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就是之前说的那个hp设定……本来应该是大眼的生贺的,我错了。


0.

Glory荣耀魔法学校第13学年 大事件归档第25页 XXXX

一起由学生不当操作引发的教学事故,兹记录如下:

当日晚9点,微草学院5年级生刘小别伙同蓝雨学院5年级生卢瀚文,在无指导教师许可的情况下,私自利用魔药学操作间炼制强化版生骨灵(Skele-Gro)。期间由于不可知的原因(推测为原料的错误选用)使得魔药药效产生变异,并最终因突然中止加热导致坩埚爆炸。

在场两名学生一人受轻伤(已送医);另有赶到试图阻止学生行为的两名教授在爆炸中也被波及,疑似受到魔药沾染,待进一步观察。

 

1.

“我们检测了阁下送来的坩埚残片,魔药残留显示含有:火蜥蜴血液、白霰、草蛉虫、蚂蟥、双角兽的角、两耳草、艾斯克草药以及新鲜的黑色突厥蔷薇(Black Rosa Damascene),通过高温-低温-高温的三段蒸馏法,其合成的魔药为:Amortentia——强力的迷情剂,又称love potion,该魔药能影在一定时间内响人的行为和情感,目前市面上禁止流通。

                                                                魔法部 违禁魔药司 X月X日 鉴 ”

 

这张薄薄的鉴定书是刚刚由一只黑色大猫头鹰送到了校长办公室里来的。那只一看就是新上路的菜鸟冒冒失失地打翻了桌上的骨瓷茶杯,所以当校长冯宪君看完鉴定书,迫切需要吃药的时候,手边竟然找不到一杯温度适宜的开水来送服那些硕大的药丸。

这让他感觉更不好了。

 

“抱歉,我不得不告诉二位一个坏消息,”干咳一声放下书信,他看向房间里的两位年轻教员,“鉴定书上说那的确是——”

“早知道啦校长,不就是爱情魔药么!”黄少天飞快地接过话茬,还伸手捞了一把下午茶点心碟里的内容,“都说不用送外头检测这么麻烦了,魔药大师的话您还不信么?当然其实也没那么惨,至少没给那俩小鬼搞出什么解不了的剧毒药水来,是不是王杰希?”

被喊了名字的魔药学教授微微一点头,正开口要说什么却被塞了一嘴松子糖,冯宪君眼看着黄少天给人塞完糖又收回手来舔自己指尖那自然的动作,少不得又是一阵胸闷气短……爱、情、魔、药,梅林啊为什么世上会出现这种可怕的东西!

他十分勉强地询问:“所以当时情况到底怎样?”

王杰希:“是我的责任,我没有收好操作间的钥匙,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黄少天:“校长您可没看到,我推开门就听到轰一声,那么大一口锅呼啸着直接飞过来,”他伸手比划,辣-么-大,“快得都根本来不及抽魔杖,还好王教授及时念了个碎裂咒不然我可能不是被锅底压扁就是烫焦了,不过被溅一身是免不了的,而且都知道我这人闭嘴的时候不多,所以多多少少也喝下去了那么一点点喽。”

为什么这个人喝下的不是某种禁言药水呢?耳朵嗡嗡作响之余冯校长不由心想。

“好吧,那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刚好出现在那里么。”

“小卢,就是我们蓝雨的那个学生,没出现在当晚的魁地奇训练里,我是去找他的,毕竟再不去的话我很怀疑他是不是明天就要出现在微草的早餐席上了、”

冯宪君怀抱一丝希望地看向另一位当事人:“那么你……?”

“我也沾到了不少,”王杰希颔首,他总算把那些糖全吞咽了下去,这样的甜度真是很难让人习惯,而且还容易缠绵于牙根,“不过幸好两个学生在校医院检查过,都没有摄入魔药的迹象,应该是魔药喷洒的方向问题。”

如果是教师和学生只会更麻烦,但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个男性未婚青年教授,其中一个还是学院长……冯宪君拿起桌上的手帕擦了擦额头。

“这玩意它就没有解药吗?”

“没有,Amortentia被列为禁药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无解。”身为被外界誉为最年轻的魔药学大师,王杰希此刻说出的话堪称权威,“当然这种魔药并非长期有效,一般持续一到两周自行解除。不过因为昨晚恰巧是满月,根据古书上记载,满月下摘采的突厥蔷薇能使药效延长一倍。”

“这么说要摆脱这个魔药的影响你们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是的,校长。”

“这也太久了,”冯宪君摇头,本来这种情况下他应该放他们每人一个月的假才是上策,可现在NEWTs考试的日子迫在眉睫,学生们的课程万万不能落下。“而你们也知道学校里就这么些老师,一个个分身乏术,所以如果能请到外面能够来临时代课的人就最好了。”

“叶修啊!”黄少天马上说,“他最近刚从哪里逍遥回来我正打算找他呢,这家伙来上我的变形课和黑魔法防御课完全没问题吧,我这就猫他。”

“什么?”

“猫他。呃,让写信让猫头鹰带去给他,现在年轻人都这么说。”

所以你是在暗示我是个跟时代脱节的老古董吗?冯宪君皱起了眉头,更多的还是对刚提到的那个名字,这两个字的组合给他带来一阵条件反射般的心累,如无意外他真的不想再跟这个巫师界最大的麻烦打交道了。

“就没有别的人选推荐了?”

“文州还要十多天才能完成国际交流回来这您肯定比我清楚。”黄少天望天。

王杰希沉吟片刻:“我倒是可以问一下方士谦前辈,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论魔药学上的造诣其实他还甚于我,前段日子刚写了一本相关著作……”

“好好好,那就找这位方——总之你马上联系,能越快来越好,薪酬方面学校一定不会亏待。”

代课人选有着落让他略略安下一点心,但这并不能完全解除这位可敬校长的焦虑,比如现在这两个人挨得太近了一点,他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打了个手势:“你们就不能,嗯,我知道魔药的力量很强,但两位是这样有才识和智慧的年轻人,相信应该能够稍微控制自己的行为。”

黄少天耸肩,好歹放开了一直搭在王杰希肩上的手,露出一个玩世不恭的假笑。

“可是这见鬼的魔药正控制了我的心啊,而心会支配我的行为,不然您以为它厉害在哪?”

冯宪君只好退一步说话:“那也至少别在公众场合,或者学生们面前有什么……太出格的举动,或者你们这段时间可以试着避开和对方有所交流。”

“这个当然,我也不想因为这种乌龙跟自己的同僚之间留下什么恶心巴拉的亲密回忆啊,您想想,假如真的传开去,我对着这双大小眼也能神魂颠倒兽性大发那我以后还怎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大对劲的画面,黄少天难得地没说下去。他的表情不是很好看,而顺着他的表情不小心想象到什么的冯宪君表情就更难看了。

“黄少天教授。”他艰难地扣了两下桌板。

“请放心,这段时间我们会尽量约束自己不会有过分的行为,另外,”王杰希善意地把面泛红晕的蓝雨学院代院长拉到一边,顺手一指桌上那个不再冒热气的茶杯,“水要凉了,您别忘了吃药。”

 

2.

几乎是一出校长室的门黄少天就跳到了离王杰希几英尺外的地方。

“里面真他妈热,老冯平时养那只凤凰是为了方便给自己烤火吗,”他自言自语般地抹了把额头,其实没汗,“不过我还以为昨天你没被泼到呢,原来也中招了?”

“对,跟你一样。”

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如同往常那么平静。

也许是剂量问题,也许这人天性更善于克制,不过是否摄入了魔药这种事魔药学教授本人当然再清楚不过。

“……那可真倒霉。”

黄少天恼火地咕哝了一句,紧绷着身体,下意识克制着向这个人再度靠近的念头。是魔药的效力在他的血液里涌动,远,躁动,近,舒缓,但会越发地渴求。这哪里是“爱情”,分明更像是被魔鬼驱使着不由自主的冲动,他闭了闭眼,想起昨夜他差点当着刘小别和卢瀚文两个学生的面强吻了这位不言苟笑的同事,一瞬间简直脑袋都要炸了。

“你怎么了,黄少天?”

怎么了?天啊,你特么这种时候居然还要问这样的问题!在发怒的前一秒他天忽然想起这种关怀未必不是出自魔药的效力,现在王杰希跟自己是一样的(一样的神经失常),他稍微平静下来。

“没事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现在要去干嘛?”

“回地窖去给方前辈写信,问他能不能来代课。”

“太好了,我下午有课,得先去教职员室拿讲义,反正不同道。”黄少天拧着眉毛,尖锐地笑了下,“至少老冯至少说对了一件事,我得离你远点儿,对我们都好。”

说完这句他转身大步流星而去,长袍在身后如乌云般翻卷,而王杰希沉默地站在那里,一直看着他的身影掠过一幅幅吃惊的肖像画,终于消失在走廊尽头。

 

3.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过,连幽灵都不在城堡里乱窜的时间。

在几声奇怪的响动之后,微草公共休息室墙上的一副女士画像打了个哈欠。

“别试了年轻人,你都吵得我睡不着觉了,像你这样的小贼是没法进入这道石门之后的。”

“谁是小贼!我是这里的……”

把教授两个字及时吞咽下去,黄少天返身扑向墙壁,摇晃起那个醒来的画框。

“喂,你一定知道口令对不对?只要你告诉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你快放下我!”画像露出惊恐的表情,壁角火把的映照下那张年轻英俊的面孔上神情冰冷,隐约有种疯狂的感觉,“不然我会尖叫到让整个微草的人都醒过来的。”

她瞬间被放开了。

“那什么,我为刚刚不绅士的举动表示歉意。”

靠靠靠,我这是在干什么,威胁一副画像?简直疯了。

黄少天顺着墙壁缓缓蹲下去,一阵荒唐席卷上来。静静地靠了片刻,前方地毯上传来一阵轻而急促的脚步声,在他站起身的同时,右边一盏小小的灯照了过来。

“黄、黄教授?您怎么在——”

蓝雨教授状若无事地拍怕袍子,眯起眼睛看着眼前面色苍白气息急促的少年。

“我说,这么晚了,高英杰你不是又偷跑去找那个兴欣的乔一帆一起写功课了吧?”

他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嘴边,微微一笑:“嘘……别紧张,我不会把这个告诉你们王院长的。”

 

身为一个阿尼玛格斯,他拥有动物的眼睛和直觉,穿行在漆黑的地窖过道里根本无需任何火光的指引。

这当然不是黄少天第一次光顾微草这个冰冷的地窖,包括分院长的居所以前也是会来的,喝喝下午茶聊个聊天。但没有哪一次像这一次一样,脑袋里几乎一片空白,仅仅靠着本能冲动,连方向辨别都不必,在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那扇门外。门缝里还透出一点亮光,这说明里面的人还没有睡,这个点,王杰希还醒着……也许是刚才走得太快了,突然间停下,心脏像是被一只手蓦地攥紧,这种不正常的跳动频率简直让他想吐。

 

黄少天伸手抓住了胸口的衣服,刚深吸了口气来抵制那种莫名的刺痛感,却看到房门被从里面缓缓推动了。

难道他也——

换上了一身薄丝绸睡衣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然而王杰希并没有觉察到阴影中还有个人紧贴在墙面上,探身用手里未点燃的蜡烛去够墙上燃烧着的灯芯。

他只是在准备去进行每日例行的查夜探房。

噗,一阵怪异的风把刚刚亮起的蜡烛吹灭了,然后他被一个迅猛的突袭压得连退两步,脊背抵在冰冷的石墙上。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把王杰希卡在自己和石壁之间,在对方嘴唇发出第一个音节之前咬了上去,发狠一样地吻他。同一时间心脏鼓噪地更厉害了,但取代疼痛的是像被电流袭击一样的酥麻,足以让他整个人颤抖而不自知……嘴唇覆盖的还不够,好想要把舌头也搅进去,这个烦死人的,一整晚翻来覆去折磨着自己的念头终于付诸了事实,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少顷,王杰希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隔在躯体之间的天鹅绒斗篷和丝绸摩擦着,发出沙沙的轻微声响。他们同时在这个像是要吃人的亲吻里放松下来,以咬破王杰希的嘴唇为代价,理智回笼了的黄少天发冷似地缩起肩膀,他抬起头,呼吸又急又浅,发红的眼睛里有着一丝自暴自弃的绝望。

“我——”

王杰希没让他说下去,他不需要这个解释:“我知道,你跟我来。”

他把他带进自己的房间,那扇门在他们的身后阖上了。


TBC

评论(21)
热度(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