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5.

荣耀百人副本里每个关卡都是需要打败前一个BOSS才能开启的,没有任何绕行的方法。此刻才过一关便遭遇bug的百人团也就只能浩浩荡荡从副本里杀了出来,可劲儿地声讨起官方对这副本频频出现bug的不作为。

 

确实是有些蹊跷:论坛上有人统计过自去年12月3日零点大更新以来,竟有接近半数的尝试要通关这个副本的团队在各种时间点上遇到过bug。然而到现在为止官方都还没有对此给出过一个正式说法,永远是“我们的工程师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的答复,这堪比蜗牛的修复速度在荣耀游戏开服以来似乎都不曾出现过。

 

百人团向来是大公会的产物,距离更新才一个月,连份完整的攻略都还没出来,能下这个本的只能是那些背后有俱乐部靠山的超级大公会了。“封印之眼”的进度现在以由蓝溪阁精英一团的七个BOSS为最,可以说是除了最终的隐藏BOSS都过了,不过这是捡了漏才拿下的。

 

当时的开荒过程中他们在第二个BOSS这里团灭了两回,速度便比老对家中草堂的团落下了一大截。团长蓝桥春雪一边指挥一边还得时不时看看世界频道上隔壁团的动静,是不是又过了哪个BOSS了最好能出点岔子之类的。没想到几分钟后世界频道就被中草堂给刷屏了——他们的百人精英团在第四关这里陷入了无法解释的状况中,无法再前进下去。于是全本通关的首杀记录就这么落入了蓝溪阁的囊中,并连锁反应了大约持续了一周的两家混战:从游戏里杀到论坛上那叫一个热闹非凡,中草堂的人到处嚷嚷制作组里绝逼有蓝溪阁的卧底,又有人顺藤摸瓜地把蓝雨前队长的微博挖了出来作证,最后官方澄清的公告下来了才勉强收声。

 

刚倒霉了的这支则是轮回的精英团,还是会长三界六道亲自带团下的本。本想在春节前再试着冲击一次“封印之眼”顺便给俱乐部提供些稀有材料的,结果那BOSS就在一百人的众目睽睽之下被抢去仇恨生生追着那个看不见的敌人往墙里一去不复返了。亲身经历了这bug的百来号人心里这个怄啊,大副本的CD一周一更新,可下周就是春节哪里还聚得齐人,眼下又连个可以去打打出气的对手公会都没有……这境况简直还不如之前的中草堂呢。

 

副本入口处精英团里几个手速快的正怒火冲天效仿前剑圣猛刷文字泡发泄着,这边两个看热闹不嫌吵的闲杂人等却是自来熟地交流起来了。

 

半路修行:哪有这么顽固的bug,半天修复不了是不是思路不对啊……你遇到过么?

至剑无敌:拜托你看我这身装备怎么可能!今天才刚弄满级呢百人大团怎么混的进去队长又不是瞎的,不过半斤八两啦我看你肯定也没有见过里头boss长啥样。

半路修行:装备算什么,技术够就行了,有机会就下去看看嘛。

至剑无敌:我去,你还挺牛逼啊!可想下百人团你好歹得先有个公会吧,还有这bug都还没解决呢你还真想去见识这副本?

半路修行:想见识啊。

至剑无敌:来来来加我们蓝溪阁呗,同样是开荒别人出bug我们拿首杀凭的什么,RP好嘛!来了分分钟出你装备捡都捡不完,公会仓库制度又特人性,还有野外被人打叫一声就有一堆弟兄来帮你杀回去,游戏就要大家一起玩才爽一个人单打独斗很寂寞的啦……

 

一开始剑客就留意到了这叫半路修行的骑士头顶除了ID之外并没有所属帮会这一点。能进神之领域的玩家怎么都不能算新人菜鸟了,不加帮会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退了帮会有了新去处但五天之内还加不了,第二种就是本事特大待价而沽的。当然这可是个有职业联赛的游戏,要真是大能一般也不跑网游里来闹腾了——除了当年的某人之外。所以这时候至剑无敌这招揽就很是莫名其妙,恐怕连他本人都不知道是在起个什么劲儿。

 

半路修行:呵呵,蓝溪阁出来的剑客话还是这么多。

至剑无敌似乎愣了一下,过了会才回道:优良传统嘛……所以你现在是没决定去哪吧还,听哥的来蓝溪阁绝对没错的来吧来吧来吧!

半路修行:这么随随便便往里招人不好吧,你就不怕我是个水货?

至剑无敌:这个好办,我俩打一场不就知道了?快说你想在哪里怎么打我让你选就是了。

半路修行:我想我还是不去了吧,蓝溪阁当然是很好的,只不过——

至剑无敌:只不过什么?

半路修行:一来这号不是我的……我只是个代练。

至剑无敌:擦!这么巧?其实我也是。

 

这话一出纵然是半路修行都有些无语了,你是代练你这么积极热情地招揽我做什么,这不给你号的正主添麻烦吗?至剑无敌自己说完也意识到了,连忙补救说就算这号不是他反正自己在蓝溪阁有熟人,又问对方那一来之后还有二来是什么。

 

半路修行:呃,二来嘛,我赢了的话不是很对不起你这个最贱、哦不对至剑无敌的名字么?

至剑无敌作势拔剑要砍:靠靠靠!虽然你这名字是比我这起得好点儿但也不能乱喊啊再乱喊真砍你了哦!

为防在战斗中造成迷惑,荣耀里的动作宏都是和招式无关的,所以他刚刚那个动作其实是在施展了拔刀斩后又飞快精准地取消了这个瞬发招式所造成的效果。半路修行没有忽略过去,很直接地夸赞道:兄弟手速操作不错啊。

至剑无敌被夸得一乐,顺手挽了个剑花:那是,手残还玩什么剑客。

半路修行:噢,那手残玩什么职业,术士吗?

至剑无敌:……来来来咱们PK一把,让我先鉴定下你是不是手残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半路修行想了想:既然都是代打那也没什么关系了,不过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半路修行这个名字哪里起得好——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至剑无敌忽然间没话了。因为电脑前的黄少天刚噗地一声把喝下的热水喷了一屏幕,这会儿正手忙脚乱地擦呢。一边擦还一边嘀咕:这个骑士的关注点还行不行啊,都是代练了你还管人名字起的怎样有意义吗有意义吗有意义吗!而且真相其实就是小爷我看你那ID里有个修字顺眼至于到底起得好不好谁管啊可这我能告诉你?

 

总之把人晾那儿内心澎湃地擦完屏幕和手,正打算忽略掉评价名字的事好好虐虐这怎么看都有点ky的家伙一把,再看回游戏里却发现正中是一个白雪发来的组队申请,就顺手点了进队。

 

他到极东之地本来就是等她过来一起下本的,人没到为消磨时间才拉那骑士扯起了闲篇,或者是因为在那个NPC面前,又或者是对方字里行间那种似是而非的讨打劲儿,也听得出是个老玩家了,谁知道呢?至于拉人和PK都是随口说说,并不是真有多大兴致——开玩笑,能让他黄少天提起兴趣吵着要PK的存在从来就没几个好吗,到现在不知道还有哪几个硕果仅存的。还有刚才那个老气横秋地跟人说什么“游戏要大家一起玩才爽一个人单打独斗很寂寞”的人是谁啊!夜雨声烦当年怎么把机会主义独行侠玩儿得淋漓尽致,野图BOSS说抢就抢哪家公会的面子也不卖,最后还被人特意写了个叫“一剑霜寒十四州”的帖子来膜拜花痴的那些往事都忘了么,咳!

 

回过神来刚打算跟这个半路修行说声有事不能奉陪的话,却发现那边厢白雪大约误以为这是自己认识的人,已经在那跟人攀谈起来了。

 

芒果白雪黑糯米:是啊,五人本应该没bug,都是刚满级的亲友无压力开荒学习队,CD还在的话一起呗,我们正好也缺个MT。

半路修行还未答话,却有人抢在他前面打出一行字来。

 

至剑无敌:他是输出骑啦别随随便便看到个骑士就喊人MT嘛你看他天赋点的都是输出别破坏人家身为骑士也要打DPS的梦想啊,五人小本要什么T实在不行我来抗就完了嘛!

半路修行:呵呵,没关系都习惯了,T装随身带着呢,而且如果我T的话就可以——

至剑无敌是个急性子,没等说完就噼里啪啦打出来问道:可以什么?

半路修行:……可以不要牧师

 

几个字敲完发出去,刚想拿边上烟缸过来点下快支撑不住的一长截烟灰,头上的耳机就被人狠狠揪下来,一转头对上的是叶秋那张气急败坏的脸。

 

“说了多少次不许用我的号乱来啊混蛋哥哥!!!!”

 

※  

 

“回来了啊,”叶修推开键盘起身把座位让给弟弟,特别无辜地表示,“你不是一直挺想下八十的本么,这刚好有个队伍你去不去?”

 

这人的话是没什么可信度的,叶秋将信将疑地快速拉了一下聊天记录,看到最后那句不要牧师手就抖了下,赶紧打了一句“开玩笑的”上去算是糊弄过去了。同时义正词严地再次强调:“我这号还打算慢慢玩呢,你是大神想出风头拉仇恨自己再练个去。”

叶修摸了摸鼻子:“知道啦,追求效率哪里是乱来,顶多是乱来未遂吧!”

 

说话间半路修行已经被加入了小队,女枪炮师扔下一句还差个治疗大家先看看攻略就拖着剑客跑去副本门口找了。叶秋果真郑重其事地切出去搜了攻略来看——这个本他还没下过呢,正逐行逐句恨不得记笔记地钻研着,就听叶修在边上闲闲问:“不是去试礼服么,衣服呢?”

 

“试完当然还得改啊,哪是一次能搞定的。”

“不是说简单小办么,怎么还这么麻烦。”

“场面大小而已,该认真的地方一样要认真。一辈子或许就这一次的事,如果可以我其实想给她更好的,”叶秋盯着屏幕淡淡道,“现在跟你说也说不明白,等你以后——”

 

以后什么的没说下去,叶修也知道原因,倒像占了什么便宜似的扯了下嘴角。

“是是是,婚姻大事不可儿戏嘛。不过看你这关头还不忘游戏非扯着我给你练满级的兴致,怕你得那什么,婚前恐惧症麽。”

 

其实大日子前人多少都会有点儿紧张焦虑,叶秋也不例外,只是这词从这家伙嘴里说出来实在是违和感爆棚。

于是他马上开火反击,视线都不带转的:“你QQ开了吗,跟人说上话了没,解释的台词打过几次草稿了?我看你这才是表白恐惧症吧,比我严重多了。”

叶修瞬间就被扎得像个箭猪一样了,不过还是要垂死挣扎一下。

“帮弟弟练级也很重要啊。”

“拜托我在普通区都78级了,你也就帮我过了个神之领域任务吧!”叶秋嗤之以鼻趁胜追击,“别告诉我你这是放着那个给你发两年消息的不追打算在游戏里再现找一个……咦,还是个剑客。”他赶紧又重新翻看了一下之前那一大篇聊天记录,激动地看向自家兄长,“……等下,这不会就是他小号吧!”

 

叶修笑笑,悠悠往空气里吐出一个烟圈:“路边随便碰到的,你觉得能有那么巧?”

“那你跟人聊那么起劲。”

“可你看大部分话也不是我说的啊。”

 

不是没闪过这样的念头:蓝溪阁的剑客,手速挺快话也不少——会是他吗?可这些标志其实都很模糊,QQ留言里说过有很久没上游戏了的话。而且这种“哪怕万分之一的几率也注定要遇上你”的戏码估计连苏沐橙爱看的连续剧里都不写了吧?这一想叶修自己就先哆嗦了下。

 

不过这也说明这会儿他心里的确暗含着某种侥幸期待,或者说因为没把握,才下意识地希望老天拿缘分来盖个戳吧。他和黄少天哪还用得着上游戏里万水千山地来偶遇,那个人向来活得坦荡随心,不会躲起来玩消失让谁都没法找着。可找到了要怎么开口,开口又要说些什么……叶秋说得对,他迟疑了。千头万绪乱七八糟,现代人的高发疾病拖延症遇上一片空白的感情经验,时间消磨在一个又一个的借口和烟头里。

 

是喜欢,可这么多年一个人不也这么过来了。

却又忍不住想,不行啊,我还想听听那个明亮欢快的声音喊我的名字和别的,还想听很多年。

 

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法进入到一个特别积极的心态中去,包括离开过和游戏无关生活的那段日子,好像很难以想象却也一眨眼就是两年。所谓的坚持都只是不到不得已不放弃,从始至终人最适应其实是身不由己,不由自主地便将主权交了出去才稍感舒适,仿佛确定了命运之手是最大责任方之后人就可以偷个懒了。现在突然跳出了一个“新任务”要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面对,还是他没法想象失败的那种,糟糕了。

 

在荣耀里他可以是无所不知的教科书、第一人,一旦被抛投到生活里才知道自己各项技能条短得有多惨淡,只好捡了些必须的赶紧练级起来。虽然说有些事不用教吧,可真让人贸贸然地上也不行啊——再怎么中间还有着两年的空白时光呢,万一弄巧成拙了只会彼此都尴尬。就像是中学时候在历史课上睡过去被粉笔扔醒了先不管三七二十一答个四大发明是中国的结果一看黑板上早已换了几何图形定理。

 

所以还是得找个契机,尽管这就够难的了。

 

仔细想来他居然对黄少天荣耀之外的部分几乎没有了解。尽管认识这么多年又是职业选手不至于只认ID不认人,他也是够不藏着掖着的人了,可梳理下来居然还是只能那么一丁点。因为游戏就是可以暂时地把二元角色和三元世界割裂开来,打听一个人的家庭背景和喜好远不如了解他的技术风格来得重要,就像叶秋这样高学历精英在这里只是个东碰西撞的菜鸟而自己这个初中都没念完的半文盲却是被竞相崇拜的高手,真要说起来也是有些颠倒虚幻的。所以,在荣耀的语境里再熟悉不过的人如果一旦断开这个连接能剩下什么还真不好说。恐怕当初对刚退役的黄少天说来游戏里慢慢想以后的打算的话也是因为潜意识里不想让这个人跑到自己够不着的生活里去吧。

 

结果倒是自己先来了个半路脱离。

 

于是只好又回到荣耀里,自己最熟悉的领域。是有点逃避心态没错,但也未尝不是打着从哪里中断就从哪里续上的主意。下意识地就去了说好要跟对方一起去看看最终却放了人鸽子的地方,想用原先的诀窍通过和NPC对话试着开启入口却终告失败——看来在版本更新后那个长久无人发现的设置终于还是被制作组放弃并抹去了。

 

简直像个不太好的预告:什么都会变,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没办法了,你看,就连在游戏里也一样。

 

叶修觉得这会儿心里想这些怎么都不可能挂脸上,但叶秋就像是多少能觉察一样那么直愣愣看着自己,就差没左半边脸写个担又半边脸写个心字了,这让他多少有些不自在。

 

“喂喂,”他挥挥手,“别看我了,人组齐喊你进本啦。”

“你不早说!”

 

新手一般都比较容易紧张,叶秋一听这话就差没手忙脚乱了,叶修欣赏了下自家弟弟这打个本都如临大敌的模样觉得略好笑,过了会起身帮他把戴反了的耳机翻面正了过来——其实现在的叶秋哪可能区分的出招式打击声的远近方向,他这完全是习惯所致纯属多余,然后就看着游戏里一行五人往幽蓝的冰川深处走去。

 

和许多副本的设置不同,洞穴里除了BOSS外并无小怪出没。然而隧道中冰面极滑,一个不小心就会从断层里跌落,头顶还不时有断裂的冰棱会掉落直刺下来,也会造成极高的伤害。叶秋操纵着半路修行可谓是走得一万个小心,偏偏身后的叶修还假装好意地“右边、上面”地小声提醒着,搞得他更是亚历山大。等把最危险的那段过去他就忙不迭地挥手轰人了,专心打本谢绝围观。

 

叶修摇头指责他卸磨杀驴:“别紧张啊!其实人都说了你这名字起得挺好的,以前我还以为你恋兄呢现在明白了,这不就跟刚拿到驾照的往车后头贴一个新手上路请别靠近我怕修一个意思么……行行行,我滚啦。”

 

说着他就真滚到一边打开笔电开始刷论坛了,叶秋终于松了口气——半口,游戏画面中白袍飘飘的雪巫看就知道身负一堆术士技能,已经高举起森冷的白骨手杖对入侵者吟诵起怨毒的咒语——

 

“开!”

 

治疗是个刚从轮回精英团里出来的牧师,本来该瞧不上这支一看全是刚满级的开荒小队才是,但估计留着CD也是实在无事可做就来了,理所当然地把指挥权也要了过去。结果一路被队伍里的剑客缠着问了好多在封印之眼里遇到bug的场面细节,等到了BOSS面前倒生生把原本要提醒的注意事项给忘了,一声开就直接那么喊了出来。

 

自知水平不够因而特别听指挥的叶秋早已竖起耳朵,此时正要起手一个挑衅甩出去,却猛然发现自己还穿着一身输出装。进来的途中精神高度集中,竟然忘记换了。

 

——等一下!

 

然而这句话还未来得及喊出,就看已经剑客身形已经高高跃起,剑气铺开360的大圈把雪巫围在其中,地面瞬间冰渣飞扬……剑客觉醒技剑定天下,出手!

 

 

“我艹赶紧脱离脱离!”牧师一看急了,“我让MT开怪你干嘛呢!”

“我就是MT啊!”

打出这行字的瞬间剑客已经转眼在开了剑定天下的状态下使出一串连招,竟然都是75级甚至80级的强攻高伤大招。

 

此时雪巫的第一个咒术即将吟唱完毕,这一个类似于术士死亡之门的技能,且逆天般地不可打断。一旦被这道冰棱铸就的“死亡之门”圈中便会给角色带来名为“刺骨”的debuff及大量AOE伤害,所以一般打法都是DPS远离不动T开完怪硬抗伤害原地开个静如止水解掉状态继续物理攻击巩固仇恨,因为如果连T也逃出咒术范围之前的仇恨就清零了。而这几秒的时间里治疗是站在加血范围之外的,所以非得穿上血高防厚的T装才行。此刻只见一道道剑光不停歇地往BOSS身上招呼过去,一身布甲的光剑剑客居然毫无返身而出的意思,牧师无语地调出了队伍面板,打算他一死脱战自己就退队。

 

然而,就在数道冰棱完全插下前一秒,至剑无敌直冲,绕背——仙人指路!

雪巫本人被吹飞到自己的冰棱阵中央,剑客的身影被吞没!刹那间只见四面是冰雪的洞穴内冰棱轰然炸开……到开怪为止还一动未动的四人谁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个本该持续九秒的大招居然就这么瞬间被瓦解了!

 

然而叶修知道,只看了一眼他就知道。

那是他在第十季季后赛对蓝雨的第二场团队赛上,面对索克萨尔施展死亡之门时用的解除方法,当时不但场下的观众、转播的解说们不懂,就连蓝雨队伍里的任何一个人也未能弄明白其的奥秘,甚至认为这是违反了技能规定的。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没有走近,远远地看着叶秋电脑屏幕上的游戏画面。

 

“行了赶紧开打开打开打开打开打……”

还剩下半血的至剑无敌招式不停,继续着手里极快的攻击。还有这可是开着语音的,就这他还宁可花出时间来打字,还怕人看不见似的特意调成了荣耀最大的25号字,其余几人只见一个个硕大的开打在森森的洞穴上空蹦跶出来,直接把高大的雪巫身躯都快挡没了。

 

叶秋如梦初醒地挥动起手中的骑士双斧就冲了上去,而边上的女枪炮师也已经架起炮隆隆地轰了起来——主要是他们第一次下这本,只知道刚才场面很炫也并不清楚搞出这一幕得有多神奇多不科学。

 

轮回精英团的牧师倒仍是一副冲击过大略微神志不清的样子,一边加血一边问至剑无敌:“你真能T?”

“我这不正T着呢嘛!”这回至剑无敌倒不打字了,直接回了话。

“呃,我以为那个半路修行——”

“如果是他T的话这里就没有你的份啦,”剑客欢快地回答道,“他说不要牧师呢!”

 

TBC

 

关于技能方面的描写可能很不科学但不是故意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有点智硬读不懂原作_(:з」∠)_

评论(32)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