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可能……各种意义……比较……奇怪……

2.

穿过一长串寂静无人的区域回到自己座位,掏出一根烟点上,叶修对着屏幕发起了呆。

屋漏偏逢连夜雨。

墨菲定律。

坏事总是一桩紧跟一桩找上门来。

 

就在前天他发现自己的银行卡取不了钱了。查询后被告知已经挂失注销,里面的存款当然也被一并提走。这张卡是他离家出走的时候带在身上的,本来里面那点小金库早花完了,之后打工和网游代练的钱凡有结余都往里存着,不太多七八千块还是有的吧,哪想得到……

能有证件“代表本人”办理银行卡的是谁,答案不言而喻。

这是终于隔空喊话,要自己差不多闹够了回家的意思?

狠狠深吸几口烟闷进肺里,他苦笑起来。

釜底抽薪,这招够狠。虽然也是自己没做足准备,懒得重新办卡,疏忽在先。

本来想着咬牙挺一阵也能过去,大不了多接几单代练回血,反正有网吧这个据点维持最底限度的生活总是不愁。没想到一顿话的功夫,突然就连这点也没法保证了。

刚刚李哥,也就是这儿的老板把他叫过去就说了一件事:

这家网吧决定从明天开始停业了。

其实也不是毫无预兆。

自从一个月前这条街开始设障修路网吧的人就日渐稀少了起来,本来人少点他这一边做网管一边玩儿游戏的还正乐得清闲,压根不知道老板那边一开始就接到沿街店面都会波及的通知,早就做了关门走人的打算。

这个月才过五天,李哥打发自己的五百块钱按原本一个月一千八的工资来说已经很客气。何况还发了话说想的话可以直接搬台电脑走,随他挑。但这也不顶事,一直以来钱随取随用的习惯实在要命,搞得现在掏遍了口袋也只找出零碎的七八十块,也就是合起来不到六百块——所以我马上要带着这不到六百块流落街头了,叶修想,还好现在是夏天?


然而这世上麻烦和希望总是并存的。

此刻给他同时带来麻烦和希望的就是手头那个刚接不久的代练单。

是个大单,5个号从新卡练到满级,要求配齐全套紫装,搞定了就能拿到四千五,有了这笔收入就算在消费水平不低的H市也能凑合混上一段日子了。最理想的当然是再马上找个网吧一边当网管一边代练。可这想着容易实际真不好找,需要碰运气,之前能在这家呆下来就是找了好几条街。尤其是暑假一来,附近大学城的学生纷纷回家,网吧进入了全年仅次于春节的淡季,没几家会想不开在这种时候招工,而那种条件好些的会员制网咖基本限定女服务生更没指望。不然就是在网吧直接包夜冲级,都不能叫包夜,得包整天。网吧收费他心里门清,通常价一小时10块,过夜60,24小时不挪窝的谈一谈能讲到一天100,这是底限。可是六天能练完这五个号吗?绝对不可能,满级都是问题,更不要说还得打装备,哪怕是自己这样的熟手之前给对方报的也是15天左右,算了下最少最少也要10天。再说他还是个活人不是机器,不可能在练级过程中完全不吃不喝,这个钱又要从哪里挤出来?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别急,平常心平常心,再想想。

这两年在外自己一个人什么困难关头不也过来了么?

然而白天找个别的短工晚上去网吧练级也不是办法,耽误时间到超期交单属于自砸招牌,他这种个体代练本来就比不上有规模的工作室,能接到这样的单子本来就已经很难得。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跟下单的那边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分段交货。先练完两个号给两个号的钱,再把剩下三个号练完,这样不至于断档吃不上饭交不上网费。至于对方能不能谅解真不好说,不是老主顾,但肯出这个钱找代练的应该不会太小气?希望如此吧。

 

 

热度不知不觉卷上指尖,他赶紧把几乎烧到头的烟碾灭在一次性纸杯边缘。

边上机子挂着其中一个号和QQ,先去给买家留了个言。不管怎样先抓紧时间给人先练着再说。这个号现在15级,自动跟随一叶之秋刷20级的本经验涨得最快,去哪个好呢……脑子里一边盘算着一边切回到游戏里的一瞬间,居然觉得眼前画面有点陌生。

——我去,这特么是哪?

哦,想起来了,刚为了人帮忙加了公会。公会界面,怪不得这么陌生。

玩荣耀快两年了,一开始就抱着边玩边赚钱的念头,所以这号就那么一直自由身着,也就很早的时候帮刷记录临时加过几次,刷完就退的那种,正经进入公会领地还是头一遭。

当然这时候他也没心情欣赏什么公会风光,打算跟夜雨声烦打声招呼就走。

刚这剑客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跟自己说来着?

“还在吗?”

那头咣一下,好像什么东西砸地上似的,紧接着响起的声音也带着兵荒马乱的气质。

“啊在在在在在……你回来了?看了我前面的留言了没有?条件都好说你先别退啊!”

都什么跟什么,有话不直说还留言,叶修摇摇头,顺手点开聊天框——

嚯,密密麻麻一大片字,这是要干嘛呢?整得跟情书似的。

一目十行地看下去,不知为什么竟然有点想笑。

自己这厢在为如何生存下去算计发愁的时候,网线那头的人苦闷的却是如何解决网游里小公会短缺人手如何进一步建设的问题。苦闷得还如此真情实感,以至于要费尽口舌打那么大段话来希望自己能在这公会再待上两周左右的时间,并且再帮着一起“随手”做几个“小小的公会任务”以完成升级。

都是玩游戏,人和人之间的区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一叶?”

看他这边沉默,那头又小心翼翼喊了声,语气里都能听得出紧张来。

其实这有什么,叶修想,有需求的话花钱买几个公会成员也不难吧,不记得一般代练工作室有没有这项业务,没有要我给你现开一个都成!正缺钱呢,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

“挂名一周100,单独任务50,公会日常免费附赠。”

“啊?”

“没有,开玩笑的,不就是挂个十来天么,没问题,我先不退就是了。不过这阵平时要带号练级,找我不一定马上能到,一般都会挂着会看留言。”

他还是要点脸的,不至于丧心病狂到去赚这个钱,虽然总觉着对方说不定真有可能会给。之前跟夜雨声烦交道打没几次但算得上印象颇深,不然也不会顺手就加好友。意识操作不错的剑客,出现不多(这都多久了居然还没满级?),好像是平时忙生意没时间玩吧,随口说起过也在H市,貌似是个30岁左右的现充大叔?

人挺爽快的,就是废话特别多,比如现在——

“答应了?!!好好好好好,保证就两周能搞完,后面想要再待下去我也一万个欢迎。虽然公会太小没什么人但也完全自由没规矩,什么集体活动你想参加都没有,这公会加了跟没加一样……不对,不能说加了跟没加一样,好处还是有的,起码买小吃小药比外面便宜对不对?你不要小看这一点点时间和金钱啊!当然我知道你是那什么,高手啦,名气厉害,不过放心我绝对不会拿你当招牌出去宣传公会招人的,我这人从来不打虚假广告比如说上次……”

“到时候再看吧。”

随口敷衍一句,他感觉这个夜雨声烦还真挺逗。

先前自己的战法号没少被各大公会招揽过,各家那套大同小异的广告词听得快耳朵起茧子了,他倒好,全是反着来,这样出去能招得到人才怪。而且别家公会找上门来条件福利不说吧,至少态度够客气,一口一个大神是标配,不像对面话一堆的那用得词怎么都怪怪的,听着好像不大情愿啊?大概是那种自认也玩得不错有点小傲气在,存着比较心所以潜意识就不想显得太狗腿。

当然他也不是要对方真的来吹捧自己,这样挺好。

有不服更不是问题,到时候打几把就好了。

 

剑客还在那叨叨着,已然是进化出了自说自话的功能,什么只要进了公会都是兄弟有什么麻烦尽管说以后走了也有需要照帮不误缺什么尽管回来拿虽然你是大神不需要但万一需要哥也能罩巴拉巴拉……余光中扫到边上电脑屏幕一角QQ小头像跳动,叶修精神一振。

应该是代练客户上线看到自己的留言了,忙挪过去换了鼠标点开。

【三木火】:为什么?

【三木火】:还是五张一起吧,外地出差,你早发过来我没法验货打钱。

短短两句话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

荣耀这游戏和传统网游不同,一卡绑定一号,且要有专用读卡登录器才能登陆,代练比起当初那种直接网游里一手交号一手交钱就多了一重实物交递的程序。不过现在默认都走马云爸爸直接先全款拍下等着发货确认,代练方倒也不怕卡寄过去了费用打水漂。

对方不答应分段交付,那这下最有可能的解决方法也行不通了。本来还想试着再解释几句看看,手搁在键盘上半天到底也没能再打出什么话过去。

银货两讫,客户的要求无可厚非,总不能只拿着账号截图让对方打钱。

最后还是关掉QQ,狠狠搓了把脸。

也许应该干脆放弃这个单子,老老实实去找新工作,没钱了就直接睡公园。

又或者——

叶修在黑暗中站起身来,正准备摘下耳机那一瞬间,一句话飘进耳朵。

“……要不然太无聊啦,家里挺大一屋子就我一个,上了游戏那么大公会也是一个人,不就平时上得少了点……”

“天哥你一个人住?”他鬼使神差地打断问道。

“是啊,怎么?”

“我这边出了点状况,看能不能去你那蹭几天?给根网线睡沙发就行,不白住,就当短租,租金会付但得晚一点。”

 

“老板来包4块钱的白沙。”

“不,还是不要白沙,来包……阳光利群吧,40的那种。”

H市30来岁有点小钱又爱玩儿网游的男人一般抽什么烟?

反正总别递出去的时候太掉价让人不好接吧。

把烟和找的钱装进口袋,推上用好几道绑绳牢牢捆住机箱和显示器的简易推车,叶修转身出了烟酒超市。在正午无遮无拦的阳光下眯起眼睛看了看,他推着自己目前的全身家当朝十字街头对面红黄二色墙壁的快餐店走去。

 

其实昨天在游戏里冲口说出能不能去你家里借住那话的下一秒叶修就后悔了。回想当时是真的有点被逼急慌不择言了吧。

太冒险,也太冒昧,毕竟对方只能算是个甚至都不熟的网友。游戏上大家一起玩得好又是同城见个面聚聚不算个事,可遇到困难跑去让人收留自己就另当别论要掂量掂量了,何况他跟夜雨声烦哪有这种程度的交情?还有一点,虽然他自认胆子够大——不大也不会敢离家出走从B市来到H市晃荡两年了硬是不回去,但还没大到失去理智的地步,至少没忘记自己才只17岁。

严格意义上连成年都不算,战斗力也基本只有负值。

并非是要以恶意揣测然而……自己年纪不大这件事对方的确是知道的。

确切来说大半个荣耀都知道,还不是因为一叶之秋太出名,论坛早就有人扒过他,就他在网吧干活的时候收点钱现场帮人打副本过竞技场那都是家常便饭,那些人也上论坛,年龄被捅出去不稀奇。不过网游本来就是年轻人的天下,外加实力说话,管你现实怎样哪怕是条狗打得够6别人也得跪着喊爸爸,所以他也没当回事。而夜雨声烦显然是多少看过点一叶之秋八卦的,加好友的时候好奇问过,求证之后还挺得意地表示那你得叫我哥啊——所以就这么着成天哥了,反正叫叫不掉肉。

抛开应有的警惕心,直觉上叶修并不认为夜雨声烦这个ID之下会是个坏人。

不然也不会听到那话先是犹豫了好一阵,在自己都改口说不用了之后才说你还是来吧。仔细想想整件事都是大写的尴尬,简直像是请人帮忙做个公会任务就被赖上了一样。让一个17岁半大青少年进家里同住他那头的顾虑只会比这边更多,所以为什么会同意,可能还是怕自己真的走投无路出什么事吧。

——那我这到底算走投无路了吗?

他耸耸肩。

在继续往下走之前答案都是未知。

而当夜雨声烦最后说出不然这样咱们明天中午先在我这附近麦当劳接头的时候叶修是松了口气的。

不得不说这确实算个缓冲的好办法,很理解对方不愿意直接给地址的谨慎。

先给个面对面相互再次评估危险麻烦的机会,该说果然是成年人的思路吗?

总之横穿大半个城市来都来了还是先见一面吧,接下去再做打算。

这么想着,他用力推开了M记厚重的玻璃门,混杂着奶酪炸鸡番茄酱味的冷气扑面而来。

 

不知道对方到了没有,站着看了圈也没见到疑似能对得上的人,挑了个窗边空位坐下等。他没手机,夜雨声烦也没说自己会是什么打扮。反正他要来了只要一看到电脑就能知道自己是一叶之秋了,毕竟不可能还会有什么人闲得没事干搬一整台电脑进麦当劳的。

午餐时间,周围的人都在轻快的背景音乐里大快朵颐。其实这会儿叶修倒还不怎么饿,就是刚走了一路有些渴,但想想花40买的烟和兜里仅剩的500多块钱还是没舍得买饮料——早知道买烟的时候应该捎带瓶矿泉水的。

他眼睁睁看着一个举着甜筒的少年向这边走来。

……对啊,甜筒好像不贵,几块钱……但这玩意吃一个能不能解渴啊?

像是听到他心声一样,那甜筒居然定格在了视线中。

咬着甜筒的少年目光从电脑和人之间打了个来回,欲言又止。

奇怪吗,没见过有人带台式机来吃M记?好吧当然少见,看吧,随你看个够。

“一叶之秋?”

不是幻听。

短袖连帽衫,麻杆身材,身高只到自己肩膀,小黄人棒球帽……

怎么看都没过15岁的模样,仅有的迷惑性居然是来自那把变声期低沉黯哑的嗓。

“我是夜雨声烦。”

 

操。天哥

对不起,收回第一个字。

但还是……CAO!


TBC

评论(61)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