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段子)

一切的源头不过是蓝雨战队的经理结了个婚。

男大当婚,社会正常现象,但落在蓝雨这和尚庙中不知为何就有了点拉仇恨的意味。故此,善解人意的经理并没有在俱乐部内特别声张,并体贴地把分给队员们的喜糖放在了第二天主场比赛的休息室里。

然而他到底还是小觑了这帮单身狗们的blx。

郑轩说:“谁要上场前吃这玩意儿啊。”

宋晓说:“嗯,齁的慌。”

黄少天说:“有了,让我去齁死他们。”

他抱起那堆喜糖跑了出去,冲向隔壁为友队准备的休息室,进去时空无一人,出来时差点迎面和刚抵达场馆的微草一行撞上。

绿衣战队眼睁睁看着对家王牌开了三段斩一样从身边急掠过去。

刘小别说:“卧槽,他刚在我们休息室干嘛呢?”

虽说是他们的休息室,可到底这是人家的主场,这么一想仿佛也谈不上什么潜伏作乱。加上房间里并无异样,众人也就很快忘记了这茬,开始了赛前的最后准备。

宣布完上场顺序的王杰希在沙发上坐下,扭头看见茶几上的烟灰缸此刻正被一堆来路不明的德芙费雷罗塞得满满当当。

仿佛约定俗成,各大战队主场一般会为客队休息室提供自己有代言合作关系的饮料,再不济也有普通的矿泉水,糖果就没见过了。

倒是无所谓,反正微草也并没有人要抽烟。

他若有所思地拿起了一颗。


5比5的平分场,赛后双方握手致意的环节。

黄少天憋了一肚子意犹未尽的垃圾话,却在王杰希伸手握过来的时候卡了壳。

因为他发现微草队长十分俨然的目光之下嘴巴紧闭,腮帮微微鼓动,居然是在吃东西。

两人倾身单手相握,近在咫尺,空气中传来巧克力的甜香。

黄少天大吃一惊:“那糖你吃了!”

王杰希挑眉:“怎么?”

显而易见的答案,糖上又没写着仅供观赏。

“我们是敌人哎,你也不怕中毒!”

这话过于幼稚,王杰希懒得答复,直接顺延下去和第三位蓝雨成员继续握手。

下了台黄少天直奔微草休息室,只在干净的烟灰缸里找到了几张叠成小方块的糖纸。

这家伙那么爱吃巧克力啊,他想。

这可真是一条无用的情报。


季后赛再次来到蓝雨主场,“爱吃巧克力”的魔术师在休息室茶几上发现了一包辣条。

王杰希从来没吃过辣条,也还记得之前那个关于下毒的挑衅。

但那又怎么样?

他转头问微草队员们:“你们有谁带湿纸巾了。”

有女生的队伍就是这点好。


连辣条也吃得一根不剩,黄少天无话可说了。

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发现了一个秘密:微草队长竟然是个大写的零食爱好者。

天啦噜,下雨天零食和大小眼更配哦!

甜咸辣不忌啊,那么下次该放什么零食测试他的口味雷区?

布丁、鱼皮花生、肉松饼、海苔卷、麻薯、鳕鱼肠、pocky棒……

全部一一试过,从单纯的主场发展到了只要是两队相遇的场合都能寻找到放下食物的机会,然而结果就是是什么对方都照单全收,简直是个黑洞。

买这点零食的钱一场几十万上下的剑圣自然不心疼,动机也早就背离了最初的斗气。他承认自己乐此不疲是因为从这桩定时的附加活动中体会到了一点奇妙的乐趣:

投喂的乐趣。

偌大一只又不言苟笑的王杰希,和路边随时可以卖萌的猫猫狗狗当然毫无相似之处。

有意思得多了好么。

反差萌吗?反正他很满意对方这种从来不主动提起,也并不特意为那些零食道谢,每次都只是既来之则安之地吃掉放在休息室里任何东西的态度。好像把应得的人头收入囊中一般沉稳,但口味又如同魔术师打法那么天马行空百无禁忌。

很王杰希。

一旦旁敲侧击得到准备的东西被吃光的答案,黄少天内心都会油然而生一股成就感。


微草是支很稳定的队伍。

即不知从何时起,每当和蓝雨交战,他们的队长就会在赛前赛后吃起零食这个规律性的事件,并没有影响到他们分毫。

甚至很难确定微草的队员们到底有没有意识到有这么一回事。

并非王杰希吃得很隐蔽,恰恰相反,他总是坐在每个人都能看见的地方独自一人吃那些零食,只是吃得非常低调安静,总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也毫无主动分享的打算。别人既不能参与,也不便打扰。

微草的队员对他们的队长一直有着无条件的信任和遵从,队长做什么都很有道理,即使他坐在那儿吃东西又有什么奇怪呢?就算是在王杰希站起来把剩下的小熊字母饼倒进喉咙,掸掉碎屑含糊说出“该上场了”的时候,他们也只是带着大战前一颗紧张专注砰砰跳动的心跟着队长走出休息室的门,丝毫不疑有他。

只有一次例外。

那天是王杰希刚拆开一包巧克力烟,边上的许斌就下意识地掏出了火机凑上来了。

“队长我这有火……”

“是糖。”王队和颜悦色,剥开卷烟皮把巧克力送进嘴里。

啊,许斌很懊恼。不全因狗腿错了地方,主要这还是第一次在王杰希跟前暴露了自己是烟民的事实——原本他转会来微草不久,看这边大家都不抽一般就独个儿猫着抽。就在他讪讪地抬起屁股想把火机塞回口袋时,自家队长施施然把腾空出来的烟缸往自己面前推过来。

“想抽就抽,不用憋着。”王杰希嚼着巧克力烟说。

那一瞬间许斌好想哭。


意识到这里面可能有点误会得是某年的双十一了。

王不留行一上QQ就收到了来自夜雨声烦刷屏式的淘宝链接,王杰希第一反应是盗号、病毒,他冷静地关掉了聊天窗口,后台退出。

直到晚上黄少天在微信上问:抢到了吗抢到了吗?

抢到什么?这才翻回去看聊天记录,点进去都是三只松鼠之类的店铺,满多少减多少。

王杰希有点茫然,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那么一个酷爱零食的人设。

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主动买过什么零食,不讨厌也不喜欢,对此天然的没有兴趣。

即便在休息室里吃到了什么合乎口味的,也不会回来想要自己再多买一些,可以说一出赛场他基本就忘了自己之前都吃的是什么。

他关掉淘宝,没跟黄少天解释,这没法解释。

为什么自己只在那个时候,那个场合里愿意接受零食,还吃得很愉快呢?

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习惯的程序,偶尔还能振奋精神,有助于在比赛中的发挥。

比如有那么一次,魔术师宛如脱去枷锁开挂一般,擂台赛打出了久未出现的,让全场观众目眩神弛的一挑三。

之后团战开场时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公频喊话:

“王杰希你今天吃炸药了啊?”

炸药吗?微草队长眯起大眼略略回味一下,还不错,遂问:“炸药多少钱一包。”

蓝雨剑客倒吸一口凉气,突然感觉对方的垃圾话长进不少。

——比赛太激烈,导致他完全忘记了今天自己往对方休息室放的是什么。

几包跳跳糖。


嗯,王杰希决定保持这个误会,让人觉得爱吃零食也无所谓,反正他是真的会吃。

而且提供者是黄少天,这个人……不需要客气。


时间长了,投喂的花式翻新不论,有时还带上了一些特殊的目的性。

黄少天在赛后的通道里拦住他,张口就问你看到我放的榴莲糖了没。

“那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家猫的,一定要带回去给它闻闻,看它会不会这样。”

边说边拿出手机,飞快地翻出一张黑猫在闻到主人手里的榴莲糖后夸张干呕的gif图。

全联盟都知道微草队长家里也养了一只猫,纯黑异瞳。

王杰希凑近了看图,说:“呵。”

“我靠!你已经吃了!!”黄少天一下蹿三步远,狂扇着鼻子回瞪过来。

炸毛想吐的样子分明和那图一毛一样,王杰希想。

他真情实感觉得榴莲糖也并不难吃。

或者说虽然并不特别喜欢哪种,但这世界上根本很难有王杰希会主动拒绝的零食。

只要它们被放在休息室的茶几上。

只要是黄少天放的。


联盟中大多数人始终没有发现这一点。

直到他们在世邀赛的准备间里看见了堆在矿泉水边上像小山一样的糖果。

孙翔说:“我去,这还有吃的,主办方蛮贴心的嘛。”

张新杰说:“毕竟这个国家的巧克力世界闻名。”

李轩说:“可这包装上写着made in china啊?”

这个疑问带来的小插曲最后在众人欣慰于我国的制造出口行业是多么发达中落幕,而在那之前王杰希已经默默地剥开吃了第二粒,并还会继续吃下去。

看他这样方锐不免也有点跃跃欲试。

“好吃吗?”他问,话出口后王杰希和黄少天不约而同地迅速看了他一眼,没人回答。不知怎么方锐忽然想起自己其实并不那么爱吃甜的,就把手放下了。

所以联盟中的大多数人仍然没有发现这一点。


但这并不是黄少天不愿意分享。

在接受某期《电竞之家》的采访,被问到对老对手微草魔术师的看法时,他几乎想也不想就说:“唉有个你们肯定不知道,王杰希这人超级超级爱吃零食的,难以想象吧!”

记者点点头,又摇摇头。

过了会,或许是考虑到两家俱乐部粉丝之间的针对关系和出刊文字需要保证的真实性,他悄悄把刚记录下的那句话划掉了。


(没了)


*很久没看文,之前看了虫哥一篇(不是王黄)文,里面的少天设定是个脸盲,这设定可爱到我一直在想怎样的大眼才会看起来跟脸盲少天很搭呢?那就贪嘴大眼吧……

没有逻辑,不需要有。null。


评论(48)
热度(1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