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58. 

黄少天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跟王杰希好好聊一下。

——明明都是一样在教书,为什么他就能让学生又敬又怕,有时候甚至跟避猫鼠似的,而到了自己这儿就总感觉连老师架子都快端不起了?

“我俩不是朋友吧,你觉得问教授这问题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刘小别反问,“传道授业解惑,‘教授将是你们这些年轻巫师在探索魔法道路上的引路人’,开学典礼上校长的讲话。我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和魔药相关的疑惑,不找您那应该找谁。”

嗬,能言善辩啊,还不是没胆子去找王杰希。黄少天把双臂架在脑后靠在椅子上。

“为什么想知道这个,给我一个八卦之外的理由。”

“因为我差点就在不知情的时候服下了这剂魔药,想对这陌生未知的违禁药物多一些了解,可以么。”

“嗯,合情合理。”

“那就请您告诉我。”

“像是闻到汽油的味道。”

刘小别一愣:“什么?”

“汽油,麻瓜世界交通工具必不可少的一种原料,差点忘了你可能不太熟悉。”

“我知道什么是汽油。”

“那你也肯定没闻过。那气味侵略性极强,像一拳头砸下来,吸入后感觉徘徊在胸肋之间一直不散。然后神经开始焦虑紧张,严重时会痉挛到忍不住想要呕吐,也类似于睡眠不足。”

“这么难受?”

“没说完呢!在得到回应之前你就像是在汽油桶里泡着,运气好在快要窒息的时候终于被一只手给提了出去……我去!重返人间的感觉从没那么好过,而把你拉起来的那个人就算是个魔鬼你都恨不得把心脏剖出来给他。真的,想象不出来说明你还没开窍,等哪天一不小心迷恋上个谁就会明白。”

刘小别呆了呆:“这描述的是——爱情?”

“爱情魔药。”

“如何区分两者?”

如何区分爱情和爱情魔药?

简直像诗人询问墙头裂缝里长出来的花朵,要做出回答必须涉及宇宙的整个历史。黄少天想了想:“什么要去区分?”

“啊?”

“这魔药的厉害之处在于它完全拟真,如果有一点假大家早一眼识破了还会上套?它是够霸道让爱谁就疯狂爱谁没错,但爱情本来也不讲道理。毕竟感觉就是那么回事,说有就有就有说没有多不了一分半秒。据说迷情剂的效果是几周到一个月吧,搞不好真正的迷恋有时候还去得更快,存在的时候一样疯狂,消退之后一样尴尬。”

“那现在就不尴尬?”刘小别忍不住打断。

黄少天哈哈一笑,“我怎么觉得你比较尴尬啊刘小别同学。”

刘小别脸一黑,闭上嘴。

“死心吧,你一未成年又是我学生,我傻了才会跟你细数心路历程。”倒也没兴趣继续逗他,黄少天坦然道,“简单说我跟你们院长这事本来就是个意外,不存在卑劣的一方,无非以前不在彼此考虑范围而已。但迷情剂无药可解,不想跟自己较劲就当成一段莫名其妙的短暂激情顺其自然一下,都是成年人,之后有什么情况也会各自处理妥当,大概不会比一件扣子难解的斗篷更难对付。”

话说得轻松,其实想想还是王杰希主动化解了大部分的尴尬。作为遭受无妄之灾的一员,一度还遭受过猜疑,他却始终用一种尊重而笃定的姿态消弭了这场意外交集中很多本该产生纠结的地方,把一切变得自然而无需抵抗。平时看着多少有点高冷,他这一面是黄少天以前从未见识过的,意外之余也确实心存感激,只是不高兴在这大小眼的学生面前夸而已。

“怎么,还有问题?”

“明知道是魔药影响为什么还——”刘小别迟疑着,像是斟酌了半天用词,“难道不会觉得被摆布?”

完了完了。听到这么问黄少天心里那点猜测倒又坐实了几分。到底是半大孩子不懂掩饰,这一连串的问题指向他内心的犹疑已经很明显,要放在以往自己可能还会幸灾乐祸一把,但现在目睹着它就这样发生他只想叹口气。

“以我对小卢的了解他不会这么做。”

年轻的微草学生再次涨红了脸:“我不是问……”

“不,你就是想说这个。所以我告诉你就算他真的——虽然我觉得连万分之零点一的可能都没有——搭错筋看走眼而喜欢上你这家伙的话,也只会堂堂正正走到你面前说出来,而不是用任何其他不入流的手段。”他站起来伸手拍了下刘小别肩膀,“走吧,下堂课要迟到了。”

 

诊疗室门被关上时带起的气流掀动着窗帘,重新恢复了静谧的室内光线晃动不已。

走廊里脚步声渐远,银灰色的蛇从床柱边一个角落里悄然探出尖尖的脑袋。索克萨尔灵巧地游动到仰躺着的少年身边,停驻在他耳侧,吐着红信发出有节奏的轻响。

“嘶……嘶嘶……”

无人知道它在传递着什么信息,而沉睡中的人也尚未醒来。

 

59.

那会儿活米村的双鬼酒吧还没被李轩和吴羽策盘下,不卖醉死人的虚空特饮,但也已经是高年级学生们趋之若鹜的所在。毕业那天酒吧被蓝雨眼疾手快包了场,典礼一结束就一大帮人浩浩荡荡涌过去,门一关把两层小木屋填了个满满当当,其他学院人只有眼红的份儿。从午时到日落,从清醒到醺然,高歌痛饮到抱头嚎啕;相聚离开都有时候,青春即将散场,先用喝不完的黄油啤酒和说不完废话把离愁别绪暂时掩盖。

 

他知道自己有些醉了。眼前的事物晃动倾斜,黄昏的光线里全是淡黄色的啤酒泡泡在飞舞。但在听到有人说到魁地奇球队队员一起干杯的时候还是蹭一下蹿上了橡木长桌,举起杯子大喊了一声“宇宙第一大蓝雨队万岁”,之后又被笑着轰了下来。

“没完呢没完呢,一个一个来,”酒劲上头站立不稳,他靠着身边老友肩膀嘿嘿笑,“说起来也为咱们蓝雨从前的级长和未来的学院长干一杯怎么样?!”

喻文州以优异成绩留校当助教一事众所周知,这时候就笑笑接过敬酒一饮而尽,目光转向一旁的郑轩:“那这一杯是不是该敬未来的外交官?”

“噗,”郑轩直接把酒给喷了出来,“压力山大啊!我只是考了个公务员而已你们别这样。”

“国际魔法交流部,妥妥的外事人员预订好么!别谦虚了快干!”

“行行行,我喝了还不行么,别再给我倒了嘿!宋晓你也别跑,傲罗教官走一个!”

“谁跑了,”被点到名的宋晓豪气干云地把钱包掏出来往吧台一扔,“傲罗司现在霸图韩文清管,去了迟早也上交钱包所以今天谁都别拦着我买单!”

“呃,祝福你兄弟……”

“别闹,怎么说也是跟大美女苏沐橙当同事,多少人求不来的,偷乐吧你就。”

“一听美女这词就心酸好吗,咱们快点为明年蓝雨能招到女生打破和尚庙传统走一个!”

“艹,分院帽虐我千百遍,我待分院帽如初恋。”

“说多了都是泪,干了这杯黑湖水,来世还做蓝雨人……”

乱七八糟的又是一圈,闹哄哄中有人在问黄少呢,黄少毕业了打算干嘛,真环游世界去啊?

“是啊,真环游世界去,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是这么酷炫。”话让他听见了,撑着晕乎乎的脑袋站起来,“背包都打好啦,明天一早就出发。哦还有都别忘了给我地址,到时候让猫头鹰挨个送手信明信片。”

喻文州举起酒杯:“祝少天一路顺风。”

“一路顺风,还有艳遇。”

“没风也行,主要是艳遇……”

周围起哄得厉害,喝下酒的瞬间被辣到差点呛出来。

“谁特么给我换的火焰威士忌?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嚷归嚷,到底没怂,一口气全倒进了喉咙,热腾腾地坐下后就彻底趴在那不爱动了,意识混沌得像一团轻柔的棉絮。不知过了多久,依稀感觉后领口露出的脖子被一小股冷风舔着,汗毛竖起,像是有人从外头开门进来还不关。公德心呢?!他侧过头去想抗议,看着喻文州走过去门边和某个人交谈,不一会手里接过来一个黑色丝绒布袋。跟他说话的那人侧身而立,听不清说什么也看不清面貌,不是学生制服,斗篷兜帽里露出一抹暗绿……是谁呢?来不及细看,对方很快离开,出门之前似乎往这边投来一瞥。木门砰一声将清冷寒意被阻隔在外,老友转回趋近过来,在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嗡嗡嗡的只闻其声不解其意。只感觉外袍一侧的口袋被新添的重量拉着沉甸甸地往下一坠,连同最后一丝清醒一起。

 

那是王杰希。

黄少天醒过来。


TBC


能完结吗,五月……

评论(12)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