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同安和乔那篇的背景,没看过也无所谓,反正就是原作向日后


1.

B市长一辈仿佛喜欢给人动不动按上个“小”字。

黄少天第一次被叶修领回家,听到叶家全家人喊他小黄,觉得很怪异。

——小黄是我那大黄在哪?在南方从小到大没人这么叫过他。

除了叶修他爸一开始严肃地叫过他黄先生,后来也不知不觉小黄小黄了起来。

等好不容易习惯了,长辈们又给了新的统一称呼,但凡叶修和他一块儿出现的时候,他们就成了“你们两个小的”或者“这俩小的”,听着很像是串在一起分不开的两个什么东西。还有几次在隔壁屋说话以为他们听不见的,“这对儿小情侣”,完了以后这个词还不小心被叶秋学了去,有一阵老拿来挤兑自家哥哥。

黄少天说这叫什么事啊都,叶修就安慰他,自古男人三十而立,你我一个二十八一个二十五,小情侣就小情侣吧。

结果几年过去二十八的一晃三十了,他俩还是小情侣,并没有变成别的。

叶修说不怪我,哥这是已经立起来了,你还蹲着呢。

黄少天怒,那我还是躺着吧!行啊,叶修说,你躺着,我来。

其实是因为没法结婚,不然结了婚那就是小夫妻。

当然这话叶修就心里想一想,没告诉他。


2.

也没叫错,就是小情侣。

你招我撩揣着份记挂不好说的时代彻底过去,新业务尚未完全熟悉。

有点没底的,且走且看的。

在这个年纪上该有的仿佛都有了,却又好像什么都还没有。生活。


B市很大,B市有900万辆自行车。

还有17条地铁线和动不动过300的PM2.5。

人在这个城市里像融入大海的一滴水。

黄少天退役后大部分时间都待在B市,上学外加跟着人投资搞电商app。和成千上万在B市谋生亦谋爱的小情侣一样,他们在城市一隅租了间房子——不是买不起,是不着急,过度一下先。反正两个过惯集体生活的男人在这上头都不那么讲究。外加宅,平时活动半径也不大,叶修的体育局,他的学校,公司,叶家,基本上就这么个辐射范围,都赶不上油管上老外散养的猫能往远地儿跑。除了一年固定几次的战队来京去看比赛之外就只有王杰希朋友圈分享的馆子偶尔还能带来一点越界的动力。但就算这样也总还是得有辆车。外地人没法摇号,叶修从家里连牌弄了辆空置的车回来给黄少天平时去学校代步,隔三差五见识一下首堵。

他自己懒,拖得不能再拖才去考的驾照。

万幸是一次过,老脸没丢。



3.

也不知道是不是嫌之前在一块的太慢了,到出柜见家长这步流程这就仿佛按了快进键。用叶秋的话来说,键都快飞出去了。

从苏黎世拿了冠军回来叶修就跟黄少天提了提什么时候跟自己回趟家的事。

当时他们刚躺在宾馆床上打完庆功炮,四周荡漾着热烘烘的淫荡的空气。剑圣一身红潮未退都还光着呢,听完这话嗖一下就盘腿坐起来了,一秒钟切换到严肃情绪。

“老叶你才回家多久就摆平了?”

“哪能啊,”叶修苦笑,“这不请求支援来了么。”

“那行,”黄少天说,“见招拆招吧咱俩。”

他知道眼前这人过去总是习惯于独自处理很多事,扛起队伍,背负误解,挣扎重归。那时候自己够不到帮不着——对方也不需要。现在听到叶修没能够提前自己先把来自家里的障碍扫荡干净还要他一起去承受那份压力,黄少天反而欣慰:这回总算有他一个人没法搞定的事了,何况这本来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事。

他凛然侠气地,义无反顾地要陪爱人一起去闯刀山火海了。

但叶修说,不急,你先把裤子穿上。


4.

一众熟人都挺惊讶于他俩的好运气:没什么大阵仗无波无澜简简单单就过了家里这关,挺牛逼啊。不过黄少天嘛,捯饬一下也算是个讨长辈喜欢的款;叶修,叶修怎么回事,难道真靠脸T继续成功T住了?

对此叶修表示:有疑问的欢迎来跟哥比roll点。

各有各的努力,但越是这些越不足为外人道,好结果不如归功于运气。

这点上黄少天更心里清楚——比叶修还清楚,自己能那么快被对方家人接受,好像应该算是沾了荣耀的光。


叶修离家十几年只为全身心投入玩一个游戏,他父母心里当然有结。曾经他们无法理解的一切,也许现在还是不能,但时间让顽石松动,坚冰也有裂开的一天。为国争光是个不错的借口和契机,他们悄悄地,谨慎又宽容地审视读解着归家长子背后那一段光怪陆离、却也有着属于他自己梦想和辉煌的人生。他们老了,不希望孩子再度远离自己的视线。在叶家父母迟到多年的宽慰决心里,也一起包容了同样存在于他们理解之外的一个黄少天。


不过荣耀的光沾就沾了,黄少天跟喻文州说,这不叫占便宜。

毕竟叶修那家伙心里第一位的恐怕还是这游戏:荣耀是叶修最爱,这话有错吗,没有。这是一道送分题。输荣耀一头也算服气,黄少天是这么想的。无独有偶,被叶秋抓着私下要求八卦恋爱史的时候,另一位当事人弹着烟灰说出过惊人类似的论调。

“怎么追的?反正没你想的那种,主要还靠打游戏,我老赢他,那家伙有慕强心理。”

“那你现在不打了岂不是迟早要被嫌弃?”叶秋真是要为这个不着调的兄长操碎了心。

“还真有可能,”叶修一乐,“但他既然收了我就不会退货的,你不懂他这人。”

当然不懂,那小喇叭,叶秋想,聚会的时候简直一家子的话都叽叽呱呱叫个外人说了。

“那他哪儿好啊?”

“哪都挺好,亮亮堂堂,不管当对手、当朋友、当同事还是当弟弟……唉我就随便一说叶秋你可别吃醋。”

谁他妈吃醋了,叶秋恼怒地挥开肩膀上混蛋哥哥的手。

“反正跟他哪种可能性我都接受,但人就一辈子,何不试试那个最好的,”叶修说着,忍不住笑意,“我就觉得现在这样最好。”


不是质疑爱不爱,废话,没爱怎么搞在一起。但是到底有多爱——没必要去拿个天平来秤,权当自己这头多一点积极一点,那头少一点敷衍一点好了。你要离岸近一点,我就宛在水中央,这都好说,反正已经拉你下了水。也是有趣,两个没什么感情经验的人头一遭撞上,倒是不约而同拿出了高手的气度和无赖的手段,可能这是种天赋吧:情深不寿,抱着凑合的心态没准倒能长久。


5.

过日子是两个人的事,但也不能总是两个人面对面发呆。

pk,嘴炮,肌肤相亲,日常任务也有颠来倒去做烦了的时候。

黄少天新认识三五好友,叶修跟几个旧时发小重新有了联系。

但更多时候叫上聚聚的还是那批荣耀里的老伙计老对头们,王杰希方士谦杨聪孙哲平楼冠宁……后来还还加上了喻文州。蓝雨队长被主席赏识多年,退役后终于接受邀请进了联盟工作,办公处就设在B市。为此黄少天简直愿意狠狠亲一口冯宪君的秃头。

开始叶黄两人一块出去还能在一群人中傲视一下单身狗们,渐渐的这项特权也没了。

每逢婚礼,泼出去的份子钱就没想着能收回来。

好在手速没完全丢,加上战术,逢年过节总能在Q群里抢回几个红包聊作安慰。


此外基本属于真正的自得其乐,不晒不秀。

黄少天加V的微博大号永久停更在他告别荣耀赛场那一刻,任由最后一条博文下评论默默堆积,偶尔上去看看。倒是叶修发得比以前那个僵尸号时期略勤那么一点,评论转载老熟人的微博为主,偶尔跟上门留言的荣耀粉丝互动几句。有知道那些互动ID里面藏着黄少天小号的,平时也不会特意@出来。他那万年初始化的头像有一天换上了一张手拿烟的特写,从姿势来看不像自拍。上传过图就回不到空头像,于是就那么一直挂了下去。

他最火的一条原创微博是随口问大家觉得养什么狗好的。

热门回复第一是柯基,点赞不是最高,但因博主自己赞了的缘故排在最前面。


6.

不过养狗也就是个想法,还没提上日程。

忙起来没人遛。


7.

除了个别男帅女靓的,这帮荣耀大神离开游戏都是普通人。

普通到扔到人堆里一眼认不出来的,叶修算一个,黄少天算一个。

这倒没什么,他们认得出彼此就够了。

但普通人也得点亮作为普通人的技能树,一直灰一片就很麻烦。

所以叶修从市场买回了豆腐和白菜。

为什么是这两样,很简单,道理同新手出了新手村不能乱往高级副本里钻。

家里的料理台五脏俱全,就是常年被冷落。

架起锅子烧水,材料胡乱切一下扔进去。

汤冒泡的咕嘟声里,居然也短暂生出了一点囿于昼夜、厨房与爱的感慨。

黄少天手机常年挂Q,他回去电脑前给人发了条消息。同时还有几个对话框在闪,有人找他说事,等七七八八交代完往椅背上一靠把烟揿灭,心里还想着那个气味怎么不似往常——然后砰一下起来奔向厨房。


他看着那锅白菜……

看着那锅白菜……

看着那锅白菜……

一刻钟后黄少天风风火火冲进门:“今天怎么还特意问我句什么时候到家?”

“哦,我饿了,”被问的人一副诚心无辜的鸟样子,“想着等你回来一起叫外卖。”

可那一阵外卖实在吃得够够的了,最后久违地一人捧一碗泡面解决。

“老叶你面泡得真好。”吃完黄少天摸着肚子满足脸。

叶修毫不脸红地收下褒奖:“嗯,这可是融入灵魂的泡面。”


他在阳台上吧嗒吧嗒抽完一支饭后烟,隐约有一种麻烦上身的压力,想起来是还有个烂摊子还没收拾干净。

转回到厨房,一眼望去冷锅冷灶干净锃亮。

如果不是洗手池里水迹未干,简直要怀疑之前的一切是做梦。

“……喂喂你搞毛啊突然!!”

靠在懒骨头上捧着手机玩吃豆人的黄少天冷不丁被拦腰抱起。

他蹬腿挣扎,结果还是被半抱半拖地弄到了床边,长而灵活的手指从衣角探进来。

“太天真,以为吃完哥用灵魂泡的面不用付钱?”

叶修亲了他满是调料包味的额头、鼻子和嘴。


8.

住到B市第一年,来自南方的狼在北方冻成了狗。

暖气,对,黄少天光知道北方冬天有暖气,却没人告诉他在其实十月下旬到十一月上这段入冬后暖气还没供上的时段才是一年中最冷的。

如果说别的尚可忍受的话,洗澡就真的有点痛苦了。特别是热水一关,光秃秃一身水拿毛巾擦身穿衣服的那个瞬间,几乎能听到全身毛孔的热量呲一声消散的声响。

不过他现在是有对象的人了,所以。

“老叶,从今天起你得陪我一起洗澡。”

“有那么冷?”想到什么叶修觉得不大对,“你以前冬天怎么办,也拉人一起洗?”

“想什么呢想什么呢G市11月底都还能穿短袖好吗我靠,”黄少天哭笑不得,“你不知道我们那边入个冬多困难读条都得读好久?”

叶修懂了。“比喻文州开大还要慢,还要容易被打断?”


年轻的身体贴在狭小的淋浴室里挨挨蹭蹭,再被水一浇哪里还分得开。

顺便做些又暖又爽又方便的事,没有谁会不情愿。

然而问题是,黄少天是个坚持每天都要洗澡,一天不洗不舒服的人。

在日复一日地浪费掉许多时间、精X、水和电之后,叶修终于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于是他语重心长地问:“少天,你知道南水北调工程每年往B市运送了多少立方水吗。”

“不知道啊,多少?”

确实不知道,刚这个澡洗得腰酸脚软,黄少天正忙着把手扶在一旁的暖气管上穿裤子。

“……哎这管子热了热了!”他兴奋地叫起来,“你摸摸!”


暖气来了。各种意义上浪费可耻的行为也就宣告结束。

叶修松了口气。不是他不爱干净,也不是那方面的问题,总之——

等等吧。等几年后搬进自铺地暖随时供应的新居后,他可能又要回过头来怀念这段没有暖气的时光了。


9.

再后来叶修姥爷因为发带状疱疹住了一阵医院。

病不大,老人抵抗力低,要将养一阵。

恰逢假期,他们去探望。老爷子90了,家里人没给他说过两人真正的关系,就当是长孙带个小朋友一起来。结果大话篓子逮住了小话篓子,老爷子给黄少天讲过去的事,黄少天给老爷子讲现在的事,悠悠的过去接着朗朗的现在,好比那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端的是没完没了。叶修百无聊赖坐在床边拿小刀削苹果,他手巧,削出来一长段不带断的皮——偏偏老人不吃他这份孝心。牙都快掉了吃不了这个。“就是!”黄少天眼疾手快从边上果篮里摸出个橘子剥开给老爷子递去,自己接过苹果咔嚓咔嚓啃起来。

“您回头想跟我聊天就摁这个,对,一直摁着说完再放,就这样。”

他还用ipad教老爷子怎么使微信,真可怕,叶家全家上下没人想过的事。

可老爷子什么人呐,年轻时无线电密码都破得,怎会搞不定区区微信,上手那叫一个快。不亦乐乎地操作片刻后他抬起眼皮问自家孙子:“叶修你号呢?”

“他没号,你找他说话找我就行,”黄少天抢着说,“他连手机都不用。”

老爷子困惑:“为什么不用?”

黄少天回头眨眼:“穷,等我给他买一台。”

叶修说:“呵呵。”

回去的路上黄少天解释为什么当面拆他台——

“在我们那跟长辈亲戚随便哭个穷就马上能有红包拿啦,我这是给你赚红包呢老叶。”

“哦,你真聪明。”红包是不可能有的,家风不同吧。

叶修伸手帮他捋平因为外套静电炸开狮子般的头毛。


而那之后黄少天还真时不时会跟老爷子在微信里唠上几句。

比如看完个话剧了,他没事心血来潮学着那里头腔调发了句:“您要硬硬朗朗着啊!”

屏幕上咻一个气泡,那头回得可真快:

“你们两个小的也是。”

他回身要把回复放给叶修听,对方还在下面几节台阶往上爬。都忘了为什么买了这么多东西了,回来一看电梯检修,心好累。让他快点,叶修在底下无奈,“门卡还在我身上呢你急什么,炫耀自己腿长啊少天大大!”他蹬蹬蹬下去要帮人提,不知道是被说腿长心虚了还是怎么的,居然绊了一下,叶修一看赶紧伸手来捞,两人唉哟一声乱七八糟地缠坐在楼梯上面面相觑,袋子里东西乱滚了半层楼。

曾经觉得对方像一串氢气球,一句玩笑一个目光就能拉着自己轻飘飘往天上带。

现在变成了兜里一大把叮咣乱响的钥匙,坠着彼此沉沉踩着人生。

“看来还真是不够硬朗……”

叶修摇头评价着,而黄少天笑得还要再有一会才有力气站起来。


10.

他们都是对喜欢的事物有长性的人。

也许就这么过下去,

小情侣慢慢变成老两口。


/完


新年快乐

评论(60)
热度(2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