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8.

如果说月饼是引线,那么点爆雷之前第一次闪现火花的时刻大概就得算到第九赛季全明星周末这时间点上。

不过还真是没想到会是那么个由头。

 

本来就不太安生的一次全明星,毕竟是在蓝雨“死对头”的主场。

来之前还有谁跟喻队开玩笑说这次得给大伙买上人生安全意外险才行。

第一天还就出了小卢叫阵微草,刘小别挑衅剑圣这样剑拔弩张全场哗然的场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观众媒体们肯定乐死了。

其实那场开打没多久黄少就有点儿走神,最后还是被我提醒了才看到屏幕上的飞刀剑手里追魂剑尖正指着自己。所以倒也不是一开始就装出的茫然微笑,只是迅速就过渡到表演状态里了,那下中指比的时机也是抓的真好。

天生的本事。

 

下一场挑战赛比较无聊,我从早起不知吃了什么肚子就隐隐有些不对付,见状就想去趟厕所,不想黄少说等等他一起。边上的宋晓无语,你俩这是女中学生课间呢去个厕所还拉帮结派的。黄少说你羡慕你也来呗,没看现在微草粉丝那边还一片片眼刀往这飞呢,我可懒得戳这儿当活靶子……边说边猫着腰跟我一起溜了。

 

进厕所我就找了个隔间关上门。

——都到这了能顺便控诉一下微草的场馆建设吗?

当然并不是说不好,应该说是也太细致、太积极也太主旋律了……不愧是在B市的战队。

环境特别整洁,一看卷筒拉纸几乎是新的,感动。

可刚要解裤子呢,就看到正前方门板后是一条白底红字的标语:

“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

于是战战兢兢矫正了选位才蹲下,一看左边墙上温馨地贴了一张:

“秋冬进补小常识”

底下从萝卜开始列了一串色彩鲜艳水灵的蔬菜水果谷物。

再看下去就该食欲大动了,扭头向右边的墙:“脑筋急转弯(1):你在什么时候喜欢喝汽水?

我不禁陷入了思索……

妈蛋,到底什么时候?!!猜不到啊!!!!!

挫败地往下看答案:孤单的时候(因为“当你孤单你会想汽水”)。

底下还一个卡通小人抱着个“逗您一笑”的牌子。

见鬼了,谁会上这里找乐子来啊!

以及背后那个水箱上的"来去匆匆,走前冲冲"就不说了,反正四面楚歌。

被包围的我只能闭上眼睛,心无旁碍努力酝酿着情绪。

没多会外头洗手间门被推开,有个人进来。

脚步声和洗手池的水声同时停了,然后是黄少的一声“哎”,听着有点奇怪,我心想谁啊。

 

据说在洗手间碰见领导要不要打招呼或者如何打招呼是人生一大难题。

其实我觉得在洗手间碰见前任应该也同理才对。

可能是因为大部分人和前任并不会在洗手间里狭路相逢,导致大家忽略了这一点。

黄少到底是站在剑系职业顶端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抢先开口。

狭路相逢勇者胜,于锋的那声作为应答的“黄少”听起来就有点局促。

不过再怎么也就是打声招呼而已,倒并不担心两人在这撞见会说出什么来。

毕竟是在外面,半公开的场合,再怎么黄少也知道有个我还蹲隔间里呢。

 

刚这么自我安慰着,忽然听到框一声重响。

怎么了这是,招呼过就直接开打了吗?!

惊得我差点直接起身。

好在没什么乒乒乓乓的声音后续,就只有边上那间隔间的门板合页轻微地吱呀晃动了几下。

 

只听黄少说:“没什么就是跟你商量个事,以后换个叫法成吗你那么喊我听着不舒服。”

我愣是没听明白这话什么意思,刚于锋好像就叫了声黄少吧,他不一直这么叫的吗?

还是两人之前私底下有什么专供彼此的称呼不成?

想到这抖了一下,要于锋突然张口来句小天天之类的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把持得住不。

然而于锋好像也没懂。

“就换个别的呗……还是你们百花正副队长连对外称呼都要保持一致?”看他愣着黄少语气越发咄咄逼人,但是硬邦邦的底下又有点虚,“应该没这规矩吧。”

往前一倒带,想起从今天选手通道进场那会儿跟百花的邹远打了个照面的时候他好像也叫了声“黄少”来着?当时听得有点新鲜,印象里以前他好像不会过来主动招呼,要不就是一律喊的前辈。

我勒个去……不是吧!

 

不知道我想得对不对,也不知道于锋这回懂了没。

在厕所里跟人僵持下去肯定不符合于锋的审美,总之他让步了,有点犹豫地开口:“那……少天——”

被不客气呛声打断:“谁啊你叫这么亲热好意思么?”

这话说的也太假模假式了!谁不知道喻队平时就一口一个“少天”的叫而且联盟里这么称呼他的也不是独一份,就算明摆着要挤兑人也用不着这样啊,有点不忍去想外头的于锋这会儿脸上什么表情。

“……前辈?”

于锋倒是立刻又从善如流地给加上了两个字,语调上扬,像是在问这样是否可以。

一点没急,客客气气足够礼貌。

少天前辈。

这回估计黄少实在没什么可挑剔了,沉默两秒后含糊地说了声嗯这个行吧,认可了这称呼。

说完突然转身砰砰地来拍我这间的门,急吼吼地喊。

“老郑你好了没好了没啊,都蹲半天了吧你还行不行……”

眼前一黑喉头一甜,简直要喷血。

"……喂喂你没掉进坑里去吧!"

"别拍了急什么急马上就好!”忍无可忍了,我也吼回去。

吼完他倒是真停下不拍了,只是没静够两秒又追问:“你便秘啊?”

 

我无语地看了一圈四周的文明标语冷笑话脑筋急转弯冬季养生小常识……

都这样了还怎么可能顺畅解决?倒是再蹲下去要腿麻了。

拉下脸提上裤子踢门出去,冷酷无情地穿过两人径直走向洗手池。

心里暗暗决定憋着到晚上去黄少房间再酝酿继续解决这问题,熏死他得了。

枉我刚一直屏息静气就怕出什么动静让你俩尴尬多加一等,结果反被队友一秒钟给卖了……不痛快也别拉我下水啊!

 

一进过道里就问黄少刚发的什么疯。

他讪讪的,也知道自己刚才那出莫名其妙且十分过火,絮絮叨叨满不在乎地说反正也没别人在你这丢脸不算丢哈但也那什么你懂的。

我说我不懂,真的。

“想也不可能的吧联盟又不是搞基俱乐部,别告诉我你还真——”

“求别说!”

他这是认了?认了我也不打算姑息,其实有点说不出的痛心疾首。

 

以我对黄少的一贯认知总觉得这事上他应该更淡定冷酷一些才对,你都叫"剑圣"了画风不该是动辄潇洒抽身而退、挥剑斩断昨天这样的么?结果他居然……我实在有点三观被F5的不能接受。

而且明明都过好几个月了,真是那口气没咽下去又堵上来了还是——

“吃醋也该讲点科学性吧,”我硬着头皮就把这词给倒出来了,想着打个狠点儿的预防针下去,“别特么的搞得像个妞一样。”

“哪有。”

他皱了皱眉,表情和声音都沉下来。

 

当然女孩儿一般怎样或者遇到感情的事时硬气哥们该怎么表现,其实我都没经验也并不清楚。可如果触发点只是一个以前邹远没用过现在被带顺口了的称呼那这也太……

敏感过头也显得自己太在意,不就完全落下风了吗?

反正我是全没觉得于锋跟邹远能有什么。

倒是想想就有点不寒而栗,吃醋这种掉智商没逻辑的事如果连黄少这样的人都无可幸免的话……只能说恋爱这种感情也太魔性了。

就刚在厕所隔间里听那对话我整个人都觉得特别不对劲,其实他俩怎样我有什么好提心吊胆的。

大概站在朋友的立场不希望黄少被谁觉得可悲或者可笑吧,哪怕这个对方是于锋。

 

想得有点严重,黄少好像有所觉察就解释说不是我想的那样。

可能冷静下来自己也觉得荒唐要往回找补了?

“其实就是憋着口气一看到他就不爽,所以就想办法让他也不爽一下。”

我说我可只觉得你急眼没看出他哪不痛快了。

“当然是想去拉屎的路上被人一脚踢住门截住最难过了啊!”他说,“而且于锋还特爱装所以你看他觉得一点不急干站着说不定都憋出一身汗了……”

TMD,我可以骂脏话吗?没等于锋一身汗边上我就先憋死了吧!

好吧,我已经骂了。

 

至少当天最后一场新秀挑战赛上于锋表现得滴水不漏,完全看不出是否跟我同样经受着便秘之苦。他跟义斩那位身兼老板队员双重身份的楼冠宁打得有来有往,难得激烈精彩之余还双方略留余地。

 

很有礼貌的土豪新人狂剑,越来越有分寸气度的于锋。

比起赛季一开始,现在舆论对离开蓝雨带队百花的他可要温和多了,不过感觉他也不讨厌最早那些严厉批评的声音吧。其实他就是刻意给自己选了这么一重地狱模式的试炼,投身到一个最糟糕的逆境里,再靠自己(带着一个队伍)一步步走出来,或许还很享受这个过程。

而且他也不会这样就自满,还会继续往上爬。

于锋是想要登顶的人。

是不是非得攀爬的时候两手空空,没有余力再抓着别的东西才足以显出路途之艰难险阻呢?

在底下看着的时候我忍不住想。不知道,跟他走的不是一条路体会不到。

 

TBC

评论(7)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