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送给五毛太太TOT 话说我为什么没能爆手速呢

 

9.

黄少天很认真地笑了半天,认真到最后那笑声收尾的时候都不带变调的。

就着这笑的余韵他一本正经地夹着电话跟那头说,队长你到底是去了游戏公司还是八周刊啊捕风捉影技能点哪来的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有这种天赋了不起了不起……

过了会语调镇定下来:“不行这听着还是太奇怪了,帮熟人搞个票不是很正常嘛,问你也是因为你跟外联那边关系好啊。还有明明我俩都认识叶修,怎么成我一个人的事了。”

喻文州也不否认:“是啊,所以这回的朋友,也是我俩都认识的人么?”

“不,新朋友,你不认识。”

说了之后他才忽然想到君莫笑好像也不应该界定在喻文州不认识的"人"里,不过这事儿也没法解释。

“行吧,你也别紧张,”喻文州表示理解,“阿姨老跟我通报你的相亲进展,搞得我忍不住八卦一把而已,票我明天就给你递去。”

 

以他们熟悉的程度其实早已不用句句说得那么明白,但这一次黄少天迟疑了,他忽然不想就这么把话题给揭过去了。要说刚提到叶修那句是个无心的玩笑那未免也太不合时宜,喻文州慢的是手速那反应可是联盟超一流的水准,哪可能平白无故的慢N拍来调侃自己。

 

“我那会儿……对叶修看起来很奇怪么,”他问,“不然你怎么会想到那上面去?”

“我怎么想的不重要,得看你心里是不是真有其事。”喻文州反问,“网上还大把写我跟你什么剑和诅咒禁忌之爱的呢,你听得都快笑地上去了也没反驳过一个字啊。”

“……”黄少天咬了咬牙,坦白道,“其实我都不知道是不是。那会儿没想明白,现在也不用想了——还有你怎么不早这么说。”

“因为不敢说。”

 喻文州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为什么早看出来了却不当时点醒他。其实黄少天把他想得太好了,都是十几岁开始打荣耀一路近乎心无旁骛这么走过来的,旁观者清是清一点,但又哪里有经验和勇气去介入好搭档尚未昭然的那点心思,把人往窄路上推?

他叹了口气:“我还以为现在可以了。”

“可以什么啊,”黄少天闷声揉了揉鼻子,“‘是时候从单恋泥沼里爬出来了’这样?太夸张了,那也得先真的陷下去过吧,我都没来得及踩呢。反正……也算就这么翻篇了吧,不过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目的,我总还能问问你那最近有叶修的消息没?”

“当然能。”喻文州笑,“可惜没有,要有也该是苏沐橙先知道吧。她说过叶修那会儿是打过招呼说要回家的,只是没想到一回去就联系不上了。但往好里想至少是回家了,你也知道圈子里一退役就老死不相往来的人太多了,总是这样的。”

“嗯,也对。那家伙逃家多年,要我是他家人也不会再把他轻易放出来祸害社会。”

 

他也已经没有了再对叶修说一次“一定要回来”的立场。

 

 

挺意外的,真挺意外的。

尽管在电话里反应够快,一个人静下来之后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发起了呆。

 

喻文州会跟他说起这些,还是早看出的猫腻,然后自己居然还和他讨论了一下子——这真的是一件可以拿出来讨论的事吗?但这一步既然都踏出去了,便无法制止内心更多的细节像雨后柳条上的嫩叶一样冒了出来,层层叠叠微妙的渴望……渴望什么,去挖掘和祭奠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我去这还是一个正常人类的思维吗,我需要治疗吗。他沮丧地问自己,单手拿起一个枕头捂在脸上,又飞快地唾弃了这个无论怎么看都很电视剧的动作。

 

这挺有趣的,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到底是什么样;这一点也不有趣,我知道我在那家伙面前其实从没真正自在过,而且越来越不自在。隔着网线还好多了,跟钻研新大招一样忍不住咂摸他那两句闭着眼随口打出的话也无所谓,当面的时候得有多惨不忍睹就不去想了……哦漏前两天还好意思嘲笑刘小别的反应多烂多苍白现世报就来啦,而且再怎么人也少说少漏馅呢,让你嘴比脑子快,一世英名早糊墙上了吧。

 

而最糟糕的是,黄少天想,那时候我甚至不是故意的,要不然至少可以坦率一些。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你看经验实在一件很要命的事,没有经验的时候别说预判,回去翻伤害记录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要早知道自己会在感情的新秀墙前莫名其妙的徘徊这么久,至少也该拿头去撞上一撞吧,结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不,也不能这么说,叶修是没影了,但这事儿其实没翻篇——对他来说没有。

 

但这是没法跟喻文州说的,像这样的事,最了解你的朋友可以像他那样在你不说前就知道,可知道和懂是不一样的。

 

 

去年我现场围观支持过你所以今年你怎么也得支持回来你说是吧是吧——这是荣耀十一赛季决赛前黄少天不断骚扰希望叶修来现场看比赛的理由。

 

当然他自己也知道并不太成立所以只是随便嚷嚷,那边装半天死最后贴个表情加支持两个字浮皮潦草的回复也很寻常。这不过是两人多年来形成的一套交流模式,时不时要为刷而刷一下。黄少天其实没有指望过叶修真的来,也没把这大概是自己最后一个赛季的事告诉他。互动是两个人的,决定是自己的,无论有没有人鼓掌,他都会用最漂亮的姿态在荣耀竞技的舞台上谢幕。

 

结果叶修来了。

 

说是去香港送弟弟折返时候想起就打算过来看看,赶在第三场胜负局之前到的G市,来得一点预告都没有。冠军赛的票都是提前预定的,那会儿早售罄了,老实说就算有也不能真把他这个话题人物塞普通席里去啊,又不是那个不露脸的叶秋时代了。挂下电话黄少天骂骂咧咧地乱转了半天,最后还是只能找了喻文州联系人,设法匀了一张内部票出来,在蓝雨俱乐部附近一个小卖部前跟人接上了头。

 

叫我来看你夺冠什么的,小心被打脸啊……拿了票的叶修说。

不会!黄少天挥手赶蚊子,夏天路灯下蚊子一丛一丛的,却完全不叮吸烟的人。只要你跟魏老大没再捣鼓出什么秘籍卖给轮回就行。

有也是留给兴欣好吗。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什么扔过来,落在手心里一看是瓶眼药水。

 

眼药水,烟,路灯和垃圾桶的位置,甚至前一天下过雨空气中的濡湿都复制了多年前的一幕,他们也都意识到了,但也没谁特别提起。

 

反应不错,看来努力一下达成哥二分之一的成就还是有希望的。

什么二分之一的成就?

两冠啊!叶修特别自然特别贱地说。

 

在回去的路上黄少天挠着胳膊上刚落下的蚊子包,在踩过一个个路灯下闪亮的水洼后给自己愉悦的心情找到了解释:踏入联盟的第一年这个人就在而且知道自己会来,而明天他也会在台下看着自己打完最后一场比赛。有始有终,这很好。十多年的时间无论是用来执着一件事,还是去认识一个人,他觉得在自己身上都有了丰盛的收获,没有浪费,毫不惋惜。

 

 

胜利后的第二天早晨他是呻吟着在旅馆的床上醒来的,酒也醒了,隔着一床狼藉的床单被褥近在咫尺的叶修冲自己眨了眨眼睛。此情此景如果是一男一女那绝对是要心喊卧槽的发展了,然而他们都是男的,熟但又不是那么熟到可以放肆的地步,演什么也不好玩。所以他只是跳起来挥着手喊去去去你怎么在床上抽烟快下去等会水下来浇咱俩一头怎么办……

 

不会,叶修指指头顶被口香糖糊住的红外探测眼,这还是你昨晚自告奋勇帮我糊住的呢。

——哈?

黄少天惊讶地抬头看看那个高度,发现自己完全想不起来:我是怎么够到的?

叶修冲他竖了竖拇指,不解释。

 

尽管刚得了冠军的某人认为自己昨晚还没到断片的程度,实际上在酒精的挥发下也的确不记得多少了。包括从庆功宴过来找叶修的时候在走廊上唱了一路的歌的事,总之等房间里的人洗完澡出来开门的时候发现有人已经抱着冠军键盘鼠标坐在门口开了好久的歌会了。

 

把人拽进屋内的叶修很无力,只好说你好歹也换些我听得懂的来唱吧。

切,蓝雨队内兼职麦霸黄少天义正词严地道,同样一首歌国语版唱起来就没那么有味啊老叶你懂不懂……唉不懂就算啦特别优待你唱两支简单易懂的给你听也不是不行,我想想……

 

然后你就唱了五遍两只老虎,叶修面色沉痛,整整五遍。

不可能!黄少天下意识地反驳,并迅速找到了相当有力的回击出发点——你分得清两只老虎到底怎么才算一遍吗!

 

总之在两只老虎唱到不知第几遍后,歌声总算是停下了。可这么一停下,隔壁房间男女那种令人尴尬的声音就透过薄薄的一堵墙钻了过来。醉汉和烟鬼面面相觑,沉默着,缓慢地变幻着脸上的表情……你找的这什么小破旅馆啊,隔音太差了。黄少天这么说着,身体却不受指挥地完全放松了,靠在墙边懒得站起来,也站不起来。叶修说那你过来点吧,还真蹲那听起墙角了么。

 

他闭上眼睛摇摇头,太热啦,这边的墙壁最凉,我这么贴着好受些。

是吗,亏我还好心想让出半张床来,琢磨着怎么也不能让你这个新科冠军睡地上啊。睡得着你就坐那儿好好睡吧。

谁说我要睡了,黄少天很不高兴,我在跟你说话呢。

我听着哪,叶修挖了挖耳朵,没开你语音屏蔽。

 

隔壁的战况越演越烈,飘在发烫的耳朵里好像跟做梦一样。他耸了耸肩膀,要笑不笑地说叶修谢谢你来看比赛啊,冠军的感觉真不错,特别是在退役之前能再拿一次——上个赛季的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哦,才有哥二分之一的成就你就满足的要退啦,叶修说,不对啊,你有张佳乐那么大吗?

……啧,我比他运气好。

也对,蓝雨听名字走的就是清新路线,要连你们都学霸图搞什么老将阵容那比赛是不能看了。

老将你妹,风华正茂急流勇退好吗。

剑圣大大这一勇退,你家手残队长下个赛季又要头疼自己的读条读不完了吧。

他跟我一起啦……这个赛季太拼了,以前还以为十年总可以的,结果还真不是谁都能跟你这个妖怪一样啊。

你俩这是缠缠绵绵到天涯的节奏啊,不过王大眼也能松口气了。

为什么?

因为他好像也要退了吧……

 

半醉中说起退役的事远没有黄少天想象的那么沉重,大概是自己每说一句话方向都要被这家伙给带歪一下,这种莫名其妙的对话节奏也只有叶修带得起来吧。不过真好啊……比起安慰、认同或者挽留,此刻随便哪个抱着任何一种态度的人在自己面前,恐怕都不如这个连表态都懒得表的人更能让他觉得轻松一些,很多本来不打算说的话也不小心说出口了。

 

老叶你就没有那种感觉吗,临到退役的时候发现自己除了荣耀什么也不会,想想要离开游戏,突然一下子好像比普通人都不如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实在不行就回老家结婚呗。

扯吧你,你就没回老家,也没结婚。也是,找你都得上神之领域里找,哪个妹子肯跟你啊,话说你不是想在游戏里泡一个吧?

早晚的,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急个屁,谁跟你说这个了。我只是在想是不是只有我这样稀里糊涂的,队——文州已经有目标了,他一直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我就不行了,本来也只有游戏打得好……

喂喂,打得好的在这儿呢,遇上哥你赢过几把啊张口就来。

我去随口说一句你还得意上了,还是你真的这辈子有荣耀就够了?

这种事走着看就知道了。叶修淡淡道,常年被烟熏的喉咙里出来的音节低沉微沙,带着奇异的镇定作用。放不下荣耀,就上来一起玩啊,给自己点时间慢慢找,等想明白自己该干嘛了,再去也不迟。

 

说说停停之间,墙那边的男女终于鸣金收兵,夜渐渐凉下来了,看他随时要睡过去的样子,叶修也终于过去好心把人拖起来往床上扔,结果被糊了一袖子的鼻涕眼泪。

 

真的,叶修从外套堆里扒拉出衣服扔过来让他看,你可是抓着我胳膊哭着说不想离开蓝雨呢,不信你自己照照镜子看你眼睛肿不肿。

 

我……黄少天摸了摸眼皮,屏住的气全泄了,干脆埋头装睡,装的太用心结果真睡着了。时间还早,叶修抽完烟无事可做也就倒头一起睡小半个回笼觉,床单上有一点消散中酒精的味道,另外就是比平时多一个人的体温。他们也不是多么讲究的人,没觉得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何况那时候外面下起了雨,是个微凉的早晨,睡过去的时候不小心背贴着背还有点舒服。黄少天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坐在床边弓着背在那儿穿袜子的样子,他愣了一下,问他要干嘛。叶修说我12点的飞机走,也该准备准备出发了吧。

 

他有些手足无措,本来打算起来后带叶修逛一逛G市的,这是自己很多年前的一个邀请,一直没有兑现的机会,然而叶修真的只是路过,并且这就要走了。这时候黄少天发现自己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翻身坐起来——毕竟躺在那儿跟人说再见也怪怪的。很怪。

 

 

叶修未能享受到的招待,现在轮到了他的账号卡来享受了一把,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承诺兑现了。

 

从医院复查完拆了绷带出来,黄少天心血来潮地把君莫笑带到了“小蛮腰”上的旋转餐厅吃自助餐。从107层的落地玻璃向外望去,整个G市此刻华灯初上的风景都落在眼中。

 

“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能在旋转餐厅吃餐饭就是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了,可能看电视剧看的吧。当然了那时候还没这个塔,就是大酒店楼上那种土土的旋转餐厅而已。可是也吃不起的啦,又考不到一百分让爸妈奖励,就只好一直馋着。当时我就想,以后什么时候混出头了,一定要上来好好吃它一顿才行。”右手脱去了桎梏,总算能自由活动的伤患有点感慨地戳了戳盘子里的小西红柿,“今天尝到了才知道味道真的好一般,都不如海鲜市场边上做一虾三吃的小饭店味道好。心心念念了很多年的东西,果真跟想象里总是有点不一样啊。”

 

君莫笑的面前是堆成山一样的红豆冰沙,他已经沉默地和它僵持了许久,此刻微微偏过头,从冰沙的边缘投来了略带疑惑的表情,黄少天看得莫名一乐。

 

“还好对面坐的是你,”收敛起笑容,他认真严肃地说,“哎我刚发现其实你长得挺让人有食欲的你知道吗?好好干,自助餐总得吃回票价嘛。”

 

TBC

评论(21)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