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_(:з」∠)_今天还是段子,而且是更加莫名其妙的……

总之月饼节快乐


这地方简直比打烊后的食堂还要空空荡荡。

于是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那颗桂花树,也看到了树下坐着的人。

“你怎么来了?”

看他走过——飘过来,叶修抬头好奇地问。

“别提了,被嫦娥妹子们弄来的。”

“啊?”

“路上碰见了呗,不止一个,一群,看见我就叽叽喳喳地说你是要去见叶修吧,去啊,想见他就去,不知道他在哪吧,我们带你过去。这么着,我都没说上一句话她们就把我弄这儿来了,其实我只是从亲戚那提了盒月饼准备回宿舍吃来着,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着他坐下来,把那盒月饼搁到地上。

“等等,你怎么知道她们是嫦娥?”

“一群姑娘,整天待在个全是坑的地方,喊着冷啊冷啊,又走不掉的,不是嫦娥是什么。”

“好吧。”

“所以你也是被她们给弄来的?”

“不是,我就是自己过来坐会儿。”

“……老叶你知道这是哪吗?”

“知道啊,月亮。”

“所以你是自己上这来坐会儿的。”

“你不也来了。”

“能一样吗,我是被人弄来的——你以为你是梁朝伟啊,打个飞的上月亮来抽根烟。”

“这儿也没禁烟标志吧,还是说这是公共场所。”

“这不废话吗,月亮全世界人都能看见,当然公共得很。还好我看也不会有城管过来罚你的款,不过月亮上好像没大气层吧,在这抽烟不觉得胸闷?”

“你说了这么多也没见缺氧啊。”

“其实有点缺,我得缓缓,心跳加速了。”

黄少天安静下来深呼吸几口,背靠在那颗树上。桂花很香。


然而没安静一分钟,他又有了新发现。

“你看这树还真被人天天砍,上面一道道的全是刀痕,居然还没断。”

“手法不行,”叶修评价道,“让夜雨声烦来砍几下保准就倒了。”

“滚滚滚过节呢黑历史能不能不要提——对了,那个砍树的哥们哪去了?”

“中秋放假了吧。”

“也是,不过人放假了兔子呢,说好的玉兔在哪,是不是被你熏跑了?”

叶修摇头:“我来的时候没看见有什么兔子。”

黄少天不信:“这不是月亮吗,既然有桂花树,肯定有兔——”

他声音戛然而止,呼吸抽紧了,伸手轻拍了两下叶修肩膀。

“老、老叶……你屁股底下,那是不是兔子的耳朵?”

还真是耳朵,叶修稍微抬起身揪着那对耳朵把屁股底下的东西拽出来。

准确来说,这是张白色的兔毛垫子。

“你屁股底下也有。”

黄少天皱眉伸手一摸,果然也摸到一对耳朵。

这回是张黄色的兔毛垫子。

他低低惊呼了声,有点怔怔地看着手里的兔子毛皮。

“卧槽谁干的……怎么那么残忍啊?!”

“别难过啊,”叶修说,“没事儿的。”

他咬着烟把那垫子团起来,在手心里揉吧揉吧,松开就是只活生生的兔子抖抖耳朵跳了出来。白兔子撅着短尾巴往前蹦跶了几步,停下来回头看看他们,好像在等着什么。

很快它的同伴黄兔子也被如法炮制了出来,两只兔子蹦跳着消失在一块大石头后面。


重新坐回去之后黄少天感觉屁股有点疼。

这月亮的表面又冷又硌的,坑坑洼洼全是洞,怪不得是需要个垫子。

“那再把兔子捉回来?”叶修问。

“算了算了,男人哪那么讲究。”黄少天低头打开月饼盒子,“来来分着吃了吧,今天遇上我算你走运,这家酒店的月饼特经典超级难买去排队还不一定有,尤其这种一盒里好几个口味的!”

“好几个口味你就打发哥一五仁的。”

“五仁怎么了?而且这是叉烧云腿五仁好吗,最特别的一款你居然不识货那还我还我!”

可叶修已经吃上了,这时便从嘴边掰了半块下来往边上正说着话的人嘴里一塞。

“还半块成吗?”

“……呜呜!”

还好现在的月饼都做得比较玲珑,也就两三口的分量。

他艰难地咽下最后一口,坦白了实情。

“我靠,其实我不爱吃五仁的,真以为我会把最好的给你啊!”

“吃个月饼就不要玩战术了吧少天大大。”

真是够了,谁玩得过你这心脏?黄少天瞪他一眼,忽然又若有所思起来。

“要是嫦娥妹子们发现我跟你光只在这吃月饼,不知道会不会很失望。”

“什么意思?”

“咳,她们觉得我俩有一腿——你真不知道?”

“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妈蛋你这话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有歧义,”黄少天哭笑不得,“其实不该那么说,她们也不是觉得我俩有一腿,而是希望我跟你在一块的那种。不算误会,就是瞎想想。”

“那我现在跟你就在一块了。”

“……也对,做人要知足,就是在一块吃个月饼不也挺好的么。”

他自言自语着,高高兴兴地把看准的那块冰淇淋月饼送进嘴里。

“不过你也别装,这年头谁没个CP啊,我就不信苏妹子没跟你科普过。”

“何止一个。”

“为什么你这语气还挺骄傲似的?!”

“我说你的。”

“次奥你还真知道啊。”

叶修从盒子里又捡起一块,问:“这什么味?”

“流心奶黄吧,好吃是好吃,小心流一手。”

“这倒不怕,有兔子呢。”

兔子一听你这话还不赶紧跑远了,黄少天往石头那看了看,毛也没看到,又把脑袋缩回来。


“其实我刚想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现在在这儿的偏偏是我和你呢?”

“为什么。”

“不为什么,随机的,这应该只是很多个月亮里的其中一个,在别的月亮上就是你跟别人坐在一块儿抽烟,说些无聊的事,而我也可能被拉去跟别人一块吃这些月饼,是不是这样?”

“你想多了,也许只是碰巧。”

“不会,那些嫦娥妹子们脑洞很大的,她们惯用的一招就叫没有巧合也要制造巧合。而且她们才叫想得多,不但多有些角度还很清奇,比如会觉得我被你叫来打个20级小副本就特别情深义重感天动地了。咳,其实就举手之劳而已,对吧。你喊别人别人也会帮,别人喊我我也会去,没什么特别的,顶多打出来的记录没我漂亮。”

“嗯,只是那天你刚好在,我又刚好喊了你。”

“是啊,其实这在我们之间只是很普通的一件小事,咱们一直都是这样。可她们就是会莫名把这个看得很重要,仿佛觉得里面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或者说希望这里面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哎我明白了,其实就像我们看月亮一样,在地上的时候看月亮觉得它一会弯一会圆,说今天晚上的是最圆最亮的,好像这就有一种特别的意义,其实月亮一直就这样。”

“呵呵。”

“算了,她们觉得有意义就有吧。其实我要喜欢谁才不是那么表现的,我要真喜欢你——我靠,我干嘛想这种事啊。”

“想一想比较不冤?”

“……………………”

“我不信你从来不好奇,你肯定也去看过她们聊的那些。”

“你指的好奇是什么,是好奇她们怎么想,还是好奇我们可以怎么样?”

“………………………………………………”


两人居然把一盒月饼都吃完了。

一盒七枚,本身量倒是不大,也就跟一盒披萨差不多——但问题是,月饼都是甜的。

吃完还没有水喝,他们坐在那儿相互看着对方,表情里多少都有些顶着了的生无可恋。

“谁吃的比较多啊?”黄少天盘算一下,“应该是你多吃一只。”

“不是吧,最后那只是你吃的。”

黄少天说不可能,我留到最后那是个榴莲味的。

“特意留给你的,只要是带榴莲的我都不会主动吃。”

叶修伸手从他嘴角边捻起一块碎屑自己尝了尝,“可这就是榴莲味啊。”


走之前有个事得商量一下。

“明年月饼能带点不那么甜的吗,就是肉馅的那种我看就挺好。”

“想什么呢,有的吃不错了你还挑,广式里哪来的鲜肉月饼。”

“那我来带吧,你记得带着瓶水。”

“我靠你还畅想起明年来了,明年我要不来了呢?搞不好那些嫦娥妹子明年都跑光了。”

“那也没办法,”叶修笑笑,“不过月亮总还在这里。”


评论(27)
热度(1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