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0.

很满意的一顿晚餐——和童年长久期冀的加成无关,也和高楼独一无二的风景无关,而是因为他在吃的同时听了一肚子的“故事”。

 

黄少天是从不知道什么叫食不言寝不语的,早已习惯了别人动筷他动嗓,典型不知饿的一代人,宁可少吃几口饭都耐不住寂寞要刷屏给同桌人当背景音,是以终于长成了电竞选手里不多的一副竹竿身材。这一次难得有了别人讲故事他当听众的机会,缘于他从君莫笑身上无意中挖掘出的一点趣味:此君天生并没有话篓子属性,但只要把话题引到荣耀世界里去,他却也不介意讲一讲自己在“那边”的经历。

 

君莫笑的语言风格和叶修基本一样——都是属黄瓜的,天生欠拍。但论到不客气的地方,游戏里来的这位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大抵叶修好歹是人,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嘴上那些没下限的玩笑总归是玩笑而已。到了君莫笑这根黄瓜就彻底长歪了,混淆了真假界限一切就都变得煞有介事起来,抢个BOSS就是千军万马吾往矣,被围攻群嘲就是嬉笑怒骂不足观,虽未直说“哥就是神”,但总觉得相去亦不远矣。能把这份无敌自信表现得足够轻描淡写却又无处不在到这个地步,已经无法用不要脸来形容了,实在成了一种本事。

 

于是尽管讲述的那些场景里有些是自己知道的,有些是自己开着夜雨声烦或者流木又或者哪个信手拈来的小号亲眼见证过的,但听起来就从视角到画风就都不对了,完全成了一个新版本的故事。当然也有更多闻所未闻的,诸如迎风布阵的死亡之手如何被他骗走,为收服一个诲人不倦又怎么上天遁地无所不用其极之类的。当然这些的真实情形他也无法再去向叶修求证,只能靠想象来还原个七七八八。也不知道是不是立场和接触多少的关系,君莫笑对着那些职业选手的神级账号摆出的是比叶修本人还要狂霸酷拽不是无视就是嘲讽的嘴脸,倒是自己那个流木小号跟什么包子入侵寒烟柔一样被频频提及,这种莫名的青睐让黄少天都有种自己啥时候跑去游戏里当叶修小弟的错觉,但又觉得这个误会实在不是自己能解释得明白的。只能时不时要把头埋进盘子里假装苦吃,实际躲在沙拉菜叶子后面憋笑都快憋疯了。

 

还真是奇妙得很,游戏里发生的一些事被如此提起,对退役后的黄少天来说本是一种难得与人分享回忆的行为,但因为君莫笑自有一套看待事物的逻辑,却又让回忆变得面目全非。非但没有勾起回忆该有的伤感,反倒生出了“我擦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还蛮带感”的趣味来,听得他最后干脆是罕见地吃撑了。

 

 

这是公历一年的最后一天,说过要带君莫笑刷节日活动的话,所以黄少天也就不免俗地就近把人带到人山人海的花城广场上等倒数。

 

说到底人还是种会被环境带动起情绪的动物。被挤在各种一家老小、三五同学、半抱情侣们的中间一起开始倒数的时候,就连他这个万年不赶热闹的游戏宅都觉得这也没什么傻和可笑的甚至也跟着一起嚎了起来。就见电视塔外一层层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得像是在跟外星人打电报一样,倒数到零的那一刻人群沸腾,江对岸开始腾腾地放各色烟火,半边天和江水都被映得火树银花起来。

 

也不怎么寒碜嘛,黄少天仰头看天心想,比张佳乐那百花式打法还绚烂不少呢,也算是游戏里看不到的风景不是?却到底没问身边的君莫笑什么感想。

 

等到烟火散尽,人潮却还未完全退去,这个时候广场附近却也不好打车。好在夜晚空气湿润,略有些风却并不很凉,加上肚子里胀鼓鼓的还未消食,于是也不妨先走上一小段。

 

南方城市的夜生活有着不为季节所动的旺盛生命力,这点倒是和游戏玩家的作息颇为相似。新年第一天近凌晨一点的时候,江边的行道上还是人声鼎沸摩肩接踵的,弹吉他卖小吃玩滑轮的什么都有。回想起小时候被老爸带着在江边走人多一松手差点走丢的经历,再看看自己眼下这个战力,黄少天还是把看不出有没有好奇心的君莫笑扯得近了点,又伸手把千机伞的伞尖抓到手里才算放心。尽管有点儿小学生春游即视感总比拉手自然一些,搁夜晚人堆里倒也没人看就是了。

 

两人牵一伞慢吞吞地挪动到了人潮分流的十字路口,刚想开口说就在这儿等着的士的黄少天被人从后撞了一下,差点摔倒的同时感觉到屁股上被摸了一把。

 

他自知被卫衣外套盖住了半截的屁股还没有风华绝代到逢人便想上手的地步,瞬间视线中已经敏锐捕捉到了一个不高的身影躬身窜入人群,奈何现在的自己却无法动身去追,只能一吸气大喊: 

“——抓小偷啊!!!!前面那个站住别跑我——”

喊话间右手手心突然一空,只见一道迅捷无比的影子竟猛然拔起越过人群头顶,以不可思议的身姿直插下去!

“……擦。”

这个音节落定的时候,那扒手已被砰一声扔到了自己的脚背前。半张着嘴的黄少天伸手狠狠把钱包夺回来,血涌上脸的同时胸腔里一颗心跳得都快犯病了。

 

“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学人摸钱包还想新年第一天来个开门红吗?看来老天都不想让你成功啦不然怎么会刚好让你偷上我呢,哥旁边这个飞虎队现役成员看到没身手好的一逼啊你刚也领教过了吧所以赶紧改邪归正了清清白白才能回家过个好年你说是不是……”

 

他一面说,一面借着一堆无形文字泡的掩护强作镇定地把君莫笑往路边关门的店家屋檐下扯去,自我安慰刚才那幕太快除了小偷估计没人注意到而小偷大概也还懵着。用店门外一颗比人略高的圣诞树半遮住了两人身形,惊魂未定的目光在对方的脸上转了好几圈,终于压低了声音问:“……捉云手?”

 

君莫笑扬了扬眉毛,大约是赞赏他“眼光不错”。

 

毫无自觉到这个地步,黄少天都不知道该回以什么表情了——怪他机动性太强?但不这样手里的钱包早没影了;说不定人家只是用了个尚且比较物理的技能已经算收敛,至少没搞个枪系的哒哒哒一梭子弹过去酿个街头惨案出来啥的……我去我是不是还应该来个好点赞啊!

 

无论如何亲眼看到这么不科学的一幕还是太震撼了,就连话多到让联盟修改规则的男人都不由得感受到了语言的无力,竟然就这么沉默了下来。心跳呼吸渐渐平复的同时,额头和鼻尖上沾上了点点湿润的凉意,紧接着扩大到睫毛、嘴唇和颈脖里——细雨开始从夜空中飘落下来。

 

千机伞啪地撑开,造型略微古怪却也足够遮住一方天空。那伞面也不知是何材料所制,几乎连一丝光也不透。一撑起两人的上半身一下被笼入黑暗中,连同滚滚的车流和行人似乎都阻隔在外,倒还有些光亮从脚边钻进来能隐约勾勒出各自的轮廓,表情却全然是暗昧不清的。昏暗中君莫笑微微地垂下了头,倾身过来。

 

对接下来会发生的那个动作他并非没有预感。

 

预判正确,而且来得太快:先是微凉的指腹拂过,然后更冷一些的嘴唇很轻地覆上来,唇与唇近乎纹丝不动的贴合在一起,一个吻达成得就这么简单……我擦你还真亲啊有没有搞错!心里大喊着的同时黄少天却又悲哀地意识到了自己先前对这暧昧是有容许的,一方面是好奇另一方面是——总之搞这种擦边球实在是没意义现在他明白了想要终止它,然而对方却先一步撤离了,嘴唇再度接触到了空气,在这个短暂又漫长的瞬间还没来得及被惊动的空气。

 

“……不是。”君莫笑沉吟着,自言自语般地吐出两个字节。

 

像是被人在背后抽了一鞭子,黄少天猛然低头从伞沿下钻出去,一瘸一拐地冲进雨里——时机不能更好,一部闪着灯的空的士迎面开来,被他立时挥手叫停了。

 

 

睡意像一列夜行货车,穿过一个接一个场景熟悉的梦境山洞,继续向意识的深处行驶。梦里的场景都是似曾相识的,像是没有负重一般的轻松感,某个熟悉的声音不间断地传来,如同列车压过铁轨稳定的节奏……直到突然间被外力中断——


他被拍醒了。

 

叶秋捻着从半张着的嘴边抢出来那个快燃尽的烟屁股,恶狠狠地弄灭了扔进垃圾桶里,又推搡着非把人捣鼓起来不可:“抽根烟都能睡着,你想把沙发点了还是怎么着?”

 “倒时差啊弟弟,”叶修抹了把脸靠在沙发上,仍是梦呓一样的语气,“还有这屋里好像特别缺氧,容易困。”

 “废话,开着空调呢。还有你都睡了十二个小时了。”


说归说,叶秋还是走过去开了半扇窗,涌入的寒意让两人都哆嗦了一下。南方的冬天真该有暖气,不然就是阴冷阴冷的——当然还是不够南,更往南去倒又能和缓些。桌上有凉掉的茶,叶修过去拿起来喝了一气,眼角余光扫过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便低低笑了声。

 “呵呵,还真玩上了啊。”

玩了十多年的荣耀那画面他太熟了,只是现在这画面出现在叶秋的电脑上,感觉有点新鲜。

“我警告你不许嘲笑新手啊!”叶秋三两步赶回到笔记本前,侧过身体遮遮掩掩地把人物传回了主城,才回头冲自家老哥抬了抬下巴,“你那牛逼散人账号呢?寄错到谁那里去了还不快老实交代。”

“一个朋友那。”

这样的呈堂证供叶秋很不满意,他打量着那张跟自己很像,又说不出哪里不太一样的脸,意味深长地说:“具体点行吗哥,别跟我打马虎眼,你早晚总要把东西换过来的吧。”

叶修说:“会换的会换的,我那画呢?”

伸手指了指墙上,叶秋憋着笑看他。

“谁知道你是寄错的,妈觉得好看,拿了个框裱完挂起来了。”

“……”

“这样也还能送人的嘛,看着还更郑重一点,不过送人一幅画这么文艺可不像你啊。”


被镶入镜框的那副小画上是世界上最宽的瀑布,南美洲的伊瓜苏大瀑布,有人认为那里是世界的尽头,当地人叫它“魔鬼的喉咙”。然而这无名画家的笔法和用色又有些说不出的怪异,明明是日光下的瀑布却呈现出一种昏红的梦一样的气氛。恶魔华美的梦。


“你不觉得这画里的风景有点熟悉吗,像不像神之领域里的落日瀑布?”叶修说,“等下,你不会还没能进神之领域吧。”

“……”

并没有多少游戏天赋的菜鸟级玩家叶秋暗暗咬牙。不过这个神之领域的这个瀑布很有名,他倒也是知道的。

“知道了落日瀑布的原型是它之后某人曾经成天嚷嚷着说想去什么的,”叶修又说,“前段时间刚好在当地看到这么一副画想到就顺手了买了。所以要文艺也是他文艺,跟我无关哈。”

“得了吧哥,真当我不知道落日瀑布是神之领域第一约会圣地?”叶秋眯起眼睛,心说你们这些游戏宅的浪漫,哼哼,“原型就更不用提了,春光乍泄里都出现过的。”

“呃,他大概还真没那个意思。”叶修想了想道。

 

拿“约会”的隐喻来做文章不是黄少天的风格,哪怕他真想跟自己约会都不会这么干。普通玩家去落日瀑布干嘛不清楚,但他们要上那儿绝对是为了刷野图BOSS隐者斗士阿利安去的,瀑布完全是可有可无。只不过有阵子黄少天老撺掇他说不能整天宅游戏,都退役了也该出去走走,又从哪里搜了一个荣耀风景原型考证帖出来,其中有一段说的就是这个瀑布。不知怎么就被他记住了,叨念的多了结果自己也记住了。

 

后来两人嘴炮了半天到底也没动一动,不想到了自己一个人去到异国他乡的时候却不留神就路过了这个地方。瀑布的水沫飞溅到自己脸上的时候偶然地想起有人对自己发出过这么一个始终没达成的邀请,那会儿他心里有点想对那个聒噪的家伙说你是对的,这样的景象有机会是应该来看一看。

 

“要不就是觉得世界尽头听起来比较不明觉厉?”他近似自言自语地咕哝着,然后想起来又问,“春光乍泄又是什么?”

 叶秋扶桌:“王墨镜最经典的文艺基片啊,张国荣和梁朝伟演的。两个人在开头说好一起去看瀑布,后来分开了,结尾的时候梁朝伟一个人站在瀑布前……你怎么会没看过?”

“这个真没有,上一部电影我大概——”叶修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回忆了一下,同时却也把这个名字记住了,“八百年前看的了。倒是基片你都看这么认真什么情况啊,好奇想试试?出柜要趁早啊弟弟,形婚是不对的。”

你就扯吧,叶秋翻了个白眼,你还是因为我要结婚了才赶回来的好不好。

 “差点又被你把话题带跑了,赶紧说回来你要送画的对象,我可是从记事起就没收到你一份礼物过,这朋友得有多特别啊?”

“嗯。”

嗯了一声之后就又没了下文。叶修斜眼瞧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角似笑非笑的,那表情简直让叶秋有点毛骨悚然。

 

好吧。过了会儿只听他说,这么看是有点特别,我承认。

 

 

叶秋有点激动,那种心情就跟——跟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发现离家出走的叶修突然又站在了屋子里差不多吧。

 

激动之余他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太多太快了,叶修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儿,当然是一个都没赶上回答。他倒也不急着要听回答,走到沙发前挨着人坐下了,侧过头去认真打量了一会儿自己这个双胞胎哥哥,脑子里乱糟糟冒出很多想说的话,一时间都堵在喉咙里。


他想说总算有那么个人了,真挺好的,不然我一直觉得你只有游戏这一个寄托,结果最后连这个寄托也被迫放弃……有段时间看你忙忙碌碌的样子总觉得比你完全没音信的那几年还让人不安。其实我早无所谓什么你回不回来替我,一句玩笑话罢了,早知道会在那样的情况下兑现我宁可自己没说过。前年的这个时候,你回来之后什么都没说就把压力分担了过去,但我感觉一点都不好,甚至希望你不要回来,虽然不可能,包括我们无力去改变发生的一切。

 

好在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看起来一切都在变好:一家人很快就会再次团聚,会有新的成员进来,连你都开始想要和某个人发展一段感情了——还有比这更好的消息吗?

 

“我不是惊讶也不是八卦,”他郑重地说,“是高兴。”

叶修笑着轻晃了下脑袋,说,“你至于嘛,哥也三十多了,更别说连你都赶在我前面要先婚了。”
“能一样吗?”叶秋瞪他,“我这个好歹也谈了三年了,家里出事后她也一直没跟我分,你当修成正果这么容易么!”

“说一两次行了啊,秀恩爱那什么啊你懂的。”一本正经地拍拍他的肩,叶修说,“不过你这一结婚倒真是给了我点启发。”

“什么启发?”

 

叶秋问完之后心中忽然警铃大作,大约是此刻出现在叶修脸上的表情太过似曾相识。完全是十五岁那年打算离家出走的自己在房间里收拾行李,这家伙过来笑嘻嘻地扯着闲话,眼睛却往自己身后的箱子上溜的样子……

 

人生当然不可能还有第二个十五岁,但是。

 

“当然是,”已经看不出是不是随时想要逃离的男人眨了眨眼睛,“传宗接代有你了,我再说这辈子打算找个男人一起过好像也不算罪大恶极了吧。”


TBC


有关叶修上线的一些细节可能还得改改,当然有些疑问也会逐步交代的

评论(26)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