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坠楼事件的第二天中午收到黄少短信,说请我喝东西。

就俱乐部后门出去不远巷子里一家茶餐厅,平时老叫它家的外卖。

啧,想我都有被“请喝茶”的一天了啊,亚历山大。

 

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于锋也在。

在最靠里的火车卡位坐下,都还未来得及开口,服务生先端来一杯饮料。

黄少伸脖子一看就说:“他的他的。”

一杯冻鸳鸯哐一下放到我面前,差点被弹起的吸管敲到眼睛。

 

——奶茶就奶茶咖啡就咖啡,两种都不喜欢偏偏就爱喝混在一起的郑轩你行不行!

自从知道我这个对饮料的古怪爱好后黄少就没少嘲过这点,还一直记得特清楚。

其实吧,是因为小时候跟着表兄表姐去茶餐厅,不懂看名字新鲜硬装明白瞎点,端上来发现是自己最烦的两种饮料组合,硬着头皮喝掉之后居然喝出斯哥德尔摩来了,再慢慢的就成了茶餐厅必点项目……这种事我会说?

现在重点不是这个。

 

坐着咬着吸管滋滋地喝冻鸳鸯,时不时抬头扫两眼面前这对“鸳鸯”。

昨晚到现在我一宿都没转过弯来呢,怎么回事到底,这会儿也该老实交代了吧。

哪怕跟我说是开玩笑什么的……尽管这玩笑惊悚了点。

 

“其实就是前辈看到的那样,”于锋一开口没废话直接就说,“我们现在——”

他侧头看了一眼边上垂头打游戏的黄少。

“嗯,在一起了。”

 

然后自然不免跟我解释了一番隐瞒的原因。

一方面是怕引起大家的不适,虽然平时关系很好但性向这方面难免敏感;另外队内选手交往本身也比较——首先俱乐部方面知道了的话就肯定不会允许继续下去,王牌选手这块形象招牌蓝雨不可能不管不顾。

怎么看都只能搞搞地下情,昨天那估计都算是一时大意了。

“在这之前我们只告诉了喻队。”

不是——等等什么意思这是!

如有泄露唯我是问吗?很无辜啊我也不想撞破的不过是出门忘带那么一次钥匙……好吧貌似是我想多了。

哭笑不得,敢情作为第四个知情者我还得与有荣焉一把不成。

 

最可气的是从头到尾都是于锋一个人在说。

另一位当事人,黄少天大大居然就一直那么斜靠在那儿低头玩手机,光顾忙着保卫萝卜去了。翘着的二郎腿还一晃一晃的,偶尔空出手拿杯子喝口水,眼神那是从头到尾都没离开过屏幕,好像边上我俩说的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一样。

打从开头指派饮料给我那几个字之后就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连头顶呜呜的复古电扇都比他吵点儿。

按理你跟我更熟啊不是应该你来解释给你同期出道的老伙伴郑轩你怎么就吧唧一下突然弯了还是跟这个交过不知道到底几个女朋友的于锋的吗?

而且居然一直不说话……天啦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让联盟改变规则的男人黄少天吗?!!

 

简直想扑上去摇晃他肩膀了我都。

一瞬间脑袋里闪过:难道他在不好意思?

不是吧,搞基你都好意思了。

可别告诉我这世界上还有条一谈恋爱画风就OOC的鬼扯定律。

 

也没好意思就当着两人的面八卦地问一通。

午休本来也不长,饮料喝到杯底就差不多该回了,结账前又叫了几份薯条鸡蛋仔之类的打包回去捎给大家。

当然时间其实没那么严格不过……

还是感觉有点儿怪。

 

一出茶餐厅的门,正午那阳光直晃眼。

某人总算把手机一收不继续保卫萝卜了,戴好了墨镜倒顺势把胳膊往我肩上一搭。

“哎哎。”我说。

黄少嘿嘿一笑,非要跟我挨着这么一路往回走,嘴上还哼哼起了保卫萝卜的音效,跟没打够似的。

虽然说以前也不是没这么勾肩搭背过吧,可现在——

转头看看于锋,人在落后一两步的地方自顾自的走着,一手提着打包的吃的,也不往我们这边赶。

他脚步挺快的,过了会还就那么径自超到前头一点儿去了。

 

说不清为什么一瞬间那种感觉特别清晰:这俩人果然在谈恋爱啊。

尽管都根本没走在一起,其中一个还半挂在我身上呢,但就是能非常确定地感觉到这个。

特神奇。搞得我简直都有点儿羡慕了,也想找个人谈个恋爱什么的。

好吧以前也想过,这不没机会也没对象么……当然跟队友还是敬谢不敏了,亚历山大。

 

其实真的特别危险,他俩搞在一起根本就是走钢丝。

 

黄少平常总说现在街上认得他的人越来越多了,出门帽衫墨镜鸭舌帽全副武装的搞得跟明星一样。实际要被捅出这个才是真算丑闻了吧——是没明星那么厉害但也绝对够他们喝上几壶的。可这会儿他又不怕了,非要顶风作案。

爱情的力量?

一想这词我自己先起一身鸡皮疙瘩。

 

后来找到机会了私底下问了问文州怎么想的。他这么理智又是一队之长,好像还是黄少先主动跟他交的底,有些事站在朋友角度不好说但为了队伍的稳定……就没想过阻止一下?

“怎么阻止,”他答,“你也知道少天这个人,来跟我说就是个报备的意思,肯定是已经决定了,没办法。也只能有什么事尽可能帮他们打打掩护了。”

“现在好着是没事,可万一要分个手什么的,我开玩笑的多了句嘴,“都是一个队伍的到时候别影响比赛情绪就糟了啊。”

结果喻文州特别笃定地说不会,非要看蓝雨里哪两个人队内恋爱最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的,也就是他们了。

“少天是不会受到影响,而于锋是不允许自己被这个影响。”

事实证明黄少是真分得清恋爱和荣耀两码事,他简直太分得清了一点。

 

第七赛季是于锋进蓝雨后的第二个赛季。

凭着前一个赛季轮换出场时候的出色表现,他很快成为主力一员。除了团战首发跟黄少的剑客打配合之外,还成了个人赛的固定出战选手。

这个打得较为理智细腻,非传统狂放卖血型,颇有自己一派风格的狂剑选手让不少人眼前一亮。

然而很快新秀墙也随之竖起在他面前,到了赛季中段于锋的个人赛胜率开始下滑。

那段时间只觉得他练得特别勤,尽管本来就很积极了吧。

天道酬勤,还真的没用太久时间就让他找到了破墙之法。

 

又一场对阵全明星级选手的个人赛上,慧剑锋芒突然间出人意料地使出一个非低阶共享、本该是剑客才能使用的技能,直接克制住对方一套连招,刹那扭转局势,最终赢得了比赛!

不是狂剑账号自身能拥有的技能,那就只可能是打在武器上的——而且是这场之前刚换的。

毕竟通过之前的比赛来看,打在那把重剑上的本该是一个在狂剑高伤大招“血影狂刀”原技能上百分之五十几率触发加倍伤害的效果。

这一次显然是针对对方的职业、风格做出的临时改动,而正是在那出乎意料的一击之后,于锋抓住了反败为胜的机会。

 

这种根据对手来变动武器附加招式效果的做法当然不是于锋的首创。

季后赛团战中,在己方缺乏某个职业账号的情况下,让同系职业的武器打上一个刚好克制对方的招式来扭转战局的情况还是有过那么一两次的。然而在对手不断变换的个人赛、擂台赛上,这种针对性太强的做法就没什么性价比了。一次一换的未免太过麻烦,而且选手自己的意识能不能跟得上这调整都是个问题。

 

但于锋不怕这个麻烦,意识也跟得上。

在那一次胜利之后他居然又坚持这么做了一段不短的时间。

听上去还好?

实际这可意味着每一个相对重要的对手你都要去反复研究他的职业、攻击套路、风格。

找出对方最不可能想到,同时又最能让自己获益的那个“意外一击”,然后还得模拟演练去寻找施展它的那个“赛点”。

除了个人的用心耗时之外,还得说好在他这是在“豪门”蓝雨,技术部门有足够的材料支持他这样不断改换武器附加。

当然,也好在还有跟那些全明星级选手都有过多次对战经验,对他们更为熟悉的黄少陪着他一起研究这些,出谋划策。

当然这么做无疑是有效果的,于锋个人赛胜率快速回升,中间还有那么一段不短的连胜纪录。

 

直到喻队对他的这个举动叫了停。

 

喻文州认为于锋在武器附加效果上不断改动的做法固然能帮他带来胜利,却不利于团队战术的固定,而且往长远了说也会破坏他本身的攻击节奏。

“其实你不用急着那样去赢每一场,尤其别觉得失分有什么压力。”

和蓝雨的所有队员一样于锋也很尊敬并信服这个队长,然而他当时可能只是想要自我辩解一下自己并非过度在意输赢,只不过想为每场比赛在开局时打好一个头之类的。他也的确是那么想的,然而刚开口“据理力争”了半句就被一旁的黄少天大声而尖锐地截断了。

 

“队长都说了你就恢复原样打呗他肯定有道理。”

他皱着眉头迅速又说了一堆,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多积极地帮着人实践这想法一样,彻底地化身成为喻文州的坚定支持者,甚至有点不顾于锋这个“恋人”的情面。

 

当然在队内的其余人看来这并没什么有问题的地方,顶多觉得他有点激动。

又好像的确没什么问题吧,黄少从来都是那么嘴快的一个人,一码归一码于锋也肯定知道……

可我也好,喻队也好,我们到底不是当事人,隔一层雾里看花的时候有些事真说不清。 

 

TBC

评论(6)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