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自觉送上链接:(1) (2) (3) (4) (5)  (6)  (7)

8.

其实决赛过后黄少天又去做过一次检查。

找的另一家医院,那里门诊的灰色椅子也不知什么材料,大夏天里冷冰冰的坐都坐不热。

在那等结果的时候他已经把最坏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包括是不是还能继续打下去。总之要是真有什么伤情第一时间告知俱乐部和同队伙伴是必须的,隐瞒才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这点他拎得清。

谢天谢地没有——检查结果出来跟前一次差不多。

这也是在出发来B市集训前喻文州再次问起时他敢回答说没问题的原因。

 

可是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不得不承认决赛的失误到底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一点阴影。

深夜睡眠尚未造访的时刻,闭上眼总能看到同一个片段在黑暗中重复播放:先是再熟悉不过的幻影无形剑连招出错中断,在对方开霸体的同时本应来得及的后撤也没能抢出来。

大脑给出的指挥明明对的,落实到操作却不是偏了就是慢了。

赤色的拳套挥到眼前,带出的烈焰特效烧得视网膜一片火海,下一秒视角又从游戏的第一人称里切换出来,夜雨声烦浮空无法动弹的几秒钟里,一低头他看见自己的手在抖。

医生说疼痛和僵硬都是来自身体的警示,说明已经超负荷了,需要缓一缓。肌肉一旦拉伤很难恢复彻底,打封闭是透支,情况严重的话还是得动手术,所以近期最好注意控制下训练时间和强度。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前面用太狠了,得往回养养。放在以前这种话黄少天大概直接听过就算,飙手速飙到爆的情况不是没有过,有那么一回抻到虎口一下疼得眼前都发黑了,睡一觉醒来就又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十八九岁的时候。当然现在不一样,新鲜的教训就摆在眼前,想任性也要看看还有没有那个资本。他冷酷地总结了自己的现状:再过一个月马上26了,在竞技领域里无疑是开始走下坡路的年纪。这意味着很多时候不能再像从前那么无所顾忌,一次日天日地的爆发带来的负面效应很可能短时间内都无法消除:比如高强操作后突增的失误率,和时间一长就会时灵时不灵的右手。

 

来到国家队,训练量其实没比在队里大,只是时间紧外加对手情况复杂,一屋子的人倒像是比平时更拼。当别人都在拼的时候就你一个还得控制着让自己悠着点,这种异类似的感觉难免让人心里发慌。但练多了更慌,练出问题后果怎么办?这要是在世邀赛再掉一回链子或者对以后造成不可逆的影响,黄少天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每天下来第一件事就是多做两遍手操。面上还得显得一切如常,主观上不想被看出来,客观上也不能。毕竟这一个来月的临时队友当完回去还得做回对手,没有把可以被拿捏的点白白往别人手里送的道理。当然所有人里喻文州是可以说的,不过集训开始后黄少天都还没和他单独聊过。一来今年国家队队长的职务他还得继续担着,训练外还要应付各种杂事,忙得经常不见人;再者自己这边又莫名插进来叶修这档子不知道该怎么归类的状况要躲,一来二去好像总找不到个合适的时机。反正也不是非说不可,说到底个人状态靠自己调整,他本能地不想让事情变得复杂。

 

然而喻文州还是自己看出来了。

这是下午三场6V6打下来黄少天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念头。

回想刚刚的团战中,对方确实不止一次有意在“照顾”自己。

这在以前还从来没有过。

说夜雨声烦是传统型的队伍主力论坛水友都会笑你不懂荣耀,但笑点在于传统而非对他核心地位的质疑。即便游走在战局边缘伺机而出的时候,剑客身上背负的也从来都是最重要最困难的那项任务——原因很简单,交给别人完成不了。当然那是在蓝雨,能来这里的都是各队王牌,就着谁展开一套战术理论上都没问题,只是缺乏开发和磨合的时间,所以才要寻求性价比最高的配置。既然安排了这样的分组又让喻文州负责指挥,很明显就是让他用擅长的、引导式的机会主义风格去布局了,这种情况下把关键任务交给自己最熟悉的搭档没人会有异议。这次分组对战他偏偏没这么做,一反常态地把诱导偷袭拉扯对方防线的活交给了别人,剑客则被放到了普通的进攻策应位上。这安排多少让人有些看不懂,不过其他人纵有疑惑也以为大概是出于双方太熟不想被对面摸清套路所做的调整,只有黄少天隐约感觉到或许原因出在自己——只是怀疑,也不可能问。

尝试的效果还是差强人意,不过练习赛嘛,探索为主,输赢还是其次。两把下来就听方锐在那哀嚎说文州是不是当初我没留在蓝雨这笔账你一直记到今天总算逮着机会可劲使唤我啊?唐昊竖起眉毛说你不行那就我来——这话当然只有他会当真。喻文州听了也只是温和一笑表示没事可以都试试,最后张新杰开口务实地提了下续航问题,就这么过去了。

第三场抽到的图是魔鬼风城,算是世邀赛统一用图里地形相对复杂的一张。

被无处不在的丘岩和风蚀垄脊所限制,远程火力铺展不开,控场职业亦视角同样阻,双方只能绕着这些迷宫般的障碍物打游击。十分钟过去还没有一个人下场,在两边都酝酿着点什么的气氛中夜雨声烦悄然绕行到对方阵型右后侧,在十二点钟方向成功堵到了生灵灭。

落单的肖时钦显然无意缠斗,一面扔出小机器人自爆挡伤一面开了火箭推进往视野较为开阔处疾行。殊不知这才是黄少天的真正目的——前方有着一片隐蔽的流沙坑。越是赶人就越要做足留人的样子,夜雨声烦高强操作幻化出七个真假莫辨的剑影步像是要把机械师团团围住,同时大段大段的垃圾话刷得丧心病狂,迷惑对手的同时也帮助自己集中注意力。眼看生灵灭离沼泽边缘仅两个身位格了,剑客一个仙人指路正要送出,耳机里传来轻微的咔一声让他心中骤然警铃大作——不好,机械旋翼!

机械箱齿轮卡卡转动发出噪声,生灵灭被急速拉升至半空。瞬间飞快取消操作接连两个后跳,剑客几乎全凭本能躲过了身后一左一右攻来的激光炮弹和战法长矛。炮火和魔法炫纹掀起漫天沙尘,借着空中调整身形的间隙,他看清了自己现在正落在一个三角包围的中心:除了前方的生灵灭外,后方不知何时现身的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也均虎视眈眈对准着自己。

中圈套了。

“我去要不要这么热情,就我一个过来你们三个手拉手欢迎也太给面子了吧?!!”

冰雨剑锋一抖,比剑光先冒出的是源源不断的垃圾话。危机中黄少天反而更加冷静,经验告诉他这时候爆发一波利用地形应该还是可以突围成功,落花狼藉就在附近,来得快还能接应上自己,机会主义者对于跑路这种事总是很有心得的。可等下一秒看清频道里喻文州发来的指示他还是不假思索地立即执行了起来,开了剑定天下猛扑向一叶之秋的速度连孙翔都明显吃了一惊。可惜这把兑子最后还是没能成功,关键时刻战斗法师被及时赶到的守护天使抬起了血线,同时一个飓风炮带走了夜雨声烦见底的那点生命值。

摘了耳机脊背往后一靠,黄少天呼出口长气。

四周哒哒哒键盘敲击的声响如浪潮灌入耳朵,汗湿的掌心从鼠标上松脱滑落下来。下意识动了动手腕,就这一个动作——那种略带迟滞的感觉像在黑暗中劈开道闪电,把一切照得通明:

明明能跑的情况下却果断放弃救援让自己以命换命,即便兑子成功也谈不上能制造出什么有利于己方的局面,从策略上讲不合理也不像喻文州的一贯作风,倒不如说是……制造条件提早让自己下场休息。

很及时,毕竟这把耗得已经太久,再下去右手焉知不会出什么状况。

所以队长已经知道了。

顿时忍不住转头看向和自己隔着两个座位的喻文州——当然没能在对方专注战局的侧脸上捕捉到任何可以解读的情绪——又转回来,空调吐出的冷气在后颈上拂开一片细微的战栗。

不奇怪,黄少天心想,搭档这些年下来两人之间很多东西早已压根不用说出口。何况对方又是出了名的心明(脏)眼亮,遮遮掩掩在他那顶多也糊弄得了一时,被看穿是迟早的事。

看穿之后仍然默契地不来追问,只像这样侧面提醒和帮上一把,不得不说喻文州实在很上道,很懂得照顾人的心情。方式也不陌生,蓝雨的战术风格本来也就是默不作声地消化掉每个人的缺点。然而不知为何此刻他心里全然没有秘密被分担的如释重负,整个人反而被卷入一种不知所措的难堪之中。

他忽然发现这件事上自己根本不想也不需要喻文州成为他的同谋。

不用这样,我可以自己解决的。

大概是这种无声的“照应”让他觉得自己像是成了个拖后腿的存在,重点在于到底是“像”还是既成事实而他始终害怕去正视。这里不是全明星,谁都不是来休假的,既然选择穿上这件队服那就得为这个集体做出应有的贡献而不是被迁就和照顾——可现在的自己还能做到吗?

后半场黄少天坐得不自在,眼睛盯着屏幕却连对战最后怎么打完的都不知道。

 

觉得有必要跟喻文州认真谈谈有关自己手的情况,话到嘴边他却又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只好寄希望于对方主动提及,然而一贯善解人意的搭档表现得又似乎对此若无所觉。

于是晚餐时间,蓝雨二人所在的这桌难得的安静。

过了会李轩端着餐盘从选菜口过来了,一开口就是个大新闻。

“听说了没,咱们今年好像得尿检。”

隔壁桌袁柏青正捧着碗喝汤呢,听见这话直接一口喷了。

“咳咳……吃饭的时候你突然讲这个,真的假的啊?”

“你别联想嘛,听着挺真的,等通知吧。”

“问题是这有什么可查的,现在打荣耀也有人嗑$$药了?”

“还真有,你平时不怎么看赛事新闻吧,上半年欧洲联赛有个队伍打比赛用了药被查出来过,到手的冠军资格都给取消了,那药叫什么来着——”

“合成促智剂。”肖时钦插进来表示他也看到过那则消息。

“怎么个促智法,智商这玩意还能促的?”唐昊不解地发问。

“这就不清楚了,我猜类似于兴奋剂吧,短时间内能让人精神高度集中。”

“卧槽这都行?”孙翔拍了桌子,“外国佬果然鸡贼,打不过咱们就想着整这些歪门邪道,那等他们来了是得一个个好好查查!”

周泽楷跟着点头:“就是。”

大家就着这话题议论了一番,觉得查是肯定不怕查的,只是打了这么多年比赛都没有经过这么道程序,突然间搞得如此正式起来多少有点不适应,简直像是在参加奥运会了。

也有人想得比较远,比如具体怎么操作,到时候尿不出怎么办啊?

“多喝水,憋着呗。”方锐眨眨眼,“实在不行让领队给大家带头做个示范。”

“带什么头?”

走到近前见黄少天对面的位置空着,叶修不客气地拉开椅子坐下了。一看原来是叶领队说曹操曹操到,众人纷纷抓着问他尿检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那你怎么不早点通知我们!”方锐抱怨。

叶修莫名看他一眼:“比完才检呢,难道方锐大大你还得从现在开始酝酿不成?”

“………………”

其他人还有问题要问,叶修就挥挥手说没什么好紧张的,是国际电竞协会有那边要求大家就配合一下,其实来之前总局已经都跟战队要来你们今年的体检报告看过了。

“不过既然都知道了我就多问一句,”他顿了顿,“现在你们有谁在吃镇定剂止痛剂或者安眠药这些的么?保险起见要有就先停停——应该都没痛没病的吧?”

问的明明是所有人,黄少天却感觉那道目光直直落在自己脸上,脑子一空不知怎么就防御般冲口而出:“你才有病呢!”

“有吗?”叶修故作惊讶地笑了笑,“我怎么不知道,看来少天很关心哥啊。”

熟悉套路的围观群众一看这俩又要展开大龄小学生嘴炮模式荼毒众人耳朵了,都等着另一边的回击呢,出乎意料这回黄少天居然没接茬,就那么低下头去自顾自拨拉起了饭菜。一时间餐桌两头的空气异样地凝固着,十几秒后只听叶领队淡定地清清喉咙。

“都愣着干嘛?吃完了就回去休息。”

这话一出,碗筷勺碰撞的声音顿时就又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不过国家队里半数都是人精,该干嘛干嘛的同时心里也不免对刚那一幕打上个问号。

刚刚那气氛怎么回事,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啊?

 

剩下半顿饭黄少天几乎是数着米粒吃完的。

毕竟直接端盘子走人显得反应太过,他也实在不想再多出一件需要跟队长解释的事了。

好在之后叶修倒是没再说什么刻意招惹的话,反而边吃边一本正经地跟喻文州聊起了公事,鞠躬尽瘁之余偶尔眼神往边上若有若无地扫来一下,最后假模假式地评论了句一定是今天天太热你看连少天都晒蔫吧不说话了权作收场。这话还不至于有什么杀伤力,然而因为有他在的缘故,直到离开食堂黄少天到底都没找到单独和喻文州说点什么的时机。虽说真要谈什么时候找人谈不行,可等回到房间发现喝空了的柠檬茶利乐包攥在手里快拧成麻花的模样,他好像突然又失去了开诚布公的勇气。


之前复盘时比较心不在焉,印象里最后好像也没人说加练还要不要继续。

于是第二天午间休息过后,黄少天还是钻进了隔壁小机房。

于锋人还没过来,暂时无事可做,他便打开资料库想随便找两段国外选手的比赛录像来看。

具体分配个人赛的对手那都得等到抽签分组出来之后了,现在看这些都谈不上做什么针对性的功课,全凭自己兴趣。一路顺着剑客分类点开个视频乍看有些眼熟,再一想应该是那天晚上在叶修那里看到过片段。肖恩,那个会说中文的,交过手后回去不惜更换武器也要学自己走起机会主义风格的B国剑客——到底学成什么样了?

说不好奇是假的,定了定神他认真开始往下看起来。

窗帘忘拉了,午后的阳光在一排排机器间画出澄明的网格,晒得人眼皮发烫。

然而越看心却越往冷处沉下去。

看着这些视频他几乎想不起去年在赛场上跟对方遭遇时的感觉了。

客观地说,眼前这个剑客很强,强得令人吃惊。

大胆、敏捷、对机会把握精准,诱导时有足够的耐心沉得住气,爆发起来凌厉张扬。

大概确实有几分像自己当年初出茅庐时的样子。

不过黄少天并不觉得对方是在“学”自己,机会主义本来就不止有一种呈现形式,不是天生对机会敏感的人也压根学不来。比起模仿,那更像是受到启发之后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风格。

所以尽管有很多相似之处,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对方和自己还是有着些本质上的不同。

即便抓住机会猛攻的时刻,夜雨声烦也会留出至少一个技能或者一个走位空间来应对可能会出现的任何情况。他总是习惯性尽可能地不让自己陷入无法反抗的境地,毕竟在联盟之前他可是有过那么一段满世界抢BOSS的“黑历史”的,抢完BOSS不跑等着被那些大公会的人抓住摁在地上摩擦吗?最初的经历终究会给每个人打上难以磨去的烙印,相比之下这个肖恩的黑暗行者行事作风就明显更偏激,一旦出手便不留一分余地——不给别人更不给自己留。

当然这只是两人思维习惯上的差异,没有高下之分,顶多能作为遭遇对战时的一个切入点。

然而对方还有着一个十分明显的优势:够年轻,手速够快。

从重剑切换到灵巧轻便高攻速的光剑,把他一度被掩盖的手速优势完全发挥出来了,眼下APM的均值目测可与微草的刘小别一较高下。

短短一年时间脱胎换骨般的成功转型,这行为本身就是在向同职业顶尖的对手下了一份战书。

并非黄少天过于敏感,这是竞技领域中普遍存在的事实。

没人想做第二,当年他也是这么过来的,既然选了剑客那自然就要做剑客中最强的那一个。

夜雨声烦至今仍被普遍认为是荣耀剑客职业中的最强者,世界范围内。

但或许这个夏天过后就不是了。

以现在的状态对上对方,自己恐怕确实没几分胜算。

 

脑袋忽然一轻,打斗声消失了,熟悉的人声取而代之在身侧轻飘飘地响起。

“这么认真看什么呢?”

离得太近如同耳语,从耳尖到脚后跟整个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黄少天骤然转过头去。

“行了,别研究别人了,”叶修把摘下的耳机又塞回到他手里,“我来陪你打一把。”

 

9.

荣耀!

黄少天怔怔地看着横亘在屏幕正中的logo,实在不敢相信——就这么结束了?

他赢了。没错,赢了叶修,从开场到胜利不过3分27秒的时间。

可是怎么赢的?似乎很突然,好像才开始没多久,自己抓住了一个机会,然后就……

当然这就是最简单的擂台图,没有任何可以迂回躲闪战术走位的余地。

对方用的战法又是随手拿的一张陪练卡,武器装备属性普通,也没开修正场。

心里迅速涌出各种不是理由的理由,难得一次赢了对方之后他心里没有兴奋,只有茫然。


“早说一年没怎么打了,肯定手生。”叶修倒是很从容。

“那再来?”黄少天立刻重点了PK邀请,那头却是直接拒绝了。

“玩一把就行了,”叶修从屏幕后头站起来,“你要还没打够,我帮你找人去。”

说着他就真走了,然而没到一分钟很快又转回来,身后还多了个周泽楷。枪王那一脸懵的表情显然也是没搞清楚这是个什么状况,叶修按着他的肩膀往电脑前坐。

“没要求,就普通打,PK小周你总会吧。”

“我靠叶修你好意思吗?”黄少天叫道,“自己打不动就让别人来,耍赖啊!”

这算什么?他当然还是只想再跟叶修打,好不容易这家伙才肯主动下场一回怎么能让他耍个花枪就跑了?可是眼下这情况显然也由不得自己说不,领队发话,再看那边一枪穿云都已经进入房间等着了,他也只能悻悻坐回去戴上耳机应战。

这回却是输了。

黄少天都还有点没从前面跟叶修的对局中回过味来,这种情况下碰上近乎无解的周泽楷,再加上又是那么一览无余的擂台图,结果其实没什么疑问。不过两边到底都是大神级别的选手,又彼此熟悉,好歹也是你来我往见招拆招打了快7分钟这才决出的胜负。

打完后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叶修,以为他总要开口评论两句,结果却见他把录像一存盘点头示意小周你可以走了,转头冲着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站在一边观战的于锋招招手,说下把你来吧。

喻文州走进小训练室时那里面已经围了不少人,空气因此有些闷热。

又一局对战结束,站起来的是唐昊,这把他赢了。

而另一头的黄少天仍然坐在电脑前,没摘耳机手也没离开键盘。连续四场PK下来,此刻他额头上明显沁出了一层汗,耳后也是,盯着屏幕上结束画面的眼神已然有些飘忽。

叶修捻了捻烟,左右看看,最后把目光落在孙翔脸上,问,账号卡带着没?

“我吗?”孙翔意外地指指自己鼻子。

“嗯,你还没跟黄少天打过吧。要没带一叶我这有张现成的战法。”

“等下,我看先换个人来吧,”喻文州温和地插进来,“让少天休息会。”

“这不也才第五个,”叶修不置可否地笑笑,“当年全明星新秀挑战赛那会儿七个人跟哥打车轮战也没见有人心疼啊,再说实在不行可以学我一样主动GG嘛,打不打你让少天自己定。”

喻文州还想说什么,屏幕前的身影却突然自己站了起来。

恰好叶修也正透过两台机器的间隙望向这边,脸上没什么表情,黄少天抿唇无声地和对方对视几秒,一滴汗水从鼻尖悄然滑落。

“能打,”开口嗓子竟有些沙哑,说完他又坐回去。“继续吧。”

叶修回身冲喻文州耸耸肩。

 

PK倒计时三秒闪过,夜雨声烦迟迟未动,一叶之秋提着战矛绕着擂台场边绕行起来。

想到对面的人是黄少天,孙翔的心里多少有些微妙。

毕竟今年轮回的夺冠之路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就是被对方一力阻断的,对上时难免有口气憋着想出。可他又是个心高气傲不愿意占人便宜的脾气,很清楚这么连续几把打下来是个人肯定都已经相当疲劳状态不济了,这时候就算自己赢感觉怎么都有点胜之不武。以他简单的思维逻辑还不至于生出自己是不是被人当枪使了的疑惑,但也确实不太明白这种“训练”目的究竟为何。总之想法一多,手上操作就犹疑,结果很快被人毫不留情地指了出来——

“逛街呢你?”叶修的声音。

他脸上一热,忙收敛心神准备展开攻势,然而定睛一看……卧槽剑客人呢?

一抹蓝光鬼魅般从身后掠起,夜雨声烦一记上挑从极其刁钻的位置撩出,直接把战法送至半空。亏得孙翔反应手速也是极快,当即操纵一叶之秋顺势一个圆舞棍兜头劈下——劈空了,剑客脚下接连两个幅度极小的滑步变向,抬手又是一记上挑。

普普通通,杀伤力低,却能近身制造出连续攻击足够烦人的招式。

大意了,孙翔心中懊恼,他确实没想到这时候对方的微操还能如此流畅精准。黄少天不用大招当然不是因为舍不得下狠手,而是唯有这样短平快的连招才能一直贴身黏上来,让自己这中近程法系职业的大部分技能都囿于施法距离而无法出手。不过现在的他也早已没从前那么莽撞,知道这种时候越急越乱,并不尝试瞎碰运气挣扎,硬是扛着眼睁睁被削下了近三成的血量,最后卡着对方崩山击后微小的僵直瞬间却邪一横抵住剑刃,借着这一下强大的推力往后滑行数步,这才脱开了被贴身的困局。

然而这一波过后,夜雨声烦便没再能组织起什么像样的攻势。

剑客像是忽然间疲态顿显,面对一叶之秋发起的攻势抵抗乏力,包括垃圾话也基本绝了迹。

又坚持了两分多钟,一杆怒龙穿心破直剜夜雨声烦心口,金色炫纹带来的魔法爆炸一举结束了对局。

“好了,够了。”

这回蓝雨队长直接走过去把搭档面前的键盘推开,点击退出竞技场房间。

“真不打啦?”叶修咬着烟把录像存了盘,倒像是还意犹未尽的样子,“刚还想说可以让小袁拿牧师来试试呢,上回吴羽策跟张新杰不也PK得挺来劲……”

“叶神!”

喻文州皱眉打断他,语气中明显的责问意味迟钝如唐昊孙翔几个都听出来了。这一下周围空气变得十分紧绷,众目睽睽之下只见黄少天抹了抹汗站起来,拔了账号卡往兜里一塞快步往外走。喻文州立刻想要跟出去,叶修却把他喊住了,说这有些数据文州你现在得跟我去整理下,其他人你们自己回去训练。

 

从消防通道出去一口气下了五层楼,推开逃生门的那一刻,热浪卷着蝉声拍打到脸上。

想想也不知道还可以去哪里,呆立几秒后,黄少天沿着最后几级楼梯慢慢坐下来。

总觉得好像从前也有过那么次置身于炎热中无处可去的时刻,具体什么场景记不清了。

明明在有空调的房间里整个人快热成了座下一秒就要喷发的活火山,等到了大太阳底下皮肤倒仿佛失去了冷暖知觉。B市的阳光里带风,很干燥,他把插在裤兜里的手伸出来摊开,掌心的汗水很快就蒸干了。动作中能感觉到右手些微的酸胀和僵硬,还算属于正常程度——要知道刚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被逼到心想废就废吧爱谁谁了,当然这种突发性的自暴自弃在那股激荡情绪退潮后再回头看肯定是可笑和不作数的。

他忽然想起来这个场景的即视感来自何处了:四赛季蓝雨被嘉世淘汰出季后赛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个夏日。八年前坐在开往机场的大巴上他对着灰扑扑的车窗看了一路自己沮丧的脸,那时候年轻,输一场都要耿耿于怀上好久。可像今天这样连续输给不同人的情况也是从未有过的,真的来到时就会发现哪怕前面有再多对战经验也挂不住脸。何况暴露出的东西还远不止输这么简单,像一刀干脆利落地捅进来,再带着淋漓的鲜血毫不留情地拔出去,一次疼了个痛快彻底。

果然叶修也很清楚自己身上的问题。

对于这点黄少天倒是没抱什么侥幸过——既然喻文州能看出来,那叶修多半也该发现了。关系上没有自己跟队长那么亲密,可后者那个荣耀教科书的外号又不是白叫的,只要是荣耀相关的事情根本很少有能瞒过这家伙的吧。

只是没想到他戳穿自己伪装的方式会是这么的尖锐和不留情面。

老实说此刻黄少天也并不完全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可他很清楚叶修并不是会故意让人当众难堪的那种人,哪怕对着心怀叵测的小人也一样。别看荣耀里横行霸道让人牙痒,赛场外的叶修其实极少在言辞举动上膈应过谁。

所以真正能让他感到难堪的那个人只能是他自己。

束手束脚的是自己,对上谁都输的是自己,打到最后毫无章法全线崩溃的也是自己。

说到底,叶修所做的不过是把现实撕开让他看得更清楚些罢了——这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

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喉咙干渴如焚。

外面雨下得像是枪战片演到了最高潮的部分,雨点如乱射的子弹密集而沉重地敲打着窗户。

拉了电脑过来点开想看看时间,黄少天一眼扫到底下信息栏那QQ头像跳的厉害。

一打开好几行,底下的来不及看只瞄到最上面俩字“人呢”,他当即感受到一股魔幻现实主义的冲击。这两个字以前自己动辄找某半失踪人口求PK的时候可真没少打,现在居然轮到对方打来找自己了,真是神TM天道好轮回……

感慨完再仔细看,发现几条都是叶修问他去哪了,怎么不在房间的。

我能去哪?黄少天有些茫然,实际上下午到天黑他就没出过这个门,一直都闷在房间里看之前没看完的比赛视频,看累了就倒头睡了一会。也许是戴着耳机,有人来找敲门声没听见。

最后一行是十五分钟前发的:“看见了回个话,集训呢,夜不归宿算违纪知道吗?”

靠,这时候倒知道拿纪律这顶大帽子来压人了,之前自己说开房怎么就那么溜呢。

当然这槽没法真往外吐,只能脑子里过个嘴瘾。

不过既然找来了他也没打算装死,理智上清楚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的事。

“一直在宿舍,睡着了刚醒。”

打完发过去下床找到半瓶矿泉水正喝着,很快滴滴的信息提示音就响了。

“气消了没?”

妈蛋这叫什么问题?!

黄少天无语地摸了摸脖子,老老实实回复:“没生气。”

“要气也是气自己。”想想又补充了句。

那头发了个摊手的表情:“得,连个哄两句的机会都不给,人太通透了就是难办。”

这话暧昧得让人压根没法接,一下气氛都不对了。他咬牙往空气里比了个中指,比完仰头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过了会自嘲地轻扯了下嘴角。

通透……吗,要真够通透那他就不会还坐在这猜对方试图点明的到底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了。

有些事也许隔着屏幕更好问出口,他把手放到键盘上,迟疑着。

“本来看你晚饭都不出现还以为绝食抗议呢,不是就好。”叶修又说。

“次奥都说睡过头了啊!”黄少天抓狂。

想起来半梦半醒之际也收到过喻文州问自己怎么不去吃饭的消息,当时怎么回的来着——

“一会叫个外卖就行。”

“呵呵,你愿意叫也得有人愿意送,看看外头这天气,少天大大是打算给多少小费?”

“…………”

“来食堂吧。”

“哈?这都几点了食堂哪还有吃的,师傅早都歇了吧可千万别为我一个再把人折腾起来啊饿一顿又死不了。”

“别废话了,让你来就来。”


TBC

*看到过电竞比赛也开始有兴奋剂问题可能将来需要药检介入的相关新闻,想到既然荣耀是未来时干脆就放进来了

*最喜欢的少天当然还是原作里那个自信潇洒,光亮热情的大神模样,不过偶尔也想正面写一次他面对壁垒的茫然和挣扎——当然,一次就够了

*不过这类描写在原作的叶修身上也是一次都没出现过,作为几百万字文的主角,特别神奇(我书看得少),但也因此特别有魅力



评论(35)
热度(1158)