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7. 

梦里黄少天回到了自己还在读一年级的时候。

忘了是几月份,应该是下半年,天还没有太冷。他才刚被选入魁地奇球队,没能打上几场比赛飞行用的扫帚就意外破了,勉强修补了用着。在写给魏琛的信里他提到了这件事,没想到一星期之后猫头鹰送来一个硕大的包裹——魏老大不知怎么搞到一把夜雨系列限量定制款,把他给兴奋的!当天没找到用的机会,夜里实在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偷偷摸摸爬起来溜出塔楼去扫帚屋给新扫帚上油打蜡。一番折腾完当然是要趁热试一试,于是他拎着冰雨走到月光下,头顶一片阴影移动过来,划过自己投在地上被拉长的影子。

鸟,还是?

他抬头在天空中捕捉到了那个正在飞着的背影,深绿色的微草队袍。

然后他很快认出了那柄造型独特的扫帚——灭绝星辰,属于微草二年级的主力击球手王杰希。下午的时候微草和霸图学院两支球队刚刚进行过一场比赛,就是这人贡献了两个惊艳的进球但最后队伍还是输给了霸图。这时候他一个人在这里飞,不知道是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在反思还是因为别的。

 

总之他鬼使神差地骑上冰雨,拉开一段距离,在确保自己没被发现的情况下尾随上了对方。他们先后绕过城堡最高的尖塔顶,继续钻进茫茫黑夜。那一晚的风很大,其实不适宜飞行,他手里抓紧了轻便灵动但还不太熟悉的新扫帚,在气流中时不时会感受到颠簸。但王杰希却似乎完全不受其扰,他飞的速度并不算快,很随意自如,就像在庭院里随便出来散个步,有时候还有些恣意的小动作,比如顺着风势垂直上下,看似简单的把戏只要稍微模仿一下就会发现其实很是不易。于是他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在球场上王杰希会显得有些突兀,微草的队员们跟不上他,便更罔论配合——不过换成是我的话就不会轻易被甩掉!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发现前面的身影加快了速度并微微转向,顿时精神一振。

 

那个时候他还以为王杰希是要去禁林。

 

禁林是在学校城堡外的一片森林,没人知道有多大,校规里写明学生在校期间不得出入,违者被发现最严重会被校方直接退学。而且据说能活着出来接受处分都算好的,更有可能的是就直接在里面被那些强大恐怖的魔法生物踩扁,和它们的便便混在一起变成花肥而一辈子无人知晓。当然,很难说是不是真的从来没有学生去过,某种行为一旦被明令禁止,就一定有人会去尝试。只是没想到这个王杰希看着像是个循规蹈矩的好学生也会干出私闯禁林这样的事来,胆子倒是不小?当然黄少天自认不是那种会抓着人把柄就去打小报告的人,无非由着那份好奇心想跟过去看个究竟。然而让人失望的是。王杰希没有真的进入禁林,他降落在它的边沿,黑湖的湖畔。

梦在这里跟实际的情形出现了一点偏差。 

在梦里他就那么直接地朝着王杰希走了过去,而且对方也很自然而然地回过头来跟他说话,像是一早就约好在这里见面一样。但实际上他是偷偷摸摸地把自己掩藏在那些低矮灌木丛后面,努力伸长脑袋窥探的时候被一道银光直接照亮了脸——总之就是五米之内,被发现了。也许是因为那些悉悉索索的声响。

“黄少天?”

没想到会被一下叫出名字,他故作镇定地直起身来拍打身上沾上的露水,临场发挥:“怎么在这里碰到你那么巧,今晚月光不错,嗯,我是来喂湖里的巨乌贼的……你呢?”

王杰希看看他,好像在思索这人要用什么来喂巨乌贼,把他自己扔下去够一口吃吗?

“我来看我的植物。”他答,顺便扫了一眼黄少天手里的冰雨,“新扫帚不错。”还挺有眼光。

原来他在这里有一块不大的,但属于他一个人的苗圃,这似乎是一项年级第一的特权。

“主要是种一些魔药需要的原材料,有些种子得从国外邮购。”王杰希简短地解释,“选在这里是因为土壤。”禁林中的土壤更适合魔法植物的生长,也许因为城堡内外的土地有受过咒语的净化,安全,但丧失了某种混乱无序的生命力,离禁林越近,那些植物的长势就越好。

“那你进去过吗?”当然指禁林。

王杰希似乎一愣:“没有。”

有也不会在别人面前承认呀,他反应过来自己的问题有多傻,就也蹲下去假装跟对方一起看那些花草。这时候这时候云层分开,一束月光慷慨地照亮下来,让他第一次近距离地看清了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并不那么吓人,像一对配错了的扣子嵌在挺拔的鼻梁边上,从光泽来看是宝石的材质(顺便一提那时候王杰希还是个娃娃脸呢)。

“这草怎么是紫色的,看起来好像中毒了……哇这个花长得好像猫脸?”

他叽叽呱呱地问这问那,自觉很是给人面子。对方也挺有耐心地一一给介绍了,学霸很了不起嘛……他左耳朵进右耳多出地随便听着,一边小树枝在脚边的泥地上画了一个小圈,在那个圈边上又画了一个较大的圈,没多久之后用鞋底悄悄抹掉了它们。

 

第二天他打着哈欠去吃早餐,被郑轩从外袍后领子的兜帽里摘出一朵花来。

吓一跳,倒不是因为别的,他昨晚见过那花,没人摘自己落在地上,挺好看的。

可王杰希分明都没挨着自己一下,是怎么放进去的?

结果边上喻文州的一句话让他直接把南瓜汤喷桌布上了。

“紫色三色堇,这花的花语是沉默不语呢,少天。”

 

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这一幕,都多早以前的事了,得有十二年了吧。不过他决定找个机会问问王杰希这些年来他的那片花圃如何了。

 

18.

“你确定?”

“虽然这画得抽象了点,但你觉得那位张新杰教授是会给出错误答案的人么?”

“那么就是它了,”高英杰把手按在老旧发黄的书页上,低声念道,“突厥蔷薇,拥有古老的历史和各种传说。相传埃及女王Cleopatra曾在充满及膝深蔷薇花瓣的房间中欢迎她的情人马克·安托尼,”那描述看得他稍微有点脸红,又看了一眼边上显得昏头涨脑但又迫不及待的同伴,善意地跳过了那一长串的阐释,翻到下一页,“嗯,从制药角度来看,红色和粉色的花朵只具有观赏价值,而白色和黑色的花朵则拥有神秘而危险的力量。白色的花朵可以用以制成让人产生美好幻觉,见到逝者故人的安魂剂;而黑色……呃。”

他停下来,咽了口口水,把书推过去让刘小别自己看。

“接下去的那半页被人撕了。”


19.

刘小别在一片哦哦哦哦哦的古怪叫喊声中走进蓝雨公共休息室。

他找到在正在跟同伴们分享零食的卢瀚文:“出来一下,有事问你。”

“就来!”小家伙从椅子上跳下来,拍打袍子上的饼干碎屑。这时候房间里又响起了那种哦哦哦哦的声音,还夹杂着一堆啪啪啪的鼓掌和口哨什么的。“小卢加油哇!”有人扬手扔来一包巧克力蛙,他嘿嘿笑着接住还朝对方挥了挥手手。这尼玛蓝雨都是一帮神经病吗?刘小别莫名其妙,按捺住怒火拔腿就走,卢瀚文忙转身跟上去,把一片欢腾甩在身后。

两人的背影先后消失在拐角,群情激昂的欢呼声才渐渐弱去,而这时候终于有人提出疑问:“我们刚刚是在干嘛?”

“不是为了庆祝终于有别的学院来咱们这儿预约圣诞节舞伴的意思吗?”有人答道,但听上去也不是很确定的样子,“我看以前学长们都这样。”

“但刚才来的不是个微草的男生?然后他约的是小卢……男的也可以找男的做舞伴?”

“等一下,男的不能找男的当舞伴的话,那不就意味着如果约不到别院妹子,我们整个蓝雨连自己凑对解决出席舞会这种事都不能实现了?不会这么惨吧?”

“……”

蓝雨公共休息室再次陷入寂静。这次是死一般的寂静。


20. 

刘小别走廊拐角处前停下来,一转身发现卢瀚文正冲着自己举起手里的糖果,目光闪亮。

“苹果味的巧克力蛙,前辈吃么?”

又来了,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这么装一辈子大尾巴狼?刘小别厌烦地挥开那只手。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他冷冷地发问。

“——干什么?”

月光下卢瀚文眨了眨眼睛,天真的脸上一派茫然。

下一秒他被揪起衣领狠狠推到石柱上,刘小别咬牙切齿地,几乎是狰狞地逼近过去:“说实话,你去过禁林对不对?”

“我……”

“不然解释一下那朵鞑靼黑蔷薇是哪来的?那天你要做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加强版生骨灵对吧?亏我当初还真傻呵呵地跟你打赌,输了还来帮你一起炼那该死的药!”

哪怕那一页书已经被撕掉,但至少有一个事实是已知且毋庸置疑的:一本记载着所有黑魔法相关魔药的禁书,里面任何一种魔药不管效果如何,其实现方式都是通过控制、扭曲人的精神和思想,如同Imperius咒一样。

一剂邪恶的、操纵人心,腐蚀人思维让人失去清醒和理智的可怕魔药,仅仅是试想自己中了的可能性就让他毛骨悚然。

 

“别装了,不说说你的野心计划么?通过某种禁术魔药控制我?还是别人?要是没那事故是不是你现在已经得逞了?”

在这一连串的咆哮下卢瀚文几乎说不出话来,那双大眼睛里终于有了一点惊惧。

“你在说什么前辈?我、我没有想控制、”

“闭嘴你这个泥巴种!”刘小别忍无可忍地抽出魔杖抵住他的喉咙,“再他妈在我眼前装出这副无辜兮兮的可怜样试试——”

“除你武器!”

瞬间魔杖脱手飞了出去,径直跌落在来者脚边。

他咬咬牙回头:“教授。”

“在走廊里用魔杖威胁同学,微草扣五十分。这算是期末压力过大么导致的异常行为么?早劝过你应该多选修一门瑜伽课的了。”暗影中看不清黄少天的表情,但显然必要时拿出足够教师威严这套于他已经熟稔无比,“还有如果数到三你还不放开瀚文领子的话就再扣五十分,三——”

有特么从三数起的吗?!刘小别愤怒地松开了手,不再看卢瀚文一眼,走过去想要捡起自己的魔杖,只是刚弯下腰手指还未触碰到,那根东西却突然一下自己蹦起来,被蓝雨代院长在半空轻易抓住。

“别着急啊,还没跟被你惊吓到的同学道歉呢吧刘小别同学,”黄少天微微侧过脸去,低声提醒这个比自己稍矮一些的五年级生,“别说不知道该怎么做,微草不是号称全校最讲究礼仪的学院么?”

 

出乎他意料的是,刘小别只是沉默地,抬头微眯起眼睛瞪了自己一眼,就转身从楼梯另一侧快步走开了——他宁可丢下自己的魔杖不管也不愿意开口道歉。

这脾气也忒大了点。

 

TBC


别哥生快啊,说了想给你写个总攻文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但是可惜我的手速太慢,现在都还在吭哧吭哧写这个……7月份你家队长生日的文……_(:з」∠)_

以及明年你就会比黄教授还高1cm了!

评论(16)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