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6.

所以说两人好着的时候什么话放出来对方在不在意或者往哪方面在意,局外人再拿多少常理去分析还真就未必能对上——实际情况可能比你干坐着想的要没逻辑或者神逻辑得多。

 

感情这事儿就是逻辑的敌人,不身在其中绝对说不清具体会受什么影响。

哪怕跟咱们关系最为紧密的荣耀也是,至少没有那种想当然的联系变化。

并不会跟武侠小说里老爱写的那样:“两人一旦心意相通便能刀剑合璧、默契非凡威力大增……”什么的。实际上光我知道第七赛季后半段,某场蓝雨团队赛上两人极有亮点地一次合作扭转战局,后来还被电竞评论员称赞是“一加一大于二”的配合背后,私底下这俩还是刚吵过一架正处于正烦着的劲头儿上那状态呢,也居然不妨碍他们比赛里衔接的特别默契。

也可能你看他们好像怎么着有点争锋相对的时候,说不定一转头正好的蜜里调油都说不定。

 

曾经问过黄少他跟于锋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

“第六赛季夺冠之后吧。”他这么回答,“庆功宴一个个都可着劲灌我……最后他把我扛回去的你忘了?”

“我靠,这么老土!”我说。

不仅老土而且时间上来看会不会太快了点儿?于锋可是第六赛季才来的啊。

不过也是,喜欢上谁有时候就是一瞬间的事也不论认识长短。

他就扯着嘴角懒洋洋冲我笑:“这么老土你信么?”

我还真信了。觉得后面这句纯是他找补圆场子,就大度地(也没太好意思)没追问细节。

回头偶然间再一琢磨发现了不对:第六赛季那年于锋可还有着那个会从S市跑来看他的小女友呢!再怎么我也觉得他不是能干出一脚踏两船的人来……

擦,还有没有句实话了?憋不住地跑去问另一个当事人。

于锋答得很肯定也很含蓄:“当然没那种事了。”

就只否认了曾一拖二,完了也不顺便公布下正确答案,倒还冲我一扬眉毛说前辈你怎么突然有兴趣问这个。

一下回答不上来,心想其实我也没多有兴趣啊这特么有什么可让我感兴趣的真他妈无聊……就打了个哈哈转开说别的了。

等当天夜里躺床上了,想着想着忽然间一拍大腿: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我特么的就是单纯想八卦一下还需要理由吗!

还有你俩怎么就沆瀣一气地耍起我来了?换喻队来问肯定不这样!肯定是我平时显得太好商量了,可不能这么人善被人欺下去。

 

不过也挺怪的,感觉谈着恋爱的他俩有时候有点跳脱。

一直觉得黄少话多实际心理挺成熟一人,于锋外表看起来就更稳重了吧。

搞在一起的同时保密工作也相当完美,可见也没有丧失理智。

可能还就是因为一直以来太密不透风了,反而生出点想要露点儿边角出来给谁看的逆反心里。等被我知道倒像是好歹找着个通风口,开始时不时的就忍不住要跟我面前不那么藏着掖着地蹦跶一下,把这个秘密揭开一角儿晒一晒。

尤其黄少,偶尔那么来一下跟发神经似的,自己还挺嗨。他一嗨我就膝盖疼,老有躺枪感。

 

最那什么的一次——很早了,才刚知道他俩好着没多久吧。

大晚上的黄少突然跑来砰砰砰敲我门,一放进来就直接开口问我借样东西。

“没办法啊你看这个点天又挺冷的便利店又那么那么远这也不能送外卖而且……我想来想去还是你这有一个!”

他指的是我钱包里一直装着的那个“幸运套”(咳、怎么着还不许人有点小小的封建迷信么),听明白这一点后我简直提不起力气问一句你要借这玩意儿去干嘛。

还能是干嘛?作为一个有对象的人……总不是拿去吹成气球还是用来装水玩吧。

他还很诚实地眨巴眼睛:“也不能问别人要啊是吧,没法说啊一说就得暴露了!”

我像扼住命运咽喉的贝多芬一样扼住自己的想象,不许它顺延而下带来更多让人鸡皮疙瘩骤起的画面,无语地左顾右盼着。我不想给啊!不是小气而是我这随身幸运物一样的东西就这么被你拿去而且偏偏我还知道你要跟谁用这简直——

不能行,这真不是发挥队友情谊的时候。

一句特别愚蠢的话从嘴边蹦出来,我说:“……可我只有一个啊。”

这句话实在太脑残,说出口的瞬间我自己就愣了,黄少显然也愣了愣,回答我的时候也磕巴了一下。

“一……一个就一个吧,总比没有好。”

欲哭无泪,我真的不是在为你们担心数量不够用的问题啊!!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最后套子还是给出去了,有种丧权辱国的感觉,并且我再也不想改天再补充一个进来了。

先别笑,这还没完。

 

等我刷了刷论坛总算心平静气差不多(假装)忘了刚才发生过什么,准备收拾收拾上床睡觉的时候,房间门又是一阵砰砰砰砰。

当这个套子又被原封不动地放回手心里的时候我是真有点不能直视它了。

想跟黄少说你这么客气做什么没用成就拿着呗留着下回也是一样的……

等等,难道是那什么——大小不合适?!

惊恐。飞快低头瞄一眼包装基本完好,虽然感觉边缘处有一点被撕开的迹象。

想什么呢赶紧打住。

 

结果他笑嘻嘻地说半个多小时前是唬我的。

“我跟老徐他们几个玩儿真心话大冒险呢,”说着还无辜地一摊手,“是他们让我来拿的啊,说平时这个你一直藏钱包里看都不给人看的,要拿到有难度哎哎……”

还说着我就直接把人撵出去甩上门让他赶紧滚蛋。

没拿床边那盆刚泡完脚的水泼他一脸就算不错的了。

为了逗我连这玩笑都好意思开了有劲么?你不觉得有什么我还尴尬呢。

不过也不一定……跟于锋有关的事上黄少的话是越来越不能信了,真真假假。

第二天午休的时候我听边上景熙和宋晓俩聊他们这几天联机打怪物猎人那兴高采烈的模样,到底没凑过去问你们昨晚上跟黄少一块儿玩儿真心话大冒险了吗?

反正也和我无关,就随便吧。

 

而于锋则是不知何时起在两人什么事搞得相互不对付的时候,开始习惯性地来我这里,口气挺随意但也多少带点情绪地倒个一两句出来。

一开始我还有点诚惶诚恐,特别是被他带着前辈俩字一叫就责任感陡升。

心想哎这俩也不容易除了我这不也没个商量的人么……就听得挺认真的。

后来发现其实纯属白担心,他也就是那么说几句而已,压根不需要我什么意见——当然要我也给不出。反正我是都没搞清到底什么情况呢,悄摸过几天再看就感觉他们已然自行解决完毕和好如初了,也不带主动跟我知会一声。

这年头树洞贴还会跟版主申请结扎呢!久而久之我就有种连树洞都不如的悲哀感,就越来越想跟这俩说我懒得理你们这些麻烦事了别来找我更别拿这方面的来涮我啊。

 

但是人嘛,八卦的本性不灭,可能也有一点儿对老朋友的关爱在里面吧,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琢磨一下他俩。自以为大概还是多少了解点情况的,结果真分手挺久了我却一点都不知道,回想起来有点挫败也是常情吧。

 

搞不好是被这个刺激了,倒是对他们后来怎么又搞到一起去的发展早早有了几分先见之明的隐约预感。

 

TBC

评论(1)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