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像不像“三盅两件”,突然想吃茶餐厅的我


从网游里自带出来的封神号总有着某种令人羡慕的得天独厚。尤其像这样画风统一的:冰雨,夜雨声烦,妖刀,剑圣。从剑到人,完美而妥帖。

尤其名字的天然契合让很多人都觉得冰雨这把剑应该就是夜雨声烦打娘胎里带出来的一样。

然而真不是。

哪张账号卡也没自带银武的功能,冰雨之前夜雨声烦也有过好多把剑。

用得最久的一把叫蚀风,差不多三年的时间,从网游到训练营都是它。

银色外观50级橙武,黄少天记得很清楚。

那也曾是荣耀大陆上很叱咤风云过的一把剑,出自50级公认最难啃副本关底BOSS,掉率奇低,当时多少剑客为此抢破了头,基本上出一次就会引发世界频道撕逼一次。

神奇的是夜雨声烦第一趟下这本就给摸了出来。

尽管是蹭的小公会团,倒也没出什么幺蛾子,主要他那全程遥遥领先的DPS输出和几次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的指挥让剑的归属没有了异议。

那还是荣耀只开了一个大区的时候,但凡有橙武的都大小算个名人了。蚀风剑在手,走在路上都会被人多看几眼,少年剑客自然也很春风得意了一阵,直到他不小心围观了一场PK。

是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竞技场。

当时玩荣耀的没谁不知道这两个名字。顶尖大神之间的对决,消息一出凑热闹挤进房间来看的人就很不少。不过这两人不知道是太熟还是怎么搞,比起之前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每次打得那硬碰硬明显少了点火药味,节奏不那么紧凑,有时候还甚至说停就停了,越到后面说话比出招多,像是在相互交流着什么意见。

是关于武器的意见——很快有人发现此刻一叶之秋用的乌黑长矛样式看起来很陌生,碰撞格挡时会有暗纹闪烁,鼠标移上去属性不可见,只有两个字:却邪。

……是传说中的满级“银武”!!

正想看个究竟,那边倒像是研究出了什么名堂,只见一叶之秋立定把那柄却邪一收。

“行了搞定,大伙散了散了啊……”

话音未落两人名字迅速灰掉,竟是一起直接下了线。

一切发生的太快,围观人群中黄少天的鼠标都还停留在那个武器面板上银色篆体的却邪二字上面。


日后那段被黄少天自称为黑历史,谁提封谁口的满世界抢BOSS的大戏,正是从这里拉开的序幕。

他想要搞到一把银武。

这念头来得突兀,本来他真不是个多么在意武器装备的玩家。技术流嘛,操作才是第一位,别的凑合有就行。水平不咋地一心搞装备的人他还实力鄙视来着(一方面也是搞不起),毕竟把穿戴整齐的假高玩真水货被自己按在地上揍得喊爹的事又不是没有过。就连橙武他都是怀着无可无不可的心情去凑的热闹,有当然长脸,没有游戏也一样玩。

但是银武不一样。

可以照需求调整搭配各项数值量身定做的银武,对每一个醉心荣耀的玩家来说确实有着不同的意义,原来当个传说听听没看到谁拿着一把也就算了,现在都看到实物出现在眼前了,这种冲击力真不是盖的。

看完那场PK后的一小段时间里,黄少天连竞技场都不怎么有兴趣打了,就因为不想碰到有银武的对手,偏偏按他那胜率还挺有可能。

这并不是什么装备碾压打不过的问题,而是类似于……站在起跑线上别人穿着耐克你一伸脚一双阿迪王,或者世界大战别人驾驶着高达你开一三蹦子就出去了。气先短了一截。

中二少年很要面子的。


好在银武这东西虽然高端却并不神秘。

自制装备是荣耀的一大特色,装备编辑器系统自带,对所有玩家一视同仁。自制武器没有过时一说,靠装备编辑器可以让它不断地提升。这么牛逼闪闪的银武之所以没有在玩家中普及开有两个原因:一是制作升级需要大量稀有材料,荣耀开服尚不算太久,野图BOSS僧多粥少,基本上都在第一时间被几个大公会瓜分完毕。

这个没有关系,黄少天自信地想,我可以抢嘛。

他真的去抢了,刀山火海中的撕开细缝的一道身影,剑光到处迅疾如电,刁钻到不可思议的角度,拿下一个又一个BOSS的最后一滴血。

而另一方面,都知道银武的设计思路是需要天分的,拥有天才设计的银武可能是真正的百兵之王,但大部分人做出来的不知为何都有着各式各样的数据不平衡,有些使用起来性价比连紫武都不如。

这个也没有关系,黄少天仍然很自信,说不定我就很有天分呢?

但事实很残酷,他花了三个月时间准备材料设计图纸做出来的那把剑,只看一眼就知道是不折不扣的辣鸡。


打击太沉重,他差一点点因为这个把荣耀戒掉。

要不是其中有几样材料实在抢不到是问几个哥们借钱买的,还不起只能老老实实帮人家三个号满级打完全套装备抵债,他可能已经把客户端从电脑上狠狠心删除了。

再上回自己的剑客号的时候简直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看着人物面板上夜雨声烦潇洒恣意的侧影,看着剑客背上那把泛着银光的长剑,黄少天狠狠吸了下鼻子:

——艹,还是很他娘的帅啊!

剑客重回江湖,挥剑破云迎星落,意气凌霄不知愁。

……带着那么一点点对银武的意难平。

所以当夜雨声烦装备全红地躺在地上,被那个奇怪又烦人的术士用杖指着口沫横飞地游说着去什么蓝雨训练营的时候,他难得只回问了简单的几个字:

“包银武吗?”


作为被叶修认证过的猥琐流的祖宗,忽悠派的大王,在对那小剑客说出“银武会有的,冠军也会有的”那一刻,魏琛倒确实是认真的。

打比赛呢,开什么玩笑!再脏的心在燃烧着凌云壮志的时候也都挺干净。

况且他许下这些的后来也确实一一兑现了,说到做到没违诺,就算有些完成时自己已经离开,但不能说没有他的一份功劳。

比如冰雨这把剑。

好歹是最早一批在没有战队技术部门支持下就自己捣鼓出趁手银武的人,魏琛在武器设计思路上还是比他拐来的这个日后封神称圣的徒弟要强一些。虽然不是全权经手,在剑客银武的初期设计上还是给了不少靠谱的参考意见。

意见倒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态度上的绝对支持。

一支战队初建起,人力物力就那么多,各大公会里虎口夺食点什么都不容易,装备给谁做不是做?何况这小鬼还要三年才够注册年限。偏偏队长拍了板,早弄晚弄都得弄就别什么事都往后赶,材料不是问题没有就再打,总之话很坚决。老江湖本该最知道做事留三分余地的理,但在这事上却有莫名有信心决心:这把他慧眼相中闪闪发光的尖刀,一定可以打磨成明日为蓝雨劈开一切的利剑,和自己一起横扫赛场。

那是他连胡茬里都藏着豪情的黄金时代。


冰雨可以说是黄少天自己一点一点盯大的。

其实进了训练营他反而不怎么叨念着要银武了,每天提着那把熟悉的蚀风一上机就是一天。对打也好,自练也罢,再枯燥的系统训练也能给他玩出百八十种的花样来。

也可能有点望梅止渴的意思,因为知道银武总会有。何况老鬼有时候还会主动带着他出入技术部给看点进度:有图纸了,图纸详细化了,有雏形了,有名字了,名字叫——

冰雨。

夜雨如冰,很好,他很喜欢。

荧蓝的剑光雨线般落到心里,暂时握不到手里,不急,还有三年慢慢来。

少年嘴上聒噪,心里却有静气。

一来二去跟技术部门所有人都熟了,也就想来自己就来不需要人带,主要那帮技术员看他手速够快灵活机变是个调试武器的好帮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小剑客关注冰雨,但也次次不落下死亡之手,他可是时刻牢记自己被“请君入瓦”就是它干的好事:要不是这银武特殊加长的施法距离,他才不会被那个六星光牢框住呢!


那天走进技术研发室黄少天直觉气氛不对。

烟味太重,呛得他差点飙泪,左右安静的如同石像,只有一台电脑上键盘轻轻响动。

魏琛狠狠盯着屏幕一声不吭,脚边一地烟灰,操作的技术员手心在冒汗。

死亡之手的升级失败数次了,不知道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们不断调整着方案,然而可以用的材料已经所剩无几,这几乎是到了最后一搏的时刻。

“小鬼一边去,忙正事呢。”看到他走近魏琛挥手就赶,满脸的不耐烦。

黄少天不走,他觉得自己很有留下的必要。

银武升级八分靠设计两分靠天意,他这人从小就运气就好的出奇,橙武一次出,roll点没输过,就连亲戚邻居打麻将都喜欢让他在边上帮着摸,说是一手的福气。

“真的不骗你啊魏老大,”他一本正经,“我把运气带来啦,你们这回肯定能成。”

什么鬼?魏琛觉得头好大:“胡说八道,弄不成你赔吗?”

“哎呀不会失败的!”小剑客目光炯炯,也不知哪冒出的蜜汁自信。

转头看看落在自己肩上的手,魏琛心一横把半截烟扔地上用脚碾灭了。

“那来吧。”

结果那天后来他拉着黄少天走了四条街,请小鬼吃了一顿说是G市最正宗的X市名吃羊肉泡馍汤。汤很辣,太阳更辣。


知道新银武研发成功的消息也是在一个太阳很辣的日子里。

夏休期的尾声,他打电话给技术部相熟的哥们问冰雨升级得怎么样,说着说着就聊到了索克萨尔要换的新武器。喻文州有这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实施需要时间,好消息是现在听起来进展总算比较明朗。这是个相当大胆的举动,毕竟死亡之手也算是跟随联盟第一术士好几个赛季的icon了,黄少天倒是很清楚这位搭档在这种他认定需要改变的地方有多坚决,这在蓝雨现任队长所做的决定里甚至不算多需要勇气一桩。

“都做出来应该有名字了吧?武器名字很重要的啊,比如我的剑叫冰雨而轮回出了把剑叫冰渣,一字之差天壤之别,想想要是当初我拿到的是冰渣估计会哭的吧……”

“名字有啦,灭神的诅咒。”

“咩——咩神的诅咒?”

一开始顺着方言念出来的,完了才反应过来。

听着略中二啊,黄少天掏着耳朵摇摇头,不予评价。

挂下电话他不知怎么想起了自己从网游里带出来,陪伴了自己三年训练时光的那把橙武剑来。

被解下的蚀风现在静静躺在蓝溪阁的某间仓库里。

它很好,只是不再适合这段新的征程。


提着一大袋冰棍钻进技术研发室,黄少天一眼就看到喻文州坐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

“来来来吃冰棍啊自己拿。”他一路发着走过去,最后一根塞给队长。

“谢谢少天。”

“怎样啦?”他随口问着,目光扫到屏幕上开着武器编辑器上,新出炉的银武自主旋转着,细长的手杖被荆棘缠绕,顶上赫然一个森森的枯骨,从空洞的眼中弥漫出幽幽黑气。属性强化、法术爆击、施法速度、施法距离……新的外观、新的数据,新的风格,一切都是崭新的。

但又是熟悉的,相信配合起来不会有任何的不适应。

“没弄完呢,差最后一道程序,”技术员答道,“黄少你那冰雨倒是全弄好了,就在旁边那台机子上,你可以先看看去。”

“那个待会再看。”

他却拉了张椅子坐下来,手搭上喻文州的肩,咧开嘴,蜜汁自信地。

“先来给你们加点运气。”


此时此刻,几千公里外X市网吧一角。

颤巍巍的手指操纵着鼠标,缓慢地,一寸一寸地将一根黄金蛛丝移到编辑框内复杂设计图的指定部位上。这个动作他做得异常投入,以至于忘记自己嘴里还叼着根烟,直到一长截烟灰落到膝盖上烫得一哆嗦才反应过来,赶紧伸手掸掉。

而后整个人靠在椅背上,长舒一口气。

“还差15根。”他自言自语,又囫囵骂了句脏话。

死亡之手2.0的进度,40%。


/完


评论(15)
热度(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