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50.

“靠,还是让跑了!见鬼!”黄少天沉着脸悉悉索索拨开草叶走回来,“前面树太多不好追,速度够快的……”

“少天,”王杰希举着灯从小屋一侧的苗圃中站起来,“你过来看看这个。”

挨着一大片非盆栽曼德拉草边,灌木丛上一根细细蔷薇目植物茎秆孤零零地挑出来,顶头的花朵不知何时被人摘去,被掐断的切口还很明显,带刺的枝条在冷风中微微颤动。

他惊讶:“这不会就是……?”

“就是黑突厥蔷薇,看来我们来晚一步。”王杰希让黄少天尽量挨着自己站,小心别踩着那些会尖叫的茄科植物,把其余枝头上黑色的花苞挑出来指给他看,“应该是只开了这么一朵就被采走了。”

“能确定是人不是什么别的动物?”

一出口觉着自己这话问得大抵多余,没那么凑巧的。

“我在周围布了个简单的屏障,人和昆虫可以自由出入,其他动物不行,不然花花草草三天两头被踩扁就没法用了。”王杰希伸出魔杖念出一个咒句,明黄色光圈在他们身周升起,萤火虫似的光点分割了暗夜,迅速结成阵法图形渐次沉入地下。魔法结界是完好的,也能断定并没有遭遇动物的入侵。而且最重要的……只为特定采走一朵花?这种目标明确的事只有人干得出来。

沉默片刻后黄少天突然猛一击掌:“时间不对啊!”

“什么时间?”

“魔药制作的时间。你想,如果花刚被人摘走,那之前爱情魔药又是用什么做的?”他说,“我去,好特么混乱!到底有几朵花被摘走了?还是刚刚那个就不是来摘花的?”

“从断面来看应该是刚摘的,地上还有脚印。”王杰希说,“至于目的不好判断,首先不知道是不是用来酿制魔药,而且也不光只有迷情剂里才会用到这个原料。”

 

雨后湿润的泥土如一张完美的拓片,清晰地将每一下踩在其上的痕迹忠实留存。魔药大师随手折了一根枯枝在地上画了圈,辨认出两人之外第三者的脚印甚至没费什么功夫,因为那串脚印大小明显跟他们的不同。黄少天蹲下去,搓起一点泥土在鼻端嗅了嗅,然后又伸出自己的脚在那脚印边上比较了下,拍拍腿站起来。

“九成九是个学生没跑了!”他说,转身要往黑暗里走,“不然我再去追追看。”

“用不着,”王杰希说,“不如就在这里等。”

黄少天即刻醒悟过来,再往前去就是森林边界,如果真是某个胆大包天的学生想要拿着东西回学校肯定还得往回走,这边又没别的路。

“你说得对,那家伙再能躲要是天亮之前还不回转就赶不上早餐点名了!咱们就在这边猫着守株待兔确实可行,不过要是……”

他话说一半瞄了王杰希一眼,对方神情淡淡的。

“如果真是我的学生那作为学院长我也有责任,人赃俱获的情况下一切按校规处理就是。”王杰希说着,径自走向守林小屋推开木门,黄少天连忙跟上去。

 

51.

“我不困。”

不知多久之后黄少天挣扎着说。

他是一边擦掉眼角哈欠迸出的泪水一边毫无说服力地拒绝了王杰希让他先睡会儿的建议的。

 

在过去的那段时间里他一直盯着窗外,理由是自己能够夜视,而且听觉也比普通人类灵敏。尽管王杰希说他们在那一代布下的一触即亮咒完全能够代替人工监视,他还是不肯讲目光从唯一的那扇窗前移开,始终投向那片被框住的漆黑,生怕错漏了什么动静。屋子不大,和所有久无人住的场所一样,四壁散发着清冷腐朽的气息,瓦缝内绕满了风的呜咽。十二月的林中,还没有壁炉,温暖咒一次只能持续十五分钟左右并且效果还会随着时间逐渐消退。寒冷真的很能扰乱人的注意力,黄少天深信自己的精力大多花在了不动声色抵御寒冷上,所以才频频走神,眼皮打架。

 

“来,喝点这个。”

补上一个温暖咒之后王杰希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银色小扁壶递过来。

“呦,看不出来你还平时还有这习惯,没事喝两口?”

“不是酒。”

黄少天马上拉出一张苦脸,把瓶子往回推:“没病没痛的不喝药,我们不喝。”

“魔药又不光用来治病,这个能驱寒醒脑。”

“我知道啊,但我是麻瓜家庭长大的嘛,从小那个习惯就是喝药就意味着人病了,不爽……”

王杰希扬起眉毛:“那一会你睡着了我不叫醒你。”

“靠。”黄少天只好把瓶盖打开了。

液体的味道很刺激,没酒味,却像酒精一样冲地在他口中爆开,混合了橘子皮、迷迭香、薄荷油和丁香的味道。

“嘶……比咖啡强,给你留了点。”

他顺手伸袖子在瓶口边缘一抹,递回去才意识到那动作多余,两人现在早不知把对方口水尝过多少遍了间接接吻还算个屁,搞得那么礼貌反而有点一朝回到解放前似的不好意思起来。是不是该就刚才的发火道个歉呢?但似乎又没必要,而且那个偷花贼还没抓到,等事情清楚了再说不迟。这么想着干脆起身更向王杰希那边靠了靠,手扶着魔药大师袍子覆盖的双膝坐下,躯体相贴带来的热度变得清晰,这种原始的取暖方式毕竟是任何魔咒都无法取代的。

“喂,你觉得毛团摸起来会暖和些吗?“他用手肘捅捅对方,”我可以变成狼,不过狼也是温血动物体温跟人一样。”

——其实是阿尼玛格斯的变型不算完全动物态,否则一头真正的狼怎么可能惧寒。

“不用,就这样吧。”

王杰希说,一手揽着他的腰际,黄少天大方把脑袋后仰枕在对方颈窝。落在脖子上的呼吸灼热,幸好有零乱的发梢挡掉一部分。玻璃窗上隐约映出他们的眼睛,又迅速晃进黑暗。不得不承认这样紧挨这对方窝在一起比刚才舒服得太多,而当黄少天觉得舒服的时候,他就忍不住要说起话来了。

“哎我说你那地窖明明打理得挺好,怎么不顺便把这间屋子也拾掇一下,反正花都种了这也没别人,多个秘密基地不好么?”

“用来做什么?”

“比如不想批作业也不想老被学生敲门的时候过来躲个清净啊,又或者跟谁在这约个会。”

“我没有那种打算。”王杰希说,“严格说你是第一个整夜跟我待在这间屋子里的人。”

“我靠你省省,这不是查事情么能不往暧昧了说嘛!”黄少天反而好奇了,“那以前你都跟人去哪里约会?城堡外吗?”

他想起以前看过一本特别羞耻play的巫师八卦杂志,上面列什么本国黄金单身巫师排行榜,位列第一的是现役魁地奇国手周泽楷,也是近年来男巫师公认中最英俊的;第二就是王杰希——评语上说“其贵族的气度、渊博学识和拥有的家族资产足以让人忽略掉外貌上那点无关大雅的瑕疵”,第三是叶修那个在国外长大的双胞胎弟弟,他本人倒是未能名列其中。不管这八卦杂志能不能代表全国未婚女巫(和部分男巫)的真实偏好,但他回想共事的这几年里,好像还真没看见过王杰希曾经跟什么人交往,这不科学(也不魔法!)。

“怎么突然对这个好奇。”王杰希问。

“说明对你感兴趣啊。”黄少天轻易找寻到一个看上去无法反驳的理由,“如果是发自心底地想了解某个人,自然会很想知道那个人的过去。如果我对你过去的感情关系不感兴趣,那不就代表我对你没兴趣了吗?”

等看到对方眼底掩饰不住的微微动容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收回不及只有欲盖弥彰地硬邦邦加了句,“……药效决定的。”

“嗯,药效决定的。”王杰希重复着他的话,却似乎有些想笑,“那我也该一样。”

黄少天觉得自己连鼻子里都要痒了起来。

“反正就算以后当普通同事也可以相互谈谈八卦啊。”

“可以。”王杰希说,“你先说说你的。”

真要说的时候黄少天却有点语塞了。他固然没排上那个什么黄金单身汉的榜,却也算不得不受欢迎,毕业时还被不少学妹围住讨要过巫师袍上的第二粒纽扣,但到底不是那种喜欢对过往情史夸夸其谈的男人。于是干脆一概略过学生时期那些不成气候的小打小闹,只简单提了下在毕业后周游世界时先后认识的两个姑娘。

“在希腊同行的那个很快就各走各路了,本来也没想着要怎么样,就是一时心动吧。她正职就是摄影师,不像我那会儿就是个玩票的,到现在还时不时会给我寄来各地的明信片,偶尔也会见个面。”

“哦,就是你贴在房间墙上的那些,我印象深刻。”

“风景是无罪的!”

“不,我只是以为那是你自己拍的。”

“也有几张我拍的,不过大部分当时都一卷直接寄去给预言家日报副刊换旅费了,自己手头都没怎么存。魔法相机拍的照片就是这点麻烦,还要找地方洗底片,麻瓜的数码相机就方便多了,可惜图片不会动人家不收。”

王杰希没说话,没人知道那两年的预言家日报副刊一期不拉整整齐齐地码在他地窖的一个箱子里,当然报纸这东西本身是学校教授们给订阅的,他只是留存下来而已。

“另一段呢?”

“哦,那是我在澳洲的时候比较倒霉,盲肠炎发作住进医院,就是麻瓜的医院。一个人在外人生地不熟的,就整天逗那个照顾我的华裔护士说话,她都不嫌我烦。”他嘴角不自觉流露出一点带着惆怅的微笑,“当然她对魔法一点不了解,完全的唯物主义者。这没什么,我也是麻瓜家庭长大的,几十年不用魔法或者偷偷用都算不上个事,但是她希望我留在那。”

“所以你就在澳洲多留了半年。”

“你怎么知道?”黄少天吃一惊。

王杰希回答得较为模糊:“嗯,喻文州说的。”

那会儿他跟喻文州的确一直保持通讯,知道最新情况,不过如果没人问起自然也不可能逢人就说这种事,但黄少天没注意到这个逻辑关系,多少有点沉浸在逝去的恋情中。

“是啊,当时挺想答应她的,也试了。可我这人天生爱热闹,异国他乡朋友家人都离得太远了时间一长受不了,也可能还是不够爱。”他自嘲地摇摇头,“反正最后还是分手了。那会儿我也不打算再四处跑了,回国找了段时间的工作,包括让文州问问这边还缺不缺老师,哦,然后还捡到了小卢。”

“因为他你才最后决定接受这边的教职?”

“有这方面的考虑,本来托付给文州也不是不可以,但自己在总觉得更踏实点。而且有时候想想在学校那段时光挺有趣的,人多也热闹,总比在魔法部做文职好。结果来了发现学校是好玩,但也够封闭,都没机会认识什么新异性了,当然我又不是禽兽绝不会对学生出手的。”

王杰希表情微妙:“这么说来你一直是异性恋。”

“啊?我没那么说。虽然以前是那么觉得的,但自从跟你……”黄少天皱起鼻子,“反正没觉得不能接受。魔药再厉害也不至于能彻底扭转性取向吧,所以我觉得我大概是两边都可以?不过也不确定,这种事都是机缘巧合。”

的确是机缘巧合,整座学校那么多学生、教授,偏偏是他们两个人被魔药绑定在一起。

几乎是千分之一或者更小的概率。

就当中彩票吧,他也懒得去想了,腾一下坐直起来。

“行了别扯远,我的说完了该你了,欢迎魔药大师开诚布公谈谈情史。”他呱呱地鼓了几下掌,鼓完又迅速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态度,“夜谈会上只听不说是一种特别不要脸的行为你知道吧?会被扒得只剩内裤扔出窗外的!反正在我们蓝雨一直是这样。”

“那你肯定要失望了。”王杰希说,“我没有什么谈得上情史的经历。”

黄少天当然不信:“就在这一秒你的鼻子长了至少五厘米我看见了王杰希!”

“因为家里早就给我定下了一个未婚妻。”


TBC

评论(25)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