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看到有人问坑了没,意外发现还有一点点存稿orz

很扯,随便看看……

拒绝“有生之年”这样的评论啦,才半年……| ω `


62.

“你先戴上这个。”

刘小别眼看着学院长将自己领口别着的绿宝石斗篷扣拆下来递给自己,接过时手心里涌起一股温暖安定的感觉,无疑是几重古老而复杂的防护咒力汇聚的作用。

“我能问问刚刚那是什么吗,教授?”

恐惧的冷汗还攀附在脊背上,但最初的失态过后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先镇定下来。

“一股来路不明的黑魔法波动,我们的防护阵刚刚建起,被你本子上那个符号打开了一道空隙,以你现在的能力还抵御不了钻进来的那些东西——我问你,它是原本就在那的还是谁给画上去的?”

“是我画的,”刘小别说,“它是……”

在听完符号的来历后,王杰希转头看黄少天一眼,后者并未显出慌乱。他知道对方肯定在自己养子身上留下能时时感应的连接,小卢此刻应当无恙。

 

魔法世界中语言和图形都是力量的载体。能够召唤黑暗和邪灵的符号一旦被赋予形体就会获得生命,那些印着恶魔印记的书都是特殊处理过的,用带有防护咒力的墨水或者在纸张上进行封印,否则一旦打开后果难以预测,尤其对力量尚未稳定的年轻巫师来说可能就是致命危险。不要随意念诵陌生的咒句,不要随手画下含义未知的图符;这一点自从入学以来自然早就由诸位师长之口警醒过,刘小别赧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确实轻忽了。

他神情沮丧,王杰希见状安慰道:“你现在的能力尚不足压制这种程度的黑魔法,不过也不用太惧怕,之后只要不去画它就不会发生像刚才那样的事,最好也不要去想。”

“越这么说他搞不好会越会控制不住去想,”黄少天打岔,“潜意识就是这么麻烦。”

“我能控制。”刘小别马上说。

但微草学院长仍然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着让他彻底“不去想”的可能性。

不少古老的恶灵召唤图符本身就具有迷惑的魔力,很难说刘小别在一瞬间就将它清晰记住并描绘下来是不是完全出于自己的意志。

“这样吧,我那有一个冥想盆,”他看着他的学生,“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帮你把这一段记忆抽出来放进去。这样你就不会再想起那个符号来,就像从未见过它一样。”

什么盆……?刘小别睁大了眼。

“当然,这么做需要我对你使用摄神取念,会窥探到你的记忆,正常情况下教授不应对学生使用这种咒语,但是情况特别我可以向校长寻求特批。”王杰希继续说着。

“不!”刘小别下意识地退后半步,“我要保留我的记忆!”

突地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冲谁叫嚷,他顿时放低了声调。

“我、我是说我想要保留我的记忆,院长,我能做到不去想那个图案的,其实我只是当时觉得也许会对救卢瀚文有用才把它努力回忆了起来,并没有一直在想着它,我——”

王杰希微微皱眉。

“算了,”一旁的黄少天插进来,“我看这图形的威力不大,否则刚才不会一下就打发了,再说了五年级学生也没那么不堪一击,他的黑魔法防御课我教的,成绩也不差。再不济还有你的法力石护持呢。”

刘小别万万没想到自己这根救命稻草会从这边捞到,但这时候也顾不上去想为什么。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和被黑雾缠绕不一般的惶惑,比起要被一贯尊敬的院长窥探到内心,他更在意的是会失去这段记忆这件事。如果可以他真心希望自己从没被那个蓝雨小子给救过,但不代表他愿意从脑海里抹去这件确凿发生过的事,哪怕暂存在别处也让他无来由的排斥,仿佛这对于他是突然成为了十分重要的存在。

 

感觉到学院长那双不对称的双目投来颇具深意的目光,他内心的执拗冒出来,坚持地沉默着。

走廊上传来纷纷落落的脚步声,这个时间点应当是室友们从图书馆回来了。

“先跟我来。”王杰希温声道。

刘小别身体一僵。

“不摄神取念你,来我房间拿安神的无梦魔药。”

心落下来,脚底的血流顿时畅通了,他迈开脚步匆匆跟上去。

 

63.

“你是不是以前就见过那个符号,知道它的来历?”

刘小别离开带来的烛火晃动尚未平息,黄少天就迅速把这个疑问端了出来。

 

适才他目睹王杰希烧毁纸页时的毫无犹豫,就猜测他对那个符号多半内心已有判断,知晓其来历。果然,魔药大师示意他稍等片刻,转身走到书架前,不多时抽出一本厚重古旧的书册回来。那书名黄少天看一眼就感觉到了牙疼——《黑魔图鉴》。顾名思义,辑录了一堆黑魔法图符,明知上面由法力深厚的巫师加诸过重重防护,仍然自书页翻动的哗啦声响中透着一股涌动的不安,火光将两人的身影拉长投在石墙上。

“是这个。”

手停最后一页上,再往后就是暗青色的封底了。

正中图案是所罗门大七星和一些意义不明线条的结合体,底下一句铭文:

“当黑暗展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将卑躬屈膝地服从于你。”

此外没有多余的说明。黄少天盯着看了一会儿,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好像跟文州那个死亡之门阵有点像……但六芒星和大七星还是不一样。”

“就算同为暗系术法一脉,喻文州也不会去用黑魔法操纵和戕害他人。”

这点倒也无需多言,黄少天忽然发现一件事。

“它的创造者或者说拥有者是谁?这边上没有名字。”

“创造它的人已经成为了恶魔。”王杰希说,“魔鬼没有名字,后来他们称呼他黑域之主。”

 

黑暗、毁灭和疯狂,世界古老的力量,甚至先于光明存在。

热衷黑魔法的巫师一旦堕落到开始夺取和操控他人的灵魂,真名实姓就会变成他的弱点,他会掩埋掉自己原有的姓名,抹杀曾经作为人的一切,单以恶魔的身份行使杀戮灭世之举。

然而恶魔不存于世久矣,听来总觉得是遥远的传说。

黑域之主这名字和事迹黄少天并不陌生,好歹他当年也上过魔法史,虽然睡得居多考试全靠喻文州的笔记低空飞过,但有些近于八卦的反倒记得清楚:书上记载自称黑域之主的恶魔被七名正义的大法师围剿后逃出生天,自感死之将至,操纵尸偶给自己建造了一座严密的陵墓遁入其中。死后陵墓外被大法师加诸重重封印,永世不得复生。

“他也死了几百年了吧,这么久还能翻出花?”

“法力强大的巫师哪怕形体消散,总有一丝精神尚存,遑论恶魔。”王杰希顿了顿,“当然也可能是有他人试图借助他残存的力量。召唤、传承或者复生,黑暗力量自有它延续的法则。”

怎么个借助法?为什么选定这所学校为目标?这些黄少天没问,问了王杰希也不可能答得上来,毕竟此刻他们眼前是同一片晦暗未知。

“你跟老冯说过这些了吗?”

王杰希摇头:“这不是才刚刚发现小别画出这个图符么。”

黄少天看着他:“可我总觉得你好像不是很惊讶。”

他用一种明晃晃的神情探测。

“我指的是不光是知道图符出处这点,而是,”他伸手比划了一下,所有的事情。

这份天生的敏锐早已无需再被验证,王杰希陷入沉默。

确实有一些秘密藏在深处,斟酌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和盘托出的时候。

他甚至想,如果是自己是眼前这个善于把握机会的人——会怎么做?

炉火发出噼啪响声,像是在敲打着心脏外那薄薄的一层覆膜,他转头注视火焰,仿佛忘了另一人还在场。

“呃,不能说就算了。”几个世纪下来巫师世界的规则被制定了太多,而厉害的巫师总是免不了多多少少会有点越界,黄少天不打算追根究底。

王杰希模糊地笑了下,面容恢复肃穆。

“还有一件可能与此有关的事情,”他说,“你知道我会一点观星术,之前观察到很快就会有一场月全蚀到来,就在后天。”

天文现象对魔法的影响不言而喻,而月全蚀正是能将黑魔法力量发挥到最大的时刻。

黄少天腾一下站起来,动了动嘴并没有说出什么。

但那利剑出刃的姿态已经说明一切:

无论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他已决意尽自己一切力量护卫这所学校。非仅为一个教授头衔,这是他度过七年成长时光,所爱和发誓庇护的人所在的地方。


TBC

评论(83)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