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前段时间补请假落下的工作比较忙,之后会尽量坚持更新的!

 

5. 

我一直以为于锋算是我见过的最快完成从战队新人到团战主攻手这个转变的人了,没想几年后又来一个小卢,融入团队配合的速度上跟于锋不遑多让。

 

当然到底怎样还需要经过比赛的检验,只是在这段时间的模拟训练里能看出来这小子不论积极性也好,应变能力也好,真都充足得跟刚打了气的皮球一样——皮实还戳不破的那种。

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练完又一头奔进网游里,要不就是找黄少1V1,天天都是这么个奔着手指抽筋去的节奏。

但也不是傻练,小家伙挺贼的。午饭老蹭黄少的,吃的比我都特么多。

再想想他的年龄,后生可畏搞得我又压力见涨……就觉着自己更应该早点儿考虑退休,不,退役的事了。

开玩笑的。

 

麻烦的是这几天喻队老紧着让我跟他一起去训练营选人去。

当然是选能接手慧剑锋芒的人。

当下荣耀第一狂剑的全明星账号,没跟操作者一起被买走就这么搁下了。

名气人气在俱乐部舍不得还想用,可问题队里也找不出人来接。

放眼望去整个职业圈里除了于锋之外就没什么值得交易的狂剑了。

自家训练营里剑系苗子倒是多,一茬一茬的,当然不能回回都有那运气择出一个天才级别的小卢来,但找个能打得起轮换有培养前途的也行。

不过干嘛非得是我呢,我看起来就有这么闲得人神共愤了?还是有人还琢磨着狂剑跟弹药搭配干活不累的事儿呐。

我跟喻队看玩笑说咱们别再来一回了行不行?包办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更别提二婚了,没有感情基础塞谁过来都是杯具啊!迟早得红杏出墙。

说着我自己都笑了,喻队也笑。

可我俩又刚好是队里唯二知道于锋跟黄少好过的人,想起这出来再一回想我这话就都有点……反正就乐不下去了。

干正事儿吧刚好那就。

 

翻完各项考核成绩后找出两个学员。一个本来就是练的狂剑的号,另外一个练的光剑,成绩单上名字总挨着小卢后头出现不是第二就是第三的,问他也说愿意试试。

喻队说两个都带回去让大家一起看看再选,二来也让他们试着上慧剑锋芒的账号打两把。

“跟谁他们打啊?”我问。

“谁都可以啊,或者就我——”喻文州又笑。

……瞧我这问的!

考验新人再怎么也不能让这大蓝雨的队长上吧,也别被对着黄少一下给虐蔫吧了,这么看还得是我来,毕竟我这个路数装一把游戏痞来锻炼下新人还是能行的。

啥叫游戏痞?老球痞听说过没有,就这意思。

 

去取账号卡的时候一问,慧剑锋芒下午就被黄少给提走了。

听得我愣一下,几个意思这是?

转回训练室发现他正操作着这号跟小卢PK呢,这把居然还落了下风。

我也懒得去多开一台机器,就站黄少身后就着他的主视角这么看,两个学员也跟着我一道看。

这会儿黄少话不太多,偶尔瞎骗对面的小卢几句,估计娃这几天被他蒙出警惕心来了还是怎么的反正就不上当,至少自己进攻的节奏没乱,胆子还挺大。

流云那号这几天刚换上了银武,攻击挺高的,看得出来慧剑锋芒有在规避伤害但血线还是在往下掉。

可掉的并不凶,显然不是在卖血,出招频率也不算特别高,每一招前都还找一下斩击角度。

在流云密集的一波攻势下不断滑开、迈回、斩击……

大部分的狂剑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选择干脆卖血来看看能不能绝地大反攻了。

要不是熟悉黄少我还真会忍不住提醒一下他你现在用的不是剑客号是特么的狂剑号,此时不卖血更待何时之类的。但既然是他……现在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不过还真不好说如果是于锋本人在这里操作的话会不会选择多吃一点攻击提前进入血气唤醒的状态。尽管他也一直不喜欢卖血,或者说这都是他玩狂剑的一个明显特点了。

能把荣耀最爷们儿狂放的一个职业玩到像他那样理智细腻也挺神奇的,一般狂剑野起来都是能让奶哭的那种,他倒是一点不让治疗担心,所以一开始景熙特赞赏于锋。他那种非典型的方式怎么说呢……甚至跟黄少这种团战里才游离寻找机会单打还是能正面压着打的路数都不太一样,偏偏于锋还是真喜欢这职业。

慧剑锋芒这个号在技能点安排上也有和传统狂剑不太相同的一些地方。

这一点黄少当然也很熟悉,可能正是因为这个他宁可在这个时候选择继续跟小卢周旋?至少他不是在放水是在认真打这点我还是能感觉到的。还是说他突发奇想或者较劲起来打算试试比于锋还极端的——

 

这局面我也看不太明白了,反正没多会慧剑锋芒还是进入了血气唤醒阶段。

可时机已经晚了。

那头小卢稳扎稳打的,虽然吃了狂暴状态下的狂剑几个大招也没发急。不但没把之前的优势给丢了,最后关头还爆了把手速赶在黄少翻盘前把狂剑的最后一丝血皮给打没了。

荣耀!

熟悉的画面从屏幕上闪过,就听另一台机子后头欢快的嗷一声喊。

然后小卢亮着一双眼睛旋风一样朝这边冲过来,嘴里嚷嚷着赢了赢了什么的。

“乐什么了什么乐什么……!半天才赢了这一把你也好意思乐?”

黄少摁住他脑袋一通搓揉,原来两人都打好几把了已经。

我干咳一声正想介绍下身后这俩,还没开口门边宋晓探出头来一手提着袋冰棍雪糕跟大家挥了挥说赶紧来分。炎炎夏日送清凉来了,贴心呐。

又是黄少头一个蹿过去,抢了根没剥包装纸转身就往小卢衣领子里塞,冻得小家伙一跳三丈高。

 

于是大伙儿先吃起雪糕。我走过去跟黄少说一会要拿走慧剑锋芒去跟那俩小孩打的事。

角落里没别人,边吃着我边问他刚才那把你试验什么呢是不是憋不开狂暴来着。

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过了会忽然跟我说:“你知道么老郑,原来我还以为于锋是喜欢跟我PK才有耐心一把把来的呢……结果掰了的时候他居然说从来就只是因为想打败我。”

我不留神差点儿没把手里甜筒底下的蛋卷部分给捏碎了。

说什么好呢?于锋您老也真是太诚实冷酷了点吧,就算分手的时候说点儿狠话不算什么但何必是这句啊这真的有点过了啊。

还好这时候我可以装作忙着啃雪糕,要不然还真不太会表演什么义愤填膺的反应给黄少,至少得说些“他怎么这样啊太不应该了”之类的话吧,这好像还是他几天来第一次提到于锋呢。

话说这是应该感觉义愤填膺的时候吗?搞不清,毕竟这恋爱又不是我谈的。

但也挡不住黄少突然间感慨的架势,据说这种时候只需要安静地听就好了。

于是我安静地舔……完了雪糕,开始不那么安静地咔嚓咔嚓啃起最后一层脆皮蛋卷边的时候,才听到他又说了一句。

大概是久等不到我的接茬,他就干脆当是在自言自语了。

“切~说得好像PK本来不是因为想赢似的。”

 

葡萄干嵌进牙齿里,我苦恼地舔着,心想说不定于锋这点上还真是搞错了。

 

TBC

评论(4)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