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5.

接完局里领导电话那会叶修想,去当这个领队至少有一点好处,又能见到黄少天了。

当时这想法里并不包括跟对方摊牌这一项。

就没那个打算,尽管他是很喜欢这个人,也不是出于什么患得患失的理由。

这些年来黄少天像是座开在他心底的小酒馆。

酒有酒香,酒馆有人间的热闹。

但自己不会主动掀开门帘走进去,因为他不喝酒。

不会喝——啤的一瓶倒,白的三口晕,酩酊的滋味只存在于偶尔的想象之中。


任命正式下来那天他回了趟家。

正好叶秋也在,吃过晚饭哥俩出门遛弯,牵着那条养来接替小点的狗。

夜里的龙潭湖公园没几个人,他们小时候常来,觉得大得像迷宫,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

狗在草坪撒欢,两人站在边上看,时刻准备着捡屎。叶秋先是发了会最近筹备婚礼诸事繁琐的牢骚,忽然话锋一转,说哥你猜前两天爸突然问了我句什么。

他嘿嘿一笑:“他问我你以前在你们那圈打游戏的人里跟谁谈过没有。”

叶修皱眉:“老头子想干嘛?过去的事他都要管?”

“我觉得他不是想管,倒像是这半年软化得差不多了,打算放你一马。”

“那他已经放我一马了,现在这样挺好的。”

他指的是之前同意自己去学校附近租房住的事。

自从退役回到B市,在父母身边一待就是大半年,叶修很清楚他们并不希望自己搬出去。

中国家庭的亲情关系里没有明确的修复这一说,一日三餐朝夕相处似乎就是最好的缓和——而另一方面也是怕他出去鬼混,搁在眼皮子底下放心些。毕竟离家出走可以既往不咎,打游戏可以变成为国争光,唯独性取向的问题没有任何办法可以美化。

“等等,”叶秋说,“所以你那现在是就你一人还是?”

叶修被问得无语,斜看了他弟一眼。

“当然就我一人了,”他重读补充,“每、天——想什么呢你。”

这话说得特坦荡,前阵子学校住处两点一线跑,他觉着自己快活成个高考状元了。

“我这不关心下嘛,”叶秋有点抹不开脸,“小30岁的人了,你以为爸干嘛问那话。”

叶修呵呵。

能不明白吗,还不是想来想去两害相全取其轻,勉强觉得有个固定的总比出去乱搞安全。

“以前打游戏是玩物丧志不务正业,现在就是身家清白志同道合了,都他说了算。”

挺讽刺的,但这自以为是背后的让步却也不免让他感到一阵淡淡的酸涩。

反正我说我哪知道您自个儿问吧,叶秋耸耸肩,又绕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上——那到底有没有?

“我记得你前后待过两个队吧,不过都在同个地方……”

“叶秋,有句话叫兔子不吃窝边草。”

“可不是一个队不得异地了?”

“这问的,干嘛非得是打荣耀的。”

“得了吧,你还能上哪认识别人。”

叶修心说不认识才好,却也懒得跟天真的直男弟弟解释这些。

“那想过的呢,也没有?”

要一直没这么个人,叶秋说,那你这弯也太薛定谔的弯法了吧。

他转头看向黑漆漆的湖面,一时无法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天赋全点游戏分支上了,虽然叶修很早就确定了自己对姑娘没兴趣,却完全不具备从身边发现同类的敏感。一眼望去职业选手大部分都是宅男,各方面看上去跟同志都不沾边,包括他自己。虽然联盟大几百号人,从概率上讲只有一个基佬似乎不太科学。无聊的时候他也曾思索过联盟的另一个基佬可能会是谁,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不管是谁,对方大概也在思索着同样的问题。既然看不出谁是,试探又麻烦,他懒,索性就当大家都是直的,这么一来似乎自然而然也就不会对这群人里的谁生出那方面的兴趣。

屏蔽效果挺好的,十年只出了一个例外

成为这个例外的时候黄少天还没跟叶修熟悉起来。

一个赛季交不了几次手,他只知道对方是个话痨,打法路子很偏,不过也不足为惧。

那年蓝雨刚搭上了季后赛的末班车,遇到积分第一的嘉世,没什么疑问就被送出了局。他们的第二场比赛在H市,天很热。结束后叶修不用应付记者,躲在通道尽头的窗户边抽烟,过了会只见一个身影斜插进来,气冲冲地往不远处停着的蓝雨大巴走。蓝雨那小剑客手里拿着主场队提供的矿泉水边走边喝,最后不知道是不解渴还是不解气,停下把最后那点全浇头上了。叶修一面觉得他有点傻,嫌热还站那么大太阳底下,一面却也舍不得把视线从那身浅蓝队服湿透后清晰勾勒出的蝴蝶骨上移开。没想到黄少天敏感得跟野生动物似的,这都能有感觉,扔掉空瓶突然转身直盯盯地看过来,根本来不及躲。叶秋!他不大高兴地喊了一声,刘海被热风吹起,水珠顺着脸庞往下流,那个样子看得叶修顿时就有些不好受。他忘了自己打开窗探头说了句什么,不外乎是下回要能不那么吵哥就考虑考虑团队赛晚点送你下去之类的话,成功把对方点着之后就赶紧走了,走出很远一闭眼黑暗中还是那张湿漉漉的脸。

那时候叶修对黄少天的想法还没有日后那么复杂——他只想把人往chuang上带。

一度以为对方的模样会跑进自己的梦里,谁知梦没梦到,人倒是顺着网线三天两头跑来他的QQ嚷嚷着要PK。原来那家伙是那种谁把他打服气了就全心认可还主动亲近的脾气。除了有时候确实有点烦之外,叶修也没觉得困扰或者不自在,更不至于回避,他就是有这种与生俱来的坦然:反正只是有点想法又没真干了什么,等干了再心虚都来得及。而且黄少天身上有种江湖气,直来直往,好恶分明,跟这类人交朋友不费心思而且不会吃亏,他也就乐得对方把自己的称呼一路从叶神改到叶秋最后变成了老叶。

这事让苏沐橙知道了,有一阵总催他表白。叶修就搬出那套直男理论来,义正辞严地说我总不能把人拐上邪路吧。其实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那时候就只是想睡睡黄少天,不是想跟对方发展出一段有别于他们已有相处模式的感情关系,也就是所谓的谈恋爱——真做起来不太道义。好在也不是非睡不可,就这么平时打打嘴炮也挺有趣味,至于别的他宁愿去找那些萍水相逢的同道中人,反正自己连个手机也没有,真正的一身轻松。过了几年两人更熟了似乎想睡的念头都淡了,单纯变成了听到那个名字会高兴一点,见到人会多高兴一点的心思。

然而几天后连黄少天的脸都还没见到呢,网上聊了两句他就跟人把话说破了。

这点连叶修自己都始料未及。


都怪那天刚到训练中心资料什么都还没来,把笔电连上网,他久违地开了次Q。

本来打算上去跟那帮老熟人打个招呼说都别太想哥认真比赛好好做人7月B市见的,谁知一登陆就被铺天盖地的消息提示给淹没了,差点直接卡掉线。

还都是一个月从在职业群@的自己,清一色的“发来贺电”——贺什么?他一头雾水。

等搞清楚是摆了怎么个乌龙,叶修破天荒地觉得,或许是该给叶秋塞来的手机装上点软件了。

关了群好友栏里还有两个头像在狂跳,跳得他眼皮也跟着一块跳:

夜雨声烦和沐雨橙风。

前一个扫了眼话太多先放一边,然后他看到了苏沐橙给自己留的那句话:

“帖子我已经联系那楼主删了,他让我替他向你道个歉说不是有意,放出的照片上只有你弟弟的侧脸,妹子是背影看不清,周围环境和车牌都打码过,没什么涉及隐私的,放心吧:)”

叶修松口气——沐橙是见过叶秋的,苏黎世回来自己带她在B市逛了两天,叶秋开的车。

他发了个谢谢,沐雨橙风正在线,秒回说你上来啦?

兴欣今年常规赛积分第九,正好被卡出季后赛,苏沐橙最近比较闲。

“本来想早几天去B市的,有东西要给你,既然这样那就到时候见吧。”

“行,对了,之前那照片出来的时候你没在群里?”

“在呀。”

“怎么也不帮着解释下,一个个全以为是我了,这都什么眼神,我和叶秋也就像个八成。”

“不是挺好吗?”

揣度着她那意思,叶修有些哭笑不得。

“……恨铁不成钢啊你。”

“^_^”那头回了个笑脸,又说,我去看剧啦。

于是他只好回头去看黄少天都说了些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两个字就能概括:废话。

B市春风里挟着的杨絮一样让人痒痒的废话,他挠着手臂反应过来现在是六月,该有蚊子了。

看完点个屏幕抖动过去,没过多久剑客就跟开了三段斩似的带着串回复杀了过来。

“靠靠靠什么情况这有人诈尸了啊!还是被盗号了?来骗钱的?骗子死全家啊我警告你!不过这年头骗子有那么老土的习惯吗还知道先震你一下?”

“吵什么,”叶修淡定回复,“就你那眼神还能分得出骗子呢?”

他忽然发现自己对于黄少天也把叶秋认成他这事上还是有点略微不爽的。

另外他还注意到对方之前和刚刚的话里,似乎都没有提到荣耀或者pk。

“我眼神怎么了?当然能看出谁是骗子,我跟你讲——”

被质疑了,尽管都不知道为什么,那头已经滔滔不绝地反驳起来。

好在等他扔了张兄弟俩的合影过去,黄少天就安静了。

“亲弟,双胞胎的,他才是叶秋。”

“……”

“知道你羡慕我弟了,可也不用因为人开个卡宴就你说他装大尾巴狼吧。”

“我那不是——次奥,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又不是买不起!”

“谁跟你说车 ,脱团了么你?”

这下给直接戳得没声儿了,叶修不紧不慢地打字:没事,哥这不也还没男朋友。

夜雨声烦一连发了十个骷髅震惊十个捶地大笑的表情,我去老叶你还想找男朋友呢?

是啊,找上你了。你要是觉得行,就跟我在一块儿吧。


话出口的确实很突然,不是蓄谋,只能归结于一时冲动。

既不是在什么特殊的情境下,回想起来似乎也没有任何紧张、强烈的感觉。

说不清是临时起意还是各种情绪长久发酵到那一刻刚好冲破临界点,也可能兼而有之。

毕竟表白这个行为本来很任性又自我,总不能提前做个市场调查问对方有没有需求。

所以说就说了,反正他想了想,自己确实是喜欢黄少天的,那就不算违心。

“说不定是刚看到你的留言被感动的,你看就你单独给我发了那么一大段。”

敢情这是个反派死于话多的悲剧……不对,谁特么是反派!黄少天脸上表情的变化忠实地外放着他的心声。叶修津津有味地看了会,又问“那还去不去了?”,当然不可能有回答,于是他坐回椅子上续了根烟。


TBC

评论(22)
热度(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