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算是补完上次的半章……


40.

黄少天抬眼看着王杰希,三秒钟。

“好,我收下。”

不管这算什么,既然王杰希敢给他就敢拿。虽然这冷不丁来个这阵仗是他不曾预料到的,有点好笑,包括没想到对方做派那么老派——好吧不说老派,传统?现在人一般没这习惯吧,至少他没有。这段日子以来他对王杰希各种行为的捉摸不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换作别人他一定会怀疑对方是在存心卖关子,吊胃口,但王杰希绝对不会。就像现在送他东西也是那么堂而皇之,不心虚也不过分自信,被拒绝也心甘情愿的坦然态度,让收下东西的人反而生出一种哪里输了一阵的感觉,他微微懊恼着,干脆厚着脸皮一摊手。

“这不是圣诞节提前的礼物交换吧?我可什么都没准备。”

“你不用,”王杰希说,“这本来就不算——什么礼物。”

黄少天诡笑地盯着他:“那算什么?信物?”

王杰希不置可否:“外壳上面那抹蓝色跟你很相衬。”

其实那更该说蓝雨的颜色……但这话成功地让黄少天感觉到耳根一阵发紧。

“看来你对送人饰品这种事很有心得嘛,”他故意酸溜溜地说,“恐怕早准备着一抽屉以备不时之需?”

王杰希不太明显地笑了一下,整个人显得很松弛,甚至听不出来是不是在开玩笑:“像这样有家族纹章的‘饰品’你拿去到任何一家古灵阁都可以作为凭证,能提走我家族账户下八分之一的资产。”

黄少天卧槽了一声,差点就手滑了,不可置信地抬头瞪着对方。

“我看起来这么好骗?”

“是真的,只是还需对照我本人的签名。”

“……”

屁,哄妹子呢这是,黄少天在心里吐槽着,还挺老道的。当然他还不至于应对不了,要是觉得会因为一点甜头就战战兢兢也太小瞧他了。

“反正给我就是我的了,哪怕魔药失效你反悔了我也不会还的。”

他把怀表飞快地塞进口袋,怕人来抢一样地捂紧,活像捡了个什么大便宜,也听得出是故意要提起魔药这个关键词。但出乎意料的,这个假定情景现在无法再那么直接地让他们感到尴尬和束手束脚了。它依旧存在,但是仿佛从一块巨大的冰化为了一滩平静的水,有种抬脚就能跨过去的错觉。不完全是肉&&体关系的进展,大约人对应某件事紧张久了自然而然会放下防备,再下去几乎要变成一种说不清的期待:等魔药失效后——失效后会怎么样呢?

反正不会是无法接受的地步,好像这样的共识已经在悄然中建立。

“不会要你还。”其实你也早给过我了。这一句王杰希没说。

闻言黄少天嘻嘻哈哈地用拳头轻撞了下他一侧肩膀:“就是,我想你也不会这么小气。”

半干乱翘的发尾下遮掩不住的潮红皮肤暴露他的真实态度,王杰希无法视而不见,他拿起魔杖用咒语使它们平复。这个魔咒很新奇,第一次目睹其效果的黄少天啧啧称奇,他自己平时都还是习惯用麻瓜的发胶呢!问询过之后又发散开去:“哎我听说还有种高阶魅力咒能让单眼皮变成双眼皮,真的你可以问问楚云秀,没准能平衡一下你眼睛之间的大小差距……还是你觉得维持原状更有风格?”

这样的垃圾话不必回答,王杰希继续仔细地逐一消掉颈边唇角的暧昧痕迹,在目光仔细检阅下那些暴露在外的皮肤重新恢复了光洁,——教师仪态是一方面,出于私心他也不希望这人这个明显情潮未退的模样被他人观瞻。大概没料到这个过程如此漫长,到后面黄少天忍不住催促起来。

“差不多行了行了……大考期间学生低头看小抄还来不及谁注意得到这个!”

话这么说,人却配合着微微把脖子向后仰,下颌线完全暴露的姿态。都是相对敏感的部位,他很容易就被激得发痒并低笑起来,笑声闷在一动一动的喉结里,好像薄薄皮肤下关着个扑腾的小动物。过了会总算能把头低下去找鞋穿了,一侧鞋带被自己踩在脚底下还嘀嘀咕咕边找边抱怨了半天,说:“哎大眼你这屋子里是不是有地精啊,肯定是地精把我的鞋带叼跑了!”

 

在地窖空气流动得总是很慢。

 

这就意味着每一次黄少天离开后他的声音和气味都会在这间屋子里留存沉浮许久。这似乎还和本人的心情有关,如果他情绪高涨,那些被播散开来的声光分子仿佛就具有了更长的生命力——除非用咒语去驱散,否则不可避免地会带来一场蓄谋而深远的入侵。但王杰希显然并不打算这么做,这带着温度的气息正逐渐变得熟悉,和原有的气味悄然融合,让他能够完全平静地浸润其中。

 

走廊里似乎还有远去脚步的回音,从火炉边上传来茶水煮沸时发出的风吹树林般的响声,王杰希披着单衫坐到书桌前,挑亮烛芯开始继续批改剩下的论文。批阅过程中笔尖触到瓶底,刮擦声提醒他又一瓶红墨水告罄了,只好放下鹅毛笔拉开一侧的抽屉从深处翻找存货。翻找过程中他不经意将目光停留在一个深色封皮的书上,动作竟然停顿下来。那是他学生时期的旧课本,五年级的《变形学》。过去的东西会勾起旧日的回忆,在平时他不会那么做,但此时此刻是适合的时机,没有什么道理再对其视而不见。他凝视着它,神情中有自己也无从觉察的柔和以及困惑。打不过五年级变形学课本被翻开的瞬间,一只白色纸鹤从里面轻巧地蹁跹而出,在书桌上空盘旋了两圈,然后骤然脱力坠下落在羊皮纸卷之间。

 

竟然还会飞?理性告诉王杰希这是强力魔咒的残留比想象的要久,但这仍然如同时光加注在其上的一道封印。他动作小心地将失去活力的纸鹤展开摊平,日久发黄的作业纸还原为原本的模样,深蓝色墨水的字迹骤然跳进亮光,往好了说率性张扬往坏了说乱七八糟——总之很如其人。

短短一行两个字加一个险些戳破纸背的叹号,写的是:

别去!

 

41.

明天就是年度魁地奇学院杯决赛了。

本来并不打算干涉蓝雨队伍最后的训练,但脚步还是不知不觉把他带到了黄昏下的球场。

晚霞铺得热烈,四处流袭的鬼飞球把附近的飞鸟全都吓得四散而去,只剩下球员们的敏捷身影在半空中穿梭来去,他们大声呼喊着,呼啦啦地变换阵型。有人看到了俯冲下来跟他打招呼的,黄少天也就挥挥手让他们继续管自己练习。

就这么坐在台阶上看着,不知不觉中眼前的景象和过去的时光忽然重叠在一起:曾几何时他也这么和队友们不知疲倦地练习着战术配合,为了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热血沸腾,这样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想想还真是有些怀念。

 

又过了会他用一声口哨把这些浑身冒着热气的小家伙们从天上喊下来,聚拢在跟前训话。

“今天就到这吧,大赛之前别练得太过,注意养精蓄锐知道不?明天上场按计划来别有压力,一路冲进决赛你们已经表现得很不错了,最后一仗肯定也能拿下没问题!陈列室里的咱们蓝雨历年来拿下的奖杯都看见过吧,是时候再增加一座了!不就打微草么,微草咱们够熟的了吧压根不用怕他们,照脸打就是了!那什么刘小别速度快高英杰神出鬼没之类的,要我说跟他们王院长当年一比压根不够看好吗,可就算王杰希那么牛逼不还是输给过我大蓝雨,记住胜利的诀窍就是丧心病狂的——”

“垃圾话!”卢瀚文大声抢答,其余队员哄笑起来。

“咳咳、”黄少天干咳,“是机会主义好吗!当然垃圾话也很重要啦,能打击对方士气干扰注意力,比方说经典的战例……”

其实所谓的经典战例也就是某年决赛上蓝雨如何巧用垃圾话和针对性战术大败微草夺冠一役这帮人从入队起就已经听过无数遍就差倒背如流了,但这个时候听来也还是很长志气且振奋人心的,足以让大伙暂时淡忘决赛时全校就他们蓝雨的拉拉队没有妹子这个忧伤的事实。做了会动员,眼看着一个个的斗志都挺燃的了,黄少天豪气一挥手让大家就地解散回去好好休息。不过这年纪的人脑子里哪有休息这词,基本也都是一声令下就跑着涌向了扫帚屋,唯恐落了半拍似的。脑子里闪过什么,他忽然张口叫了声瀚文把人招回到身边。

 

“怎么啦黄少?”

“……呃、”黄少天本来是想问问他跟微草的那个刘小别之前那争执是怎么一回事的,话到嘴边却好像又觉得有点多余。之前不还挺要好一起偷偷摸摸炼制魔药来着,小孩子之间能有什么大事?估计就是不知怎么闹了点别扭。

“没什么,让你别太兴奋早点睡,你小子天天夜里闹腾别以为我都不知道,明天可是你打头阵。”

“看我的吧!”

听着小家伙元气满满的声音,他满意地伸手摸摸那颗汗津津的脑袋。

而这个时候的黄少天还不知道,仅在十几个小时之后,他将无比后悔此时此刻的自己为什么没有问出那个问题。


TBC

评论(27)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