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3.

这其实是由蓝雨三个游戏账号做形象代言的本地牌子凉糖系列广告中的一则。除了夜雨声烦代言的柠檬味之外还有索克萨尔的椰子味和流云的西瓜味,从上个季度开始就已经在G市几个地方台的电视剧间隙频频出现。只不过黄少天从来没有足够的耐心把屁股稳在沙发上陪同自家老妈看完过一整集电视剧,所以也没能看到它们。

 

荣耀商业化的程度近年来逐步加深,早年还是游戏周边为主,一眨眼已经扩展到了各类产品代言,可见荣耀的影响力已经从游戏玩家提升到了更广泛的青少年群体了。商业的渗透对联盟的发展有利有弊,但就算是叶修这样从内心认为其多少改变了游戏最初纯粹乐趣的老玩家也知道,这是必然的一个趋势。

 

一闪而过的画面中黄少天注意到夜雨声烦的造型又有些微的不同,估计是又添了一件银装?首饰也升级了吧。现在的蓝雨依然保持着双剑客和术士的配置,不过已经从“剑和诅咒”进入到“双剑合璧”的时代。流云大开大阖的重剑与夜雨声烦快速灵活的轻剑相辅相成为核心,将蓝雨转型成为一支主动攻击型的队伍。

 

广告放完重新进入剧情,黄少天掩饰起自己起伏的情绪,瞄了一眼边上的家伙。

 

“羡慕了?可惜散人得要全职业精通才能玩得转,要不然叶修找个人接受你估计你也早上电视了。对了H市不是有个什么天堂伞挺有名吗,就那个再适合你不过,连道具都省了!真的,虽然跟剑圣比还差点儿意思,不过你这系统脸其实也挺有明星相的……”

 

“那个剑客,”然而君莫笑却回了一句完全驴头不对马嘴的话,“跟流木有点儿像啊。”

“废话,那是夜雨声烦啊!”

“夜雨声烦?”君莫笑回忆了一下:“好像是交过手,有点印象,原来他也是大众脸。”

……救命谁能告诉他游戏账号的审美标准到底是什么,这么帅都能看成大众脸还像话吗?

“我靠再怎么说堂堂剑圣也当初比你那一身跟犀利哥似的造型强百倍吧?你的审美观要好好F5一下才行啊!”

君莫笑悠悠地哦了一声,无辜道:“我这不是,跟他不熟嘛。”

黄少天愕然:不熟?不熟是几个意思?

开什么玩笑?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还从未被人如此轻忽过,哪怕你是——

怒意顿起:“就算单挑胜率不高也破不了37场连胜记录好了也不是没赢过说清楚夜雨声烦怎么就没资格当你对手了?”

君莫笑迷惑地看着他:“37连胜纪录,那又是什么东西?”

 

 

黄少天这才知道,眼前这个“君莫笑”的记忆从第十区开始,到五十级通过挑战进入神之领域都是完整的,却完全没有联赛相关的部分。

 

也许是因为他的意识本来就觉醒于游戏。荣耀庞大的程序中数据不断增加、变化,不知在什么的触发下账号开始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只是对于账号角色们来说荣耀十三个区一个神之领域应该就是他们所在“世界”的全部,这个世界可以说是依托荣耀的主程序而生的。而荣耀联赛中使用的比赛系统是另行开发只有账号卡通用的,因此并不算在其中。

 

那些时候的我不是我。君莫笑这样说。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没有这身装备武器我想叶修也神气不到哪里去吧。”

“别逗了,就你这千机伞还不是叶修到处坑材料一点点升级出来的?”明知不该跟账号卡讲逻辑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吐槽,“虽然手段猥琐了点但也不能不算他的功劳啊。”

君莫笑微微一笑。

“这些随你怎么想,反正只要明白我是我,他是他。叶修是可以操纵我去比赛或者干别的,可我的行动也未必出于他的意志,就比如——”

“比如现在,你来这里肯定跟叶修没关系。”

被意外打断的君莫笑扬了一下眉毛。

“行啦,”黄少挥挥手,“这个我已经够明白的了。”

 

事实上尽管脸完全不一样,君莫笑的说话口吻和表情实在都很容易让他走神以为自己面前的是叶修,这提醒来的正是时候,简直让他心惊。

 

“真的,把操作者和账号分开这种事太正常了。就像我以前是夜雨声烦,现在这个号换了别的操作者,我也不会继续把自己当剑圣看,就这么简单。”

 

知道了自己曾经的神级大号因为几乎不在网游里出现而没能给君莫笑留下足够帅气的印象,分量还不如随手捡来的小流木,黄少天心里还是有些遗憾的。不过话说回来给他留下好印象有意义么?

 

“的确,很多东西你们没法永远保持,手速啊集中力啊意识啊……总之麻烦的很。”

被戳了痛脚的前剑圣翻了个白眼,忽然想起之前白雪提到荣耀更新后开80级吸引了不少老玩家回归的事,连带很久以前和叶修关于散人极限的讨论卷上心头。

“你以为你很经得起时间考验吗,级数一升各种职业都加了新技能就你没有,老掉牙的散人小心被虐哭啊。”

君莫笑眨眨眼仿佛明白了什么,凑近了笑问:“原来少天你这么担心我会没以前厉害?”

一口气吹得耳朵发烫,黄少天被这腻腻歪歪的曲解恶心坏了,当即深吸一口气——

 

“关心个屁我那表达的是喜、大、普、奔,喜大普奔你懂吗!!”

 

 

不管君莫笑怎么撇清,他的语言风格绝对是承袭自他的操作者,江湖人赠外号“叶不修”的无下限。然而当语言和肢体语言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于无下限之中似乎又突破了一层下限,那杀伤力便可想而知。

 

住院期间这种疑似被“调戏”的次数多了,黄少天又隐隐意识到他好像倒也不是故意而为,君莫笑之所以出口没个避讳是因为他人事不知。完全不像心思复杂的叶修那么能够在秀下限的时候又知道什么时候一针见血什么时候避重就轻——那种拿捏本来就是在漫长的演变中才能修炼出来的。

 

叶修是,黄少天也是。

 

夜雨声烦最早在网游里偶遇一叶之秋,是少年剑客在人堆里抢野图BOSS,结果被某战斗法师一眼看穿黄雀在后了。尽管日后大家只记得剑圣无数次追着斗神把PK两个字母排满屏幕的疯狂举动,其实他们之间第一次发出竞技场邀请的,是当年已经在荣耀一区留下不少传奇的一叶之秋。

 

玩两把呗,JJC走起。

听到耳机那头的人这么说,少年的回应却是一个并不领情的文字泡:“有事要下了”。好像看穿了他莫名的警惕,对方说很快的同时就手速惊人地把建好的房间号和密码发来了。

 

其实那会儿一个放暑假的中学生根本没什么要紧事,只不过黄少先前抢过怪爆出的几样好东西还在包袱里,怕被人暗算抢走。那天叶修跟他打了三把,当然是完虐的三把,虐得在网游里刚得意地忍不住要翘头毛的小剑客心服口服。不过好歹一把比一把挺的久了那么一点,得到了对方一个“有点意思”的评价。当年叶修说话正直的完全不带水分,甚至很有高人风范,还是正派高人。几年后逼得联盟修改规则的黄少天那会儿干脆就是个周泽楷,压根连麦都没开,从头到尾打字交流——变声期的公鸭嗓太拿不出手了,至于打斗中腾出手敲文字泡这种事,当年的他还没学会。

 

有时候黄少天也会暗暗纳闷自己是如何把父母口中小时候“不声不响的天仔”锤炼成后来手口双管齐下的垃圾话之王的。尽管也有时间长了就会本性毕露这种说法,但隔着一道网线,人在游戏里展现出来的“本性”又和在生活中顺流直下的常态多少有些不同。更鲜明、更夸张,更有目的性。

 

当然也是因为喜欢。黄少天内心情绪丰富,及时释放一下感觉很好。

 

垃圾话通常被看作是夜雨声烦除手中冰雨以外的另一重攻击。叶修却说,可能从你意识到要自我保护的时候改变就开始了。当年这个人从嘉世悄然离开,钻进一个小网吧里当起了网管,拿着这么个跟斗神完全不一样的散人号回到网游里由着一堆人喊他大神——连喊剑圣当外援无偿打工刷记录的事都干了。好像自己那时候也是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这个显然有哪里不太一样了的叶修,哪怕连名字都换过。

 

这其实是他们在本能地营造一种反差,用反差来给自己涂抹保护色。一上场就文字泡不停,看似随便就会炸毛的剑客其实始终冷静地在寻找一击即中的机会;而让人时时摸不着头脑防不胜防的叶修——用王杰希的话来说这家伙的打法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最土的打法。

 

想要赢当然要把对手看透。黄少天自认对叶修还是知根知底的,不算最了解也算之一吧。但脱开比赛,在日常里再带着这种分析对方的习惯其实并不太好。喻文州说聪明人也不要一味去猜心比较好。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看似很得意其实很累,所以他比较喜欢将计就计。然而后手棋实在不好走,跟他搭档多年黄少天也没学成。总耐不住要琢磨也就罢了,琢磨完还要旁敲侧击地设法求证,其实都是瞎折腾,说不定还错过了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机会。

 

所以即便是联盟第一的机会主义者的手也不是什么都能抓住的。

 

有了前车之鉴,对着这个偶尔怪异偶尔轻佻的君莫笑,黄少天就懒得去琢磨他怎么回事了。但太松弛了也不好,容易丢脸。某天夜里因为睡前喝了太多老妈带的排骨汤而被尿憋醒,糊里糊涂在喊护士和让君莫笑扶自己去厕所之间因为性别问题选择了后者,终于在便池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的黄少天发现自己站在了“要被游戏里跑出来的家伙把尿”的悬崖边上,顿时就震惊了!


TBC

评论(10)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