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6.

“我那张卡。”

“什么?”

君莫笑指了指黄少天手里的账号卡,神情平淡的跟看见自己造型的手办时没什么区别。

 

 

荣耀账号卡的正面是永恒不变的LOGO醒目地打在黑底上,而背面则根据当年游戏载入界面的新背景图不断更替,所以才有一年一版之分。卡的左下角有一串乍看很难发现的浮点数字,是该卡在游戏中的账号编码。普通玩家无法从这串编码里知道卡内账号的信息,但大多都会去记一下自己账号卡的某尾几个数字避免和别人的弄混。

 

“不信?总之我能感觉到我和它之间的某种联系,”君莫笑冲着异常沉默的黄少天扬起眉毛,“反正一试就知道了。”

“没有账号登陆器。”这是实话,但其实他也已经信了。

 

脑子里迅速罗列出了几十条猜测,但最初闪现的还真是这张会不会是“君莫笑”的念头,比起直觉或者不如说是他内心深处期望的是这样。

 

装卡的信封也翻来覆去连缝里都仔细研究了,只有收件这边的信息是清楚的,黄少天几乎生出一股想把信封撕了的冲动——玩儿的一手好神秘啊叶修!

他想不出还有谁可能会拥有这张卡并把它寄给自己了。 

可消失了那么久又突然默不作声地寄来一张账号卡,叶修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他也知道了君莫笑现在自己身边……这个推论有些疯狂,而且看不出有什么逻辑。

 

呆愣了数秒,黄少天发现自己终究还是无法心平气和地去不予理会,哪怕是见招出招表现得高明一点。干脆开电脑上QQ,从好友列表里拉出一个对话框开始急切地往里敲起字来。

 

“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要放在从前打这么些字实在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此刻他右臂还包着,能打字的只有一只手,手速再快也有限。他几乎是在用三根指头强迫症般地敲了整整齐齐的几行,直到这个开场白变得和从前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时候才泄愤般用力按下空格发送出去。

 

一分钟过去了,对面毫无回应,那个歪歪扭扭的“笑”字头像也依然不曾亮起。

 

倒也不奇怪。认识这么多年来,“敢不敢给个隐身可见?”“不敢。”的对白在两人之间都重复了无数个来回了。就像黄少天誓死捍卫自己话唠的权利一样,叶修也誓死捍卫着装死的权利。黄少天对叶修这个大招一贯恨得牙痒痒,谁知不但没破成也不知触发了什么条件,人最后干脆是连冷却时间都不用直接连招了。

 

“不准备说说把账号卡寄来什么意思?别告诉我开新区了你这是找人给你练级来了吧?非要小爷来代练也不是不行,只是让前剑圣给你升级怎么也得贵点儿吧!以前一场几十万上下现在一级就收你个十万八万的朋友价意思下你看行不行?行你就吱个声我这边马上把银行卡号发过去。”

 

又打完一大段字,黄少天是真心感到了三指禅的累,累的同时还感觉自己在做无用功。估计叶修早就弃了这个QQ号了,毕竟他刚人间蒸发的时候自己发了那么多问他在哪的话过去都石沉大海,反追踪反骚扰能力那都是要多强有多强的。后来自己游戏也不上了都会偶尔冷不丁发句话,看看能不能撞上个奇迹把人撞出来,或者至少找出一点那家伙的活动迹象,当然是从未成功过。

 

“老叶你不是被骚扰怕了吧,我忙着呢你还真当我能闲出屁来跟奥巴马找本拉登似的掘地三尺非挖你出来不可啊!行了不折腾你了这是最后一回在Q上留言了,还当我是朋友的话什么时候看到就吱一声让我听个响,知道你这混蛋还活着就行了。不许说我俗啊我也是因为自己刚差点那什么……”

 

想了想,光标前移删掉几个字就发了。车祸一场,生死关头回来黄少天不是没后怕过,但反正这不也没事了么,特意拿出来说倒矫情了。叶修刚不见那会儿他没少往坏处假设,后来冷静一想要真是最坏的那种可能反而不至于这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所以还得是人主动断了联系。玩消失这人不是第一次干了,当初如果不是叶修主动找的自己,又有谁猜得出他离了嘉世会去网吧当网管呢。

 

所以他就是这脾气,遇到什么事宁可自己闷着去解决也不会跟谁知会一声。这次的事多半和荣耀圈无关,所以他黄少天就干脆更彻底地被排除在外,连个帮刷副本的机会也没了。想想这家伙的不告而别还是气愤的,但就只有气愤是理直气壮的,别的就真够不着了。

 

回头看君莫笑正坐在窗台上一脸深沉地看过来,也不知是在摆什么POSE。黄少天伸手摸了下脸,心想自己聊QQ的表情看难不成看起来很狰狞吗,不然这人怎么瞬移到房间的对角线那去了?不过君莫笑大大应该没有在怕这个的吧!

 

“你觉得一个人也没欠你钱突然之间就不告而别死活就找不着了会是为什么?”

“呵。”君莫笑轻笑了声,表情一瞬间有点惆怅,“我也想知道啊。”

 

黄少天被他这个表情搞得鸡皮疙瘩顿起,没头没脑地结束了这古怪的问答。回头看了眼QQ毫无变动,也只好发扬阿Q精神安慰自己有本事他叶修换号一辈子,兹要他哪天还敢开这个号,一上线好歹也能让他卡到死机一回。

 

其实如果他再多等那么一会儿,也许就能看到,那个被自己的发言撑得满满的对话框上方,偶然地闪现出了“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一共持续了十几秒的时间才消失。然而此时门外黄太喊开饭的声音传来,黄少天一边应声一边放开鼠标等君莫笑过来帮着自己夹上那个被他评价为“太过简陋的低阶装备”合金拐杖一对,便顾不上去看电脑屏幕了。

 

 

刷卡登陆荣耀这个动作少说都已经做了几百万回不止,头一次,在把账号卡插入槽内的时候,黄少天感觉到了紧张。

 

“等等,”他忍不住问,“有没有可能我这一登陆,你就嗖一下回到游戏里再也出不来了?”

“也许吧,”君莫笑嘴角上扬,“怎么,舍不得我回去?”

“舍不得你妹!我只是——”

黄少天深吸了口气,正主都不担心他怕什么,刷卡完毕,屏幕上瞬间亮起荣耀的图标。

信息读取成功,进入熟悉的角色属性页面:75级散人,君莫笑。

 

太过奇幻的场面没有发生,另一个如假包换的君莫笑还站在身边,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游戏里滴滴的错误提示音效却骤然响起。同时两行醒目的系统红字跳出,在画面中心不停闪烁。

 

[——警告:角色数据异常。]

[——异常帐号无法传送入分区服务器,请与游戏管理员联系。]

 

黄少天抓了抓头发,身体往椅背上重重一靠,一抬头向上瞪去。

“你是不是早知道会这样?”

“怎么可能,我还是第一次通过这种方式——”君莫笑摇了摇头,神情有些异样,“通过你们的方式看到我自己,很奇怪。”

 

系统警告是无法解除的,角色无法传送入大区服务器则意味着这个账号既不能登陆神之领域,也不能回到其出生的第十区,简单来说就是无法进行任何操作。

 

玩荣耀这么多年黄少天还没从见过这种警告,包括这账号被锁的古怪情况也是头一回。荣耀一卡一号的设置杜绝了线上盗号的可能,那这种异常就只可能是来自账号本身?然而对游戏程序之类的方面他是完全不懂的,于是也只能想当然地来推断。

 

因为君莫笑从游戏里面出来了,所以这个角色账号就只能异常了——不然不是有两个君莫笑了吗?这样一来倒是说得通,不过叶不修是老花眼了么,明明写着“请与游戏管理员联系”,他不去找GM反而把卡寄给自己……

 

叶修应该没老花,他肯定知道了。黄少天把下巴磕在了键盘边上。

 

“老叶绝对知道你在这了,”他表情复杂地看向君莫笑,“你看啊,他把卡寄给我,多半呢就是想让我啪——”他一手拿账号卡做了个宝瓶收妖的手势,“把你塞回里面去。你回去了账号才能正常,他才能上线啊。”

“……”

“没事你不用怕,我没干过降妖伏魔这活,何况你好像也没那么容易回去。”

君莫笑面上并无丝毫可以称之为害怕的表情,他也不打断任由黄少天继续说下去。

 

这个人在分析剥离事件背后的蛛丝马迹时眼睛是极亮的,两片薄薄的嘴唇飞快地碰撞分离,音节从里面不断蹦出来……非常灵巧和有趣。君莫笑对这样极快的语速并不陌生,他所熟悉的那个剑客也是这么说话的,不过两个世界有着不同的精度,是有些不习惯,却也能让他看到很多新鲜的东西。

 

“但我在想叶修到底怎么知道的?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怎么也不可能是碰巧的吧,当然你会在这里本是就已经很匪夷所思了不过,咳,我这么说你可别生气——”

君莫笑摸了摸脸:“我好像没生气?”

“我还没说……不过马上要说了。”黄少天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有些斟酌小心,“毕竟你是他的,呃,账号。所以也许你们之间还是有某种联系,能让他找到你。”

 “是吗,那你快联系一下流木,说过找到他我就回去的,你也应该能找到吧?”君莫笑听不出情绪地说着,“毕竟他也是你的账号。”

 

黄少天只能承认他做不到,可能只有叶修有这种超能力。叶修一直在完成些别人做不到的事,非常多的“只有他能”,多到让人想一直看着,看他到底还要干出些什么来。因此一直移不开目光。

 

不一会他找到了一个可能性:“可流木一开始不是我的号,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难道你以为这个,”君莫笑伸手从桌面上拿起那张首版荣耀账号卡,“最早就是叶修的号了?”

 

黄少天此刻的嘴里,张大得足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君莫笑其实也说不出什么更多的了,他只知道建这个号的人是车祸而死的,不过这就已经足够让黄少天把一些事和那个著名的段子联系了起来。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很好,后来他死了。”

 

段子的背后从来都是故事。但叶修不是一个说故事的人,或者他觉得黄少天看起来实在不是个好听众,总之很少说自己的事。非得说的话可能他对君莫笑的了解还更深入具体些,哪怕一身银装加千机伞从来不显示属性但多多少少自己也都能估的到。而叶修干脆就是一团云雾,爬山爬到高处的时候云一度看着很近了,但摸过去什么也抓不住,除了一手的凉。

 

黄少天半天没说话,那张脸上的表情依然细微清楚,不过君莫笑觉得他不喜欢这样的。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其实我后来想过到底为什么会刚好出现在你被车撞的地方,恐怕是叶修不想看到某些事在对他来说重要的人身上重演吧。作为操作者他还是能影响到我的。”

“你……到底再说什么?”

“虽然不知道叶修怎么把我从神之领域里弄出来的,”他微微凑近过去低声说,“大概他真的非常、非常不想你死。”

 

一瞬间君莫笑清楚地捕捉到那双离得很近的眼睛在对自己寒光一闪地亮出了剑,这让他觉得很有意思。然而黄少天却又很快收起剑沉默下去,他等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先下楼去客厅看马上就要开始的《外地媳妇本地郎》第三季。最近他和黄太已经通过分享沙发和电视剧建立了不错的交情,虽然他们从不讨论剧情。

 

因为黄太只会讲G市本地的白话,君莫笑一句也听不懂。

 


TBC

评论(16)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