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4.

在病房自带独立卫生间的昏黄灯光下,黄少天维持了大约两秒的僵直状态后就迅速地冷静下来。

 

作为一个还不能独立行走的伤患,他现在是无人权可言的——前几天床都不能下的时候为了解决生理问题连O壶都用过,相比之下这都算好了。而且都过来了再倒回去叫护士显然更不科学,他只好轻咳一声,指挥道:“那什么,你稍微退后……退后一个身位!”感觉失去支柱的身体要向后栽倒,连忙改口,“不不不半个就行了!”

 

几乎像是一个舞步交换,君莫笑用一只胳膊揽住黄少天往后坠下的腰,另一只手伸到搭着他因为肩胛处打进钢钉而还不能灵活操纵的右臂,再次把人扶正了成一个两条稍稍分开的站立姿势,从鼻腔里发出一个疑问的音,像是在问接下去要怎样。

 

“你这么扶着就好!”

他有(单)手有(单)脚难道还真要沦落到要人把尿不成?

 

飞快地说完,左手撩起住院服的衣角在张口咬住了——病号服宽大,衣服恨不能垂到膝盖上去——裤子也只是松松系着,往下一拽就成。这时候才发现君莫笑的目光正大喇喇地直射过来,他低头狠狠咽了咽口水,心想看就看吧,反正老子配件齐全,伸手摸索着去放内裤里快憋不住了的自家小弟出来对准便池。

 

安静的空间里响起了清脆持久的水声。

 

让人尴尬的是这泡尿的续航能力似乎长的有点超乎寻常。好吧,谁让他喝了三碗汤呢。亮在外面的小肚子都觉得嗖嗖凉了,视线飘向马赛克砖墙上两人重叠拉长的影子,黄少天明白到底是哪儿违和了。

 

蓝雨训练营里一群男生私底下闹疯了直接压着人扒裤子都不在话下,这会儿哪哪都不自在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耻度提高了,而是身高差给闹的。怎么站都像被九头身的君莫笑圈在怀里一样。这一想本就摇摇欲坠的尊严越发受到了微妙的打击,心中默念我只是个游戏宅啊画风不同不可比不可比,却又想起当年职业圈里还有个扫地焚香的操作者田森是条山一样的壮汉。替换成田森在身后半抱着自己的画面让他差点脚一软载到便池里去,回过神来的同时也长长松一口气……总算存货出清了。

 

整理衣裤的时候边上伸了只手过来帮忙,黄少天没有拒绝,腾出手去按钮冲水。脸这种东西丢完也就过去了,介意也没法把这段记忆抹去。换个思路想想被荣耀大神号伺候的感觉也挺好的,于是他拍拍对方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谢啦,护工同志。”

 

拍完却忍不住仔细留意了一下,君莫笑的手当然也长得很符合美学标准,修长灵巧,不过比起来似乎还是叶修那双骨节分明,薄薄皮肤下血管隐现的手更好看些?盯着手看的时间稍微长了那么一点儿,为了不让人误以为有什么别的想法,他就顺口解释了下:“忘了手没洗,别介意哈。”

 

 

黄少天第一次注意到那双手的时候叶修还叫叶秋,全联盟最有神秘感从不露脸的斗神叶秋。

 

成为职业选手的第一年蓝雨到H市比赛,他被嘉世主场馆外夹道的梧桐飞絮迷了眼,跟队友打个招呼就急匆匆的跑去厕所洗眼睛。洗了半天眼睛越来越红,有人在后面拍拍他,递来一管眼药水。从镜子里可以看到手的主人穿一身嘉世队服,面孔在一团烟雾后面倒是看不太清楚。放下东西人就走了,整个过程没半句话。

 

两人第一次在现实里打了照面,彼此互不知情。

 

本来黄少天这一趟来没有指望能见到“一叶之秋”账号背后的那个人。他抱着一种奇妙的自尊——以前在网游里可以无所顾忌,打过几把就觉得建立了交情,一但多了重跟对方一样的职业选手身份,眼里反而有了距离,觉得跨出去到对方面前为时尚早。

 

然而当天比赛结束后,黄少天却又鬼使神差地登陆了QQ,敲了一叶之秋永远隐身的灰色头像问他能不能出来一下。他很久没在QQ上找叶秋了,也不是非确定自己的猜测不可,只是试试而已,回复却迅速弹了出来。

一叶之秋:对不起啊少天小朋友,你知道我不面基的。

夜雨声烦:还你眼药水。

一叶之秋:哦……我现在下楼去买包烟,街头那个小卖部。

 

后来叶修还真把那半瓶眼药水揣回兜里,搞得好像确实是为这个才来的一样。又问黄少天怎么猜到的,毕竟穿队服的也可能是替补,也都没出声。

你手指挺长的,黄少天说,我觉得能操作一叶之秋的手大概就长这样。

叶修就把自己夹着烟的手来回来看了看说,其实吧,没有什么科学依据能证明手速快慢跟手指长短有关系。

那跟什么有关?

问的当然是手速,但叶修也不知真不明白假不明白,仰头冲夜色中吐了个烟圈,一本正经地说,手指长的人,性能力强啊!

 

黄少天顿时就无语了。不过好歹他也是十几岁开始就被魏琛这个爆粗型选手生冷不忌地一路荼毒大的,自认还不至于被这样一句无耻自夸给吓到,也没有动摇在新秀挑战赛上对这人下战书的决心。甚至还想,别人连叶秋的一面都见不到,自己一来这人就把“另一面”都秀出来了,这待遇怎么也挺特殊吧。至于后来在网上偶尔看到一篇“电竞选手易早泄,反应快射得也快”的文章,他下意识就打开QQ对话框啪一下给叶修贴了过去,发完连接才意识到好像连自己一块儿躺了枪,这都是后话了。

 

 

又过一个礼拜,坐牢一样的住院日子终于熬到了头。

 

即使行动仍有不便,能回到让自己舒坦的熟悉环境里黄少天还是很兴奋的。刚进家门,只听黄太一声:“小天,你哥返屋企喇~”的召唤,多日不见的柯基犬就飞扑上来,差点连轮椅带人都被它掀翻过去。

 

当初儿子在战队经常不着家,黄太就从牌友那里抱了个“小儿子”回来,如今一晃也有五年多了。“小天”虽然已步入狗之中年,却似也知长幼之序不可乱的道理,看“大哥”一扬手就乖乖蹲到一边。黄少天被舔得一脸口水,刚擦了擦,却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烟雾缭绕的客厅里正中间不知何时多了一座佛龛,供了座造型可疑的陶瓷观音,怎么看都感觉是从小商品市场搬回来的,天天被香熏着已经开始泛出了黄。仔细地看了一圈,又在桌边柜上等处发现了关帝爷、耶稣、黄大仙等各路中外神仙造像若干,等再看到各房间门口贴的那明晃晃的黄纸道符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真是要被雷哭了。

 

黄太却已经先一步点了三根香塞到自家仔的手里:“赶紧先拜拜。”

“拜毛啊!”

这点抗拒马上招来了好一顿唠叨。

黄太现在很是后悔,觉得自己应该早点相信那瞎子大师的话,说不定里连这场车祸都能避过了。现在虽然晚了点,但念在有诚心有行动,各路神明知道了总会让她这一家人转祸为福平平安安下去。不过因为格外心切,她这一来就走上了广撒网的路线,东方西方这教那派的都一通供上,管他什么灵就行——其实这也是机会主义的一种表现,这点上剑圣遗传自她。

 

可是,真要拜还不如拜拜荣耀大神呢……黄少天心想。

 

嘀咕归嘀咕,他也知道老妈是念着自己好,到底不忍心拂逆。当然这邪教驻地一样的环境还是要收拾下的——没看错的话他她该是把原来店里放的财神爷都搬回来了?不过在那之前还有其它要做的事。

 

一件细论起来其实更不科学的事,然而——

 

 

“怎么会……我也不是乱放东西的人啊。”

坐在一堆凌乱的杂物中间黄少天陷入了困惑,他居然找不到流木的账号卡了。

 

下了游戏不拔卡的事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发生在职业选手身上,何况他也不去网吧。特别是刚退役那会儿G市认得黄少这张脸的人多半都在网吧里呆着,除非他傻了才会去让人围观。所以只可能是在家里,但这会儿房间里都已经翻了个底朝天了却还是没有账号卡的影子,甚至于也想不起来最后一次上玩游戏之后时候到底把卡放去了哪里。

 

尽管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但眼下怎么也得给人个交代。环视一圈后他抬头用下巴点了点柜子顶上的一个盒子:“这个也拿下来看看吧。”自己现在没法爬高蹿低,便也就不客气地指挥起了君莫笑,毕竟要家里人来帮手还得解释一番很麻烦。

 

虽然要这么把私人物品全在另一双眼睛底下摊开滋味也不会太好,但他自问也没啥见不得人的东西需要特别藏着掖着,最多的不过就是些战队时期七七八八积攒下来的纪念品。刚取下来的盒子一打开,里面露出的果然也是荣耀周边——角色手办。

 

当然比起铁杆荣耀粉的收藏他手里的这几个完全是不够看的。剑圣夜雨声烦和第一术士索克萨尔前后出过两个款,还都是问队里要来的。一度摆在外面却不幸被“小天”盯上了,拨弄到地上两三回之后只好收进盒子,放到高处很久没拿下来盒盖上都已经积了一层薄灰。

 

伸手从底下翻了出一个塑料人,凑到君莫笑面前晃了下。

“看看这个,认得出么?”

手里的散人模型是十赛季后出的,现在已经绝版。毕竟账号角色在那一季夺冠后就急流勇退了。如今在网上还有人炒高价卖二手的,当然也不至于太夸张,大概原价上翻个倍。

君莫笑拿过去端详了一会儿:“你做的?”

黄少天囧了一下。

这批手办的精致度挺高,当年还有ACG爱好者跟日本出的做过比较说是并不逊色。虽然自制手办的宅也并不是没有,但这个完成度……君莫笑也太看得起他了。

“怎么可能,当时看了宣传图觉得还行就顺手订的呗,你以为就是削木头这么简单啊!”

其实这话说得也有几分心虚,他就没那个收手办的习惯,也不知道他这唯一一次“顺手”是用什么个姿势顺出来的。

“所以你还用木头削过?”

“……这么高难度又无聊的事你觉得我会干?”

长这么大他还真没动手削过东西,中考用的铅笔都是问同桌要的更别提这高难度的了。

“也不难吧,下次我试试。”

轻描淡写地说着,君莫笑把自己的模型放到床头摆好又仔细研究了一番。懒得吐槽他这明目张胆的自恋行为,黄少天径自把盒子翻了一遍,果然也没有。

 

一张卡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荣耀的账号卡是支持补办的,只要在官网上填一个申请表,核对过注册信息就可以收到官方寄回的新卡。然而偏偏流木是当初为了帮叶修在第十区刷副本才临时问队里要的号,注册信息不是他自己的,好在俱乐部里这些账号信息应该是一直有登记在册,只是少不得要跟谁打个招呼帮忙查一下。

 

听到他说补办账号卡可能还需要再等几天的时候君莫笑倒也没有很意外。

“我想也是,其实你早就不需要他了,也无所谓他去了哪里。”

“我没有!”黄少天脱口道,“我没想过要丢了它,毕竟那也是——可能是我最后一个荣耀账号了,没你我也会找回的……妈的,反正说了你也不明白,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心里激荡着一股自己也说不清的微妙怒意,他一手撑着椅子腿金鸡独立地半站起来,谁知刚够着电脑桌上的手机身体却被人从背后一把架住了。

“……”

君莫笑倒也不是故意的,在医院扶人去厕所扶出了条件反射而已。刚要说话房间门被人猛的推开,伴着一声响亮的“黄少我来——”

卢瀚文瞪大眼睛看着两人抱在一起的样子,剩下的半句忽然就没了气势。

“我们来看你了……”

 

被评为荣耀新一代职业选手中最有大将之风的蓝雨现任队长,下意识地偏过肩膀挡着身后的小伙伴的视线,诡异地感觉到了一点不好意思。

 


TBC

评论(8)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