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是个写着写着插不进正文了的小段子)


那之前还是损友。

夏日里湖上划船归来,两个人都热脱了形状。

一进酒店房间就双双瘫倒在那张大床上,很默契地决定先睡个午觉再说。

断线一样大睡特睡了快四个小时,因为拉着窗帘,醒来的时候觉得房间里很暗,像个密封罐头。

叶修吃惊:“这是到晚上了?”

“没,还不到五点。”黄少天的声音像块脱水海绵,又含糊又哑,带着鼻音。他们还都躺着,而且挨得挺近,脑袋几乎相互抵着,张嘴说什么的时候气息热扑扑的。黄少天继续嘀嘀咕咕:“睡着睡着有点饿就醒了,你是不是也饿?这个点去外婆家不知道要不要排队,不过咱们得先起来……”

叶修打着哈欠应了一声,可脑子里还是混沌的,下午觉很难醒,他睡得发蒙,依稀觉得有什么事应该排在前面。

所以是什么……?

他凑过去吻了黄少天。

午睡起来的口气不是太好,不过反正他们半斤八两。在那暂时木然了的柔软唇边上叶修尝到了口水干涸的味道,这家伙午睡还流口水,而他则回赠以一丝遥远的烟味。做了这件一直想做的事,他满足地往后挪了一点,舒舒服服地躺下去,只留一双眼睛斜斜觑着对方脸上变幻不定的表情。

可是没有预想中的一大波文字泡袭来,震惊过头的黄少天很安静,他怔怔地,依样葫芦地靠着床沿滑下来,侧躺回原来的位置,眨了眨眼睛。

“我去原来叶秋你——你是这意思?!!”

他是真的有点惊着了。

隐隐约约的不是一点都没想过,但是想跟发生是两个全然不一样的词。

“啊……是吧。”

“靠,什么叫是吧!”黄少天顿时不满意起来,“说那么勉强是有多不确定啊?“

“呵呵,”叶修轻笑了下,“那我想想。”


结果也没有想出什么,只是又亲了一次。

这回他架势认真起来,无师自通地伸手捧住了黄少天的脸,好让他别乱动,试着用舌头撬开对方的齿列,在里面愉快地扫荡了一番。扫荡之后是反扫荡,战事十分胶着,但是用于交换的技能还显得比较单调。不过叶修注意到一开始黄少天的眼睛有些不服输一样地瞪着,后来被自己亲得不由自主阖上了,睫毛过电似地颤动,这让他在微微的氧气短缺中也颇有一些成就感。

亲完,叶修顺手把黄少天额头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头发剥开到两边,露出一个汗津津的额头,看着顺眼。

“嗯,还是挺确定的。“他说。

黄少天突兀地笑起来,他耳朵发烫,却笑得别有用意。

“嗯嗯,知道你来真的啦,特别是——”说着往下飞快摸了一把。

是想要吓对方一跳扳回一城的,可那触感分明把自己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缩了手,表情也控制不住地僵了僵。都怪那滑唧唧的沙滩裤料子太薄。

叶修怕他真的炸毛,本来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就赶紧收敛般地夹了夹腿:“没事,真不会。才划了一早上的船,哥现在腰酸腿疼的……”

一听那语言就没组织过,黄少天顿时喷笑:“我勒个去老叶你这战五渣宅废还行不行了,明明早上都是我在摇那个橹!你居然比我还累??”

“是是是,所以现在轮到我了。”

叶修按着腰把人往自己的怀里拖,斗胆去剥他的裤子。


一时间房间里“摇橹”声声,水波漾漾……

黄少天倒在那里,用胳膊肘遮住自己的眼睛,闷声喘气,怎么逗也不说话。

出来的时候他肚皮都绷得皱起来,太那什么了。叶修看看手心那一滩黏糊糊的,到底没给抹在手边绯红滚烫的大腿根上,摇摇头下床去洗手间处理。


怎么办,突然就。

他坐在马桶上脑袋空白,想抽烟,抓了抓头发。

算了,迟早的事。


而房间里的黄少天突然翻身坐起来。

他皱着眉头像狗一样弯腰在床上嗅来嗅去,很快找到了白床单上一小滩明显的痕迹,脑子飞快地转着。

怎么办啊啊啊啊……今晚还得睡呢,当然要让服务生来换……但是这会被看出来的吧!一定会吧!

飞来飞去住酒店那么多次,一世英名(哪方面的啊)毁于今日?

抬起头,目光落在床头柜上摆着的半瓶可乐上。


叶修推门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刚摆弄过的人背对着自己,撅着光屁股小心翼翼地往床上倒可乐。

“呃,这是在干嘛?”

“没、我——”

黄少天手一抖,整张大床顿时被可乐承包了,甜腻腻的碳酸味蔓延开来。

想死。

放弃一般地看着头发乱糟糟的叶修走向自己,伸手把他一直忘记挂在膝窝上的裤衩提到腰际。

“你啊……”

“闭嘴!”

太蠢了,但是也不要紧,没白犯蠢。

他们同时想着,这种像是没有前因后果的荒唐和快乐是那么清晰和珍贵。

是哪怕日后在一起了,也再没那个机会能体会到的。


没了

评论(18)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