空碗伸出舌头舔了一圈作为表示,太夸张了,王杰希摇摇头:“你也真的不用表现得那么惊讶。”

戏过了,黄少天吐了吐舌头。其实心里是有点受宠若惊,微草队长请自己来他家玩还亲自下厨给做了顿面条哎,这待遇不一般吧,替换着想一下,比如韩文清亲亲热热拉着叶秋去吃烧烤还主动给他烤了串腰子?这画面太美不敢看,脑补的他自己先哆嗦了下,趁着王杰希端碗筷回厨房的时候跑去跟沙发靠上的黑猫嘀嘀咕咕:“这不对啊,其实我们是敌人来的,宿敌啊你懂么?”

黑猫站起来弓了弓脊背,绿眸闪动间骤然扬起前爪就往他脸上闪电般地一掠——妈呀它真的懂!黄少天只觉得鼻尖上火辣辣地痛,耳边听到王杰希出来冲那猫厉声喝止:“将军!”

名字倒霸气。

当然这实在是咎由自取,他很尴尬地被王杰希拉到灯下看伤口。

“还好广告今天拍完了。”

“还好我昨天给它剪了指甲。”

 

所以只是一道隆起的红痕而未破皮,其实出点血珠子也没事,黄少天还有心表演一番自己那“伸出舌头能舔到鼻尖”的独门绝技给人看看,也好过单纯被这双大小不一的双目如此近距离直视。不过看这事通常是双向的,我看他人多奇志,料他人看我亦如是,两人四目相接片刻,他脑子里蓦然想起之前杂志上看到的那个说法“镜像关系”,心里微微一动。

“你眼睛怎么了?”

“啊?”黄少天一呆,这明明应该是他的台词吧!

不是一大一小的问题,好几次撞见的时候他都觉得微草队长那生具异相的眼睛眨或者眯得古怪。有次问的时候正赶上杨絮满城乱飘的季节,说是大概有点迷眼,接下去一次打完招呼之后他干脆直接从兜里掏出了眼药水友情援助了一把,说快滴两滴吧好歹别搞得更吓人。有嘲笑的成分但也不乏真好意,只是次数多了变得有点像固定梗,其实每次撩完对方都不动声色的反应也挺没劲的,但不知为何还是舍不得放弃这点乐趣,没想到这次居然被对方抢先了。

“喂喂搞毛啊!我还没说呢。”

他压低眉毛做了一个仿冒版大小眼表情蹬回去,然而王杰希退开一点伸出手指了指:“周围一圈黑黑的,之前的化妆?”

“嗷!”黄少天一下跳起来,之前画的眼线忘记卸了!拍摄嘛,脸上其实还擦了点粉底,不是妹子顶着这个出了摄影棚不知道显得有多娘们兮兮……丢脸地闷头冲进厕所拿水胡乱冲了冲,照着镜子总觉得眼圈周围还是脏。

“架子上有洗面奶可以用。”亏得主人指点,拿起来用完了黄少天才发现有点眼熟。

“用的跟我一款哎!”

还是蓝雨做过校园代言的牌子,该说这人是讲究呢还是随便?

总算把脸捯饬干净了,他是明天下午的飞机回,之前王杰希答应早上会尽地主之谊陪他去想去的地方转转。但是在明天到来之前还有一个晚上可供消磨。黄少天抹了把带着熟悉薄荷淡香味的水珠走出卫生间,顺口问接下去干嘛。

 

微草队长看起来实在不是在玩乐上有什么太多创意的人,反过来问他有什么想法没有。

“呃,那附近有什么能逛的?”

“我还以为你会更想打荣耀,下几盘竞技场什么的。”王杰希忍不住说。"

“其实一开始是在想PK来着,"黄少天一顿,"不过……”

“不过什么?”

“更想留着这股劲儿,到比赛的时候再赢你。”

仿佛是让人意外的答案——他二人互为各自队伍守擂大将,为赛制所限,别说满血的较量就连势均力敌的一对一场面都不容易有几场,黄少天坦言自己宁肯积蓄气那点斗志等到与他到真正的战场上一较高下,王杰希怔了怔之后倒也不再重提,只说:“嗯,那你等我一下。”

几分钟后他从储藏室出来,手里拿着一个老鹰风筝,冲蓝雨王牌微微一笑。

“走,带你放卫星去。”

人造那个卫星……黄少天瞪大了眼睛,这大眼还记挂着这梗哪!

“我去你今晚绝对是攒着劲儿给我一个一个变魔术呢吧王杰希!”

 

TBC

评论(13)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