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33.

冯宪君离去时怒气冲冲的脚步声犹在回响,王杰希看向自己眼神让黄少天有一种转身离开的冲动,但他忍住了。

“你怎么来了?”王杰希低声问。魔药大师此刻穿着不同于以往的燕尾服,如同从一副油画里走出,值得一声响亮的口哨,可惜现在不能吹出来。

“废话,想想你搂着另一个女人的腰转圈的画面我怎么可能还坐得住?”

说着黄少天利落地解开外袍往身后一甩——底下女学生们的目光顿时变得热烈。“我可是来救场的,错误着装示范大家别学。”他回头冲她们笑。

蓝雨教授长袍下的穿着风格是可以预见的麻瓜日常休闲系,和他的混血家庭出身相得益彰:白衬衫简单地扎在一条紧绷的牛仔裤里,不是魔法而胜似魔法地勾勒出劲瘦的腰和挺翘的臀。以及那头走得急了乱糟糟的头发,给人感觉完全是刚在草坪上睡了一觉醒了,落了满身阳光匆匆一路赶来——

来请一个人跟他跳一支舞。

“请问,”他半鞠躬地,冲着微草院长伸出手去,“现在我是否可以邀请你共舞一曲?”

“看到了么?”王杰希转却向学生们,“这就是在舞会上你们要做的第一件事:礼貌地对你希望共舞的对象提出邀请,只要你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我想任何一位有教养的巫师都不会拒绝。”

黄少天惊觉柔软的触感不知何时已在肩头和腰间落下。这一次音乐起得十分及时,刚刚接受过批评的小精灵们个个睁大了眼睛,严正以待害怕再出什么岔子,庄重的旋律掩盖了一方低声的抗议。

“为什么是我跳女步?”

“嗯?”王杰希抬了下眉毛。

拿惯魔药试剂的手准确而稳定,把对方的腰也接管到他的势力范围。直接略过商量步骤的独断专行,他不得不怀疑优雅举止的假象底下包裹的是不容置疑的掌控本性。大势已去,黄少天只好决定展现自己的大度:“好好,身高差是吧,女步就女步,不过你有这么高么?最好不是在靴子里垫了什么。”

“放松,跳女步也并不需要踮脚。”

“……”

传统宫廷舞由贴身握抱的姿势开始,黄少天磨着后槽牙,在步伐被带起的瞬间绷直了肩背。耳鬓厮磨的距离,气息如潮,他一时间脑子里根本记不起任何舞步,只好先行提醒自己的临时搭档。“跟你说个事,在这之前我的舞会记录是四十分钟内踩了苏沐橙共计一百二十多脚,然后不得不给老叶擦了三个月的级长浴室,这就是为什么过去我对这项活动毫无兴趣的原因。”他警告道,“你看为了你我也是蛮拼的大眼儿。”

一个乐句的顿点,脚步被迫朝后退了半寸,腰被压着往后一仰。

“交给我。”王杰希说。

 

三个字,像个承诺。似乎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了,把节奏交给合适的人掌控之后舞步变得神奇地合拍。平均一分钟三点击脚的惨剧没有重演,他们顺利地,近乎完美地嵌入旋律,在大理石地板上转了半圈和更多的半圈。当回到原点时,按在腰间的那只手忽地松开。

“就这样。”

就这样?黄少天眨了眨眼睛,瞬即反应过来对方这是对学生们说的。

他们正被底下的一双双眼睛看着,刚刚贡献了一段成功的教学演示而不仅仅是一场暗中的调情。音乐还在继续,明显换了一个节拍,在短暂的走神过后他觉察到自己好像又被王杰希的长腿顺利地哄回了一个方形步,这过分的娴熟突然让他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领舞好手,”他嘀咕,“是不是哪怕一颗打人柳也能当好你的舞伴?”

王杰希可能并不是真的如同看上去那么游刃有余,因为他居然回答:“你的腰比打人柳细。”

黄少天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要被这个说不清是不是答非所问的比较给激得笑出声来。本来他完全可以发挥他的专长用更多的话调侃回去,可是憋笑时候胸腔的震动带来的奇异感触让他意识到两具身躯正隔着薄薄的衣物紧紧相贴,一时间短暂地忘了词。

“也比打人柳短和敏捷,”结果还是王杰希说,“还不会无差别攻击。”

这话乍一听像是个补救,但从这个角度看去魔药大师不协调的眼底分明笑意沉沉。

“……喂喂!”

体温在升高,旋转让他们出汗。王杰希垂下眼睫,挺直鼻尖上的光洁的细汗对于黄少天来说是个视觉冲击,各种蠢蠢欲动都需要控制。

 

整段三步舞曲中他的手臂都被迫抬起,环在比自己高4厘米同僚后颈上。作为报答,黄少天放任手指灵巧地滑进王杰希的发间,指腹轻擦着耳后敏感的皮肤,偶尔“不经意”地屈起轻挠两下。这个挑逗好像暂时还没有引起什么严重的后果(王大眼他竟然不怕痒!),然而忍耐是可以从对方平直紧抿的唇角中看出来的。他在转向中检阅着王杰希脸上的表情细节,在心里暗暗预订下等到没有别人的时候头一个要吻的地方,以及接下去的每一个地方……鞋跟在大理石地面上轻敲的响声,衣角摩擦发出的沙沙声,还有变短便浅的呼吸,他的听觉向来灵敏,只要愿意就什么也不会错过。

“?”心不在焉地太明显,王杰希投射过来一个疑问的眼神。

“在想一会儿怎么把你大卸八块。”黄少天愉快地回答。此刻他们正在经历一个小幅度的回转,下一秒对方的腿准确地插进自己双膝之间,这可能只是个无心的动作,但仍然带来了让他耳根发热的联想。并继续被领着转圈。被带去哪里都无所谓,他甚至希望着圆圈舞可以无休无止下去,但音乐还是变了。

 

“这是什么舞?”他凑过去飞快地表示,“我不会。”

“探戈。”王杰希说,他的视线短暂地向奏乐的小精灵那边飘瞥了眼又转回,他们当然没有必要给学生们演示完每一段舞蹈,不过……“它很简单,没有错步,摔倒了都能起来继续跳下去,如果你想试试——”

“没有错步,”黄少天眼睛一亮,“那就是怎么都可以喽?”

王杰希觉察到了那份危险,但还是晚了一步。他的舞伴在一个铿锵的音符里大胆地拧腰,直接将胯骨紧贴上来,严丝合缝,寸步不让,转头时嘴唇堪堪擦过脸颊,学生们发出一阵低呼。

在下一个乐句中王杰希不露痕迹地微微将人推离。

“这对学生们来说太过了。”

可黄少天似乎撩上了瘾……“是吗?”他问,又跨出一个毫无章法的舞步,并且异想天开地像中箭一样滑落下去,王杰希的手臂及时捞住了这具冒着热力的身体,他在被沉沉地往下拽。这个危险的拥抱凝固在倾斜中,黄少天眨了眨眼睛,用口型数道:3、2、1——

啪地一声,头顶和壁角的灯光全数熄灭,小礼堂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学生们一片哗然,一时间“Lumos(荧光闪烁)”的咒语声此起彼伏,从魔杖尖端冒出的一团团的微光接连开去,隐约照亮身边的轮廓。

然后他们听到蓝雨教授在黑暗中清了清喉咙。

“看来今天的课程就只能先到这了。”黄少天懒洋洋地指挥,“级长带队,各分院按秩序离开——让小精灵们先走。”

 

34.

小礼堂里彻底安静下来,但乐曲的节奏还在他们的身体里延宕着。

“怎么会突然灯全灭了……我还没跳够呢,”黄少天抱怨着刚刚的意外,“看来是这些地方的长明咒是需要加固一下了,改天好好跟老冯说说。”

“没跳够?”王杰希在黑暗中反问,汗津津的躯体还挂在自己一侧肩膀上,他也没有松开贴放在对方腰间的手,彼此的心跳错综交缠。

他不戳穿,黄少天反倒嘿嘿笑起来,大概自己也不好意思再编下去。

“主要是我穿着牛仔裤啊,你懂的……一有什么遮都遮不住,被学生看到可就糟了。”他为自己的明智举动得洋洋得意,湿热的手心攥紧了对方的小臂,像是继续踏着舞步一样把人往黑暗的深处拉,“嘘,我们换个地方继续。”

 

王杰希任由他拉着往前,没有荧光闪烁的带路,他的大小眼不具备夜视功能,只能大略地判断他们现在身处的是走廊。然而就在这片漆黑的走廊里黄少天忽然伸手推开了一扇门,灯火明亮的房间徐徐展现在他们面前,横亘在房间正中的那张大床和地窖里的几乎一模一样。

黄少天欢呼一声直接扑向了那张柔软的大床。

“这是……万应室?”

本该只存在于校园传说中的神奇房间,城堡八楼小礼堂前走廊第三块挂毯对面。它时有时无,并不确切存在,但当它出现时,总是布置的符合求助者的需要。

前提是你得真的渴求并且非常、非常集中精力地去想。

“对,我成功把它召唤出来了。”黄少天从床上坐起来,“所以你看,这就是我想的。”

他的目光中流动着壁炉金红色的噼啪火焰,和正向床走近过来的身影。

 

王杰希垂下头来吻住他,黄少天的喉咙深处溢出一声满足的喟叹。他闭上眼睛,在茶树气息的包围中先手指后嘴唇地一一描摹过对方的眼角、鼻梁,自此方圆满达成了之前的心愿。辗转忙碌之际双手也不忘凌乱地去解对方那身舞会礼服,但从没那么不得要领过——燕尾服真是该死!一番情绪高涨的忙碌之后宽衣解带这个阶段性任务终于有了成果:尽管更多只体现在脱人的一方身上。在魔药大师手指的帮助下黄少天总算把肩膀从那团衬衣中解放出来,紧绷的牛仔裤也被拉到膝盖以下,再到脚踝。“等一下!”像是一激灵,他下意识地合拢双腿,把迫不及待的证据藏到阴影里,“总得先看看这房间里都还准备了什么吧。”

他就这么半裸地爬向床头,伸手打开边上那个桃花木矮脚橱。里面哗啦一下掉出了好些东西,羽毛的,蕾丝的……大开眼界。

身后男人的目光变得幽深:“黄少天……”

“靠靠靠,也太周到了,我真的没想这些好吗!”黄少天差点把头磕在床柱上,手忙脚乱地把掉落物塞回去,又伸手往里探了探,这一次摸出一瓶火焰威士忌和两个玻璃杯,“哇,竟然还准备了酒。”

“你想喝吗?”

王杰希问,随手扯开脖子上的领结,这个动作让此刻唯一的观众喉咙干渴。

于是他诚实地回答:“想。”


TBC


关于探戈的那句台词是用了《闻香识女人》里面的

评论(19)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