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52.

什么情况下一条动起来能开满鲜花的舌头会沉默似一片冻土?

比如某年魁地奇学院杯决赛蓝雨惜败轮回的时候。

又比如——不幸打起嗝来的时候。

 

清晰的嗝声变成了屋内尴尬的配乐,甚至在王杰希简短解释自己跟那位“未婚妻”几年前业已解除婚约之后也依然继续。黄少天欲哭无泪地大口呼吸,想把那股不由自己往上顶的气给压下去,却总是无法成功。

这里要是有口热茶能喝就好了,或者……好烦,怎么就没有一个快速止嗝的魔咒呢?烦死了。

正这么想着,感觉一股力道落在眼眶边上,是魔药大师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按压起来。

轻微的酥麻感让他缩了缩脖子。

“你这是,嗝,干什么?”

“试试。”

黄少天有些不以为然地任由动作,一边解释是自己刚才张嘴喝了口风才打起嗝来的(反正总不是被那个突如其来的“未婚妻”给吓的)。当然他也承认自己是松了口气——如果这个未婚妻现在还存在的话,哪怕自己也算是这场事故中的“受害者”,恐怕内心免不了还是要受到某些道德压力的影响。毕竟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完全建立在对方是(他擅自认定了)单身的前提上,如果不是就麻烦了,再怎么百无禁忌破坏别人婚约的事他还是不屑做的。

“我还以为这种包办婚姻什么的只有上个世纪才有呢,没想到现在还——”

他说到一半顿住,发现话顺畅了,按摩眼眶的偏方竟然很有效果。

“纯血家庭比较喜欢遵循传统,”见他好了王杰希便收回手,“两家又是世交的话这种事不算罕见。”

“可是你居然会同意。看不出来你骨子里还挺封建守旧的嘛。”一旦不打嗝了黄少天马上刨根究底起来,顿时脑补一套一套的,“还是说其实你也抗争过但抗争无效?”

“当时不过十岁,没有想这么多。”

十岁,那不就是入学之前了!简直是犯罪,放在麻瓜社会里根本无法想象。黄少天啧啧称奇之余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你的前未婚妻是不是也在这儿上过学,哪个学院?肯定不是蓝雨不过其他分院说名字我也有认识的。”

“她没来这里,去了一所贵族私立女子魔法学院就读。”

闻所未闻的学校,名字听上去就很装逼,不过这倒解决了黄少天心里一个长久的疑问。

“靠,原来还专门有个女校,”他神色俨然,拍着大腿下结论,“怪不得蓝雨分院年年分不到女生呢!”

“……”

“不过你们也是够奇葩,既然订了婚又不在一个地方念书,这不连个平时培养感情的机会都没有了么?”

“会定期通信。”

“啧啧,鸿雁往来啊,你那笔字倒是练得不错。是不是还要用那种有家徽的信笺?写上一堆肉麻话然后洒上香水,最后在末尾画满叉。”

“画叉做什么?”王杰希不太明白。

“X-kiss嘛。一个X表示一个吻,几个×就代表想吻你几次,不会不知道吧?还是你们有某种更高雅含蓄的表达方法?”他笑嘻嘻地说着,宣扬着也不知道哪本杂志缝里看来的知识,浑然不觉自己话里一股酸意。也没去细想那时候两人才几岁,就算身份是未婚夫妻,写的信自然不可能跟成年人之间的情书内容相仿——只是王杰希自然也不会去辩解这些。

“就是简单聊聊彼此近况和身边趣事,后来聊学业比较多,她在魔法植物学上很有天赋。”

“呵,那你们还真是志趣相投。”黄少天莫名膈应了一下,于是不客气地捅刀子,“既然这么般配怎么后来又分手了?”

不等回答,他抢着说:“不会是一方移情别恋了吧?”

王杰希低眉垂目,一阵沉默。

“哈!我猜对了?你那位是在女校,虽然不是不可能但几率毕竟小点儿,所以多半是你喽?你在咱们学校喜欢上谁了?藏得够深的啊老王,当级长的都是风云人物,换了别人跟谁有点暧昧哪怕八字没一撇的都能传遍全校呢!”

“不是。”对方再开口却否定了他的联翩想象,“只是后来出了点事,通信少了,加上毕业后对未来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也就不勉强去履行长辈定下的那一纸婚约了。”

“就这么简单?两家人也没反对?”

“长辈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说通了就尊重我们自己的意愿。”

黄少天脸上写满了惊讶,直觉他那番话语里似乎掩盖了什么关键性的东西,不过王杰希这人向来一本正经又神秘兮兮的,从他身上刨点儿料总是很困难。

他决定迎难而上一下。

“那你之前说的‘出了点事’具体是什么?”

王杰希微微皱了下眉,很显然这属于他鲜少跟人提及的部分,普通朋友不会问的越界问题。

“跟她的写的信被身边同学看到,我有个未婚妻的事被不小心传开了。本来在我的认知里这种事并不出奇,但显然很多像你一样的人不这么想。”

“有人用这个笑话你了?”黄少天了然,中二期对这种事情的态度总是过于敏感,因为不明白究竟怎么一回事,一边明目张胆嫌弃一边内心偷偷向往的双标态度不要太明显。“都说什么了?我想想啊,是不是随口编几句特别恶心特别肉麻的话到处宣扬说是你情书里写的?或者嘲你这个大小眼怎么会有女朋友女朋友是不是长短腿之类?”

“差不多吧。”

王杰希用一种“看来你很有心得”的目光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这一眼看得黄少天略略有些心虚。

“咳、甭理会,就是有些大惊小怪见不得人好只会嘲这个嘲那个成天放嘴炮的!人身攻击什么的最low了!”他欲盖弥彰地摸了下鼻子,心道也就是当时不知道,不然就当年微草蓝雨两个学院的对立状态他估计就是嘲得最凶的那个——不过这么大八卦当年怎么没传到自己耳朵里?奇怪。

“还有一次他们直接拦截了送信来的猫头鹰,把信截走了。”

“还偷信?那特么这真的太过分了!谁干的?!要是我非得揍他们一顿不可!”

“没什么,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王杰希摇摇头,并不多说,“而且也算是个触动,让我意识到自己之前都还没正视过那个婚约意味着什么。”

“啊?”

“就是我到底需不需要某个人,或者应该从哪种方式来确定是那个人跟我共度一生。”

“那你——”

一句“那你现在确定了么”险些要脱口而出,被黄少天硬生生掐灭在半路。还好反应及时!他腹诽着魔药的引导,真问了太此地无银了不说,不论答案是什么他都承受不起。怪就怪王杰希这说话方式老派得令人发指,共度一生,妈蛋,有这么随口说的吗,真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捡都捡不完。

“……你后来把信找回来了没有?”

“还给我了,毕竟他们拿走也没用。”

“还给你事情就这么算了?”见对方点头,黄少天皱起了鼻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起来,“你啊,也就是两只眼睛和自带气场吓人,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嘛!怕你的学生估计都只看到了表面,其实你这人不要太好说话,要我说有些时候可不能那么严于律己宽于对人,太不记仇了也不行,随随便便就对别人好是会吃亏的。”

他振振有词,薄唇在暗夜的漏光里飞快掀动,偶尔露出白牙。情绪激昂时脸颊微微鼓起,显得多少比实际年龄要幼稚,王杰希温和地看着,眼底有情绪翻涌上来。

“嗯,你说的对。”

——但这么做的明明是你啊,黄少天。

 

“唉?你刚说什么了么?”感觉对方似乎低声说了句话没听清,黄少天抬头正问,眼角余光中忽地捕捉到窗外一线异动,顿时扭身扑了过去。

“靠,只是片叶子啊!”

下一秒他懊恼地叫道,刚刚那啪一声轻响敲打玻璃的东西正薄薄地贴在窗上,附近没有树,也不知是从哪里被风卷来的。

“不,不是落叶,”王杰希不知何时走到他身后,用魔杖尖端的荧光闪烁照去,“这是张纸。”

透过灰扑扑裂缝横生如蛛网的旧玻璃,泛黄纸张上拉丁文字若隐若现。

“……或者应该说是被撕下来的半页旧书。”

 

53.

“他怎么还没醒?”

“你怎么一夜没睡?”

 

黄少天潦草地抹了把脸,感觉到新生的胡茬刺硬地刮擦过手心。他含糊地用一句模棱两可的说辞打发了对面皱着眉头的方明华,毕竟整件事解释起来太麻烦了。而且一整晚又几乎是一无所获,到最后那个逃走的人都没有返回,也仅仅多了半页不知从哪里撕下来的书这么个不知有没有用的线索。只能证明偷花的目的还真是为了爱情魔药,因为那半页书赫然便是这味魔药的药方,但这似乎也只是让真相变得更扑朔迷离了一些。

天亮后他们从密林回来,纸交给王杰希拿去查了,他自己趁着早餐前过来医疗翼看看,结果被告知小卢还在昏睡中,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你别急,”方明华给他倒了杯醒神薄荷茶,“要是他今天还不醒,就把人送去国立医院,那儿的医生更经验丰富——我去让我老婆先在那边跟人打个招呼。”说着转进隔间去跟他家那位在国立巫师医院工作的联系去了,五分钟后带着有点困惑的歉意出来告诉他飞路网好像出了点问题。

“连不上,什么故障吧,”他说,“不过也不差这一会儿,吃完早饭我再回来试试。你要跟我一起去大厅么?”

黄少天对着墙上的镜子审视了一下自己硕大的黑眼圈。

“不了,我先回去洗把脸。”

 

他回到塔楼的房间心不在焉地拾掇一番,或许是一夜没有壁炉温暖的缘故,总觉得屋子里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究竟是什么?还是说只是太困所以开始恍惚了?

他摇着脑袋推门而出,正要挂上门栓时又站在那边思索了片刻,忽然明白过来。回身冲进屋掀开床罩看了眼空荡荡的床底,然后又扑到壁炉边上,用火钳在灰堆里扒拉一番,却仍然没有找到他要找的。

“索克萨尔!”他咬牙切齿地喊着,茫然地在房间中央转了一圈,“别玩儿了出来!你只是一条蛇不需要人陪睡觉别闹脾气!”

没有任何回应。

火钳落在地板上,喻文州那条该死的蛇不见了。

 

TBC

评论(22)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