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我相信大家都忘记之前发生什么了,简而言之就是三个人在树林里开完火车了,然后.....(⊙v⊙),随便看看得了


22.

其实叶修并不很想跟喻文州分享那个Omega服务生带来的小插曲。

虽然那多少算是个诱因,然而在该不该做的都做了之后再回头提它,总有种找借口似的掉价。

然而他又着实希望喻文州在这个时候能坐下来聊点什么。什么都好,哪怕装模作样谈谈晚上的比赛布局,把丢掉的面子里子跟衣服一块儿重新穿上,就连此刻荒唐放纵过后各自脸上的那点疏远、疲累,看着也可亲。

“嗯,我俩刚才乐于助O来着,“他清清喉咙,”怎么他没跟你提?”

发生了什么倒也不难猜,喻文州问:“有人突然发情了?”

“一个打工的学生,瞧瞧他这运气,发个情一口气撞见两个A,结果这两个A塞他一管抑制剂——说起来我比文州你可厚道多了。”

最后这个兴师问罪好似很没道理,不过两人交流方便的一点,很多话用不着解释彼此都明白。

“你觉得我刚才是故意不提醒少天你过来的?”

叶修笑笑喷了口烟:“不然呢,你想坑我,或者你喜欢干那事被围观,自己选一个。”这话不怎么好听,不过既然都打开天窗明说了刺耳与否他想对方也不会太在意,“上回对我信息素反应那么大,这回又是一样的状况,说没发现骗骗黄少天可以,在我这可说不过去。”

“少天知道。”

“嗯?”

“他知道我对你的信息素有反应,就算刚才那个情况下没意识到,冷静下来回头想想也该得出跟你类似的结论了吧。”

叶修一愣,心想原来他连这个都告诉了黄少天,两人之间还真是没有秘密。

“是我自作聪明了,“喻文州解释道,“当时觉得提醒了会让少天难堪。”

这话就假了点,叶修忙摆手说别别别,哪来的自作,文州你可够聪明的了。

“指望我当时默默走掉不是你的战术风格,你不就赌的我会过去做点什么吗?顶多是高估了哥的节操吧,早说过别指望我有那玩意了,留着又没用,一次掉光比较不亏。当然不管怎么样这张红牌算是我自领的,不怪你。”

喻文州没有反驳前面那些,却对结论并不同意。

“没有什么红牌,少天不愿意的话谁也没法强迫他。”

“不不,这你还真不懂,不是红牌也是张黄牌,Alpha一辈子最窝囊的滋味今晚我都让他尝到了,如果不是我是别的A他会跟人拼命你信不信。”

“这我信,不过你又不是别人。“

“所以才更操蛋。为什么咱们心知肚明。”叶修抬手磕掉一截烟灰,“当然了,今晚我越冲动越不留余地就越正中你下怀——反正你不就是一直想让我主动GG么。”

房间里一时陷入沉默,喻文州静静看了他一会儿。

“那你现在打算GG了吗?”

 

黄牌在手,GG不GG,这是个问题。

很多人容易对蓝雨队长有种错误的认知,觉得他藏得太深很难看透,其实完全反了,这是个少见的一切全摊在台面上的人。你看穿了什么指出来他都会认,当然要是看不穿那他也不会主动跟你说。

这份坦诚并不稀奇,喻文州对谁都是这样,而很可能是自己独享的,则是像这样偶然显露的沉不住气。

“还真是验收成果来了啊,”叶修乐了,抬起下巴,“哎,水给我留点。”

就剩最后两口了,他接过来倒进喉咙,抬手把空瓶抛投进墙角的垃圾桶,居然没偏了准头。

忽然想到之前对黄少天说出“不指望”的时候,心里也有这么咚的一声,如石头落入深井。

本来那么说是为安抚对方,话出口反而惊到了自己。

可能见识少吧,以前真不知道喜欢这种事居然也能讨价还价。

毕竟一开始满心觉得那就是自己的,以为只需为要不要收下和收下的后果掂量。等跨出一步了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其实情感上碰壁的滋味倒也不是很不能接受,或者说他居然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调整心态。不行那就退一步,还不行,再退一步。只是这么一退再退下来,回头想想好像早就偏离了初衷。明明就是为了那点恰合心意才动容的,真是奇怪,搞成这样也还是想要——所以到底是想要什么呢?

这个问题可能得一直无解下去了。

毕竟自己再没下限也有底线。

看惯了黄少天放肆叫嚣生机勃勃的样子,今晚的隐忍几乎不像他。

“是不是真的人在一起久了会越来越像,喻文州你现在话多得快赶上黄少天了。“叶修摇头笑了下,“他喜欢我这是你先说的吧,现在要我GG也是你说的,正话反话全让你一人说了,还真是摸不准你到底几个意思。”

夜过半,灌进来的风有点冷,他咬着烟起来过去关窗。

“不过随你怎么想吧,觉得我不要脸也行,我还真没打算主动GG。哦,除非黄少天他来跟我说这个,那可以。”黑漆漆的玻璃上倒映出指间一点跳动的红,红点被碾碎,在下落中纷纷消失,烟头坠进无边的黑暗中,“不然把他逼到这份上自己又先GG,我成什么了?”

 

 

那年夏天从H市回去后,有那么一阵黄少天像是从网上消失了。

即便当时对人并无多余心思,可原本三天两头骚扰连回程火车上都不忘在QQ上约战的小家伙忽然就这么这么没了声息,叶修也不免略觉诧异。

正常揣度多半是因为出道在即,准备事项繁多,故此没时间上网来找自己嘴炮pk。不过偶尔他也会略微阴暗地猜想,这会不会是因为对方知道自己睡了他朋友的缘故。

摸着良心说自己睡喻文州那是实实在在的帮了他,叶修绝不会因此有任何愧疚,然而考虑到黄少天要不是Beta就是个还没分化的半大孩子,在他眼里这事估计就不是那么个观感。

虽然喻文州看起来是个藏得住话的,照理应该不会透露出去。

但假设黄少天确实是知道了,他会因为这个而不再来找自己吗。

如果是的话,这会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

从以前接触积累的印象看,喻黄两人的关系多少是有些微妙的。

这并不奇怪,既然选择投身竞技领域,天然的竞争意识总是强过于需要后天培养的协作默契,嘉世训练营里那帮孩子之间不乏类似的暗潮涌动,叶修见得多了。没见面之前他和喻文州打交道不多,对这人的兴趣除了知道他赢过老魏三把之外,更多的还是来源于黄少天话语间不自觉流露出对他那种信任又戒备的在意。毕竟按小剑客展现出的荣耀天赋来看,他完全可以不在意那些普通的同期,被他在意的必然有其特别的原因。两人结伴来H市看比赛这点倒是叶修原本没料到的,他一直以为黄少天说来就是单指的他一个人来呢,看来他说的话以后得打个七分折扣听——再往下叶修就懒得琢磨了,毕竟是别人萝卜田里的秧子,长成怎样那都不是他该管的事儿。哪怕看起来新赛季两人出道已属板上钉钉,但会被安排在队伍什么位置还得看方世镜的打算,需要自己认真以对手相待的时日还离得远了些。

如此过了一整个无人叨扰安静到几乎有些无聊的夏天。

差不多就在叶修认为黄少天以后都不会再在找上门来的时候,夜雨声烦的小头像却又久违地在QQ通知栏里跳动起来。


TBC

随便更新一点,前面的还没搬运到微博,就是这么懒_(:з」∠)_......

评论(33)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