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0. 

黄少唱歌水准平心而论倒不至于荼毒耳朵,五音齐全嗓子也还不错。

是以最开始每唱完一首反响都挺积极,妹子们鼓掌的叫好的说再来一首的都有。

他也不回句话就这么继续唱,连唱十几首后大家终于都开始觉得气氛不对劲了,彼此交换下眼神都是卧槽这什么情况的茫然。这中间也不乏有过去说求帮忙插首歌的,只见他嘴里不停手下飞快地给点上了,一看却是排在十页开后都不知道多久才能轮到的那种。

 

好端端的联谊就这么直接被整成了个人演唱会。

又一会儿之后包厢里最迟钝的都能意识到这已经不仅仅是麦霸的问题了:黄少这人这人平时就算开玩笑吓唬大家也不是这个诡异到渗人的架势啊!喊他过来也听不见似的,就那么姿势不变地坐在点歌屏前,留个眉目低垂的侧脸向着这边的一众人,像是给自己周围的空气也无形地画了个闲人免入的圈。

 

听到宋晓那小女友偷偷凑近问:“他怎么了这是,心情不好?不会是失恋吧。”

我腾一下站起来。有点突然,大家伙都看着我……

别这样其实我也不明白、至少不那么明白这次的触发原因。

回头一看角落里喻队还不在,好像是出去接电话了。

 

硬着头皮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黄少那边,拖个椅子坐下伸手去拿他手里的麦。

“嘿,这我的歌你让我唱一个。”

原本以为会得用抢的,毕竟过来的时候看他攥话筒攥得很紧,跟握着防身武器似的。

凑近了都能看见手背薄薄皮肤底下凸起的蓝色静脉。

没想到在抓住的瞬间他就松手了,话筒一下子落到我手里,柄上倒还有些汗津津的。

——这么容易?

刚这么想就看见黄少顺手捞了边上一个没拆封的新麦,利利索索地又给装上了,顺便转头问我:“你女声?”

“……”

靠,怎么刚好轮到一两人对唱的歌?成我专程捧场来的了!

还我女声,凭什么我女声啊明明你声线比较高亮。

还想说什么可前奏已经过完,黄少先一步准确抓住节拍进入状态抢下男声第一句词,没办法,看着屏幕上字体颜色的变化我也不得不下意识开口跟上去。

可见在KTV唱歌这种事跟乐感无关,根本就是练习操作反应。

 

老歌,凭记忆也能哼哼的那种。一边唱我一边给黄少递眼神问他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没反应,眼睛不看我也不看屏幕,仿佛全情投入。

奇怪的是他明明唱的歌词都挺清楚嘴唇却不怎么见动,看着便像是抱着话筒在独自缠绵。

好像口水情歌就是这么一类东西,没事儿的时候就是瞎嚷嚷,但凡心里有点什么梗着的时候那功用就全不一样了。主要是大多数人都没什么概括能力,听到几句似通非通的歌词就觉得深有同感戳心窝。看这句也像是说自己,那句也像是说自己,歌词里头精炼后的比喻和夸张后的效果都更适合煽情。

唱着唱着浑身细胞就要蠢蠢欲动了,知觉记忆全都被调动起来把前尘往事过一遍的节奏。

黄少也就是一普通人,老实说也没多少感情经验。

就这么被甩了有这份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矫情很正常,要真洒脱的了那才是哄虚空阵鬼呢。

当然这类经验我就更没有了,瞎猜而已。

 

其实也没有不许人借歌感怀一下的道理,但这实在不是时候啊。

趁着间奏找到机会挨过去轻踢他一脚,提醒他咱们上这儿来的意图:说好的紧张严肃团结活泼撑宋晓呢?

“刚还说到你手速够快能变几个小魔术呢,过去给美女们秀一手啊。”想不到别的我就随手指了个妹子鼓动他,“看到没就那个,短发的那个,夸你歌唱得跟原声一样,说特想认识你!”

听了我这话黄少倒是有反应了。

……我去你摇什么头啊!

也可能不是摇头,就是轻晃了下脑袋?

“都等着呢,你要没唱够了不起再找一天我陪你单刷。”

他侧着瞄了一眼沙发那边,回过头来冲我饱含深意地一笑,伸手在我膝盖上重重拍两下。

“嗯?”

灯光下那刹那看他的眼睛里流转着莹莹的蓝光,古怪的感觉袭上心头。

间奏恰好结束,黄少又一秒跟上唱了起来。

这时候我只是发了下呆一个没跟上他就自作主张变了个调把女声的部分也给接过去。

好么,接下去就再没我的事了。

他唱得更大声了。整个人的肢体语言也跟着变得夸张,高潮时还真随着旋律弓着背弯下腰去拖长了音一直唱到尾一气不落,很声嘶力竭的样子。

服了。这么卖力应该去参加XX好声音啊,我敢说评委们这会儿肯定一个个都转过座椅热泪盈眶了。

 

等一下……!

突然明白过来他那么笑完又不屌你是什么意思,这特么是在表示非暴力不合作吧。

“敬谢不敏”。

——就因为刚才我提了句妹子欣赏他让他过去跟人说几句话?

 

拜托黄少你眼光独到选择区域特别不好这口我又不是不知道……

你跟于锋那事老子从头到尾心里再多问号不适都自己默默吞下了,什么时候没反对劝说过一句?至于暗搓搓用这种路数打算把你拉回正道什么的……开玩笑我还没那么闲好吗!妹子那就是随口一说,重点是让你别脱离群众别吓着大家而已我看你才是脑补帝吧?!

真是死基佬瞎他妈敏感(就地图炮了怎么着)!

难道要我拉一横幅在大街上喊“撑同志反歧视”然后举着你跟于锋的照片游街一圈你才信我没别的意思?

 

顿时就不想理这家伙了,感觉之前给他这发神经秀矫情找借口的自己也挺傻X的。

爱唱唱去吧!

 

不爽地扔下话筒去卫生间放水,回来发现喻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包厢里,并且一副临时有事要先撤的架势……怎么队里打电话喊人了?

“咳、你们慢慢玩,我这个病毒源就还是别留着万一传染了谁就不好了。”

他断断续续地咳嗽,挺抱歉地跟姑娘们解释实在不是故意扫兴但看情况的确还得去医院打一针不得不先走了什么的,在大伙儿一片惋惜声中冲边上喊了一声少天。

“要不你陪我去吧。”

音乐停了,暗角里一个人影从椅子上拔起来。

……自己想多了还怪上我了结果在喻文州这里就这么听话吗!

这区别待遇给的,我觉得心有点凉。

 

加上喻队那想释放就无差别释放的温柔习性,人走过来的时候已经把黄少扔边上的围巾外套什么的在手里拿好直接迎上去了。三两下差不多就等于帮着穿戴整齐,这位奉献了一晚上背景音乐的“驻场歌手”冲大家潦草扔下一句吃好玩好,完了就跟着自家队长前后脚匆匆退场。

包厢门在他们背后关上之后,听到有那么两三个妹子好像发出了了然的“唉”一声。

我想我大概知道她们在“唉”什么。女性的敏感也是一个相当开挂的存在。

纵观包厢里一干己方小伙伴的样子,大概也只有我明白吧。

 

倒是两人走后大家渐渐都松弛下来,很快能比较自然地有说有笑玩在一起了。

一方面没了黄少那坚持不懈的歌声容易交流,一方面似乎是因为经过那一番尴尬也都知道了彼此都没戏反而就放开了手脚。

只是再后面聊天有妹子问什么你们队长副队长是不是关系特好之类的问题,看李远宋晓那一本正经回答的样子我就想暗笑。

虽然是有一个点被你们蒙对了……可大方向上还是太扯淡了啊!

不过也看得出她们也不太当真,就是起下哄然后继续这个善意又有趣的玩笑,因为实在是很无聊。

 

半个小时后手机震动,拿出来一看是喻队发来的短信。

所以说真不是每个手残都能当队长,喻文州天生就是这块料——他太知道每个队员心里想什么又能及时送来他们想要的了。

这条短信解答了我心里本来可能要持续一晚上或者更久的疑问、不安和耿耿于怀。

“他没事,就是从大概技术部那里先知道了俱乐部这两天要卖掉慧剑锋芒。”

 

如果是这个理由的话——

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应该,老实说这并没有那么意料之外。

半个多赛季过去就轮换上过一次的狂剑士号,硬凑上来的新队员水准跟小卢一比还是差远了,谁补于锋走后的空位大家早有了定论。

没有合适的操作者,号的名气价值再大也是白搭。

俱乐部方面估计早就想出手了吧,只是全明星号的价格低不下去没哪家愿意接,才那么不咸不淡地养着。只是到底架不住荣耀等级一提升,再养下去就要为它攒材料耗费心血升级银装银武就不太值得,说不定都宁可折价抛售?

 

当然人非草木,有时候明知道那就是一张账号卡相处久了也会有种无法割舍的感觉。

而电子竞技又会在必要的时候让你不得不割舍,就像用三连冠给最强战法冠以一叶之秋冠以“斗神”之名的那位嘉世原队长,现在却得用着一个散人号在挑战赛里重新打拼。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朝一日和自己当初的账号卡来个狭路相逢。

反正听喻队的意思慧剑锋芒最近出手应该就是板上钉钉了吧。

黄少挺大反应我能理解却也不太理解,也不知道于锋知道这消息后会是什么感想。

 

唱完歌回去身心俱疲,那一晚我脑子里尽琢磨这些迷迷糊糊睡去的。

做了个特无语的梦。

梦到喻队拉着黄少的手走过来向我宣布: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以后就是我跟少天在一起。

什么时候决定的啊!就因为你俩一块儿从包厢早走一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我还挺仁至义尽的,一转身掏出电话打给于锋说他俩好了的事。

我握着手机说没办法真的,你不知道差一点我都想跟黄少说要不我跟你先走去哪逛逛这话了。要当时是我俩一起走的那现在好的就该是我跟他了……

 

反正醒来就记得这些了,那种后怕的感觉跟真的一样,背脊上糊了一层冷了的薄汗。

见鬼了这梦的内容——当然梦是没道理的,但非要说它也有一些不可忽视的内在逻辑。

其实都认识这么多年了至少黄少跟我、跟喻队之前没什么暧昧这点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可这时候我反而理解了之前黄少会在邹远身上捕风捉影的那种心理——还是人在身边和不在身边的区别。再日常的关系你也防不住它有朝一日会不会突变,再强大的理性也管不住想象的翅膀。如果是包厢里连那些妹子们都会误会的情形,谁又能斩钉截铁的说这个发展作为一种可能性它坚决不存在呢?

还真不能。

因为这类怀疑本来就不需要真有其事,端看心里在意的多少而已。而这个“多少”也很快就有了个见分晓的机会。

 

TBC

 

PS.请选择性地相信郑轩大大的判断,这个故事不会有于黄以外的CP

评论(12)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