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赶一下,所以比较短,而且开头写的乱七八糟,有空再改

大约就是个“涛声依旧”的故事

这还是个很久很久之前的点文,从私信里扒拉出GN的名字……不知道还在不在看,总之猛虎落地  @咳咳  


1.

 按照提示他在码头酒吧的吧台前见到了那个搭船客——“离厕所最远的那张椅子,龟背竹后面。”,通讯器上是那么说的。那个位置不仅偏还挺隐蔽,走过去时只见人影从一蓬绿叶底下哗啦一声钻出来,活像个自丛林来到尘世的野人。

 

“嘿,你是于峰吧?我流木,你要不要看看我的证件?”

栗色头发的青年伸出手来跟他握了握,灯光下一口牙照得特别白。

毕竟是接下去在飞船上相处一周的旅伴,还是谨慎些好,于是两人交换了各自的身份证件看。第一次见面,之前的联络都是在网上。半个多月前于锋在专门发布征求搭船信息的论坛上发了个帖,他要走的那条航线算是相当冷僻了,但前后还是有那么五六个人找了过来。考虑到飞船不大,也没打算多赚几笔,他就把那些路线有绕远不合适的和性别是女的都拒绝了,最后定下的就这一个:从卡戎港去开普勒星22-B共辖区的27岁单身男性,有飞船驾驶执照但没有自己的船,职业是记者。一个人方便,而且完全顺路。

 

邮件里提过的信息跟他手里那张第十区ID卡上的都能对上,包括那个流木竟然是真名实姓而不是网名。只除了真人要比那张3D动态相片看着要白皙一些,没那么丑,普通模样普通身量,挺瘦,唇边有两道深深的笑纹。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流木还主动凑过来解释了:“那年去热带海滩写稿子,晒得像个黑炭,感觉人种都不一样了,每次外出旅行过检测口时都得被对照上半天怀疑不是本人。”语速轻快,话不少,东拉西扯,典型的媒体人。这趟旅途不会寂寞了,于锋心想。自驾旅行就是这个问题,整个宇宙里好几天都见不到另一个人,时间一长很多人愿意找个搭乘的做伴。

他们换回ID卡收好,流木问:“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船刚去做燃料补给,大概四十分钟后吧。”

“那你要不要也来点什么?这儿的腌黄瓜三明治不错,或者喝一杯。”

于锋摇头:“不了,我还有点东西要买,先去附近转转,一会22号船坞见。”

 

 

卡戎港是个大港,前联盟时期每天大约千余千架次的飞船起降。如今大形式萧条了些,载人星际客舰是少了,私人小飞船的数量却填补了上来,传送塔的灯还是每天从早亮到深夜,偶尔还会出现排队等起飞的现象。

 

奔雷号开着两个侧推进器缓缓前进,滑行了十多分钟后交通管制提示灯亮,于锋在控制面板上按下按钮,打开主推进器开始加速爬升。一束明亮的蓝色烟雾从船尾排气孔喷出,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孔雀羽尾似的痕迹。仪表上显示速度已达到每小时两百公里,并仍在稳步上升,已进入自动模式按照规划的航线行驶。整个爬升的过程平稳之极,在船舱内几乎什么也感觉不到。

 

“哥们你这艘船真不错,”流木忍不住说,“真的,我之前跑来跑去也搭过不少别人的船,都赶不上你这艘的性能,奔雷号是吗,名字也好。”

于锋扬起眉毛:“起飞不到半小时,你这个结论是不是下得早了点。”

“不你不知道,好多私家飞船里连重力调节系统都没有,有时候我得把自己跟手提电脑绑在一起在船舱里飘来飘去地写稿,写出来的东西狗都读不懂。”

“这里的重力系统也不是全天开的,每天要中断蓄能半小时。”

“我这人很随意的,只要睡觉的时候能全程挨着床就行。”

“那在这里你不会有这方面的困扰。”

“酷。”流木吹了声口哨,环视着并不太新的船舱,主要以蓝白两色构成,冷调的简洁,“所以你应该下了不少功夫改造吧?这应该是艘二手改造舰,我在这方面可是有点研究的。”

于锋不置可否地转开话题,问:“你抽烟么?”

“唉?偶尔吧,写稿的时候。不过你要是讨厌人抽烟这几天我完全可以忍住。”

“没那么严重,只是提醒一下,如果抽的话房间里记得开空气净化仪。”

“不不不,说真的我其实都没有瘾。你应该是闻到我身上的那股烟味儿吧,不管那是最近都跟一个老烟枪待在一块沾的,我太知道二手烟的可恶了……”流木一边说一边抓起自己的领子嗅了嗅,“估计洗个澡就好了,这儿能洗澡吧?”

“能。”于锋说。

一瞬间流木看上去简直要扑过来拥抱他了。“太好了!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讲究人。”他说,“也对,一礼拜也就罢了,你到西林边塞要十天,如果没有淋浴设备的话会死人的。冒昧问一下,你是个旅行爱好者?会各地跑去探险的那种?”

“为什么这么说?”

“不然我想不出有什么必要给一搜私人用的飞船装一个跳跃引擎。”

“这你也看得出来?”于锋有些意外。

“嗯,我以前采访过这方面的科研人员,他们给我讲解过一些”流木靠在操作台边,指了指液晶面板边缘一个并不十分醒目的图形标志,“在它还是一项仅限军方使用的技术的时候。”

跳跃引擎能够让飞船靠加速脱离临近恒星的重力阱,从而实现定点跃迁,跳跃距离最远可达12光年。但这对一般的民用飞船来说毫无意义而且十分危险,首先目前他们一般得不到跨星系旅行的允许,再者当引擎发动时飞船前后的空间会带来扩张波,也就是说如果操作出现误差,那时候附近一粒极小的粉尘都可能在瞬间导致飞船炸裂。

“这玩意儿绝对造价不菲,”他笑嘻嘻地竖起拇指,“大手笔,土豪咱们能交个朋友不?”

于锋笑了笑:“你不是看出来这是搜改造船么?所以那不是我安的,原先船上就有。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旅行爱好者。”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流木边看还边念出了声:“花卉经销商……你居然是个花卉经销商?不管怎么说能搞出这么艘飞船都够有钱的。不过你不到首都星圈做生意,跑去西林边塞这么鸟不生蛋的地方做什么?那地方有什么奇花异草?”

“战后生意不好做,跑远点才好找新的商机。”

“嗯嗯,商机,生意人的头脑都是宝箱。”流木露出了解的目光,“总之能搭上你这班飞船算我运气不错。”

“你呢,你去开普勒星是工作还是?”

“算是吧,接的私活,给一个老掉牙的亿万富翁写回忆录,远了点不过开的报酬不错。一个月前我从原先的报社跑出来了,那地方简直没法干下去……”他自顾自地说了一堆,突然反应过来,一拍腿,“靠,我怎么给你讲起故事来了。接下去还有七天的时间,我可不能刚出发就说太多让你觉得烦了——你没有已经觉得我很烦了吧?没关系可以不用回答,有时候就让我自说自话好了,不,我应该现在就去洗澡。”

“还好,你跟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有点像。”船长柔和地回答,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浴室在那边。”

 

奔雷号在漆黑的宇宙中滑行,这是旅行的第一天。


TBC

评论(1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