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3. 

都知道他们管蓝雨叫少林寺吧。

 

战队没有妹子、训练营留不住妹子也就罢了,一堆大好青年要钱有钱要貌有貌的拿出去也不是很磕碜居然也没谁谈成过一个女朋友,这点除了提起来让人说请允悲之外是不是真挺邪门?

 

忘了是谁替大家自我开脱,说还不是因为都喊荣耀“女神”嘛。你都拥抱女神了就活该没女朋友。也行吧,总比反过来荣耀是男神,咱还整天耗费大把时间泡在"他"身上听起来更让人容易接受些。

 

于锋是战队里头一个打破这种悲惨局面的。对,他交过女朋友,应该说来蓝雨的时候就有。

女孩儿第一次趁着节假日从S市来蓝雨俱乐部门口看他那回我们都惊了。

不是轮回在的那个S市,是距离G市挺近的那个,于锋也是S市的。

 

妹子不说多漂亮吧,但很有礼貌,很文静,皮肤尤其好,一看就特别容易有好感的那种。

走了之后我们堵着于锋逼供,问他怎么打破的荣耀女神兼蓝雨少林寺の诅咒。他看起来完全不理解我们的义愤填膺,就很莫名其妙地说,只是中学同学而已。

后来这个女朋友寄来过若干次零食,围巾手套什么的,大伙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怎么让这小子摊上的?

于锋是挺精神的,但要搁队里比比也不能说就是最帅的那个吧。

长相怎么说呢,实际五官挺普通的。

眼睛不大,眼窝下陷,好在两条眉毛又平又直。

可以想象深深的眼窝假如不是被这样一对浓密威武的眉毛护卫着,难免会显得阴沉或者无精打采,至少不会那么有精神。

不过于锋的鼻子长得特别好,像是整张脸上异峰突起的一笔,但又不像某些高鼻子的西方人鼻钩那么明显,就是俊秀笔挺的这么直落下来。

还有他不论坐和站,腰板也总跟他的鼻子那么挺,原本不矮的身量看着就似乎又拔高了一些。

而身高总是可以给一个男生的外表加分的。

 

作为蓝雨第一个非光棍的队员,于锋好像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

都没见他跟对象煲过电话粥,总是短短几句就挂了,挺冷淡的做派,不知人后是不是也这样。

然后又成天的不在一处。果然等过完年回来有人好奇问起的时候,他就说已经分手了。

大家一阵惋惜,然而唏嘘之余又不免恭喜他终于回归少林寺,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弟子。

才没唏嘘几天呢,发现又有东西寄来给他,包裹上字迹温柔,然后还是总能接到电话。

问是复合了吗?结果他有点尴尬地回答说不是她……

——靠啊还有没有天理了?!!

 

大概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在感情方面特别得天独厚的人。

 

想起我一个表姐。真不算什么大美人,白白瘦瘦的,平时也不怎么刻意化妆打扮顶多就是比较爱笑笑起来挺甜。也不是特别爱玩的那种姑娘,不知怎么领回家的男朋友一个赛一个的帅,更新的频率也让人咂舌,每次说到这个一家人都摇头直说不可思议。

咱家里明明没有万人迷的基因啊。

于锋可能就属于男版的这一型,幸运的家伙。

看起来就不像是对人会特上心,也完全没有什么花言巧语的,但那种冷淡又可靠的感觉反而会在什么都不会光会喜欢腻歪的同龄人里鹤立鸡群,不小心就让妹子们趋之若鹜了。

记得有次无意中听到他跟妹子打电话,他最后一句感觉跟下命令似的对那头说“你也快去睡觉”,都听得出有点不耐烦的意味了。但好像也不是不能想象那头的妹子会在这种有点生硬的关怀下心里一动的感觉?

当然这也就是一时心动,估计哪个女孩儿长久下来都会变得受不了,要求更贴心的对待,然后就没有然后。

只是说不准会不会又有新的被吸引了补上来。

也不是说他渣,该尽责任的地方还是尽了的,也没欺骗过谁。就始终只是即来则安去亦不留。

 

在于锋的第二个妹子也不了了之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电话和包裹都再没出现过。没有热闹瞧也没有羡慕对象了的大家有点失落,纷纷想着这回是单身诅咒真生效了吧。

谁知道还是换了人的,而且这回连性别都给换了。

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以至于撞破后我倒回去在记忆的犄角旮旯好一通搜索,愣是没找出他俩到底啥时候有了看对眼的苗头。一个是被盖章成我的“反差之友”兼又对谁都很礼貌的于锋,一个是队里管谁都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黄少,大家又同吃同住同出入的,怎么就能这么滴水不漏呢。

地下工作者的觉悟太强了。

 

硬要说的话某些蛛丝马迹也有。比如两人单对单PK的次数算是队里最多的,有时候会在训练室里战到最晚出来。队里分摊到谁出去买夜宵,轮到黄少了他说要拉个后辈负责当苦力的时候抓起于锋的次数也不少。有时候周末去超市的时候发现找不到人,准备出门的时候发现他俩已经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但在不知道的时候,这些看起来实在是正常到完全没什么好说的。

 

黄少是本地人家在G市,不说逢年过节了就是周末跟队里打声招呼回个家也再正常不过。后来于锋有时候周末也不在队里住,大家都以为他是又找了女友出去约会个一天半天的,他也默认了,这事儿发生在他身上特别合理。实际我知道的是他们在外头租了个房子,空的时候就避着人上那儿去了,但又都总能做到不一块儿回来,一点不叫人起疑心。

 

会被我撞破完全是意外。那是第七赛季某个相对空闲的晚上,我在景熙那屋跟他玩牌,临到要回自己房间一摸上下口袋发现钥匙没带出来,锁屋里了。其实都是俱乐部的单人宿舍,喊楼管过来开一下房间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我这钥匙一个月内好像才刚丢了一回,这么快又去感觉脸上挂不住,当时脑子一抽就打算效仿spiderman从窗户爬回去得了。主要这是二楼其实不高,而且我和他的屋中间就隔了一间于锋的也不远,还有我屋的窗一般常年都开着。

 

这无疑是个错误的决定,后来发生的事让我足足当了半个月全俱乐部的笑料。

我爬到一半掉下去了,栽进了底下的花坛里。

恐怕整幢楼的人都听到我那嗷一声的大喊,当时就有好多开窗探头出来看的。

好在楼层不高,花坛里草皮又厚又软。没受什么伤就是屁股隐隐作痛了好几天。

太丢脸,偏偏还不能说原因——我分明是不小心目睹了特惊人的画面还被当事人发现了才一时手忙脚乱没抓稳掉下来的啊!

 

我从于锋房间的窗外看见黄少在那。

他背对我坐在窗前的电脑桌上,背脊挡住了显示屏,垂头倾身向坐在椅子上的于锋。

而微微侧开并未被完全挡住于锋下一秒就发现了以古怪的姿势攀爬在窗外的我,眼睛顿时瞪大了,浓眉也骤然拧紧。

严格来说他们当时并没有在接吻。

不过在看到那样的一个画面后,哪怕纯洁如我都实在想象不出,几秒钟后两人除了完成这个动作外还有什么别的可能。

 

TBC

评论(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