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明天才刚好到一个月,让我再强行打一个生贺tag

6.

话痨如黄少天也有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并且这还不同于网上随时能下线,他只好拿双眼去瞪天花板。

好在这阵沉默没能持续太久,一个电话拯救了他。

啊?对对!好我马上来……接起来没说两句人已经冲了出去。

不知道谁打来的,叶修心说这点卡的,精准到位得快赶上张新杰的大加了。


人都跑了他也没办法,只能继续埋头看材料,过了会听到格外清晰电梯声才想起来门是不是还没关。

等走过去发现不用关了——门外站着去而复返的黄少天。

外面大概很热,只是下了趟楼他锁骨到脖子那就已经覆了层细密的汗,伙同藏在鬓角后的几粒耳钉在过道灯下闪成了一小片亮晶晶的湖。像是忘了之前说的什么怎么接,两人就这么面面相觑着,叶修晃了晃神,视线飘了半圈最后落到对方手里多出来的那个纸盒子上。

“这个点还有送快递的?"

“是啊,厉害吧,我都给吓一跳!”走廊也不凉快,黄少天边说边把头发往后拨,露出一个同样汗津津的额头来,他又不肯往房里进,叶修便侧过去靠点着门让里头的冷气透出来些——实在也是聊胜于无,“中午发现带的按摩油用完了傍晚刚下的单,大晚上这店主居然骑个电动车自己就给送来了,说是同城地方不远看我又着急用,还死活不肯多收点钱,你们B市人可以啊,这年头这么良心的卖家……”

眼看他这是要当场给人发表八百字五星好评的架势,叶修忙咳嗽一声打断了:“咳,我还以为给我的呢。”

“我给你这个干嘛?“黄少天莫名其妙,”而且你现在还用做手操么?”

呵呵,是不用。叶修咬着烟沉沉笑了下说,不过我是在想你怎么没直接就那么走了。


——是啊,我为什么不直接走了?

黄少天愣了两秒,突然就毛了,沉下脸说我靠我哪知道领队你把我叫来什么重要事情交代完没就敢自己先走啊?也太没组织纪律性了吧!所以现在我能走了是吗?没事让回了你能不能早说,今晚手操还没做呢……

顾忌着是在走廊,声音不大,表情倒是十分夸张。

夸张自然是为了有所掩饰,掩饰他那点心软——无关其它,他回来只是单纯觉得不能把人就这么撂下。换成是别人大概就真走了,甚至于再给一秒钟面子也嫌多。

叶修知道黄少天对自己一直有点莫名的容忍和偏袒。

刚开始肯定是因为荣耀,不过久了到后来也就渐渐模糊了边界,差不多到了比赛里还是针锋相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但下了场很多事几乎无原则就站自己这边的地步。而且并不藏着掖着,不然也不会常有人拿这个开玩笑,蓝雨剑客对自己喜欢的人从来都是公然双标的,就差写在脑门上了,这方面他很任性也很坦然。而同样坦然地享受着这份“特殊待遇”的同时,叶修倒也很清楚这种喜欢和自己想睡他的喜欢并不是一码事。

“我没什么交代的了,”等安静下来他点点头,“你回去早点休息吧。”

哈?大概没料到会放行得这么爽快,黄少天一时竟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现在走就算你自动放弃了啊。”

“放弃什么?”话问出口剑客才猛然找回警惕,可为时已晚。

你说呢?叶修似笑非笑地提醒道,之前是谁说要哥躺平的来着?

“哎,其实这个我还真有点勉强,一直不是那边的,不习惯。”他藏在自己呼出的烟雾后面,装作没看见那道“卧槽你有完没完”的怒视,“可你提都提了我拒绝又显得太没诚意了点,也行,就当个表态吧。反正机会只此一次过时不候,怎么决定你可想好了别后悔啊。”

滚滚滚后悔你妹啊,黄少天立刻说,这么宝贵的机会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被他这副坚决的模样给逗乐了,叶修叹口气说那成吧,我也挺想留着呢。

说着走到窗边把抽到头的烟碾灭了直接往黑暗里一抛毁尸灭迹,关窗之际差点放了只循着亮光没头没脑直往玻璃上撞的飞蛾进来。尽管只有短短一瞥,他还是注意到玻璃上模糊映出黄少天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和茫然。其实这已经不是这些天来他第一次在对方吵吵闹闹表象下捕捉到心不在焉的瞬间了,就像王杰希说的,自从集训开始黄少天一直有些不对劲。

诚然有蓝雨决赛的失利在前,但想来以剑圣的职业素养怎么应该不会把上一次比赛的负面情绪带到新的赛程中来。

那会是因为自己吗?似乎也不见得。

像是那么不打招呼地突然抛出个自行其是的表白,一般人确实应该都会觉得难以接受吧。然而叶修却没来由地相信自己说那些话的方式和时机,应该都不属于黄少天会特别在乎的范畴。

如果他仍然表现得像是纠结于此,那必然有另外的东西在作祟。


“这么说开了能舒坦点么?”

黄少天没听懂,叶修回过头来解释道:“就是觉得这两天你每回在哥面前总得一边装糊涂一边还不忘照顾着点我的感受怪累的。”其实这也是今晚他把人叫来的主要目的,“用不着这样,咱们索性还是摊开说完该干嘛干嘛,不行就拉倒,不然你看你要什么时候被吃个豆腐都不好意思声张。”

话音刚落,他有些惊讶地发现对方脸红了。

整个过程清晰可见:先是脖子,脸颊、很快整张脸都红透了,薄薄的耳垂被灯一照更是鲜红透亮得像是要滴血。

之前掰扯开房不开房时的反应都没这么强烈过,大概因为理智上清楚那件事不会发生,而“吃豆腐”这个词能展开的联想就丰富得多了——尽管他也不可能真去具体对号入座。

也许不该多嘴的,叶修心里嘀咕,这还什么都没做呢。

……操了,不就是句垃圾话吗?

可脸红是本能反应,自己根本控制不了。

黄少天突然觉得有些荒谬。

自己的确是在装糊涂,他知道叶修问要不要跟他在一块的话不算是开玩笑。不管再一直说这家伙怎么无耻心脏说话三分戏谑三分保留让人看不透,好歹认识那么久了,什么时候是闹着玩什么时候不是自己还是分得出,之后他所有的反应也都是建立在知道那是真的基础上。

然而他以为这只是对方的一时冲动。

毕竟那天之后叶修就一直没再找过自己,集训开始见到又完全是那个波澜不惊的老样子。说是冲动大概也不尽准确,更像是那种说了就说了,仗着两人原本的关系无需再议也不怕节外生枝的那种无心之言。好吧,现在看起来这只是他擅自的理解,理解错了,叶修似乎没打算让这事就这么过去。然而先不管他到底想干嘛,难道不应该是被表白的一方比较有恃无恐吗?现在怎么反倒是自己现在一看到对方就会生出一股无名的紧绷来,像念小学时上课多讲了几句话被批评后一整天见到老师都提心吊胆,生怕下一秒就会被要求喊家长过来的心情。

这根本就反了——没道理啊,怎么搞得像这是个把柄落在对方手上一样了。他不是没喜欢过人,当然也不乏被示好的经历,甚至这方面一直偏于强势,狮子座嘛。黄少天弄不懂为什么会这样,却也确实暂时没力气去搞懂它。总之唯一能明白的就是这不是两人熟悉的那套插科打诨,这样的叶修靠嘴炮根本不可能应付得了。感觉到颧骨上热度退去,他扔出句行你说的我明白了就这样吧转身就走,走出两步却又停下来。

“还能问个问题么?“

“那得看是什么问题了,如果是开个房就能解决的那种……“

一看他的表情叶修就说哎好了不逗你了,想知道什么??

“就是想问问要是没别的想法,我那留言你还会回么?”

问题多少有些出乎叶修的意料,不过他也没费什么时间去斟酌。

“应该不会。”

也许是对这回答有所预感,黄少天脸上也没有显露出任何惊讶或者愤怒。

靠,他扯了下嘴角。

”老叶我头一次发现你这么诚实。”

“你没发现的事多了,别误会,我说不回的意思不是嫌你烦。“叶修解释道,”在‘没别的想法’这个前提下谁来都一样。当时沐橙直接帮着澄清完也就算了,隔了那么久实在没必要为这点误会再解释一通。何况大家老熟人之间不就是知道你退役了也过得挺好就行了么,总比实话实说我其实没车没房当然也没女朋友并且取向方面还有点问题强吧。所以就当是占回我弟的便宜了呗,反正他是过得比我像那么回事,借过来还能维护下哥在大家心目中的光辉形象。真要把我这一年怎么念书考试这些鸡毛蒜皮一一倒出来,就算我好意思说也怕你们听着都嫌苦闷。”

“等等,“黄少天狐疑,”不就是暂时念个书吗?用不用说得那么惨……”

叶修一点头:“可不是,暂时念个书,念完之后呢,大概能每天朝九晚五上班打开电脑写点报告偶尔开趟会发个言——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就是你想象下是我在干这些事是不是有点儿怪?无所谓了,反正我也没别的可干的,也就这个还能跟熟悉的沾点边。这肯定不能算惨,就是跟以前不太一样而已。十几岁的时候为了打游戏我能从家里跑出来,那会儿打起荣耀脑子里什么别的想法都没有,就是喜欢。只想干这一件事。现在这件事算是干得差不多了,以后的日子应该就不可能,也再没那个机会凭着一个'就是喜欢'那么往下过。至于具体怎么过都是自己的事就没必要跟人说了吧,毕竟过了那个年纪再把人生规划这些东西挂嘴边实在怪蛋疼的。眼前的苟且都没完呢,还想把以后的苟且都抖搂出去不成?当然这说的是对别人,你不一样,你的话要是想问那些我都可以说给你听,详细些也无妨。“他顿了顿,偏头笑了下,特别无耻又特别真诚地道,”连苟且都不怕告诉你,自然是想和你一起苟且了,少天大大。”


TBC

评论(30)
热度(1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