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果然只要一兴冲冲地感觉"这下全想好了!",接下来就一定会卡文_(:з」∠)_

大家13年的最后一天快乐!

 

9. 

黄少这人固然经常一开口就有让人扁他一顿的冲动,但真要对他生气倒又有点难。

因为时不时会有个什么举动让你不得不承认其实他挺讨人喜欢的。

 

比如全明星这天夜里左手提串香蕉右手举着个烤红薯过来找我。

“为了你我特意深入微草虎穴从大眼那顺来的,这都是通肠的吃了肯定就不便秘了!”

说着啪嚓一下掰下最黄最粗长油亮的那根蕉递过来。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解决问题一身轻松了,不过还是有点小感动。

只是被他感动总是难维持过十秒,因为这时候已经废话连篇地抱怨起王杰希怎么正经到没法好好聊简直不像同龄人什么的了……知道人正经还总跑去挑拨然后被轰回来的还不是你自己吗?没被微草的人套麻袋就知足吧。

 

不过香蕉和红薯都很甜,冬天吃了甜的就容易心软,人一心软就容易婆妈。

鬼使神差地顶着怪异的感觉跟黄少又提起之前厕所里堵于锋那事。我说你要心里还挺那什么的话不如直接去跟人表示一下呢?行不行的总比自己瞎想有的没的强。

他看我的样子好像我说了个孤单时会想汽水级别的冷笑话似的。

只好招供说其实我还是跟于锋在QQ上偶尔有点交流的,尽管没主动问过但我要是说点队里或黄少的什么事他也就那么静静地听着。

是人都能看出来这会儿于锋几乎是一心扑在百花的成绩上,特想当个好队长把队伍带起来吧。可前一阵忙得焦头烂额的居然也还能有功夫专门来找老队友扯几句是为什么,说刺探情报那纯属开玩笑,而且他真心不是多恋旧的人不然也不会走。

当然真有什么心思也不会跟我明说就是了。

总归这事不是特别没谱,虽然不知道他俩具体为啥分的手也不敢打包票。

 

黄少啪嚓又掰了根香蕉戳我眼前:“脑补伤身啊来来来再吃根香蕉补补。”

语气也太无辜甲醇了,别装啊不是说在我这丢脸不算丢吗。

“知道你跟我说正经的呢不过……不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么。”他说。

切!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不也——

“不不不小轩轩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哈?”

说着这人忽然间猛地凑近过来贴着我耳朵压着嗓子一个个字的吼:“我真的没想再跟于锋好——我!没!想!再!跟!于!锋!好啊!!”

……行行行我知道了你别激动好吗,冷静!

 

妈蛋手里红薯被他这一吓掉膝盖上了,黏了吧唧的有点恶心。

赶紧把人推远扯了一堆餐巾纸来擦,刚洗过的队服……简直不能更郁闷。

一边擦我一边没好气地说不想那你琢磨他跟邹远有事没事做什么。

他说:“不就随便想想么,多正常。”

我说:“哪里正常了,真没想法就应该是哪怕他俩明天扯证都跟你无关喜闻乐见才对吧?”

“这个真没法解释……算是种惯性吧,哎反正你要跟谁分个手估计就能懂,”说着他冲我挤挤眼睛,“当然了首先你得有、个、对、象。”

“擦,你还优越上了……”我目瞪口呆。

没法聊了,想脱了裤子扔他脸上让他帮我洗干净。

 

其实也暗搓搓松口气,都是朋友我实在也并不真心提倡两人再复合了搞基什么的。

毕竟又不是什么康庄大道,没法长远。

最早他俩好这事就给我一种一时头脑发热才胆大妄为的感觉,可能将来什么时候各自退烧正常了到时候别后悔就算不错的收场了吧。

等等我怎么那么的……思维老派啊!什么时候沦落(?)成王杰希那代人了我。

 

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说分手后人都有个类似拔倒刺的过程来着。

要拔刺首先得要眼里有刺吧,然后过程中疼那么一下两下子也似乎是必须的。

黄少只是奇葩在没有像一般人拔刺那么摆出一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模样,他是一直悄无声息的,过一段时间冷不丁蹦起来一下大喊一声疼。

比方听到这声我才知道原来还拔着呢,看来于锋这根刺在他这扎得比我想象的深。

只是挑刺这种事儿做过的人都知道,没挑出来还把刺越弄越里面的情况简直不要太常见。

我心里希望黄少能下手稳准狠点儿,就跟他在赛场上对着敌人时那样,但实际上他就连“蹦起来大喊一声疼”的表现也总是更像在发神经。

让人无法置评也无力吐槽的那种。

 

9月初的某天他突然问我知不知道于锋的银行卡号。

这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又问他想干嘛,我说你可别为了出口气搞出什么经济犯罪来。

黄少飒爽一挥手说没,是我这有笔分手费要给他打过去。

当时我听得直接就风中凌乱了,分手费是神马你当你是小超人还是默多克啊?

听他解释了才知道是说两人在外面租的那间公寓,年初的时候于锋交的一年的租金,后来两人分手这间屋自然就闲置下来了,但也还有些零碎东西在那。

“我觉得解约清空也很麻烦就趁空上网找了个想租半年的,转租出去正好也留个角堆东西省得搬出来嘛。”他这是当上了二房东刚拿到了对方交来的半年租金来着。

我感觉于锋应该并不很急等着这笔钱用,人好歹现在也是百花队长了。不过看黄少那个莫名积极的样子……可能因为有那层关系在所以特别讲究两清?

帮他转头问了问,结果李远说之前用支付宝给于锋转过钱,他那电脑上应该有记录。

黄少直接扔下那一叠钱说太好了,指挥他上机代自己转账。

“啊,付款原因你就写……‘分手费已打(黄)’……嗯就这么写。”

“我去这也太!”李远听了直摇头,以为他开玩笑呢,“还有这钱黄少你什么时候欠他的呀?”

他侧过头来看了一眼边上的我,清了清喉咙若无其事地说。

“上辈子吧。”

 

不知道于锋收到这笔钱的时候心情如何。

反正黄少做成这么一桩事像是单方面爽了一把目的达到就挺高兴的。

奇怪,我总以为先撩的人气势上比较落下风,端着隐忍不发不是比较高冷吗?

但他好像就偏偏不在意这点,宁可让炸弹先声夺人地爆发出来,可能这对他来说本身也是一种消解。

 

接下去一次发神经是在跟护校女生联谊唱K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活动上。

联谊,说着挺炫,实际上很囧。不是一般的囧。

 

起因是这半年宋晓率先争气地打破蓝雨少林寺魔咒,交上了一个护士小女友。

夏休的时候去照顾住院的外婆认识的,本来挺好的这么件事。

坏在这姑娘太实在了,偶然听宋晓说起他这帮战队里的哥们都单着还被整个联盟笑话没妹子,不知怎么就觉得责无旁贷起来。当即表示自己那边也有一帮小姐妹没对象呢哪天大家可以一起出去唱个歌认识一下啊这事她来安排。

可能不好意思打击她的积极性吧,宋晓就只好跑回来跟我们说了。大家伙一听感觉认识妹子还是次要,重点怎么都得卖这个面子也算是给他搞对象送助攻啊,于是决定除小卢外全队出席。

 

找了个没比赛前后比较空闲的晚上,订了个大包。

然后……现场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护校的女孩们真都挺漂亮也挺善解人意的,主要是战队这边一个个的撑不住纷纷被打回游戏宅的原形,平时挺能闹腾的一到妹子面前就容易缩。

而且都是熟人女朋友的闺蜜们,可能因为这层关系在总觉得怪怪的,越发放不开手脚。

有一个小护士女友是很好啊,但你想想看要一队人的女友都是漂亮护士这就……

亚历山大。

 

偏偏比较能撑场子的,一个是喻队恰好有点感冒,为表示对宋晓的支持还是来了,戴一个口罩坐在角落的壁灯下看着大家微笑不语,那画风乍一看跟恐怖片似的。

而最能说能玩的黄少就更变态了,坐下后大家刚都还没聊上呢他就大爆手速选满了不知道几页的歌,音乐一起手里那麦就再没放下过。

 

TBC

评论(10)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