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之前的又被屏蔽……先别管了继续看吧_(:з」∠)_

38.

嘲笑过王杰希要衣锦日行了的黄少天没想到在返回途中遇到麻烦的会是自己。

他被一群叽叽喳喳预备去自习的女学生们在中庭围观了。

 

“唉这是哪来的大狼狗?”

“你们看嘴里还叼着东西,是不是送信的?除了猫头鹰狗也可以送信吗?”

“很帅啊,这一身漂亮的毛,我也想要一只这样的……”

把手伸过来想要摸的女生是微草的柳非,就冲这个微草今天怎么也得扣个80分吧。黄少天在心里这么决定了。

“别碰它。”然而这时候另一个微草学生越众而出“救”了他。

狼眯了眯眼。居然是刘小别。

“别碰,你会被咬的,它不是狗是狼。”刘小别重申了一遍,看向狼的目光有些微妙,“是……王院长的狼。”

善意的提醒远没有微草分院长的名头来得有震慑力,柳非马上悻悻收回了手。女学生们的包围圈也不自觉地分开,让出一条通道来让狼踱步出去。

狼回头给了刘小别一个“谢了”的眼神,主要看在他及时纠正错误认知的份上——这么威风当然是狼了。

 

从包围圈脱身后向着蓝雨塔楼的方向走出一段,黄少天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刚刚还表扬过这家伙怎么自己跟上来了?

估计还是猜到了或者正打算来猜一猜,还算敏锐嘛,他心道。

索性回过头去等着看刘小别打算说些什么。

 

年轻人一瞬不瞬地盯着狼,开口:

“……这一届学院杯的冠军会是微草。”

黄少天差点腿一歪笑翻在地上。

真是万万想不到听到的是这样一句开场白——妈蛋微草的高材生就不能说点别的吗?试探还是下战书也不该是冲着我这个教授来啊!好歹忍住了,狼维持一副“愚蠢的人类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例常表情望着少年。

刘小别皱起眉头,抿紧嘴唇,无端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

没有想象中一通劈头盖脸“微草个屁蓝雨冠军妥妥的来这放什么大话小子你有本事狂有本事打输了别哭巴拉巴拉”那些话,他说的狼好像根本没有听懂。

可它看向自己的眼神绝不可能只是一只普通的狼。

没有切实的证据,刘小别仍然决定相信自己的判断:眼前的狼就是黄少天。

“教授,您和我们院长之间的事,”于是他上前一步,压低声音,克服着自己对所看到那些事背后实情的抗拒,“我不会说出去的。”

“……”

黄少天觉得更好笑了,自己跟王杰希那点事再怎么不宜宣之于外也不至于被一个学生给拿捏了吧,这个刘小别到底在想什么啊?他乐不可支地继续故作深沉,反倒越发期待接下来听到的话。

说,接着说。狼伸出前爪在地上刨了两下。

刘小别的表情变得更复杂了,短暂的沉默等待之后,

“那爱情魔药呢?”他问。

 

39.

“哈哈哈……那小子居然说事情是因他而起他会努力找到解除方法的。口气简直像是在对重病患者说我会救你你不要放弃希望一样。啧,这么有责任感的年轻人现在还真是挺少见的,搞得我对他都要改观了。”

“然后呢?”

“然后我实在绷不下去了,就说刘小别你说完了没有,说完就可以走了,还站着是想看教授我大变裸男吗,他就像吃错药一样跑掉了。哦,我是不是又欺负你学生了?”

“嗯。有一点。”

有就有。他边笑边撑起身体,自然地靠到身边魔药大师的腿上重新躺下。刚在浴室里洗过澡,两个人身上都有着黄少天喜欢的那种茶树沐浴露的淡淡气息。另一种还未散去的气味萦绕在房间半空,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不言而喻。午后第一堂课的时间,地窖没窗户,永远点着火把,但这仍然算得上白日宣&&淫。而且时间紧迫,更别有一重刺激。

 

其实黄少天本来只是打算抽空来跟王杰希说说他觉得魔药药效的确有减退迹象的事。原因是昨天一天下来他奔波于三个年级五堂课两场期末考试,监考完毕回去又改试卷到深夜,忙得脚跟打后脑勺,期间那种非见到对方不可的焦虑倒是没再冒头过。然而一敲开地窖房间的门看到人,原来想什么都像熨斗过处的蒸汽一样哧一声化为白雾散了,先拉住人啃了再说……

 

他们在堆满了羊皮纸卷昨夜和书本的书桌边上做&&爱。木头桌角膈得黄少天的尾椎骨隐隐发疼,王杰希觉察到了这一点,就把人抱起来半坐到桌沿上去,从斜下方往上插进他的身体,小幅度地缓缓动作。黄少天舒服得把头埋在人的肩窝里呻吟,用牙齿磨着胛骨处的肌肉。他现在又不去想什么魔药或者以后的事情了,有点得乐且乐的心态,专注于体会这桩事的乐趣,学得也很快,得益于到底是年轻而敏感的身体。相信这上面王杰希也是抱着一致的态度,从他若无其事地“顺手”从抽屉里拿出装润&滑&剂的小罐这一举动完全能看出来。万应室里的东西不能带出万应室,所以这只能是魔药大师在百忙之中自己动手调制的了,反正这里也有的是材料和器具,成品的使用感经验证也算得上好。

 

这场午后的温存没有持续太久,但事后能用原始的热水清洗对黄少天来说实在比清洁咒好上太多。距离下一堂课还有二十几分钟的时间,他懒洋洋地倒在地窖的大床上不想动。对王杰希这张床他觊觎已久,万应室里的那张就是幻想出来的翻版,不过亲身体会过之后显然还是原版的舒适程度要远远胜出。看来微草院长还是很注重自己的生活质量的,当然传说他那个古老家族那么有钱,当然也担负得起。他咕哝着把自己的这个看法传达给床的主人之后,“我很高兴你喜欢它,”王杰希说,“因为接下去你恐怕要有很多时间都会被困在这上面了。”原来这人也会说这样的话!黄少天实在觉得很新鲜,但同时也还是诚实地给出了面红耳赤的反应,嘴里不甘心地调侃了几句回去。王杰希伸手轻轻拨弄那些压在自己裤缝上半湿的茶色发梢,听了会可能是觉得太吵了,就低下头去咬住发梢下的那段脖颈(当然在出这个门前他会用一道愈合咒使所有吻&痕完全消除不会让任何人发现)。可那是颈部动脉的位置,黄少天顿时不说话了,本能地警惕起来,脑子里冒出关于巫师贵族血统中有将近百分之十的比例能跟古老的血族扯上关系的那些传言,这下是真的有点心惊肉跳了。

 

“你不会是想吸我的血吧王杰希?”他半开玩笑地问。

对方沉默了一下,反问:“如果我说是——你愿意被我初拥么?”

黄少天卧槽了一声,捂着脖子就往边上爬,爬出两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愤愤地转回头去:“王大眼你特么装吸血鬼逗我!要不是我熟悉文州就要被你骗到了!”喻文州才是真正的血族后人,虽然只算得上半个吸血鬼。但他的宿舍里就专门辟了一个冷藏柜放买来的血浆,并且万年体温低冷因此每晚都要泡脚,而王杰希显然没有这个习惯。“……人跟人之间还能不能有基本的信任了!”黄少天嘀嘀咕咕着跳下床抓起衣服往身上套,在系上长袍的时候感觉到一个冰冷的东西从后面围上来,滑入自己的锁骨之间。

“这什么?”

他飞快抓住那块沉甸甸的的金属,将其摊开在眼前。

银链末端是块精致的怀表,黄金表盖上镶嵌着深蓝色的珐琅,中心一圈微光闪烁的碎钻拼出的一个陌生纹样。

“给你的。”王杰希简单地说,“上面是我的家族徽章。”


TBC

评论(25)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