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2.

场内无数的蓝雨粉丝们用他们极其热烈的掌声把自家战队的王牌选手送到了台上。

 

在这个赛季的全明星投票中,第三次入选的刘小别排名第六,紧随微草高英杰之后,比蓝雨队长卢瀚文的第八还高了两个排名。当刘小别第一次和夜雨声烦共同亮相在全明星会场上的时候,许多人都认为他的票数很大一部分来源于蓝雨前大神黄少天那些念旧情的粉丝们,并举出了飞刀剑在微草时期几度徘徊在二十四名的门槛外无缘入选全明星阵容为证。对此刘小别并未觉得有什么尴尬,他甚至很享受这种被拿来比较的感觉——若论对“属于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的执着,他哪里会比那些粉丝来的少呢?

 

随着又一个赛季过半,嘲讽的声音越来越少,崭新的双剑配合打出稳定局面的蓝雨再一次向荣耀迷们诠释了什么叫做“豪门”:阵容的更迭、王牌的替换、风格的转移……会被这些变动打倒的话还叫什么豪门?虽然队伍仍背着“常规赛领跑,季后赛疲软”的疑问,但此时众人送给“剑圣”夜雨声烦和他操控者的掌声,却已经是真心实意、无可置疑的了。只是一年前他都没什么纠结,一年后便自然也没什么感慨,大概这种承认并不是他最期望得到的东西。

 

刘小别知道自己的视野一直不开阔,不过再狭窄的路也能走。当然他也不觉得走在这种路上披荆斩棘的背影看起来其实不止酷也有点中二。就像他以前挥霍手速,现在霍执拗,他喜欢这种挥霍的感觉。

 

另一侧走上台来的是来自微草的一名新秀,职业战斗法师。出场不多但从数据上看毫无疑问也是个手速达人。微草和蓝雨,出走后的王牌和老东家的新面孔,曾经的飞刀剑和寒烟柔……这一场料可真不少!主持人内心激动,连忙放出一堆提问试图把涌动的暗潮挑起新的浪花。很难说那几句引导起到了什么效果,火药味十足的对话到底还是没有出现,面对新人战意强烈的目光,现任剑圣似乎用自己的漫不经心表达了某种态度——有态度总比长幼有序一团和气要好!只不过看着傲气的蓝雨副队一边走神一边时不时侧过头扫视看台(还是非职业选手席)的莫名动作,主持人险些脱口问出一句你在找什么来。

 

他在找什么?

 

由于转播拉近了镜头的缘故,这个疑问同样出现在通过网络和电视转播围观的人心中。他们是比较幸运的一拨,在导播的迅速示意下摄影机直接摇向了刘小别目光最后停留的区域,直接揭晓了答案,画面中是……一个陌生的、正在吃薯片的,呃,帅哥。

 

这人是谁?!

 

一瞬间只见另一只手伸过来快准狠地将薯片筒盖住,镜头角度聪明地稍作变化便连带出了手的主人,这回终于是一张荣耀迷们再熟悉不过的面孔了!正当所有人心里明白地“哦”了一声的同时,黄少天却在恶狠狠地小声警告着君莫笑:“再吃,都被拍到了!”

 

下一秒,场馆内灯光暗下,全息投影上对战地图逐渐清晰,剑客和战斗法师各立一端。

 

 

我要挑战嘉世的叶秋。

 

第四赛季的新秀挑战赛,坐在选手席座椅上的黄少天快要郁闷死了。屁股底下那块布料和塑料面的椅子无限地拖来拖去缠绵,惹得左右的队友低声问了两回是不是晚餐吃了坏肚子。挑战赛报名表是网上提交的,他确信按自己的手速无人能超得过——其实先上场的人既没有夺了他的机会,也不曾抢了他的风头,一个个都铩羽而归了,叶秋仍是那个屹立不倒的叶秋。不忿的原因连黄少天自己都觉得难以启齿,难以启齿之余又无比正确。他想,本来连“我要挑战嘉世的叶秋”这句话都该是我第一个正大光明地对那个人说的啊!

 

可惜世上大多数的事都不是人足够想就可以达成的。

 

包括那一年未来的剑圣作为新秀中的压轴挑战史上最悲剧的被点名者,最终并未成就出什么以下克上改朝换代的名局,倒成了此后数年内叶秋虐大黄金一代的传奇开端。而他这个赛季初始呼声最高的新面孔也在后期遭遇新秀墙和总冠军花落霸图之后惜败于张新杰,与当年的赛季最佳新人奖擦肩而过。

 

然而就像现在,因为战法和剑客在全息屏幕上斗作一团而勾连出那场比赛的记忆的时候,黄少天倒也并一种想要穿回去重写历史的扼腕之心。他愿意它保持原有的样子,有一点重要,但又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重要,他像怀揣一个秘密那样怀揣着它,偶尔不动声色地温习一下。

 

刷卡入图的时候十八岁的新人选手承认自己是有些紧张的。就算两人有过一对一的机会,但在职业舞台上还是第一次。他这边郑重以待,谁知隐没在后台不露脸操作的那位却直接在公共频道里开起了熟人腔。彼时的叶修还没日后重出江湖那么没脸没皮,倒也没玩两个一起上和开场打GG这手。打完招呼后还说你悠着点儿,哥这是第七场了,眼都要花了,垃圾话太多看不动了哈。

 

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第七个挑战者的黄少天瞬间心里掠过无数想法:他累了,爆手速的话就能赢了吧,可赢了又怎么样?不公平——可这本身也不是正式比赛,能怎么办?赢是胜之不武吧,可放水的话叶秋会接受吗……

 

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杆却邪却已带风挥至!刚喊完累的叶修居然从图中央直接杀来,他唯有本能地操纵着夜雨声烦出剑应对,心里大喊我去我去这尼玛是他的战术吗?然而他很快知道自己想岔了,对方只是给出了一个节奏,一个……像是邀请他进来大玩一场的节奏,而他已在不知不觉间跟上了对方。叶修是真的有些疲倦,然而他没有示弱,也没有逞强,猜到了自己的心态也没有刻意要占便宜,当然也没有放出任何便宜来给他占。始终在巧妙地用层出不穷的手段和智慧认真地同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剑客周旋。

 

黄少天不知道在场下的那些人是怎么看这次场较量的,也无需知道,没有什么比他这个身在其中的人看得更清楚了。说实话这并不是一场多么激烈、经典的对战,但他知道自己完全兴奋起来了,而他的对手也是……在夜雨声烦最终只剩一层血皮即将倒下之前他甚至忘记了这是一场挑战赛,仿佛回到了刚开始着迷在JJC整夜整夜和不同职业的人PK不知疲倦的日子……

 

荣耀!

 

两个熟悉的大字从屏幕上闪现出来,微微汗湿的手心松开了鼠标,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叶秋,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走出操作室的黄少天在台侧微作停留,转头望向巨大的广告板,似乎想让目光穿透它看清躲在后面的那个人——不是好奇,那时候他已经见过了叶修本人。心里涌动着的情绪非要找一个合适的词汇来表达,大概是“谢谢”这个词吧。

 

日后剑圣在各种场合咋咋呼呼地追着赶着要跟叶修PKPKPK的样板戏被无数人围观群嘲,或许别人不知道黄少天其实从来不是为了赢,但叶修是知道的。不但知道,也愿意陪他玩——当然只是十次里的一两次,差不多也够了。开着各种各样的号在JJC里关起门来痛痛快快打一把,暂时地把战队和胜利抛开来体味这种心照不宣的快乐,而这快乐也是让他们在这里相遇的初心。

 

这正是当年三冠在身,蝉联MVP,被戏称为斗神的那个人在一场并不重要的比赛里让自己明白到的一点:他现在也依然觉得这个游戏很有趣,因为有趣所以才要站在这个舞台上跟每一个人较量。打比赛不仅仅是因为要赢,更是因为喜欢。

 

从那一刻起,叶修就不再是单纯想要打败对象的或者曾引领过自己半个导师一般的存在了。要把这么个人摆在什么位置上他还暂时不清楚,但很想就这么一直跟这家伙“玩”下去。

 

不过那声“谢谢”到底没真的说出口,尽管并不是没有机会。当天活动结束后黄少天在宾馆附近闲逛,碰巧遇上在烧烤摊前吃宵夜的叶修和苏沐橙,前者招招手把他叫过去,请他吃了一串热腾腾的的烤鱿鱼须。

 

这几乎是个阴谋——话唠的剑客有那么一点点受宠若惊的呆滞,结果被那根烫热的铁签不小心戳破了嘴唇内壁,导致在其后的一周内都说话都觉痛苦,只能更狂热地在一切可以打字的场合大刷特刷,不屈不挠地放大了这个令很多人抓狂的习惯;但这同时又是一个悲伤的预言,不久后联盟出台了一项规定,在团队赛中先死去的人被禁止在公共频道发言了。

 

 

快打快的对阵就是好看刺激,第一个高潮来自于夜雨声烦骤然使出了八十级的剑客大招——全息投影上冰雨的寒芒铺天盖地,剑阵中战斗法师全身的炫纹火焰生生被压了下去,最终一击上斩破开幽蓝弧光散去,整个画面如一只湛然流血的蓝眼睛眨了一下。

 

“啧,亚历山大啊!”郑轩说。

台词太熟悉,但听到的人很诧异,黄少天捅捅他:“喂喂,在台上的又不是你!”

“帮你说的黄少。”

“去去去,进了蓝雨门都是蓝雨人,我有那么看不得他赢?”

同期老队友当然是说什么都无所谓的关系,郑轩就故意提醒:“前浪后浪的真一点感想都没?还有当初是谁退了还总打听小卢‘有没有挨那小子欺负’的啊。”

没干劲归没干劲,因为战队希望,他倒是比喻黄二人还晚退一年,直到上一季末才把“枪淋弹雨”交班给了接棒的新人。

某人干咳两声:“谁让他当初一副拽样我这是心系队伍怕俱乐部做错决定引狼入室观察一下都不行?后浪再威总有一天也要退潮的,前浪反正也是回到海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也够逍遥自在啦。”

“搞了半天你还是要下水的节奏,就说黄少你比我还没干劲不科学嘛。”

“没干劲是吧,等小爷回来虐虐你就有了。”

“……这回真的亚历山大啦!”

 

言毕两人一笑,不约而同转回向全息投影大屏幕:那些熟悉的账号角色身上属于他们的印记终将一点一点被抹去,总要以新的模样去续写荣耀传奇,但那些战斗带来的荣誉和喜悦却早已刻在逝去的岁月中,完完全全属于了他们。

 

——所以这也并不那么难以接受不是吗?

 

战斗已近尾声,挡开一击火舞流炎的夜雨声烦身形暴起,一道道凌厉的剑光交织带出拟真虚影,剑中!不畏斗者意志下飞快挑破一个又一个虚影的金色战矛,幻影无形剑一步一杀,冷酷决然地追着仍不甘心就死的战斗法师而去。

 

几剑了?

 

人们屏住呼吸数着:……九、十、十一。此招连续出剑的记录正是如今台上这个人立下的十五剑,却被人质疑过唯快而已。此后刘小别的出剑风格数度默默改换,那种快到极致的疯狂再不得见,没想到今天的这一场挑战赛上,这世间至快之剑竟有可能由“剑圣”夜雨声烦挥动手中的冰雨再现!

 

十二、十三、十四。这一次,再没有不及冷却的技能CD拦在面前,前一段迷惑性的快攻陷阱就是为了这一刻能肆无忌惮地跨过曾经自己设下的极限,要让那个人看到——

 

十五、十六、十七。

——十八!十八剑!!

 

荣耀!

 

一时寂静的场内不知从哪里率先响起了清晰响亮的掌声,顷刻间如同油入沸水般蔓延开去,响彻了整个晓川体育馆。坐在操作间的刘小别却没有马上站起来,他并不知道摄影机镜头在几秒钟前及时捕捉到了前剑客第一人率先起立为自己的继任者鼓掌的画面,戴着耳机的他甚至还没听到这掌声,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屏幕,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一个深呼吸后,手里的鼠标轻轻一动。在逐渐淡去的投影画面上,人们只看见夜雨声烦再次举起手中的银武冰雨,向着掌声最先响起的那个方向,做出了一个极快的动作:右手持剑一挥平伸而出,扬至眉间一顿的同时微微躬身——

 

全息画面湮灭,氤氲冰寒的光剑随同剑客的整个身形消失于一片空白中。

 

资深的荣耀迷们脑海中迅速回忆起了什么:这几乎是五年前那一幕的重演。

然而,不同于五年前飞刀剑手中银武流魂对着画面凌厉刺出的挑衅,这一次无论场内还是屏幕前的人们不需要画面重播也都看得明白。

 

这是一个沉默而庄严的致敬:来自一个剑客,对另一个剑客。

来不及完成的挑战,就用这一剑的致意来回答吧。

 

可惜这一次没有人能知道黄少天对于这个画面的反应了——等镜头再度打回去的时候,人们只在那一片观众席上找到了两个突兀的空位。

 

※  

 

从场馆后门溜出来的黄少天一直走到冬夜的星空下才停下来深呼吸了一口,顿时从鼻子冷到肺里。

 

他觉得自己大概脸皮还是有点儿薄。刘小别愿意拿剑指他还是朝他敬礼都不过是一个画面一闪而过的事,跑什么?但一瞬间脑子空白,等回过神就已经在这里了。

 

前一秒他还在卧槽刘小别你又来和十八个剑影我还能操作出来吗等等我都退了还较这劲干嘛中转换,等一看到那个渐渐淡去的熟悉身影举剑冲着自己一比的时候就什么想法也没了,彻底失神了。连同周围整个世界都暗沉下去,鲜明的只有自己、和屏幕上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十三岁那年带进荣耀的账号,夜雨声烦。此时此刻他的剑客在向他告别。

 

——都是全息投影太逼真的错。

 

把情绪涌动的责任推卸掉,顺手从君莫笑那把薯片桶抢过来,豪迈地仰头倒进嘴里夸差夸差地一通大嚼,一转头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看。

“还要?”摇了摇空了的薯片桶,以为他看的是这个,黄少天含含糊糊地指责道,“大部分都是被你消灭的吧?”

“不管它?”君莫笑却是指了指他的口袋。

 

里面是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震动鸣响的手机,大概是莫名其妙的郑轩或者还有小卢等一干队里的人电话短信轰炸过来问自己怎么突然就走了之类的。黄少天尴尬了一下,确实得找个过得去的理由解释一下吧,不过解释什么呢,欲盖弥彰才显得更没出息吧……啊啊!

 

看他伸手心虚地把电话暂时按了个无声,君莫笑露出一个了然于心的表情。

“我明白。”

“明白什么?”

“不想理就不用理那些了,”拿着伞的男人很笃定地说,“我不是都已经陪你私奔了吗?”

 

噗——一口没咽下的薯片碎末喷到了边上的花坛里。

 

一个人把另一个人从很多人中拉出来这种行为它并不叫私奔啊!君莫笑你的语文是体育、不、是荣耀教科书教的,编写者离家出走早年失学果然不是全无影响的。不过黄少天也很清楚账号卡的逻辑是有多强大诡异,或者说不在一个频道,于是他也懒得纠正了,顺水推舟地说:“那还真是——咳、谢谢你帮我开道啦。”

“不客气。”君莫笑舔了舔手指,大约是薯片很好吃所以不吝相助的意思。

 

 

管他私奔还是夜奔,总不能仅是从场馆内奔到后门口就好了,战线怎么都得向远推进一些吧。

 

随着荣耀联赛的红火势头,到现在都还有不少未曾求得一票的游戏迷们散布在场馆周围寻求黄牛票或者一见大神的机会。好在今天的前剑圣也穿着万能的帽衫,一拉上遮住半拉脑袋就拉着人溜溜达达往远处走。

 

场馆里太闹,对比之下夜便显得够静。一面走着的同时黄少天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化真是够快的,充溢胸腔的那种感怀的情绪沉淀下去了,另一种兴奋却一窜一窜要冒上来。

 

他问君莫笑对刚才场上的比斗有什么感想,他没有这部分的记忆,看到的时候会觉得有趣吗?

 

“虽然和你熟悉的那个世界不太一样,但这也是荣耀的一部分啦,”他说,“是我还有好多人投身其中为了一个冠军奋斗了十年或者更久的存在吧——你觉得十年很久吗?管它呢,我觉得挺值的,而且,也还想玩。”

“时间从来不是问题,”君莫笑耸耸肩,“反正这是只属于你们的荣耀。”

黄少天笑了,他觉得这句话简直——简直像电竞周刊的一个标题,口号式的夸张,却又带着某种真诚,听起来奇怪地顺耳。

“哎,这么一说真是好想玩啊,”他自言自语道,“简直都要迫不及待了,回去就开始升级升级升级起来!”

 

举臂伸了个懒腰,仰头的时候发现今夜头顶的天空很美,如墨的底色上微光闪烁汇聚成一条清晰而蜿蜒的星河。这景象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然后他想了起来,六年前的一个冬夜,他去倒H市比赛,被从嘉世离开跑去网吧当网管的某人喊去刷一个小破副本记录,得知了叶修突然退役背后的原因的同时也猜到了他的打算。

 

离开网吧的时候黄少天想了很多,他决定相信叶修说的他会回来的话,可是又多少无法确定。当晚的夜空中也有这么一条微明的长河横亘着,那会儿看着它他奇怪地一阵难过,是因为想起来自己今年22岁,而叶修已经25岁了。时间也是一条河,他们在其中随波逐流,不知道会流去哪里,或者会不会在中途被悄无声息地冲上岸。

 

六年后的今天他们都不在当初那条河里了。他在岸的这边,看不到的叶修也许在另一边吧?岸上的风景其实不错,终于不用再担心什么时候会喘不上气来了。然而回想起来那些追着他的,看似随波逐流的日子,原来也都是快乐的啊。

 

他忙着把星星装进眼睛,并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在君莫笑心中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后者突然停下脚步,突兀地出声问道:“你记不记得,最后一次见到流木的时候我曾和他约好——”

 

TBC

评论(25)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