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7.

仿佛被这话震得脑后嗡嗡作响,下一秒他才反应过来那其实是窗外的蝉鸣。

这还是头一次,黄少天突然意识到似乎应该去琢磨下叶修的喜欢具体是什么层面的喜欢这样的问题。

在这之前他只是烦恼于对方把好端端的多年损友关系突然搅乱的荒唐之举,除去下意识的回避外其实没几分实感。

没法有,连那道界限都是叶修随随便便一句“男朋友”给现画出来的,语气和比赛完问要不要出去吃个宵夜一般无二。本来打游戏的男的个顶个的口无遮拦,也就对着妹子还文明些,同性之间黄暴肉麻起来向来没眼看。语境如此,谁都不觉得有问题,哪怕脸皮再薄的不跟着起哄也不至于受不了几句玩笑。职业选手里随便凑个对就是一双狗男男,自己和喻文州频繁中枪,和别人也有,心情好时他都会用羡慕就洗干净菊花等着之类的话直接怼回去;还有去年在苏黎世目睹了方锐如何坑孙翔,让他用蹩脚的英语跟外国男选手打招呼言必问“你喜欢吃核桃吗?”的全过程——这些差不多就是过去他和基佬这个词的全部交集,看似生冷不忌i并无抵触实则离得很远。所以当叶修问出了要不要在一起这样的话,他知道那是真的,但也仅此而已。

是真的然后呢?总之很茫然。

黄少天当然不会觉得一直当哥们的人对自己抱有那种念头是件值得炫耀的事,但微妙的是,如果叶修当时说出口的是联盟里其他人的名字,不管熟悉还是不熟悉,比如喻文州或周泽楷,他想他大概会不太高兴。

这一点无关嫉妒,连朋友间的那种都不是,真要说起来大概是因为最开始把对方在心里摆放的位置不太一样。反正也已经不重要了,刚那几句话像十二级大风一样把那些边边角角的情绪霎时吹了个干净,只剩一个简单的念头:

原来他是这么想的。

可就算他是这么想的,也不应该就这么说出来。

是自己的话绝对不会在不确定是否一厢情愿的时候把这些话倒给别人,还说得那么笃定。

虽然这人好像一直就这样。

莫名有点恼火,黄少天面无表情地抬眼看向叶修。

窗外黑沉沉的树影有一半斜扫在叶修身上,没有了烟雾遮挡,那张脸上表情坦诚得一马平川。

黄少天伸手擦擦鼻子,没说话。连那种试图要说点什么的矫饰都没做。

因为不需要——反应是做给别人看的,这时候显然除非自己说好,不然任何一种反应对叶修都没意义。

可他又没办法真说出那个好字来。

叶修倒是非常淡然,双臂环抱靠在门边:“回去想想?”

……想个毛线想!特么也不看看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

这下终于找到能说的了,黄少天几乎是瞬间就在脸上收拾出一副不耐烦又理直气壮的模样嚷嚷起来,妈蛋集训呢,没几天马上比赛了你这当领队的还能不能靠点谱了啊?!

真不是故意的,叶修一摊手,问题是除了这阵我现在也没别的时间能见着你了吧。

卧槽你是什么天王巨星吗,表个白还紧着自己档期来呢?

没忍住在心里吐了个槽,黄少天摆摆手说回去了,揣着纸箱就往电梯那头走。

走出一段听到背后喊了声少天。

“要有别的事也可以和我说。”

他脚步一顿,没回头,电梯门一开就直接进去了。

而叶修站在那儿心想,自己刚那句话怎么听起来有点熟悉呢。


若有所感,回屋后他把那些记不住名的外国佬先放到一边,翻出今年季后赛录像来看。看到关键处笔记本电池告罄,找了半天电源线想起来落在会议室里,只得过去取。

路过机房发现里面幽幽透出道光,他心里一惊谁那么拼啊,推开门探头看了眼更意外了。

“老韩你还是开个灯吧,”叶修伸手敲敲墙,“不然一片黑漆漆里坐着个你这是要吓唬谁呢?”

角落里的韩文清根本不搭理他,继续专注地对着屏幕操作。

画面中大漠孤烟立在一片梅花桩上,对着上下左右不断飞来的一根根圆木起跳,击打,起跳,转身,击打……

职业选手最基础的训练关卡之一:飞木。

木头飞出的频率越来越快,角度越来越刁钻,拳法家的拳头始终没有迟疑。

叶修走到他身后边看边顺口提醒,哎呀漏了一根了,左边45度……晚了晚了,三根了老韩!

如此一番之后,韩文清终于忍无可忍黑着脸停了下来。

“怎么想到练动体视力了?”叶修笑嘻嘻地明知故问。

动体视力包括DVA和KVA,即横向纵向移动物的瞬间捕捉和眼手之间的协应,这对从事电子竞技的人来说显然很重要。然而和手速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方面的敏感度会逐渐衰退,到了30岁左右通常会有一个较为明显的滑坡。

“你现在可能还不如我。”韩文清冷哼一声回敬。

呦呵,叶修乐了,说怎么,你这是想试试啊?

韩文清骤然转头看他,空气中似有火花噼啪闪过。两人被喊了十年宿敌,如今却已经有整整300多个日夜未曾交手了。这一瞥他们都在彼此脸上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神情。

“别看我,我可都——”

“你想多了,”韩文清直接打断了他那句快成为口头禅的说辞,“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和业余玩家pk的。”

叶修一怔,继而伸手拍拍他肩,由衷道:“老韩你有这样的觉悟,哥很欣慰啊。”

他完全不介意自己被说成是业余玩家,退役不打职业赛的人,可不就是业余玩家吗?

而对方此刻还是个职业选手,他与之合作的队友,即将要面对的敌人,都是职业选手。

这时候他不应有半点浪费。

毕竟他们心里都清楚,留给职业选手韩文清的时间不多了。

“不过有觉悟也不用练过头了,别仗着张新杰现在管不着你。”

“今天可以,”韩文清说,“明早不是拍宣传照?”

意思是没安排训练所以有时间调整状态不会过度疲劳。

“你在霸图可不是这个训练强度吧?”

“一个月还是打得下来。”

“得,干劲十足啊老韩,那我就不客气给你多安排点单人赛任务了。”

而韩文清的回应很简单,量力。

知道这同时是说给他们两人听的,叶修一时稍微有些感慨。

他说的是量力,而不是尽力。

曾经仿佛永远只知道往前不会停下的这家伙,此刻站在自己最后的谢幕战场前,却用了这么一个看似谨慎斟酌表态来替代了诸如会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豪言壮语。当然他还是会尽力,他就没有哪次不是尽力的,这点一如既往毋庸置疑。然而大概只有自己这样的人才会知道,要说出“量力”这两字背后需要的勇气和决心,其实比豪言壮才更要大得多。

像是要冲淡点这份无名的沉重,他笑笑主动岔开话题。

“送出名单前我跟老冯打了个赌,赌你今年会来,那会儿还没决赛呢。”

“为什么?”

“因为我不信你没看去年苏黎世的比赛,而只要你看过就很难按捺得住——别说你了,最后那场就连我在选手通道一个个目送他们上场心里都有股说不出的激动,用网上的话怎么说,挺燃的。”

韩文清看他一眼:“后悔自己退得早了?”

那倒也不是,叶修摇头:“是有手痒的时候,但该不该退自己心里清楚。何况哥要赖着不走你们怎么夺冠啊。”

“别做梦了。”

“呵呵,这可难说,不过这回你是来了张佳乐又留那了,不是你们霸图养老院怎么还带轮班制的呢。”

“我现在已经不是霸图的了,”韩文清微微皱眉,“你不知道?”

他和霸图今年的合约刚刚到期已确定不再续约,消息尚未公开但在圈子里不算秘密,都明白是等打完世邀赛跟退役一起宣布。霸图下任队长是张新杰,新任副队则是宋奇英。张佳乐推掉国家队的邀请的同时也婉拒了俱乐部想要给他的副队头衔,此刻正以一个普通队员的身份留在队里主持着调整性训练——倒也是他会出来干的事。

我知道啊,叶修呵呵两声,上下打量他一番,不过你看你穿的什么?

霸图的夏季常服。韩文清噎了一下,拉了拉身上的T恤说,习惯了。

“我教你吧老韩,下回有人再问你就说黑的耐脏。”

“你话怎么那么多。”

刚要说跟黄少天谈完心被传染的,话到嘴边叶修忽然又不想贫了。

“正好,你先别练了,”他说,“陪我一块儿拉场比赛吧。”

“什么比赛?”

“有你的,有点疑问所以趁你在边上还能现场解答一下。”

说着他打开电脑,在局域网上调出资料库,找出之前刚看了一半的视频。

联盟11赛季决赛,蓝雨对霸图。

蓝雨主场,团队赛选图地下兵器库,完全是喻文州的一贯风格:复杂迂回屏障多,让对手难以快速组织起强有力的攻击,和一年前季后赛对兴欣时的布置多少有些类似,担任起前哨员和牵引者角色的自然还是夜雨声烦。霸图的应对则不像兴欣当初那么将计就计,他们就像一辆精密而坚实的战车,推进强硬,不由分说。看得出来张新杰对这张图并不陌生,没有花时间在地形探查上,必要时直接暴力拆墙,一路堪称利落地化解了若干对手布下的陷阱。截止到叶修刚看到的部分,6分多钟,无论数据还是气势看上去都是霸图稳占上风。

——然而只是“看上去”而已。

高手不难看出问题出在哪:节奏。霸图是全联盟团队频道最干净的队伍,而这场比赛进行到此,张新杰指令发布的频繁程度明显较以往要多。原因就是他们需要时刻对新情况做出调整,及时反应——反应做得再干净漂亮,那也是后手。而就是凭着这一次次仿佛不甚成功的短兵相接,蓝雨终究还是潜移默化地把比赛节奏拿到了手中。队伍和之间队伍不一样,兴欣不怕被带走节奏,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这种东西,显然霸图并非如此,在熟悉的节奏中作战才是他们的制胜关键。好在这情况霸图成员也非若无所觉,所以一等过了最复杂的那片区域,他们立刻十足谨慎起来。

“换人区?”

韩文清点点头。

上下双层的换人区是这地图的独特之处,同时也是喻文州整场的布局关键,当时他们意识到这一点到底还是比叶修晚了些。或者说尽管觉察到对方想换人的意图,注意力却集中血量告急动向有异的涛落沙明身上,没想到实际被替换的却是夜雨声烦。

当然,就是胆大如喻文州也不敢在决赛中把黄少天真正换下场,他们要的只是利用这处独特的换人区设置来给夜雨声烦做一个升降机,用以垂直偷袭大漠孤烟。

那里正好是霸图两个远程的死角,而石不转还在索克萨尔和流云的双重看守下。

可以想象这偷袭一旦成功,比赛结果极有可能改写。

偏偏在这个时候黄少天的操作出现失误,一个跨步的落点偏差导致幻影无形剑在第三剑便告中断,偷袭功亏一篑。而同时宋晓被秦牧云送走,换人区的上下转移导致李远不能及时入替,双方战力一时便有了明显落差,这之后局面才真正地倒向了霸图。

时间点是9分半。

此后又过了1分多钟,夜雨声烦再度失误,被第二个送下场去。

叶修下意识地往兜里掏烟,摸了个空,想起来自己穿着的是睡裤。

“对了,”他转过头去问韩文清,自然不是指望烟,“打这场之前你们有没有什么时间方面的安排?”霸图内部战术公开透明,这方面张新杰从来不会擅作主张,所以问他也是一样。

“没有”韩文清说,“不过当然最好是速战速决。”

强攻快打是霸图一贯的风格,也和他们的主力中有不止一位老将不无关系。

正是一张简洁到只能正面交锋的选图让他们硬碰硬地拿下了决赛第一场。

叶修没说什么,过了会把进度条拉回到偷袭处。

“这个失误——”

“这失误怎么?”

“当时你就没想过它可能会是个陷阱吗,毕竟卖破绽这种事黄少天以前可没少干。”

韩文清想也不想就说:“多余。”

……果然不愧是老韩,叶修笑起来。

换成任何一个同水平选手在场,包括自己,恐怕都要对黄少天为何会在那个关键时刻出现如此显而易见的操作失误而略作迟疑。反而是韩文清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思维逻辑给出了最正确的指向:本来就已是策划到环环相扣的一场偷袭了,还要再卖个破绽,可不就是多余?

其实瞬间的迟疑也未必会改变结果,可毫无迟疑的反击给予剑客的打击显然最为猛烈。

毕竟迟疑就是机会,而韩文清连一丝机会都没有留给黄少天。

“难得失误一回正好撞你拳头上,我看话痨以后也别说自己运气好了。”

“谁都有可能失误。”韩文清不以为然。

这倒是真的,只要操作密集到一定程度,对任何人来说失误都是难免。高手能做到的是一来不会犯低级错误,二来能用强悍的操作尽快弥补失误带来的损失,因此也比较能在失误之后保持平常心。然而考虑到这场是决赛,丢的还是赛点,那情况就又不同些。

失误当然是都会有,叶修说,不过我说的是概率。

“比较起来少天算是很少失误的——机会主义嘛,本身就是指着别人的失误捞稻草的,自己这方面多少会更严密些,何况这场还有二次失误,就更少见了。”说话间他拇指捻过冷冰冰的键盘边缘,“前两年有本杂志做过一次职业选手大赛失误率排行老韩你看过没,数据不见得很准确不过凑合能做个参考,从低到高拉下来少天排第二。”

“第一是谁,你吗?”

“新杰啊。”

“……”

过了会韩文清说,我还没明白你提这个是想说明什么。

没,就是觉得时间上挺巧的。叶修摇摇头,希望是巧合吧,再看看。


第二天他抽空把喻文州单独叫到会议室里。

开门见山问他,“关于黄少天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啊?”

对方一怔:“之前叶神你不是让他自己——”

叶修汗了下,总不能实话实说当时自己压根就想岔了吧,只得摆摆手含糊道文州你比较有条理我还是听你说好了。

“那我想他大概不希望别人知道。”

“我不是别人。”叶修低头掏烟,“现在我是你们的领队。”

“半决赛最后一场打完出来少天说他右手疼,“喻文州抿了抿唇,“队医认为是高强操作引起的肌肉痉挛,但冷敷和按摩处理后还是有轻微痛感,第二天经理就陪他去医院做了进一步的检查。”

叶修一惊,手里的打火机落到地上。

“——这你怎么不早说?”

喻文州弯腰帮他把火机捡起来。

“检查结果显示并没有肌肉拉伤或软组织损伤的问题。”


TBC

 有个地方用了个心心念念的梗,看出来的人可以单点一篇文><


评论(30)
热度(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