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4.

那个声音穿过夜晚的走廊,迅即淹没于蝉鸣。

黄少天转头看向边上刚好路过的目击证人:“他刚是叫我吗?”

周泽楷认真地点点头。

“哦,好吧。”

领队有事找,似乎没有什么正当理由可以拒绝。


走进好大一股烟味的房间他一眼瞄到笔记本电脑上正在播放的战斗画面。

要不是对夜雨声烦造型熟悉到做梦都记得清清楚楚,黄少天可能会疑惑于自己什么时候还跟这么个驱魔师打过。场中剑客的一举一动赫然是他的习惯,他的思路,他的连招细节处理包括铤而走险的机会主义作风,但那不是他。

“B国的肖恩?”

叶修看眼手边资料顺便抖落截烟灰:“可以啊,名字都记住了。”

他们一致认为了解这些对手的一大障碍就是很难通过那些长串拼都拼不明白的名字和翻译过来也压根不好记的ID来轻易构建起每个人的面目:比如霸图队长和A国队长这两个同结构短语带来的威慑力可截然不同。方锐曾经提议过是不是可以通过起外号来改善这个问题,可惜进展不大,毕竟起外号这种事其实很需要一点灵感。

“他是那个,小时候在S市长大中文挺溜的,你不记得了?”

"想起来了,赛后跑来找你要联系方式那小孩吧,看样子去年你把他打得挺服气嘛。”

服气到开始全盘模仿自己的风格打法这点连黄少天自己都始料未及。他没换手机,备忘录里还存着对方的facebook。肖恩,17岁的B国主力,角色ID黑暗行者,好像是因为父母工作关系12岁之前都在中国,日常交流没问题。高手速高伤害的重剑剑客,赛后被喻文州拿回去当参照系用来激励了一把卢瀚文——那是一年前,现在的他看上去简直宛如夜雨声烦的孪生兄弟。

“什么感想?”

黄少天咕哝一句:“年轻真好。”

叶修被他这副强行倚老卖老的姿态给逗笑了,却也没否认这句话。

不论模仿者是否有超越原版的可能,光是在一年内能完成从重剑到轻剑的切换,把新打法摸索明白这两件事就已经是后生可畏。B国也有职业联赛,按理说俱乐部很难同意签约成员做如此冒险的决定,不管怎样转换是成功的——如果失败了这届世邀赛人员名单里就不会有他的名字。

一局结束,剑客赢得很轻松。

黑下来的屏幕上映出叶修若有所思的侧脸。

“看到这个还真有点怀念。”

“怀念什么?”

“想起你这年纪时追着哥PK的样子了。”

黄少天呆了呆,反应过来一边作势撸袖子一边叫嚣:“想PK早说,前两天死活不应战的人是谁?”

“都说了一年没怎么打了,手生。”

“啧啧啧想不到老叶你也有这一天,找什么借口不就是怕输么?”

“挺怕的,怕你连一年没打的我都赢不了太受打击。”

“……还要不要点脸了,我还不忍心出手虐老人家呢你好意思说!?”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都好意思充老前辈了。”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也猜到这人多半不肯下场,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伸手挥开眼前乱七八糟的烟雾。之前他以为这视频特意放给自己看的,猜测叶修是想要就此展开某个话题,现在看来大概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所以叶大领队你找我来就为了让我看这个?”

叶修说那倒不是,“我听说你这几天都是练到七八点就撤了,真的假的?”

黄少天骤然安静了几秒:“是啊,怎么?”

“不怎么,就问问。”

国家队集训日程安排得比俱乐部要宽泛,毕竟就那么两周时间,加上这群人也用不着怎么管。白天算有具体任务,晚饭后的时间便没了硬性规定,想自己练或是pk攒局还是研究对手录像随意。像张新杰那样饭后先去附近健身中心游一个小时泳回来再复盘也行——B市雾霾指数高,本来每天雷打不动夜跑的他因地制宜换了项目。机房晚上11点熄灯,原则上不允许熬夜,毕竟真练过头了反倒影响比赛状态,大家一般也都是照着平时的习惯9点半之后陆陆续续下机回去休息,只有他是每天8点多就第一个从训练室离开的。

“这几天我是走得早了点没错,“他想了想说,全然没意识到语气中流露出的那份自我防卫,”可该做的练习包括加练都完成了又没哪里偷懒过,训练这事本来就是效果比时长更重要不是么,没效率练再久也没意义,再说几点能走就没人规定过吧,所以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

黄少天皱眉:“不然你就直接……”

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刚说的是什么,顿时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闷住了。

所以?茫然中他打开手里饮料掩饰般地喝了两口。

“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我的意思是,”叶修掐了烟,抓过椅背上的外套站起来,“既然现在时间还早,咱俩又都有空,那正好去把房开了吧。”


噗——没来得及咽下的柠檬茶被黄少天一口全喷了出去。

还真就像喜剧电影里常演的那种桥段,只是远没那么潇洒,他同时呛到了自己。叶修见状好心抽了张卫生纸递过来,回头拿起桌上受灾最严重的那叠资料抖了抖水。

“这可是二外学生志愿者辛辛苦苦帮咱们翻的,好歹珍惜下别人劳动成果。”

卧槽怪我咯?剑客狼狈地瞪着他,谁让你突然扯什么开房不开房的鬼话?!

叶修一愣:不开房难道就在这?不太好吧,我这个人比较脸皮薄,再说了要用的东西也没有啊。

吃错药了吧这人!黄少天崩溃,忙喊停停停谁特么要跟你开……

是你先提的,叶修很无辜,哥也是纠结半天好不容易才决定做点牺牲来着。

“用不用我帮少天大大回忆一下,咱俩最后一次在QQ上聊天的时候你都说了些什么?”

他眨眨眼,用棒读的腔调不紧不慢地背诵道:

——你要肯躺平让我上的话,那可以。

从那张嘴里念出第一个字起黄少天的脑子里就被两个念头纠缠住了:我现在是应该冲过去把门关严实还是扑上去捂住叶修的嘴?理智告诉他这时候去关门似乎有些不妥,可捂嘴显然更有问题……最后他只能把手里的水瓶重重掼在桌角上,发出一声钝响来表示抗议。

“靠靠靠,我那是开玩笑的!”

叶修一听就笑了,心平气和说我知道啊。

“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我不是,我是真希望你考虑一下。”


5月份的时候有人往职业选手群扔了个论坛链接。

帖子光看标题就很有卖相——叫“xswl无意中发现我司大boss的美女千金居然是叶神女票”。

发帖人自称在B市某中字头企业就职,把自己如何意外发现此事的经过讲得活灵活现,其中不乏曲线救国自抬身价的吹嘘。有人信有人不信,在跟底下喊着“无锤滚”的质疑群众掐了两百余楼后,他终于冒着丢饭碗的危险愤然贴出一张男方接女友下班的偷拍图证明确有其事。尽管图很糊,不少荣耀玩家还是认出了他们花了八年时间揣测又用了一年来牢牢记住的那张脸。

连玩家都能认出那是叶修,自然不用说他们这些职业选手。

这八卦在群里迅速引发了一场久违的@君莫笑 出来走两步的排队热潮,可惜他们轰轰烈烈的刷屏最终还是没能炸出本人来现身说法。这一年来叶修越来越少在Q群冒头,网游里也没听说有什么疑似的人物又跑去兴风作浪,安分得简直不像他。不过这其实是所有退役选手的正常轨迹,列表里很多名字都是这样渐渐不再亮起。告别说难难,说容易也容易,不论恋栈与否时间终会帮每个人完成这一步。何况叶修本来就有点儿说不上来的神秘属性,不知不觉间大家仿佛默认了这人合该在荣耀之外的世界里活得神龙见首不见尾,很难想象他会跟方明华似的结个婚请队友当伴郎还上群里来发红包,那就ooc了。不管怎样脱团是好事,群里玩笑开过便各自散去。

也就黄少天没逮着本人嘲一发不甘心,自己又跑去给君莫笑发了几句私聊。这种单方面用垃圾话骚扰叶修的事他干得相当熟手了,也无所谓回应,都是想说就说图个爽,对方时不时回撩一发也算两人某种固定交流方式。然而那天洋洋洒洒打完一大段,敲下回车之后他却有些感觉不太好——当然不是未卜先知预感到会招来这样瞠目结舌的后续,而是他忽然意识到对话框那头的人此刻已经退役了。


严格说来这算叶修第二次退役。

不过傻子都看得出两次情况截然不同,黄少天就没当前头那次是过。

八九赛季那会儿他还跟原来一样动不动狂敲对方,满世界抓人pk,抢boss的时候怼得明目张胆。就因为叶修不是自己打算要走的,他说过他会回来。朋友有困难的时候主动找上门去怎么都算雪中送炭,他理直气壮,放话有什么需要跟我说——尽管最后也就是去帮着打了个不值一提的小副本。

而这回不一样,叶修是真的退了。刚那则八卦让这件事一下有了实感。


当然谁都会退役,退不退他和叶修都是朋友。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也不会因为职业生涯的结束而改变。不管过去五年,十年,哪怕中间毫无联络,黄少天都有信心再见面时他们还是能像现在这样自然地勾肩搭背相互吐槽;哪天对方要是再遇到麻烦自己也照样会尽所能地去帮忙不论出钱还是出力。只是在这个前提下总有还是有一些东西会有所变化,像是网上这种没啥意义的嘴炮交流似乎就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必要。诚然他是有很多话,尤其乐意倾倒给那些自己看得上眼的人听,却也不是真就非说不可。

就如同九赛季魏琛回来打职业的消息让黄少天打心底感到高兴,可直到现在自己都还没单独在Q上跟他聊上几句。不是因为感情不再,他们仍然关注着彼此,见面时用亲热粗鲁的语气喊对方独一份的专属称呼。魏老大永远是他的魏老大,只是那些考砸后死缠烂打求人假装成自己小舅去开家长会和一天八百问老鬼什么时候才带我去看现场的日子,终究还是没入时间的洪流,一去不复返了。


TBC


编辑昨天的好像不容易找,还是重新发一下吧,慢慢来,少天请你喝




评论(24)
热度(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