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原文中几次在神之领域抢BOSS混战时黄少用的剑客号均未出现名字,私心便全部当成是在用流木这号了。虽然不写的话是流木的可能性其实很小,不过刷记录的事情过去这么久又不是在十区了应该也无人在意了吧,喻队又是知道的也不怕,再说归还了俱乐部的小号总也该练上去吧就拿来用用好啦……

 

14.

君莫笑和流木初遇的地点是在第十区的埋骨之地。时间,嗯,大约在冬季。

 

他用了“捡到”这个词来形容这场相遇,理由很简单:一个27级的,身上连件像样装备都没有却在副本周围游荡的小剑客,看起来难道不是非常孤单迷茫可怜的吗?

 

第一眼见到这个模样朴素却精神奕奕的青年,君莫笑隐约感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

——那金句怎么说的来着,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一起下个副本吧。

 

他莫名其妙地对流木发出了这样的邀请,对方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当然接受是肯定的,创下N个副本记录的“君莫笑”愿意带你一起玩,在第十区会有哪个落单的人会拒绝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呢?把人组进了队伍,看对方还有点发蒙的样子,便又从包里找出了一把上一次刷掉落的25级橙武吸血光剑交易过去。

 

25级固然不高,可橙色品相却也不低,一个问都不问就给了,另一个也无所谓地就收下了,还嫌弃般地嘀咕了声“垃圾”。君莫笑是不走寻常路也总不被芸芸众生理解习惯了的,倒觉得眼前这个流木的态度很有点意思。很快,事实证明他的确没看走眼,流木听完一遍打法后上手极快,出招犀利精准,跟自己一同完成凌空压枪把丧尸贝利送入缝内的配合更是默契到惊人。在这种慧眼识珠的满足感下,君莫笑便暂且忍耐了对方的一路聒噪,当然偶尔不免也会想这家伙组不到队果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话多到这个程度,已然不是什么美玉微瑕可以形容的了。

 

流木的话直到打破记录出了副本都没停,队里的其他几个人早忙不迭地找借口作鸟兽散。他不居功也不以为忤,只是围着君莫笑转,东问西问地没个完,一会想要他的千机伞看,一会儿又兴致勃勃地说要去较量一番。过了会或许是认识到了等级太低技能不全导致双方实力差别甚大,比试之事最终还是作罢了,小剑客悻悻离去之余一句话都没留下,武器也忘了返还。

 

“一开始我可没说送他吧,”君莫笑回忆道,“当然我也知道他根本没打算贪那剑,顶多只能说有点不知规矩。”

 

(此处黄批:一派胡言!明明是我当年一场几十万上下的来帮人刷本当免费劳力走的时候还交了十块钱上网费,那什么破吸血光剑谁稀罕啊!!!!)

 

总而言之他们相遇了,并没有多新奇,不过很多传奇故事的开头也相当土,再土的东西只要土出了底气也可以变成土豪金。荣耀的世界很大却又很小,人与人在里面的聚散离合有时候就是这么突兀,一擦肩只是一个短促的音节,没人确切能知道要有多少音节才能连缀成一支成歌的旋律,就只能这么漫不经心地先往下哼,只是有时候中断太久也就续不上了。

 

就像隔了好些日子再度遇上的时候君莫笑脱口一句“你谁啊”砸过去,那头的流木就有点急。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介绍自己,只能鹦鹉一样重复了半天“我啊”这两个字——其实他还不至于忘了这个小剑客,无非是逗他一下玩儿。

 

这回见面两人终于打了一场。

 

彼此不约而同地均未尽全力,试探居多。过招中君莫笑总觉得对面这个流木和上次所见的似乎有些不同,或者是话少了的缘故,不过说到底两人也才打过两次照面,算不得熟。最后他用一套漂亮的伪连让对方输得心服口服,退出竞技场后又瞬间没影了。那时候君莫笑还思忖着要是他输过一次后便不再来,那也就和那些挑衅过自己的各路“高手们”没什么区别了,这未免有些可惜——相比之下流木的水平还是要高出那些人一截,交手好歹更有趣味些。不过那会儿他这颗大树在第十区的地界上正招来了八方四面风,每日里刷副本攒材料升级躲各路追杀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要真被逮着一对一过招还没那么多闲工夫,便又把这人抛在了脑后。

 

等到流木再来找他打架,不凑巧被君莫笑的仇家们误认为同伙,一路围追堵截到空知林里他也不辩解,反倒嘲笑了追兵一通后便挥剑而上。

 

“那次是我拖累流木了。”曾经被数家公会集百人追缉的腥风血雨男想起这桩往事语气也有些感慨,“不过他倒是义气爽快,不顾自己等级低武器差也要出手帮我。你想,能认识一个见过两次面就肯共进退把后背交给你的人还不够难得么?”

 

(此处黄批:难得,太难得了,简直感天动地无与伦比——你以为这是拍戏啊!还有明明是两职业大神抛弃下限联手虐菜共清理垃圾三十余堆的整顿环境大扫除,我便是没想过还能解读出这种末路鸳鸯亡命天涯的大片感,佩服佩服!)

 

然而要说两人的情谊是在携手并肩作战中建立起来的,却也不尽然。空知林一战后世事变幻,交付过后背的他们因立场不得不开始背向而行,尽管这似乎并未妨碍到彼此一见面便要相互斗嘴一派熟络轻松地加深感情。

 

君莫笑一手建起兴欣公会,于第十大区中一呼百应,和流木所在的蓝溪阁渐成两股对立之势。材料珍贵,在遇上野图BOSS之类的时候必然是一番争抢,各为其主的二人一旦碰面少不得要动手。奇妙的是,他发现场面上便纵有几方混战千百号人乱作一团,流木也能在第一时间准确地从中找到自己并咬死不放,不依不饶之处很有几分“放开那个BOSS只许看着我”的意味。

 

认真起来的剑客倒也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君莫笑索性调整战术,必要的时候以自己为饵跳出去引开火力,给自己人接近BOSS制造机会。流木当然并不傻,一来二去的迟早会发现其中玄机转身杀回,不过这时通常大局已定,他也只能咬牙愤愤然继续回去单挑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了。

 

四周乱哄哄一片兵刃相交、法术来回中,这人那咬牙切齿的语气听在君莫笑耳里其实还挺得意的。一个BOSS牵扯出无数人的利益,旁人或者都是为了争夺利益来的,但在这个流木身上他却能隐约感觉到还有几分还真是独独冲着自己,如此一想便到底有了几分不同。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对这点不同乐见其成的,因为很有趣。

 

(此处黄批:妈蛋神逻辑啊!叶修是抢BOSS的主力指挥我当然要先弄死他啦,怎么你一说简直成了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了你肯定是电视剧看多了——不对,那会儿还没电视剧看呢你的脑补能力到底是怎么来的啊给跪了好吗……)

 

“若论流木对我的仰慕在意,有迹可循的地方实在数不胜数,大概他也没想过要隐瞒,这点坦率我挺欣赏。”

“我去……比如呢?”

“比如明明会附和着别人一同说要对我展开围攻集火,一转头却先向把提议那人一剑穿了个透心凉,”君莫笑呵呵笑道,“说到底还不愿看我倒在别人手上,是不是这样?”

“……”

 

 

后来,君莫笑这三个字在荣耀大陆上变得越来越名声响亮:路过的人喊他大神言语毕恭毕敬,各家公会的精英们仍然将他视作洪水猛兽来严防死守。任何一条道路走到了巅峰再要真的想恣意潇洒孑然一身其实都不太可能了,似乎只有在少数几个人面前他才是最原本的那个自己,普普通通却又独一无二的散人君莫笑——包括那个一响起来便没完没了地要他“来pkpkpkpkpkpkpk……”从未变过的明亮声音,倒是觉得越来越动听。

 

——来啦?

——废话,不是你让我回来的么!

 

他一直记得这两句对话,有些弄不清前因后果了却很喜欢:总之自己是这个剑客在这里的理由吧,哪怕不是全部也是很重要,这很好。

 

再后来,这些合纵连横、利益纷争、输赢名誉都渐渐变得不重要了,天地间某一个人的身影变得清晰,那支渐成旋律的歌变得清晰——不知从何时起原来已经有个人陪自己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了么?在不变的日升月落、打架斗嘴中很多东西早已微妙地改变,他不得不承认流木是招人喜欢的,尤其是他如此不加掩饰地喜欢着自己这一点。

 

嗯,你问这何以见得?

 

这个剑客有着很多张随时变换的面孔,时而天真草率、时而冷酷精明,更多时候欢蹦坦荡……总之无论哪张面孔到了自己面前都是不设防的,这点其实就很打动人了。人和人一旦进入欢喜相悦的流程就会自动变成另一个画风,在这个画风里彼此看上去最傻的时候或许就是最富有魅力的时候。当然流木的时髦值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君莫笑偶然用苛刻的目光审视一番,认为同自己还是算得上天造地设的。

 

假如生命是一场大梦,那么在他君莫笑的梦里装下一个流木似乎完全可行。

 

他们的在一起是一场微妙的冒险,却也是最合理的展开:瀑布、雪山、沙漠、森林,谈笑间把整个荣耀大陆都快走尽了,所谓的浪漫不就是有个人伴你浪迹天涯一生无悔?最关键的字眼可能没有说出口过,然而近似剖白的话却早已说过无数遍了,不是说心意相通时连这些都不必说自然会明白的么——

 

“你觉得我要多瞎才会看不出其中的情意?他对着我的时候比在别人面前连话都多多了!”

 

(此处黄捡起笔吐血批:这是个误会,真的,在人前话少是我怕别人发现我是黄少天啊!对着知根知底的当然就不用矜持了,我那是要低调,低调懂不懂!!还有那所谓的天造地设其实根本就是没别人了吧,你这家伙走到哪仇恨拉到哪只差人人喊打了谁没事想过来惹你啊!当然真相总是不够美丽的,算了我还是……)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走遍整个荣耀地图都找不到他,不应该这样的。”最后是君莫笑的一声叹息,“喂,你觉得他会去了哪里,或者又是因为什么事才对我避而不见的呢?”

 

※  

 

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有些醉了,不是因为酒——他掉进了君莫笑和流木那些荒唐故事的漩涡中,居然真的感到了一阵阵的眩晕,这里面是有什么魔力不成?现在他无法再觉得这是个糟糕的玩笑了,哪怕成就的方式是那么阴差阳错啼笑皆非,但它在那个世界真实存在,不由得他不信。

 

游戏里的在一起就是这么简单招摇不假思索,全不用考虑什么性别身份家庭社会时间等等条件,只要彼此承认就能获取到打赏的欢乐,也只要这份快乐就够,不用非做点什么来证实维系它。就好像一支滥俗过气古装剧的片头曲,开场非要直抒胸臆地啊——啊——啊几声喊出来不可。这样的情感他可以斩钉截铁地嘲笑它脑残,却也隐约有那么一点艳羡,那些心无旁骛和无所顾忌是在这边的自己没法做到的吧……只有别无他求了,才能万里无云万里天。

 

可就算这样的故事也未必能一直抒写下去,身在其中的君莫笑和流木并不知道这种维系有多脆弱:玩家不上线、卖号改名转换大区、甚至游戏停服,任何一种外力都可以轻易摧垮它。包括到此刻连他这个操纵者都无法解释的流木的消失不见,甚至无法用简单的一句“你会找到的”来安慰自己面前的这个人。

 

君莫笑责问他为什么不知道流木的去向,可他就是不知道,想要帮也无从帮起,在这个问题上感到了愧疚而无力。

 

 

“……呃,我怎么会在这里!”

 

冷风吹得太阳穴突突发疼,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之后黄少天猛然发现他和君莫笑此时竟然在自家那幢楼的天台,头顶的泛着寒光的星河似乎随时都要倾泻下来。

 

回答很快来了:“是少天你自己说脸热要吹吹冷风的——有什么问题么?”

也许是因为环境的关系,此刻君莫笑的声音听起来也犹如冷泉般让人头皮微微发麻。

 

干涩的喉咙溢出一声短促的呻吟,记忆瞬间冲进脑子——其实他也没怎么醉,从大排档开始的事一桩桩都还是记得的。包括正打算离开的时候遇上了从全明星出来的小卢等一队人……这条街本就是蓝雨经常来宵夜的地方。尴尬中自己怎样大声地跟老板说他们的单算在自己账上,心虚之余还格外热情地给了每人一个熊抱,好像还把那个刘小别给吓着了。在郑轩的撺掇下又开了一瓶啤酒,让后辈们像模像样地敬了一圈,大概是从这里就有点超量,好在也不多。至于后来在寒风阵阵的街头如何让君莫笑如何伸出千机伞去拦车,如果拦不下就上大腿的那些片段当然就哗啦啦掠过去了……等等,所以说君莫笑到底是怎么把他弄上来的?

 

思及此处黄少天没忍住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赶紧表示自己已经吹够他们可以下去了。君莫笑也不反对,伸手把他拉起来从身后揽住了,一手撑开千机伞。

 

“抓紧点。”

“唉哎哎哎?”

 

身体在这个讶异的尾音里腾空而起,夜色中呈机械旋翼状的千机伞高速转动着,略升空后从天台的边缘间直飞出去,惊动了正在那里漫步的一只野猫。六层楼的高度已然让作为普通人类的黄少天几乎无法呼吸了,整个过程中唯有本能地牢牢扳住另一人的肩膀,也不敢低头去看脚下的一片漆黑。

 

一伞两人在稳固的频率中缓缓下降到二层楼那扇未关的卧室窗前,直到他被不轻不重地投掷到了自己那张柔软的床上那颗乱蹦的心脏才总是落定了。又翻了个身之后睡神迅速造访,像是吸入了太多含有催眠成分的夜雾,黄少天张了张嘴连让君莫笑走时麻烦关上窗的话都没能说出来,当然他自以为是说了的。

 

所以他也错过了黑暗中那句低声的自问自答。收伞而立的男人这次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床边,把目光定格在了隆起的那团被子上,偶尔褪去了自负讥嘲的声音显得疲乏而温存。

 

“那么你到底……是不是他?”

 

 

从昔日冷清萧条中大翻身的极东之地边缘,一个头上ID名为半路修行的骑士正蛋疼地逮着孤零零矗在这里多年的那个吟游诗人NPC进行着对话。

 

半路修行:[表情:笑脸]

吟游诗人:当你凝望着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半路修行:咳咳……

吟游诗人:当年轻的黎明垂着玫瑰红的手指重现天际时,人们复又围聚在焚烧光荣的赫克柴堆边。

半路修行:[表情:烟]

吟游诗人: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

半路修行:[表情:欲言又止地对手指]

吟游诗人:爱和炭相同。烧起来,得没法叫它冷却。

半路修行:再说两句听听。

吟游诗人:凡人皆无法隐瞒私情,尽管他的嘴可以保持缄默,但他的手指却会多嘴多舌。 

半路修行:[表情:眨眼]

吟游诗人:当你凝望着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再下去就重复了啦!”这时候一个不小的文字泡在边上突然冒出来,“这家伙就会这么几句翻来覆去而已,说不出什么新鲜的了,反正都不知道是哪里抄来的。”

半路修行愣了一下,转头看去发现是一个头上顶着“至剑无敌”四个字的剑客……这名字起的,是想让人吐槽呢还是不吐槽呢?

 

半路修行:你怎么知道?

至剑无敌:废话啊当然是我早就试过了。

半路修行:呵呵,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无聊嘛。

至剑无敌:……

 

两个陌生角色才刚进入短暂的冷场,近聊和世界频道里就突然疯狂地闹腾起来——一堆一堆的刷屏瞬间充斥着将聊天界面刷起了屏,连他们所在的冰原上空都挤满了文字泡:

 

——刚清完第二关的小怪BOSS突然被什么东西袭击最后还钻进墙壁了啊啊啊啊!!!!!

——见鬼了尼玛我们团的人压根没动为什么BOSS血条嗖嗖往下掉副本里自动出现裂波斩效果太不科学了GM出来解释一下!

——GM出来解释一下+1

——GM出来解释一下+2

——GM出来解释一下+n

——[表情:大哭]刚打完第一个出了我的橙装啊求不回档[表情:大哭][表情:大哭][表情:大哭]……

——这位兄台我觉得你等等应该出门去买个彩票……

 

就在刚刚,位于冰川之下的八十级百人副本“封印之眼”内,再度出现了无法解释的bug。

 

TBC

评论(23)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