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民国

※吃螃蟹(不知道是什么也没关系)的前情,简单明快走外链,螃蟹本身还在煮



后来黄少天又来找过他许多次,然而在叶修印象里挥之不去的,总还是他那个魔术般从一蓬淡紫色纱裙里钻出来,蹦到自己床上的画面。

 

寒假前剧社一场演出,剧目是《茶花女》。阵容有点出人意料,反响倒是不错。反串的玛格丽特在落幕时获得了空前的掌声。观众的热情像酒,把扮演者们年轻的脸颊蒸出微醺的蔷薇色。转到后台“女主角”把假发一丢。连戏服都没脱,趁着夜色胆大包天地提着裙子一路跑着穿过校园,咚咚敲响教师宿舍楼的某扇门。

 

黄少天还沉浸在演出的亢奋中,站在床边说个不停,话如流水在房间里四处流淌,感觉不久要被打湿脚背,叶修只好挪到床上。靠在床头看他解了斗篷扬手往自己胸口扔来什么,接住了发现是枝道具茶花。还不是绢做的,学生们太能折腾,不知道哪里折了一支碗大的真白茶花来。一夜下来花瓣边缘早已脱水蜷起,泛出了褐黄的点,倒也有种颓败凋零的美。

 

他招招手让人过来,本意是要帮人解开长裙背后一长排扣子。谁知用不着帮,只见那精瘦的身体灵活地动了几动,繁复衣裙哗啦一声委顿在地,白晃晃的人影如蝉脱壳似的,一眨眼便已经蹿上了床。这鲜活的瞬间烙入记忆,日后隔着许多岁月都能随时取出来——不能说是异装的刺激,他从未把青年当成女人看待,大概是一瞬间赤条条无拘无束的感觉概括了这个人。不过事实上那时候黄少天并不是全然赤 裸的,那身19世纪交际花长裙底下总还有着一条平角底裤。看他跪坐到自己腰侧,叶修把花夹在书里搁到一边,一手扶着对方他弯折的膝盖,一手隔着他腿间仅有的布料抚弄起下面那团软 肉来。到底是年轻,感觉吹口气的功夫就硬了,拇指在顶端摁了摁洇出水渍,手一松立刻支楞起来。这一晚他是从一种兴奋跳到另一种兴奋,完全一点过渡都没有的,只想要继续快活,于是伸长脖子过来索吻。眼看要吃到一嘴油彩叶修赶紧偏开头,说你先擦擦你那脸。可又不想放人下床,便就近取材抽了自己的枕巾给他,并用下巴点了点床头桌上的茶杯。黄少天咕哝着,沾了茶水囫囵把脸上残妆擦干净的下一秒,叶修舌尖便尝到了他用唇齿传来的一片茶叶。西湖龙井,味道清苦——自己从内地带来的茶,吃光就没有了。


评论(32)
热度(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