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6.

叶秋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所在的这个“开荒”小队就这么顺利地干掉了一个个80级BOSS一路无伤地走了下来。

 

不得不说队伍里的那个剑客简直是神了,招式不断话也不断,用极高的攻击把仇恨始终拉得稳稳的不说,还总以各种风骚走位和技能衔接躲避了不少原本应该被T硬吃下的伤害,治疗照顾他的时候甚至还不如照顾几个DPS来得多。可以说此人唯一让人担心似乎就只有他如此快速地说话气是否能顺过来这么一个问题了——当然对此他也有解决的方法,打字。

 

最后一个BOSS千年冰尸轰然倒下,洞穴内忽然泛起一阵诡异的炫光,紧接着一个系统提示跳了出来。众人都还没看清那行字倒是先听到了至剑无敌激动的声音。

 

“我去果然是拼人品的时候到啦,小爷我几年不下本一下就送隐藏BOSS什么水准什么水准!”

 

——隐藏BOSS!

 

据说在版本更新的初期新副本的隐藏BOSS触发几率是相当之低的,所以即便是五人小本冰川洞穴的隐藏BOSS,会掉落的东西也是十分难得稀有,这支小队的确可以说是撞大运了,顿时个个精神大振。

 

“看我们运气好吧!”

连叶秋都忍不住出声炫耀了一把,知道自家兄长正盯着屏幕看呢,这一路打得顺畅,他也就不怎么在意有人观战了。

“是啊,这都能碰上。”

叶修含糊地笑了笑,从烟盒里一抖跳出一根烟来点上了。

 

 

照旧是剑客开怪大伙输出,有高手带着一路凯歌到现在几个人都打出点节奏配合来了。当然隐藏BOSS还是必须有几把刷子的,起码与其缠斗的时间就比先前那几个要长了一些。

 

这个设定为“被一场暴风雪掩埋千年因而心怀怨恨的”古国驯兽师拥有的技能体系和召唤师类似,并且他召唤出的冰原熊、雪豹、寒狼、黑鸠鸟四种冬眠雪兽还不能逐个击破,每只打到还剩百分之十五血的时候就会被驯兽师呼唤回身边,潜伏在暗中时不时受他的指挥突然蹿出来随机“撕咬”某个玩家,并且一被撕咬就只剩一层血皮,必须马上抢救。

 

如果这时候队伍里有控场职业或者能制造影分身的忍者就会好得多,可惜他们这是支由枪炮师、狂剑士、剑客和骑士组成的纯输出队,饶是能在轮回精英团里占一席地的高手牧师也感到了压力颇大。十字架左一个瞬发右一个大加地扔着,反应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渐渐吃紧的法力值!

 

百人团中即便都是治疗也各有分工,所以本身在装搭上就有偏重不会太均衡,他身上这套装备就属于大加足够给力但续航能力并不强需要同伴支持的,偏偏现在只有他一个治疗单兵作战。

 

“没事没事再坚持一下这货马上就该狂暴啦,”至剑无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加紧了攻势头,一个升龙斩接剑击长空把BOSS挑了个浮空爆手速地打出一串连击来,“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霎时间洞穴内碎冰飞舞,雪霰一阵阵扬起。被一串凌空暴击血线直降的BOSS驯兽师仗着系统给予的特权再次召唤出了雪兽之一黑鸠鸟,只见乌黑的大鸟展开只剩骨骼的森森双翼,向背对它的剑客径直地冲去。

 

“小心!”

“别奶我!”

 

这两声同时喊出,牧师手上却也已经本能地把一个治愈术送了出去——至剑无敌根本不管身后的大鸟,而是在被撕咬的前一刻抢出一个大招技能,森寒的剑光直接抹上了驯兽师的脖子!他身上白光一闪的同时只听一声凄厉的哀嚎和鸣,四头雪兽竟瞬间化为黑烟散开。

 

没有伤害,BOSS血线到百分之三十以下便直接结束上一阶段进入最终狂暴期。牧师目瞪口呆——我去,原来这人早就算好,刚那下大真是白给了!好在奶错也没死人,这种事本来当事人暗自羞愧一下也就算了,偏偏至剑无敌那张嘴又怕人不知道似地大声宣扬起来。

 

“哎呀我刚才说的明明是别奶我不是奶我你是不是听错了?跟你说如果耳机不好很影响打游戏你好歹也是精英团的了千万别省钱买那种五十块以下的啊……”

冰窟如同隆隆颤动,剑客的身形流星般蹿起,试图用一个逆迎风刺划开距离——不行,还不够远,在半空中遇力僵直了,驯兽师的手中的皮鞭卷起一道狂风狠狠挥舞而来。

“——现在奶我奶我快快快!”

 

牧师的反应也算不慢了,在知道自己加错了的时候就开觉醒技重置了技能,否则现在治愈术还CD着呢。然而十字架挥动,该出现的白光却没有出现……糟了,是法力,原来这么一折腾下来他见底的法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一个瞬发大加了。

 

啪!带刺的皮鞭落到胸口,血花从剑客身前蓬蓬然飞溅开来,在冰天雪地中格外刺眼。第一下,第二——

 

第二记鞭子落到了骑士半路修行的身上,顿时又去掉了半管血。谁都能看到他是用了一个英勇冲锋跑到了离BOSS更近的位置的,这倒也不难,难得是落点精准到恰好把剑客挡了个严实,鞭子这东西的轨迹可是拐弯的!

 

叶秋眼睁睁地看着突然从身后伸过来按着自己握住鼠标一摆到位的手松开,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就连左手刚刚那个英勇冲锋的技能键他都是在叶修声音里下意识地按下的,也幸好没有想才来得及。

 

这时候牧师连忙一人给上一个需要法力不多的小回复术,堪堪把剑客那一丝摇摇欲坠的生命给保住了。

 

“干得好啊半路!”僵直结束的至剑无敌一个翻滚后跳起来,继续出招向陷入狂暴的驯兽师攻击,“要没你这下我就得牺牲自己成全大家啦!本来看你一路划水也没怎么好好输出我正想说说你呢——啊等等难道你其实是想当MT的怪我抢了你的活所以不开心啊?想T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叶秋欲哭无泪。他哪有划水,明明一直在努力输出好不好!

 

本来他选中这个职业就是想当个输出来着,强力骑士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威风不是吗?结果一路练级上来每次进本的时候大家都表示找你这个骑士来就是为了找MT你就好好干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吧,可怜他生就一颗输出心却始终无处表现。到今天总算捞着一个能DPS的机会并且自己一路没死也没捅娄子差不多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却被人说成在是划水,唯一被夸的地方还不是自己的手笔。

 

荣耀这个游戏果然深不可测啊。

 

 

狂暴后的BOSS虽然攻击猛烈,但防御方面的各项属性却是大大降低,被挺过了危机的五人小队们一通猛揍很快就彻底挂了,果然不负众望地掉落了不少好东西。直到听着大家热热闹闹地在频道里分起战利品的时候叶秋都还有点不真实感,转头看去却见叶修把烟塞到嘴里,伸手到机箱前,竟是把耳机从插口里拔了下来。

 

这是干嘛?

 

叶秋马上反应了过来,他是在听频道里的声音。在几个声音里最清晰明朗的声音自然是来自话最多的那个至剑无敌,而听着这个声音的叶修的表情……

于是他悲愤了:“随便碰到个鬼啊明明就是吧你用得着又骗我么哥!”

 

耳机摘下后两人说话游戏里的人是听不见的,反倒是那边分装备材料的每一句话都清清楚楚从公放音响里传出来。

“我也是才知道。”叶修真心实意地说,心想这个声音还真是完全没变。还有同样是修字,他念半路修行这个ID还是跟叫自己的名字听起来很不一样嘛。只是不用流木,也不用自己错寄过去的君莫笑,谁想得到黄少天还真开着这么个剑客小号来还会跟自己搭上话呢,难道真是命中注定来盖戳的?

——其实他不是什么迷信的人,不够偶尔也可以不用唯物主义的那么彻底。

 

“等等你这个一脸郁闷的表情好像不太对吧?”

被他看着的叶秋重重叹了口气,说:“我还以为能这回能认识个跟你不熟的高手呢。”

叶修还真没想到他在意的会是这个,居然有点接茬不能,顿了顿才道:“也不都是吧,有些是他们熟悉我,我不熟悉他们啊。”

“……这个你够熟的了,就这么光旁听也不去声招呼?”叶秋说着抓起耳机往自家兄长的手里塞,“别是人有个妹子在边上你就别扭了吧,哎呀他都要下了赶紧的!”

装备材料三言两语分完,只听那头的剑客随口问了句女枪炮师几点出发的话,听起来两人似乎是约了一同出门,这就打算下线了。

“这个点应该是去看全明星最后一天的现场吧,”叶修却摇摇头,看似很有逻辑和底气地说,“万一聊上说多跑题他还去不去了?”

"……"

这货的借口真心越来越奇葩了啊,叶秋瞪着他,好一阵腹诽。这人老这八风不动的样子,看不清他到底是有主意还是没底气,捉急。

 

其实叶修自己也说不准自己这会儿到底怎么想的:像是怀着一种奇怪的自私,连这份小概率的偶遇和再听到这个声音带来的一点欢乐满足都想要一人多独享会儿(反正他也没认出自己),也许是舍不得那么快揭开谜底——毕竟是久违了的啊。

 

至于被叶秋点出来该担心的那部分,他反而没打算要去做什么猜测。

 

并不是说他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到无敌的地步,而是好像长期以来习惯了这样的方式。就像从嘉世离开说了要回去,回去之后说欣兴要夺冠,无论记者怎么问都只有这么绝对到不留余地的一句,明明是可能粉碎在前进的任何一步上的事,他却从不跟别人谈论压力和失败的可能性,自己跟自己也不谈。

 

这种态度注定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全明白,他也懒得解释。

 

屏幕跳出提示"你所在的小队已经解散",叶秋说:“靠!”

叶秋本是不说这个字的,不过某人在打本过程中不断重复感染力太强,搞得他郁闷之下竟然脱口而出了。

“哥我真是搞你不懂,算了我先加个他好友……”

叶修本想说其实不是没有别的联系方式可叶秋的行动力比起他强得多了,已经敲打键盘发了个好友邀请过去——谁知叮一声弹回来的竟然是个拒绝!紧跟着对方一句解释也发了过来。

 

“为什么拒绝?”这下叶修也有些好奇了。

“呃,他说‘都是代练还加什么,增进业务了解什么的就用不着了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

 

被喷出的烟头奇迹般不偏不倚地落入垃圾桶,叶修一手撑着桌子,这回是真的大笑出声了。

 

※  

 

不管这边二人怎么想,黄少天这个拒加好友的理由至少是货真价实不掺水分的。刚上线白雪就跟他提起了她那个表哥年前一阵忙完,想趁着假期回来玩玩荣耀的话,言词间还颇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这完全无可厚非,他当然没理由拒绝把这个名字嘲讽的剑客号归原主。按道理这时候流木的账号卡怎么都应该补办下来了才对,现在没有他也知道原因大概也并不是什么官方效率太低的问题——同理参考君莫笑。说起君莫笑,这家伙这两天突然人影不见起来,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也并不是消失,有时候他能感觉到自己不在或者睡着的时候他在这房间内短暂停留的痕迹,诸如窗户的开开合合,或者在墙角边一堆可疑的木屑……似乎只是单方面地断绝了和他有所交流。

 

怎么搞的。

 

囧囧地回想了一番,黄少天也摸不准自己先前哪里得罪了这位逻辑奇妙的大爷。好吧,想得出才怪了,说不定人只是想暂时不要地陪来个自由活动呢?只是从喻文州那里要来的全明星票有点可惜,刚好白雪今天说要来取账号卡,于是就约了她去现场看看这全明星周末最后一天的现场。

 

实际对于大部分荣耀迷来说,全明星周末三天中最吸引人的大概也就是这多人团战了。阵容华丽,对抗激烈,还有平时看不到的敌队大神强强联手,整个过程高潮迭起,加上输赢没那么重要,反倒更让人心无负担看得激动愉悦。

 

出来的一路上白雪都还在回味着全息投影上的战斗场面——隐然又是一个典型狂热粉诞生的架势。倒是走在她边上的黄少天罕见地沉默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宵夜么?”走到十字路口她问。

“不好意思,有件事情我还是想去确认一下。”他低头摸了下口袋里的账号卡,“能不能找个网吧——”

 

 

当白雪知道黄少天最后是想用这个剑客号去单下百人副本封印之眼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实在比刚才看到枪王和剑圣半点交流都没有地配合着送走一名对手还要精彩。

 

大神是很厉害,大神曾经是站在荣耀顶端的剑圣,哪怕退役后在游戏里也是佛挡杀佛魔挡杀魔,“江湖”上至今仍然流传着大神的传说……但大神到底不是神啊!况且用单账号卡去挑八十级的百人副本恐怕就连神都做不到好吗!!!

 

“我也没说自己能挑成啊,就当去观光下吧。”黄少天一脸镇定语调轻松地刷卡载入游戏,想了想又说,“就是不知道死了会不会爆掉什么装备,有点对不起你表哥哈。”

 

“说这个干嘛,这些本来也都是你打到的。”白雪表示这些倒是无所谓,只是她还搞不明白,“可是你想看看的话干嘛不找个团呢?”

以黄少天的能力哪怕不脱马甲在蓝溪阁的百人团里搞到一个位置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百人团去就是为了去打本嘛,我又不是,当然就不跟他们凑那个热闹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操纵着剑客号回主城买了好些补充类的食物药剂,又换了几件通用的防御部件,穿搭完毕后整个剑客看起来全身有些不伦不类,隐隐也有了几分混搭风的意思。

 

单人闯关百人副本的举动太过匪夷所思,加上他的语气又那么神秘,白雪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此时就在边上多开了一台机器想跟着去看看,她的枪炮师账号卡倒是随身带着的。黄少天也没拒绝,只是认真地提醒说走这趟基本就是送死去的,经验和装备上的损失难免,他的打算只是死之前尽可能地活久一点,往里深入一些就好。

 

“你打算深入到多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只怕连第一个BOSS的面也见不到吧?”

“我也不知道,”他摇摇头说,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所以想要赌一把。”

 

豪赌与冒险,投身一场看似不可能的死亡之旅——这是写在机会主义者血液里的天性,他打算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去证明那个猜测是否属实。

 

 

“不用过来,你在后面找个脱战容易的墙角帮我群攻扫荡就行了。”

立在昏暗长廊的入口处,二人的投影森然地映在石壁,被拉长而扭曲变形。

 

冰川之下被封印的古国从沉睡中苏醒,警钟声回荡在从狭窄的走廊上,闯入者被告诫必须付出极大的的代价。五十个步兵与五十个骑兵挟卷着黑色雾气从长廊尽头的黑暗中如乌云般涌向他们,铁剑与盔甲擦出死气沉沉的铿锵节奏,长枪森然划出的闪电寒光和马的凄厉嘶鸣声交相辉映……在这样一支亡灵的护卫队前两个人太渺小了,怎么看都不可能闯得过去。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未被人发现的机关或捷径?就在白雪这么想着的时候,黄少天却已经挥剑而上——普普通通的三段斩,直冲!

 

剑气荡开的同时他的身影也瞬间被最前面的兵士们包围了,再看不清接连使出的是些什么技能,只见剑客的身躯身躯被高高挑起又重重落下!扬起的血花穿透黑雾四溅,不要钱一样挥霍泼洒开去……然而从团队面板上依然可以发现他还在不间断地攻击着!

 

白雪倒吸一口凉气,几乎忘记了扛起炮筒策应攻击。

 

明明跟这段时间这个人一起升级打怪,也看过不少夜雨声烦过去的荣耀对战视频了,但现看着画面中至剑无敌起起落落的身影她只觉得十分陌生:不是那个游戏里边打边说畅快激越的高手,也不是与比赛决战中一旦抓到机会就能惊艳一剑反转局势的妖刀,此刻黄少天的举动仿佛只能用一个词来解释:送死。

 

然而这真是在送死吗?

 

在剑客卡了几次时机只剩一层血皮地冲出来,冷静地喊着她一起跃上墙壁死角脱离战斗,坐下补满血蓝又再度义无反顾地一头扎回小怪堆里之后,她渐渐无法确定了。虽然用看的根本看不出来,但数据列表能显示出卫兵小怪的数量的确在缓慢地个以位数减少中——一两个人干着一百人的活还可能快到哪里去,能活下来就已经千难万险了。

 

可难道他就真打算这样慢慢磨光这所有的小怪?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就算他们真的花了一整晚的时间杀出一条血路,到了第一个BOSS面前还不得秒躺。

 

“应该是挺不到那个时候了,”猜到她在想什么的黄少天却说,话语传到四周清冷古老的石壁上隐隐似有回音,“食物药物的消耗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何况一直这么打武器都会掉耐久啊。”

 

那这到底算什么——某种特殊的手法练习方式?

 

没等白雪把这句话问出口,却见剑客又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如同吃饱喝足后闲庭散步地往前站了几个身位——突然箭矢般直冲出去:低位逆风刺!为首的骑兵和战马一同被掀翻在队伍中,周围更多的长枪短刀瞬间又如浪潮席卷而来吞没了他,却无法完全将他带出的剑光一并吞没。

 

 

五分钟、八分钟、十二分钟……

 

就如黄少天之前预料的一样,亡灵士兵的数量已经减少了大半或者更多,但他们的战斗却也已经变得越来越步履维艰。不仅仅是装备和法力值的问题,这种在围攻下挣扎着尽量躲避伤害需要相对复杂的操作而这种注意力的高度集中本来就难以维持。

 

不慎被两个步兵近身缠上的白雪一甩炮口试图逆向飞炮后退,按下的技能却被提示在CD中,几下贴身攻击让她本已有些糊涂起来的意识一个激灵。

 

……坚持不住了,这下快要死了吧?

 

显然此时的剑客已经顾不上身后的队友了,视线中那个浑身浴血如同修罗背影正全神贯注地、似乎不知疲倦地挥舞着手中的剑,一次次跃起朝亡灵士兵们刺去。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觉得他简直是那本西班牙小说里用长矛指着风车说要击败它的唐吉坷德,用拼尽一切的姿态去做着一件看起来完全是荒诞不经的事。

 

尽管如此她心里也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他在前面尽可能地拉住了群怪的仇恨,她连坚持到这里都是做不到的。

 

此时那扇通往第一个BOSS宫殿的青铜大门已经在不远处,似乎再走几步、再杀死几个亡灵士兵就可以触摸到门环。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亡灵身上死气沉沉的黑雾漫卷上来,模糊了她的视线,只能隐约看到从一片黑雾中不断绽开的那一朵朵艳丽的鲜血之花。

 

几下短匕攻击后,芒果白雪黑糯米的血线已经见底,眼看下一秒就会宣告死亡并被一道白光送出副本……忽然间她感受到脚下地面的一阵震颤,有什么声音在耳边呼啸而过? 

 

是剑破空的声音——剑定天下!

 

得救了吗?意识到自己被一股力量推后勉强受身操作翻滚起来的白雪发现缠着自己的两个亡灵士兵不知何时已经倒下,是黄少天……

 

雾霾散去,长廊中的景象变得清晰。

 

至剑无敌正回过头来一动不动地看着这边,他和自己之间那怎么看都有十几个身位格的距离让白雪瞬间愣住了。可如果不是他,那刚才出剑救了自己的又会是谁,明明进本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啊?

 

——不,还有始终存在于“封印之眼”这个副本中未被修复的bug。拥有剑系技能,会拉走BOSS仇恨的那个bug。

 

“是你吗流木?”

她听到黄少天的显得有些古怪并微微颤抖声音回荡在长廊中,他在跟谁说话?!!

一阵风卷来,墙上火把的焰心狠狠跳动了一下。

 

TBC

评论(31)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