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7.

有些事情一年一年的并没有什么变化。

比如西瓜吃着,游戏打着,再来个一回两回的台风,这夏天就差不多该完了。

今年因为叶秋大神突然退役又跑到网游里去兴风作浪,搞得职业选手大半陪着他一起“下海”抢BOSS日子还不知不觉过得更快些,感觉乱糟糟的但也挺有趣。

然后就跟学校开学似的,联盟也进入新的赛季赛程。

 

第九赛季蓝雨打出了一个开门红,准确来说是小卢一战成名。

小家伙心里素质比想象的还牛逼,单人还是团战都不怵场,发挥稳定打得漂亮。

难得在回答记者提问也落落大方,偶尔露点稚气倒也符合年龄,一下子带出群众好感度。

都说蓝雨这回启用14岁新人当主力这大胆一步走得对,挑着好苗子了。

其实也都知道这个阵容变换算是赶鸭子上架,之前都猜测小卢是培养来给黄少打轮换的后备军来着,现在这个位置是第一狂剑走后空出来的。

 

相比之下买进于锋的百花这赛季第一场对阵烟雨只拿到2分的成绩就不怎么好看了,尤其是作为同样换了新队长的呼啸首战拿下10分满分,两厢一比较就越发显得狼狈。然后让几个记者一写免不了又把去了霸图表现出色的张佳乐也拿来联系一番,总之字里行间把意图“推倒重建”的“新百花”整个塑造得特别前途未卜危机重重,搞不好到最后要降级去打挑战赛的预言都出来了。

才打了一场而已能看出些什么?这些媒体就爱危言耸听。

不过一想到连嘉世都有去打挑战赛的一天……只能说世界还是挺疯狂的,什么都没准。

 

很快真的轮到交手了一次,发现百花整体状态还是比想象的要糟一点。

有种队伍还未捏成型的感觉,可能是先碰上的还是蓝雨主场,顶着的压力也大。

这赛季场馆都用上全息投影了,落花狼藉的影像出现的时候观众席起了一片嘘声,于锋负手站在屏幕底下,脸上没什么表情。

他肯定知道会有这样一天,早就做好准备了吧。

可百花还没准备好,尤其一到团战阵脚乱得很快。

于锋和他队里弹药的配合像是把繁花血景打法复制了一半,挺不伦不类的。又遇到蓝雨这样配合特别系统,战术环环相扣的队伍,没多久就被打散了。

然后就是一通虐,老实说挺惨的。补上来的第六人是接替了唐昊留下那流氓角色的一个新人,刚刷进地图就被黄少撵着一路打,跑到地图另一角死之前都压根没见着大部队一面。

底下蓝雨粉丝把掌鼓得惊天动地,又笑,跟情景喜剧的罐头笑声似的。

主场观众一爱压倒性的胜利,二爱看剑圣耍帅,表示这场很满足。

 

赛后于锋倒是还表现得挺镇定的,一个个握手的时候见着我还笑了笑。

尽管我特别实话实说地刚表示完他有点儿晒黑了,K市海拔高的缘故吗?

其实也瘦了,也不知道是瘦了显黑还是黑了显瘦。

没办法黄少就在边上,我总得表现出对阶级敌人的秋风扫落叶来啊,都说好了的。

 

黄少他自己就是从头到尾的装酷,对于锋的存在一点儿表示没有,酷得我都快不认识他了。

原本以为总得嘲两句的都没有,就他瞥向于锋那两下眼神感觉夸张点都没准要一扭头问这人是谁了。当然他没那么来一下子。

以为这就是他决定了的最终反应,我松了口气,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场面上交代的过去,随便别人看在眼里怎么解读都没问题。

接下来就只要静待时间起作用就行了,我是没实战操作过不过那个KTV口水歌怎么唱的来着?

——春天分手秋天会习惯。

装着不熟久了迟早会变真不熟的,那会儿我估计两人也只能这样了。要只是曾经的队友还有相互理解心平气和的一天,就他们曾经那关系释然之后勾肩搭背肯定也不是不行但也忒没意思了点。

 

哪知道黄少的反应不是没有而是在后头远远等着,这只是前奏的空白。

只能说第一次两队交战排得太靠前,他大概跟起猛了似的还愣着呢。直觉没给出任何指示所以就只好先高冷着,可能也是想看看对方什么个态度。

偏偏于锋特别配合地礼貌疏离着,这属于就坡下驴却又很得体自如的表现在黄少回过味来的时候反倒觉得不对了。

难得他也有这种……不及时的时候。

后来知道了黄少可能没那么轻易放过于锋我难免紧张了一下。

几乎想跟“敌人”通风报信去了,但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他想干嘛,能干嘛……这信没法报。

另外“不放过于锋”这话他可没说,要他亲口这么说倒该是嘴上涮我的玩笑了。怕的是一声不吭默默把皮筋抻很长,然后猛一下弹回去。

 

中秋节前一天黄少塞了我一盒云腿月饼。

“喏,于锋寄来的。”

我嘴角抽搐,分手寄月饼挺有想法的这于锋。

“是他寄给你的我吃算怎么回事,”我很诚恳地推回去,“再说了我也不爱吃月饼啊。”

“这盒就是他给你的啊。”

看他一指我才发现月饼盒上还真贴了个条,写着我的名字。

还真是劳他有心记挂着了但这也实在真特么的……囧啊。

 

没办法,礼物收下了少不得在QQ上跟人说句谢谢月饼味道不错什么的。

又看到小卢晚饭后抱着个眼熟的月饼盒在过道里跑来跑去的,估计黄少那份就转手塞给了他。

当了队长之后于锋挺忙的,隔了两三天回复了好几行字。大意是看到K市特产月饼跟先前吃的不一样,买来让我们尝个新鲜。又说自己其实不太吃得惯倒还是觉得G市这边的传统月饼好吃些云云。

看他这么说隔天我抽空跑去一家老字号酒楼买了一盒双黄白莲蓉,就当回礼吧他那话里意思挺想吃的,虽然感觉会感慨这种事的于锋不像他。

打包寄出的前一夜不巧遇着黄少带着半夜喊饿的小卢四处窜门打秋风,看他们不约而同盯上这盒月饼我只好赶紧说别拆还要送人呢,转身找出把没吃完的那盒云腿给塞过去。

小家伙眼睛一亮说这个好吃甜的太腻了果仁的黏牙都没这个好!

抱着欢天喜地的跑了,留下个黄少抱着胳膊倚在门框那打量我半天,眼珠转来转去。

“中秋都过去三天了你现在才送给长辈亲戚朋友这个会不会晚了点?不过这家味道还真是不错去年队里还团购过吧……”

就这么敏锐。这类事要么他不想,愿意过下脑子一下就给识破了。

我只好自我辩解礼尚往来不算背叛革命。

他也懒得批判我,倒是神情古怪地冒出一句吐槽于锋话不尽实的。

“瞎特么说,他哪是真觉得这个味道好,还不是那会儿根本没别的吃了饿的!”

语气愤愤。

这才回想起来月饼于他们两人似乎也是有点故事的,就去年的这个时候……

 

可能也不算是“故事”,其实就是两人特别倒霉前后脚的都生起了病,跟约好了似的。

先是于锋莫名其妙不知从哪儿传染了病毒性肝炎来——明明天天跟大伙儿一块吃喝的,说是累的抵抗力低……可怎么就光累着他了?

他都属于平时会去队里健身房那挂的,看着挺健康却说病就病了。好在是及发现就住进医院了没再扩大传染。

咳,没准是老天看不过去这对抛弃身边好友搞内部发展的“狗男男”,故此小施惩戒一番。

选手有个病痛什么的俱乐部方面一向挺关注,专门找人照顾然后又慰问什么的都很积极也没什么可说的。搞得队友们想发扬下友爱互助的精神都没给留什么余地,毕竟都不需要人送汤送药送水果了。

就这么于锋小住了几天院眼看着快好了,轮到黄少开始发烧,原因是嘴里长智齿。

这也挺夸张的,头一次看人长智齿能长出高烧来。

他捂着腮帮子跟队里说请假回家躺几天,实际是躲到两人租的那小公寓里去了,然后于锋怎么知道反正提前出了医院也过去了。在电话里听他这么说我又无语又想笑,说你俩这是病人照顾病人能行吗,还有照顾人这技能点你们都点了么……

不过反正也都没大碍,可能人家自己病怏怏地窝在一起还觉得苦中作乐挺温馨,别管了。

果然几天后各自精神奕奕地康复归队,比赛也打得生龙活虎。

 

可我转头还是被黄少揪着诉了一通苦。

“啊啊太惨了你是真不知道差点就饿死在那了……”

说他们有天夜里实在找不到吃的了,也都没力气弄,叫外卖吧附近特别少时间也不对,24小时能送的KFC之类太油腻了就没个病人能吃的玩意。

终于翻箱倒柜的找出一盒中秋队里还是我发起大伙儿去团购来的月饼,打开看就剩下一块了。最后两人是切着把那一块给分吃了的,就着热白开水。

一边吃一边充分体会到了小学语文课本里在上甘岭分吃苹果的战士们的心情。

黄少说自己本来都不怎么爱吃月饼的这是头一回感觉到月饼这东西的好吃。

“小轩轩你推荐的这家味道还真挺不错的明年还买哈!”

听着总觉得有点肉麻。想象一下那画面吧,两个饿得眼冒绿光的大男人分那么一小块月饼。

 

到底才一年的时间,提醒一下我都能想起的他们各自又哪里会不记得。

这么一想就觉得微妙了起来,我有点不大高兴。

寄出月饼后给于锋发了条消息告诉他想吃月饼我寄了,不过想表达什么自己直接上就是了以后别非跟我这儿绕一圈我可不带管传话这事项的。

这次于锋倒是回的非常快,跟我说抱歉。

“其实没那个意思,就是真的刚好想到吃过的月饼……”

这话跟黄少之前的眼神一样,都挺说不清道不明的。

倒也相信他不是故意,要不然人干嘛发明“潜意识”这么个词呢?

 

结果到再一次在常规赛里相遇,在百花主场K市的时候,黄少那滞后许多的反应终于来了。

歌词看来得改成夏天分手冬天来清算比较好。

 

 

TBC

月饼梗感谢@五毛请拿好 赞助

评论(6)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